關於快遞員和快遞公司,有哪些趣事?

問題描述:关于快递员和快递公司,有哪些趣事?
, , , ,
皮球島的皮球:

我是淘寶網商。
跟一些快遞大哥合作過,用的最多的順豐。
已經三年了,我很感謝大家,我寄的大多都是貴重物品,我做珠寶行業的。
不過我待人真誠。聖誕節給他們送過可樂,費列羅。
平時送過家裡做的叉燒,買的粽子。
過年送北京朋友寄給我的稻香村酥餅。
晚飯時間偶爾給他們吃點零食菠蘿包。
也不算送得頻繁。但是道謝和一些閑聊必不可少。
跟我合作的快遞大哥換了不下七八個了。
沒給過我什麼特權。
但是我做了兩三千單生意,沒丟過件。
真誠待人總是沒有錯的。


英俊哥:

我對待快遞啊,京東送貨員都挺不錯的,有時候夏天熱了會給他們一瓶冰水,他們見到我也都遞煙,有說有笑的。我到付的快遞假如我不在家,他們會替我付錢。有時候出去碰到他們的麵包車,會讓他們帶我一段。。。不過他們的小麵包車太難坐了。。。。


林小海:

為天津祈福


匿名用戶:
我有兩個要好的同學,他們昨天在微信告訴我一件最好笑的事,乙丙,乙是千萬身家,丙是普通快遞員,但是身份也隔斷不了他們的友誼,就在上個月,丙送快件途中車子拋錨,打給公司,公司說沒車備用,自己解決,丙於是打電話給乙說拿你家的車(乙家開公司很多車)幫接下貨物去送快遞,過了20分鐘,乙開了一家14款路虎攬勝行政版。5.0的排量,嚇了丙一大跳,乙說公司也有送貨車,不好開,空調不涼,拿路虎給你開著嘛,丙也沒說啥,他倆關系,說客氣都見外,丙開著攬勝去送快遞,乙幫看車順便叫自己廠里的人拖回去,那天,開攬勝送快遞瞬間成為他們所在地的熱點新聞,平時快遞車都被攔在小區門口,那天破天荒100%出入各個小區,還收到保安敬禮,甚至有好幾個姑娘暗送秋波,那些姑娘平時收快遞時一臉嫌棄的樣子,討厭快遞的汗臭味,巴不得趕緊讓他消失,這次看到開攬勝送快遞,兩眼都發綠光了,紛紛要私人號碼和微信號。丙苦笑不已。那天效率真是高,平時一天就2車,(效率就在免去被保安攔的時間)那天回去拉了5車,途中回到公司拉快件時,他們經理看到這陣勢,態度都是360的轉變,說丙真是深藏不露,叫他今晚去喝酒,他請客,妹的他平時真是狗眼看人低。
修改一下,很多呼友很想知道為啥乙不拉丙一把,他們從小玩到大,朋友這個定義非常多,幾十億人口就有幾十億中朋友的定義相互幫忙說不上是誰欠誰,有幫忙是接近全力,俗話說「救急不救窮」他們定義應該是這種吧,並非是說你有錢我就利用你


木衛六:

里八神的《關於快遞,不看後悔》,LZ沒看過?
作者新浪微博:http://weibo.com/anotheriori

《關於快遞,不看後悔》(by:里八神)

快遞單一般分為兩層。每次簽收了快遞的時候,你拿著你的包裹,快遞員撕掉回執單,你滿懷期待,準備回屋裡打開包裹,看看你的衣服/書/數位產品/成人玩具。但你有沒有注意過,其實回執單的背面也是有寫東西的。
究竟寫了些什麼,作為一個快遞的簽收者,你不知道,也不應該知道。

有些時候,我們拿到快遞,總覺得有點不對頭。比如你買了幾盤黃碟,上網查早就到了你這個城市,但很晚才送到你手裡,而且送到你手裡的時候,那個快遞員似笑非笑,帶著一點深沉的意蘊,就好像你拉鎖開了自己卻不知道。你低頭看看,拉鎖沒開,而且後來你還覺得這幾盤碟有點異樣的粘膩。再比如你買了幾本詩集,葉賽寧,什麼什麼的,那個快遞員一進門,就帶著一點不屑的神情,把書交到你手裡後,終於是抑制不住的說:同志,這種抒情印象派的詩還是少看些的好啊!說罷他邁步昂揚著出去,朗誦到:我不是什麼詩人,我只是個哭泣的孩子!
你再遲鈍也感覺到什麼了吧?
對的,他們知道你的東西是什麼。一個悶騷姑娘的情趣小內衣,一個二逼青年的藝文小退稿,你前女友寄給你的一絡頭發,甚至是寄給政界要人的定時炸彈,炭疽粉末,他們全都知道。
這就是快遞員們的秘密,所有的包裝都是虛設的。

讓我們了解一組數字,上海這樣的城市,一個片區收件員一天可以收多少快遞呢?答案是將近三百個。如果你不是個淘寶店主,大多數人一輩子都發不了這么多快遞。所以,當你發快遞的時候,你就不自量力的選擇了完全的資訊不對等。
設想一下,一個嫖客在一位性工作者身上辛勤耕耘,「寶貝你爽么?」「哦,大哥,好大呀!你真厲害!」
這是屁話。
業余嫖客是不可能在職業性工作者面前有什麼均勢的,自打你一進門,七八個姑娘已經在瞬間分析出了你的JJ長度,慣用體位,以及用什麼樣的語言和動作刺激你盡快出貨,時間精確到秒,誤差±3。你在她們面前就像一隻故作兇狠的吉娃娃,每個人都可以易如反掌搞定你。當然,這是其他行業的故事了,有機會再說吧。
一個有經驗的收件員像一台人肉X光機,他走進你的家,走進你的辦公室,從你的語態,從包裹的重量和形狀上,分分鐘就猜出你要投送什麼。即便你在內件名上語焉不詳,甚至甚至刻意迴避,沒有和他打過照面,只要他們掌握包裹,一切都不是秘密。
拆?這太過低級。

我曾經看過一些快遞業內的精英在飯桌上比拼這種特殊的技能,令人嘆為觀止。
一位金髮非主流少年,拿起一個快遞封,輕輕一捏,」標書!「一位中年大叔,拿起一個紙箱,輕輕晃動,「玻璃杯!」
一位白髮老頭,目有精光,他拿起一個小盒,貼在上面,以挑西瓜手法叩擊,」U盤!金士頓的!「已經很難以想像了是么?但作為業界耆宿,這樣還不夠。
他貼近小盒,反覆叩擊,片刻,一頭豆大的汗珠,終於釋然,」4G。「

所以,永遠不要以為自己和快遞員只是一個路人的關系。你可能對他一無所知,他卻已經洞悉了你的一部分,如果你經常收發快遞,你在快遞員面前基本上已經是個透明人了。他知道你的名字,你愛吃什麼零食,你喜歡什麼風格的衣服,還有你的聯系電話,你的家庭住址和你的公司地址,可能因為你也加入了人人網開心網之類的SNS網站,你的同事,朋友圈同樣一覽無余。
如果你的朋友和同事也要收發快遞,如果所有的快遞員都能把資訊共享……這就是我要告訴你們的,關於快遞員們的第二個秘密。
他們的確能把資訊共享,因為世界上只有一個快遞公司。

你可能早就意識到一個荒謬的現象了,總有某一家快遞公司讓你憤怒的謾罵,然而這家快遞公司總也不倒,名聲奇爛,然而依然有人用他發快遞。而且,這種爛服務總是均衡的,一個地方的圓通很爛,不一定另一個地方的圓通就很爛,那裡很可能是申通最爛。即便是口碑很好的順豐,你也會發現網上有大把的控訴。
這是為了平衡。因為所有的快遞員都屬於一個組織。
不要被迷惑了。申通,圓通,順豐,EMS,DHL,UPS,,宅急便……這都是些幌子!世界上只有一個快遞公司,並沒有名字,大家只是簡略而有力的稱之為」Company「。在中國,快遞員們喜歡用一種親切的語調,稱之為」組織「。所以,你要是在路上聽見兩個人講」組織最近怎麼怎麼樣「,他們不一定是黨員,他們很可能是快遞員。

你覺得這個城市最有權力的人是誰?是GCD?是黑社會?還是那些商界巨頭?都不是。
快遞員,他們是城市之王。
你是一個書記,你要收快遞的吧?你的秘書要收快遞的吧?你的辦公室成員要收快遞的吧?所有這些人的資訊快遞員全都知道。你是黑社會,你要收快遞的吧?你的保護傘要收快遞的吧?你的小弟馬仔們要收快遞的吧?所有這些人的資訊,快遞員也知道。
不要去惹快遞員。你不知道他們有多大能力。
是的,有時候,你買的零食似乎被人偷吃了,你買的電子產品可能被摔壞了,你沖快遞員大吼大叫,指責他應當對此負全部責任。
你錯了。

兩個方面。
一,你得罪了快遞員。在和快遞員吵架不久之後,你會發現自己工作不順,仕途受損,投資賠錢,和老婆性生活也不和諧了。你可能買兩本成功學的書看一看,燒香拜佛算命,甚至吃點偉哥什麼的,你有想過這和你得罪了快遞員有關系么?不會的,你天真的以為自己吵一架,大不了以後不和這個快遞公司打交道,你根本不知道你已經上了快遞公司聯席會議的ban list。他們要玩死你,所以你在今後的人生里挫折重重。終於你承受不了生活的重壓,徹底的用一根繩子結束你那loser的人生。這個城市每天都有人自殺,你有想過其中至少一半是死於對快遞員態度惡劣么?
二,快遞員根本不需要偷吃你那點小零食,也根本不會摔了你的東西。他們是思路清晰動作精準的人,不會搞這點小動作。讓我來告訴你,一個快遞員想吃點什麼東西的時候,是如何操作的。如果他想吃點棗,他就去大倉挑,秘密的,只對快遞員開放的大中轉倉,所有快遞公司的包裹都要先在這里中轉,這是你快遞慢的一個原因。他拿出所有裝棗的包裹,用十塊一斤的棗替換掉二十塊一斤的棗,用二十塊一斤的棗替換掉五十塊一斤的棗,最後再用五十塊一斤的棗換掉一百塊一斤的棗。然後他寫一張報失單,說十塊一斤的棗丟了,自己願意承擔賠償兩倍的運費,也就是二十多塊。然後他拎著一百塊一斤的棗回去熬粥了。
賣棗的丫還以為自己賺了兩三塊呢。

所以,你在淘寶上,買到的東西總是那麼不合意,欠一點味道,但東西又沒有爛到可以憤然投訴的地步,於是你只好別別扭扭半遮半掩的給個好評,」棗還可以吧,給個好評」。又或者是,「怎麼說呢,一分價錢一分貨吧」。見過這種好評么?給過這種好評么?你是不是覺得淘寶奸商很多?如果你是一個淘寶賣家,你會不會一樣覺得很冤屈,現在淘寶這么難做,多好的東西都有人不滿意。
無論賣家還是買家,快遞員在玩你。
同理,如果你購買的電子產品,拿回手裡,總是質量存疑,貌似進水的機身,背部幾道刺眼的劃痕。這是當然的,因你那個手機在快遞員手裡用著呢,你拿到的是人家換下來的。如果憤而退貨,快遞員會把正貨再裝回去發回商家。
賣手機的大惑不解,沒有問題,檢測不出問題。
「親,您的手機沒有質量問題,確實是全新機,親,不能退的。」
「操,用著用著就當機,開機就白屏,還說是全新機,操,必須得退。」
爭執,謾罵,調解,雙方親友團各表真相。來回三四趟,商家氣傻了,這明明是全新機,買家氣瘋了,這明明是翻新機。快遞員遙遠的某一處,在論壇靜觀其變,看帖不回帖。
買家如果忍下來了,那麼快遞員就換了一部新手機。賣家如果接受退貨了,想想你們這來回退換貨一共花了多少快遞費。
70%的原單真的是原單,70%的三碼合一確實是三碼合一,可他們為什麼名聲這么臭。
因為你永遠逃不脫快遞員的手掌心。
並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快遞員的可怕之處,某些身處行業最頂端的人其實早就察覺了其中的端倪。比如馬雲,你以前常看到他說要建立屬於自己的物流,他其實已經知道了快遞員的神秘組織了,可他一直也沒敢真的建,這說明他還有點腦子。比如衣神,他真的是因為賣假名牌被抓的么?
好多事情,其實不像你看上去那麼簡單。
為什麼IPAD2依然是9.7寸?為什麼卡扎菲在27歲就能成功政變?為什麼兩個CD盒子長度恰好等於一張黑膠唱片?

這都是因為快遞。
教主算個毛,卡扎菲是個蛋,狂言稱「我們比上帝更受歡迎」的披頭士也不過是一幫毛頭小孩,他們敢聲稱自己比快遞員更有權力么?
怕了么?怕就保持沉默,對快遞員態度好一點。無論是順豐,UPS,還是圓通,哪怕他是個離異,愛吹牛逼,上半身碩長無比的中外運敦豪前僱員呢?
友善,尊敬,虔誠。他會對你印象不錯,然後在神秘的快遞員系統為你說點好話,你的人生會順當許多。
當然,在他對你頗有好感,沒什麼防備的時候。你可以動作輕微的瞟一下,他撕下回執單的一剎那,你在背部會看見什麼的。那是他們組織的信條,永不對外界開放的暗號。

「寄件人大傻冒,收件人大傻逼。」他們用加粗的黑體奔跑著念誦。


孑正葳秋:

寄過幾次快遞

有一次寄韻達,火雞面,買了10袋,吃了3袋,然後把剩下7袋賣了

因為實在是太tm辣了
我不懂自己為什麼當初要一口氣買十包

寄快遞的時候,櫃台里是一個低頭看小說的妹紙,因為曾經一度痴迷小說,所以對她很有好感,話癆屬性不自覺開啟了

我(๑`・ᴗ・´๑):寄快遞,1公斤以內,到黑龍江

妹紙-(¬∀¬)σ:現在很多快遞還沒恢復,黑龍江要再過三天

我(๑`・ᴗ・´๑):沒事,先寄了,我不著急

妹紙-(¬∀¬)σ:好,什麼東西?

我(;′⌒`):面……(深深的怨念)

妹紙Õ_Õ:面???什麼面?
(↑第一時間想到諸如牛肉麵,放三天該臭了)

我(;′⌒`):火雞面!太辣了!辣哭我,買了10袋剩下7袋實在沒法吃了,所以我把它賣掉了

妹紙(*°ー°)v:是類似泡麵之類的么(鬆了口氣)

我ヽ(•̀ω•́ )ゝ:對對對

妹紙 (ˊvˋ*) :那就好,給,填單

填完單(ps還遇到了一個高一同學哈哈,兩個人都默默填單,他填完我抬頭看了一眼,我們才發現是熟人哈哈)我拿著單子走到櫃台

妹紙(´,,•∀•,,`):東西呢?(指了指秤)稱重

我(●´∇`●)(掏出火雞面):喏

1.04kg

我QwQ:超…超重了

妹紙ฅ(⌯͒• ɪ •⌯͒)ฅ:沒事

她放下了手機,好奇地湊過來
(*╹▽╹*)這就是火雞面?很辣?好吃嗎?
⁄(⁄ ⁄•⁄ω⁄•⁄ ⁄)⁄這樣子一袋多少錢?

我๑乛◡乛๑:5塊錢差不多

然後

眼睛

在發光

「能不能……

賣我一袋?」


Xiami Hu:

2014年大概是8月份,我們店準備開業,買好了電腦、列印機、辦公傢具、及業務相關的設備,

然後還買了一些清潔用品;還有一些清潔用品;還有一些清潔用品;

事情就出在這個上面

因為對方用的是中通、中通、中通、中通、中通……
—————————————————————————————————————-

我在購買的時候清楚地寫了,「請在工作日派單,謝謝!」

然後我在一個周六的上午8點半被電話吵醒,對方告訴我他是中通快遞,我的快遞到了,我住的

地方距離那個門店一個小時的車程(上海就是這么大)

然後我就告訴他,我住的太遠了,並且我也說過請你們在工作日派單,所以,麻煩你帶回去吧,周

一送過來就好了。我對天發誓,我是心平氣和的說完上面的話的。

二十分鐘之後,這位快遞小哥又給我打電話,他在電話裡面只說了一句話,我就不得不乖乖的跑

過去了,因為他說的是:

「你還是過來一趟吧,你們這家店好像遭賊了,大門的鎖已經被人翹掉了」
「你還是過來一趟吧,你們這家店好像遭賊了,大門的鎖已經被人翹掉了」

「你還是過來一趟吧,你們這家店好像遭賊了,大門的鎖已經被人翹掉了」

好吧,等我火急火燎的花了一個小時跑到了門店,卻發現大門好好的,於是我又給小哥打電話(我

當時天真的以為是這位小哥為我又把鎖給鎖上了)

結果我真的是太年輕了,這位小哥很驕傲的拿著快遞件過來,對我說:你看,你是不是被我

騙過來了!!!!

————————————————————————————————————–
你們以為這就完了嗎?

我告訴你們,沒完!

因為對方是中通、中通、中通、中通、中通、中通、中通…….

我拒簽了快遞,然後打電話給中通的客戶投訴,快遞小哥已經把名字告訴我了(是不是很囂張

在我詳細的介紹了這個事件之後,客服心平氣和的問我:
「請問你的快遞受損了嗎?」 我:我沒有簽收,所以不知道。

然後我聽到了摧毀我價值觀的回答–那這樣的話就不屬於中通的管理範圍,這個事件屬於你們的私人恩怨。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這也算在了私人恩怨上?????????????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這也算在了私人恩怨上?????????????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這也算在了私人恩怨上?????????????

從此之後我已經無法直視這個詞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用過中通了。


孫泊川:


如圖。目前還沒收到


阿甲姐姐:

有次大熱天,快遞多來不及打包,讓順豐的小哥進來屋裡吹空調等等我,小哥坐換鞋沙發上,抱著一隻一個多月的小貓玩得不亦樂乎,重點是這小哥長得挺凶的,手臂上有大刺青,一米八多的個子,人還特壯實,就那麼乖乖坐著玩貓……反差萌得不要不要的。

還是這個小哥,每次來取件都不會刷順豐優惠券,浪費了好幾次優惠券以後雖然我從不說他,但他心虛地保證這次一定記得回去學。之後再來取件,胸脯挺到天上去拿著機器特熟練地一頓按,一口氣把我優惠券全部打完,結果再之後來取件還想打優惠券,我說券都用完了,他那一臉的失落( T_T)\(^-^ )


有希:

曾經的學校門口好多快遞公司擺著攤等著一大波上完課的學生自取。

我:這里是○通快遞嗎?
小哥哥:這里是○通他爸。
我(呆萌狀):啊?
小哥哥:這里是○通他爸 ️■通,諾諾諾,兒子在那!

(≧∇≦)小哥配上他兩行潔白的大牙齒深情款款地望向不遠處露出調戲的表情真是好萌啊!

我:這里是○通嗎?
小哥哥:對啊!這里是你剛剛問的人的阿公!
小哥滿臉怨氣地望著剛才那位小哥。

(・Д・)ノ
啊基情滿滿祝你們幸福久久!


song TIMO:

說到這個問題激起我青澀的回憶啊!

一個迷茫的少年有感而發,希望大家不要噴我

這個要從我的學習生涯說起了
我是雲南人,這邊有句話叫喊你讀書么你養豬,沒錯,我既沒有讀書,也沒有養豬,兩條致富之路都沒走(很傻很天真啊),然而因為家裡人在郵局工作,那既然讀書不給力就去上班吧,從中專畢業後的我(16歲半),進入了EMS,雖然是最不給力的一家,但也算是國企吧?當時覺得我竟然進了國企了!好厲害的樣子,然而青澀的我並沒有發現,就算國企,也有臨時工這種神奇的工種,懷揣夢想未成年的我,騎著小電動車開始了我的快遞小哥之旅!

那時是12年6、7月份吧,學校和單位分配好站點之後我去報道了,和我一起的還有一個校友,我們分在同一個站點,一個類似站長的人接待了我們,大大的肚子,抽煙熏的他的齙牙黃黃的,好幾天沒洗的頭發和衣服,我這個才從學校出來的稚嫩少年怎麼能接受這樣的領導!!!當時我幾乎是崩潰的,腦海里西裝革履出入體面場所的社交場面不斷湧現,最差的也比這個好一千倍好嗎?!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這個工作很苦的!你們能不能做啊?不行的話要提前說啊,我幫你們去和上面說。這是我們第一份工作,哪敢說不行!連忙答應OK,沒問題,妥妥的!(然而最後我還是跑了。。。)後來發現站長其實人很好,很照顧我們,現在依然感激他,在我職業生涯開始的時候,遇到了那麼有血有肉的,真實的人。

一開始的幾天分配師傅,熟悉路段,6月份的昆明熱的要命,還好那時EMS還可以用汽車送快遞,搭著師傅的車,聊著天,抽著煙開開心心送快遞,送的主要是長村春城路到民航路菊花村這一段,其實剛開始時不覺得辛苦,因為我還沒正式上段,坐在車上也只是幫師傅打打電話什麼的,很輕松(現在想想當初自己還蠻懶的,什麼都不學。。。),跟了一兩個星期之後,站長問我們給差不多記清楚了?我們當然還是老套路,清楚啦~~~然後正式上段啦

我送的是民航路菊花村這一片,可能昆明人知道,菊花村這一片特別復雜,有茶葉市場和建材市場,還有各種城中村,老小區,九曲十八彎,當我自己出來送的時候,蒙了!雖然地址在單子上寫的很清楚,但我壓根沒概念,在哪?沒辦法,問人唄,打電話問唄,就這樣,一早上送了10多了包裹信件,這效率也是呵呵了,和我一起的校友也是一樣的,他分到了東華片區。。比我這個還要復雜,各種小巷子老小區找不到單元棟數,要命了好嗎,完全不能像跟師傅一樣愉快的工作啊!

只能硬著頭皮上啊,開始熟悉道路,熟悉的過程很緩慢,每天都很著急,今天送不出去就只能明天,一天堆一天越來越多,大家等的時間也長,那就不叫快遞了,經常被人罵,知道什麼是工作了,知道站長說的苦是什麼概念了,知道原來自己的想法在現實面前真的好幼稚,放棄的念頭在心裡萌芽(嬌生慣養的懶毛病!),後來,慢慢學會了規劃路線,記得哪幾個經常網購的人什麼時候在,記得哪幾個特別矯情的要求送到辦公室(其實我們一天真的很累,時間非常緊,所以都希望大夥能走幾步出來取下)。看著一天天曬黑的自己,手上無時無刻都沾滿圓珠筆的墨跡,身上的汗漬粘在衣服上很難過,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哭了,我開始理解站長臟兮兮的樣子,我開始明白這份工作的意義,我發現我太年輕,我開始尊重所有基層工作的人們,他們承受著大部分人不能接受的辛苦,消耗著他們的生命,拿著與付出不相匹配的工資,他們很累很無奈,但又能怎樣,他們只能通過這種方式為社會創造效益,他們沒有太高的文化,沒有太多見識,不能像腦力勞動者一樣思考,但他們也有家庭孩子。這對社會是公平的,但對類似這樣的人群是公平的嗎?


後來在一個休息日我打電話給站長,說第二天我不去上班了(我們是輪休,一個星期一天休),我的校友還在繼續送,後來去到了京東,現在月薪穩定在4000到6000元,時不時的上個萬,但他的身體已經不行了,各種職業病出來了,今年才21歲。

說了那麼多,很亂,夾雜了我個人的一些情感,依然感謝這一路遇到的人和事,他們教會我面對生活的態度,好像偏題了呢!!!!!


王大鎚:



囧哥:

今天我在小區門口取了快遞準備回家的時候,碰到一個餓了么外賣小哥在小區里徘徊,我問他需不需要指路,他說求我幫個忙,他要送飯的這個人是他前女友,因為嫌他窮跟他分手了,我看他也不容易,就叫他去我家換了衣服,用我的電話給那女的打電話下樓取餐,。

這么冷的天,我讓他在我家等著,他堅持在我家門口等,還沒穿外套。。。

他跟我道謝以後就走了,留下一個寂寞的背影。。希望他能早日找到對的那個人。。


鋼槍鐵盔軍人魂:

「您好,您的快遞在船上,我是快遞員,正在劃船」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因入汛降雨持續「發力」,湖南益陽大雨已持續3天以上。一家屬安置區的門口,積水已有大腿深。快遞小哥租來漁民的小船,給住在安置區的老人送去快遞。網友:這年頭不會一點技能都送不了快遞!轉發@人民日報新聞


袁民成:

圖片來自網路
侵告刪


小哀醬:

有一次我淘寶下單備注里寫著別發韻達,結果等我收到韻達的快遞時發現快遞單上華麗麗的寫著 別發韻達!


朱銀:

我來說。。我想到一個,前段時間有個客戶來說他去拿快遞的時候,結果快遞員說看到他買的手機殼剛好是自己手機用的,就拆開用了,把錢給他讓他再買個。。然後他就再買了一個。。


Janeee:

我名字屬於特別難寫也不好認的那種

一次我朋友給我寄東西乾脆沒寫我名字 寫了個黃大仙 還很有良心的提醒我取快遞時不要蒙圈了

第二天一大早還在床上就接到快遞小哥的電話 問我 黃大仙是吧 你的快遞到了 快來領一下 然後開始咯咯咯地笑 笑得我心裡發毛 起來頭發糟糟地就出門了

等我到了之後小哥就一直盯著我看 半天蹦出來一句 不像啊!

我使勁瞪了他一眼 說 啥都被你看出來了那還得了!然後頭也不敢回地走了。


Aorqu用戶:
我們學校一妹子和校門口的快遞哥哥日久生情,好上了,天天替快遞哥哥打電話送快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