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為何會由發達國家變為開發中國家?

問題描述:有地理老師提到,國家一般都是由開發中國家發展成為發達國家,可是只有一個特例,就是阿根廷,它由發達國家發展為開發中國家,可是這位老師也說不清是怎麼回事。阿根廷的這種發展歷程是由什麼造成的?
, , , ,
楊朝偉:

這個問題很簡單沒太多陰謀論的成分,原因就是一個——自己作死。

一戰時期,國家產值人均收入可算髮達中吊車尾的水準,說說近幾十年吧。到二戰期間阿根廷從左右遊走到宣戰,除了靠牛肉賺了一筆以外,因為戰後歐洲和北美的工業還沒有迅速轉向和平生產,直接保護了阿根廷工業沒有受到外來競爭壓力,在1945—1949年間,阿根廷經濟年增長接近6%,工業產量上升25%,就業水準提高13%,在戰後復甦的各國里十分愜意。但也就到這里了,原來看阿根廷史的時候,不禁讓人感慨,近代的阿根廷發展史簡直就是一部波瀾壯闊的作死史詩吶,下面讓我們看看這條作死長河中,阿根廷的那些各種花樣作死大法。

無產豪傑首聚義,罷工奇效立頭功
兩次世界大戰時期,阿根廷都有過輝煌年代,在一戰前,阿根廷還是自由主義為主,工業擴張明顯,經濟不斷增長,移民數量龐大,大陸就業水準也很高,那時布宜諾斯艾利斯也是全拉美人口最多的城市,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一戰爆發後,阿根廷的大量貿易小夥伴捲入歐洲的戰場自顧不暇,購買阿根廷產品的行為接近停止,歐洲的工業區開始轉向戰時生產,停止製造阿根廷大陸喜歡的產品,導致阿根廷的消費價格急速上漲,同時中產階級和工人在生活成本不斷提高的同時還面臨大陸失業率不斷上升的壓力,在1919年爆發了為期一周的大規模罷工的暴力活動,也就是「悲慘周」,美國大使館的報告說這次活動1500人死亡,4000人受傷,大多是移民,這直接預示阿根廷的自由主義走到盡頭。

工業化遁走石油去,激進黨拳打大國企
一戰挫折之後,阿根廷開始嘗試經濟民族主義,1920年代阿根廷經濟開始恢復,加大出口力度,外資流入擴大,期間阿根廷的農業和工業均充滿活力,經濟增長甚至超過許多的工業國家,到20年代末期,物質方面也超過法國,阿根廷還是拉美第一個建立國有石油與外資競爭的國家,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然而市場又是國家完全控制的市場,所有外國公司都要受到阿根廷政府幹涉,國企和外企員工的待遇差別極大,阿根廷的激進派看中這點鼓動工人罷工,1924和1927就有兩次油田罷工,當期總統繼而推行民族主義,想推動一個大陸石油全面國有化的方案結果沒有成功,大陸無法生產做夠的石油去供應大陸市場,而又無法吧外國石油公司排開,激進黨也在抓住這點爭斗,於是在這個本是國家進入工業化的優秀時機卻被拖延,然後,1929年大蕭條就來了。

大蕭條時期,阿根廷工業的生產和投資都嚴重下降,輸入資本和進口商品讀大幅減少,出口價格暴跌,大陸大幅裁員,這下激進黨傻逼了,1930年軍政派發動政變成功奪權後情況才有好轉。

庇隆用計取總統,靠山反難使流亡
二戰前後,因為戰爭爆發,阿根廷往歐洲的農產品出口被切斷了,阿根廷政府的態度也一直含混,一度還有親納粹跡象,1943年阿根廷總統選舉的臨近使得局面更加復雜。美國用不讓阿根廷的小麥和肉類進入美國市場來施壓,面對出口急劇下滑的局面,阿根廷政府又發生了軍變,當時的勞工部部長庇隆成功上位,接著調解勞工沖突,提高工資和改善條件讓庇隆得到工人擁護同時弱化的戰時的通貨膨脹影響。接著庇隆就任副總統,到總統。然後就是上文提到的,阿根廷在1945—1949年間的經濟持續增長,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但是庇隆政府也有個問題,就是太依賴工人勢力了,於是工人抓住這點,在1946到1948年間的罷工次數創了紀錄,阿根廷將鐵路國有化之後需要裁員,兩年間鐵路工人也發動了上百次的罷工,庇隆只得讓步,提高工資放棄裁員。因為這樣也獲得連任的支持率,為了滿足和平衡中產和工人階級,庇隆政府實行赤字開支,管理落後使得各國有行業的開支都在加大,於是會計人員只得把不斷增長的赤字轉到下一年。

不斷增加的成本和旱災造成的農業出口量銳減,外匯收入大幅下降破壞了平衡,經濟開始衰退,幾年時間通貨膨脹就從4%到40%,庇隆政府只得用凍結工人工資來製造通貨緊縮,在隨後的罷工中不再做出對工人有禮的調解,到1954年,大學生和教會成為反庇隆政權的核心,全國開始罷課,阿根廷再度陷入動亂,1955年軍官嘩變,庇隆辭職逃亡烏拉圭。

格瓦拉歸國約秘事,正義黨不料查水表
新政府上台後,愛德華多成為阿根廷總統,開始就工業化和勞工團體達成和解,但一些普通工人仍然用罷工來尋求在經濟衰退的損失的工資,持續的工人騷動又把軍方強硬派惹惱了,又是一場嘩變,阿蘭布魯將軍成為總統,呵呵。不過軍方不打算無限期控制政府,後來1958年的選舉中,弗蘭迪西就任總統。隨後三年中,弗蘭迪西成功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帶回了「進步聯盟」計劃的經濟援助,工人恢復生產,經濟恢復增長,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1961年,一個叫做切·格瓦拉的革命者回到阿根廷,這廝可是庇隆的腦殘粉,回國後就是和弗蘭迪西會面,軍方開始警惕。同年的選舉中,弗蘭迪西允許正義黨(庇隆派系)參加選舉,果然正義黨獲得勝利,軍方宣布選舉作廢,又嘩變,把弗蘭迪西逮捕了。

大學生中二怒鏖兵,他們還是個孩子呀
接下來軍方掌權,採取反勞工的政策,壓低工資,必要的話採取武力來強迫工人提高生產力,下令貨幣貶值,為了降低成本對國企裁員,為了保障生存宣布罷工為非法……經濟學小白聽著都覺得不對路了吧。1965年,工人抗議,學生示威,軍隊立即展開3天血戰,造成60人死亡,1000人被捕。這次動亂又導致軍方下台,這次行為讓工人和學生堅定了反抗決心,並要求庇隆回國,並且阿根廷興起了一個新勢力——游擊隊。

前進黯淡讓學生們變得激進,受過教育讓他們對傳統感到驕傲,也未未來的無能感到羞恥,這些學生和上文中提到的反庇隆的教會派開始慢慢成為游擊隊的中堅力量,他們認為只有庇隆能改變局面,諷刺的是,55年庇隆下台就是當時的他們促成的,他們堅信只有暴力才是掃除社會不公正的信念,繼而發動了後來的「長鉛筆之夜」等太多暴力活動,1969年發動114次武裝行動,1970年434吃,1971年654次。還有,他們都是切·格瓦拉的腦殘粉,呵呵。

庇隆遺命托老伴,軍方趁機平此路
阿根廷的游擊隊把國家攪得無法治理,軍方政府只得召開一次選舉,1973年,代表游擊隊的正義黨在選舉中大獲全勝,民眾希望軍方再也不能掌權,甚至軍官走在街上會被行人吐口水,正義黨上台後隨即釋放了將近400個政治犯,這些大多是恐怖分子的中堅,不久後,正義黨迎接庇隆回歸,接著庇隆在臨時選舉中再次勝出,重新當選總統,庇隆的夫人伊莎貝爾當選副總統,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結果第二年庇隆死於心臟衰竭,其夫人伊莎貝爾成為美洲第一個女總統。因為聲望遠不足以應付大陸局面,阿根廷大陸的資本出於避險考慮紛紛將財產轉移到國外,阿根廷的通貨膨脹再次上揚,所有支持庇隆派的工人再受損失,不斷出台的提高工資的法令也彌補不了,伊莎貝爾無奈只得求助自己的親信社會保障部部長,結果這部長是阿根廷恐怖組織AAA的資助者,AAA組織專門殘忍殺害游擊隊員和左翼政客。

知道這個消息後,游擊隊隨即展開恐怖反擊,庇隆去世後,僅在在1975年一年就發生723起游擊隊活動事件,在游擊隊和AAA組織相互打擊中,大量平民無辜喪生。1976年,民眾輿論再次支持軍方,甚至工人也支持軍方上台,都希望從內亂和惡性的通貨膨脹中得到喘息,那些在上文被民眾吐口水的軍官,現在被民眾認為是阿根廷唯一的救星。在通貨膨脹率達到600%時,軍方認為時機到了,迅速結束的伊莎貝爾的政權。

引外資回城保塔,運不濟慘被反殺
1976年,軍方重新掌權後制定了「國家重組進程」計劃,承諾抑制通貨膨脹,並且消除游擊隊問題。總的來說就是開放市場經濟,縮小公共開支,此舉鼓舞了大陸外的投資者信心,同時阿根廷表示歡迎外資,一切發展得有條不絮,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這個時候,阿拉伯的石油禁運行動成功將國際油價抬高了4倍,世界上的石油出口國隨即獲得巨額利潤,結果高昂的石油價格又把阿根廷給坑了。本來阿根廷國有石油公司無法保障大陸需求的情況,現在阿根廷只能高價進口石油極大壓榨了政府支出,軍政府為了完成抑制通貨膨脹的承諾,只得向國際尋求貸款來實現低通脹率下的經濟增長。

破關兵政府心橫大舉債,AOE掃盪百姓吞苦果
接著,為了經濟短時期繁榮起來,政府開始急功近利。比如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向政府借款10億美刀來修建高度公路,在公路建設中推平了32個棚戶區,使得30萬人流離失所,結果公路沒修完錢給花完了,還想用2億美元建造公園,結果才建成一些遊樂設施之後,市政府就背上25億美刀的債務,但是由於軍政府宣布所有公開批評政府的行為屬於非法,於是新聞媒體無法提醒市民警惕,於是大陸民眾依然在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阿根廷外債急速上升,1979年達到180億美刀,1982年達到400億,期間,充足的國際借款讓阿根廷保持了4年的虛假繁榮,趁著這個時間段,軍政府能實施第二個承諾——打擊游擊隊。

然而軍政府對各個地方的軍事機構沒有太多的約束力,因此打擊的結果取決於軍隊領袖的心情和水準。為了消滅2000個游擊隊員,軍隊殺害了19000多阿根廷人,並且監禁,拷打和強奸了成千上萬人,到後期軍隊徹底成為強盜和流氓,發現抓錯了就讓其成為「失蹤人口」,看見中產就一抓捕游擊隊的名義抄家,看見漂亮妹紙就強奸,期間逃亡的阿根廷人近200萬。

軍政府跨海擊馬島,英格蘭笑納經驗值
到1980年,經濟又嚴重收縮,通脹率又急速上升,這個低潮時期加爾鐵里接任軍政府總統,加爾鐵里決定抓住一個危險的時機來回復阿根廷軍隊的名譽,於是押寶在馬島戰爭上。馬島戰爭說白了就是英國和阿根廷版的釣魚島之爭,加爾鐵里命令海軍攻佔馬島,因為強風吹襲,島上的少量英軍很快屈服,消息傳遍大陸後,成千上萬的阿根廷人向軍政府歡呼,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加爾鐵里也打電話給他認為的好朋友里根總統,希望里根能堅持門羅主義,里根和小夥伴聽到這個消息直接驚呆了。門羅主義簡單來說就是19世紀的一個不成文準則,是指聲稱任何歐洲國家向美洲國家開戰,都將被視為對美國開戰。加爾鐵里希望美國能夠幫忙和阿根廷一起狠狠踢英國的屁股。里根掛掉電話,立即給撒切爾夫人提供衛星資料支持英國收回馬島。

一個多月後,英軍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抵抗奪回了馬島,愛國的阿根廷民眾徹底怒了,他們意識到軍方用公民消失來掩蓋其腐敗和侵犯人權的行為,恐嚇知識分子,組織正義黨掌權,浪費國際貸款等等等等行為,卻無法完成憲法賦予軍方保衛國家的使命。

新老貨幣一刀切,老子信了你的邪
1983年,軍政府下台之後再次選舉,阿方辛聯合激進黨,以拒絕寬恕軍方罪行,指控軍方的行動獲得了大量選票當選總統。這時期,阿根廷的通貨膨脹無法抑制,外債也無法償還,阿方辛嘗試正統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贊成的財政補救方法:精簡官僚機構,對國有企業私有化,引進國外的資金和技術,預算赤字依然相當於阿根廷GDP的15%,經濟部長辭職,阿方辛政府開始實行「南部計劃」。

「南部計劃」大體來說就是廢除之前沒有價值的阿根廷貨幣,創造一個新的貨幣單位,凍結所有公務人員工資和消費品價格,開發南部地區資源,加強稅收征管程序等一系列舉措。政府赤字短期內下降,通脹率從360%減到24%,到1986年,GDP上升了10%,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然而這是一種畸形的自欺欺人的政策,並不能長久維持,到1988年,國有公司每天損失上百萬美刀,私營工業也減少,政府赤字重新增加,由於擔心引起民眾政治上的反對,政客也不嚴格執行稅法,在1989年3000萬阿根廷人只有3萬人交納任一種所得稅,工人工資再次遭遇高通脹後繼續罷工,阿方辛政府承認了失敗。

卡瓦略匯率決勝,熱錢走金融崩盤
1989年通貨膨脹率突破1000%,工人每天罷工,暴徒洗劫全國各地的雜貨店,當年的選舉,梅內姆當選總統讓阿根廷得以冷靜下來,梅內姆改革異常快速,同樣的精簡官僚機構,對國有企業私有化,同時梅出售國有企業的收益來減少外債,降低關稅,取消阻礙國外投資的法案,最核心的還是通脹問題。經濟部長卡瓦略來了個兌換計劃,廢除阿方辛政府發行的貨幣,發行了和美元等價的新貨幣,效果顯著,3年內通脹率從3000%下降到不到20%,私有化的企業甩掉過剩的工人,僱主也不擔心政府偏向勞工,官方失業率上升到創歷史的20%,貧困率上升到40%,但是在職工人的工資避免通脹率的威脅。。1991年,阿根廷和巴西,巴拉圭,烏拉圭組成「南方共同市場」,之後「南方共同市場」國家間的貿易增長了5倍,大陸民眾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之後的事情嘛,經濟部長卡瓦略腦洞大開來個一比一兌換美元政策,同時把外匯管制完全放開。趕上全球經濟復甦的80年代,1991年政策發布後的幾年阿根廷那叫一個爽,大陸土豪恨不得把邁阿密買下來,直接向89年前同樣爽翻的日本看齊了。97年全球金融危機,99年巴西金融危機,卡瓦略徹底玩脫,外資撤出,出口崩潰,欠IMF一屁股債,全民擠兌,畫面太美不細說。

總的來說,阿根廷走走停停的經濟模式,還是由於大陸政治風向太過搖擺,每次只能增長兩三年,下一年就會出現緊縮。而且經濟下滑和政權更迭都同步發生,你很難衡量是由於經濟下滑造成了政府的垮台還是政府倒台導致經濟的失敗。

最後,讓我們一起聽著「阿根廷別為我哭泣」同時來欣賞一下好似心電圖般的阿根廷GDP走勢圖吧。

———————————————————分割線——————————————————

最後再抖個私活,阿根廷總統兼領袖庇隆公開談論了共產主義的危險。他說道:

「GCD是反政府運動的假想受益人,他們採用了更有技巧、更被人熟知的步驟,在工人中進行滲透。他們假裝支持政府的一些行動,但另一方面又試圖破壞社會工作。他們宣稱已經和民主聯盟斷絕關系,但卻像後者一樣,反對政府的社會正義和國家的經濟獨立。他們是戰後我們應該面對的真正敵人。」

看吧,萬惡的資本主義居然敵視先進的共產主義,怎麼可能成為發達國家呀哼!


地瓜苗:

實際上拉美問題是一個怪圈循環,全民普選-左派勝鳥-國有公營-安置五角-員工冗重-成本巨高-技效低劣-產品滯銷-財政赤字-增稅印鈔-搜刮通脹-平民上吊-右翼兵諫-擴大外貿-出口代工-匯率手腳-信貸危機-金融風暴-通貨緊縮-市場蕭條-失業震蕩-白左嘴炮-再度普選-還是左屌-循環往複-沒完沒了

詳見天涯論壇 沙梨熊
http://m.tianya.cn/bbs/art.jsp?id=411463&item=no05


塞冬:

我認為,這是一個地理問題

首先看一下阿根廷的相對衰落數據:

阿根廷在1965年時,人均GDP是法國、英國的60%-70%,美國的40%
List of countries by past and projected GDP (nominal) per capita
2015年時,人均GDP是法國、英國的30%,美國的25%

50年時間,從二流發達經濟體回落到和世界平均水準差不多的程度,固然有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多種因素,但我認為地理因素起到了較大的作用,幾個事實:

1、阿根廷離世界三大經濟中心的航運距離均在1萬公里以上,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到邁阿密航運距離1.1萬公里,到上海2萬公里,到倫敦1.2萬公里

2、阿根廷4000萬人口,南美人口4億

3、阿根廷缺少煤鐵,石油有一些,但也不夠多,年產石油三四千萬噸,約為中國的1/6

基於以上事實:

1、阿根廷難以像澳洲那樣出賣礦產資源致富:澳大利亞2014年礦產品出口1400億刀,是阿根廷全部出口額的2倍,且澳大利亞人口只有阿根廷的6成

2、由於離主要經濟體太遠(幾乎是離三大經濟體最遠的國家),且阿根廷以及南美本身人口不多,阿根廷難以成為全球化工業產業鏈的一環,包括整個南美都是如此,比如巴西就需要用高進口關稅來保護自己的工業品。

3、同樣由於離主要經濟體太遠,且自身人口不多,阿根廷也難以在全球的服務業分工上有所作為,自身難以產生全球服務業巨頭,也難以承接服務業轉移

4、全球化工業體系的逐漸建立,讓阿根廷自身的工業體系崩塌,淪為工業品凈進口國。 而由於礦產資源並不豐富,阿根廷也難以靠出口礦產致富。這就導致阿根廷越來越淪為一個農產品出口大國。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位置越來越低。

5、阿根廷在全球的位置有點類似於黑龍江之於中國。離三大經濟區遠。產油,但不夠靠油發財。煤鐵不多。糧食產業發達。隨著全球化或計劃經濟的解體,自身的工業被沖垮,逐漸淪為農產品為主。

同樣是新大陸,北美就要幸運得多

19世紀中葉以前,美國像西歐也是主要出口農產品。

但美國自帶了巨量的煤鐵油,在吸收了西歐的工業化成果後,很快就建立起了非常有比較優勢的重化工業體系,在19世紀下半業,20世紀初就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工業國。
百年時間里煤炭產量全球第一,鋼鐵產量全球第一,石油產量至今也是全球第一。
北美在溫帶地區的橫向寬度巨大,這使得北美的溫帶地區能容納比南美溫帶地區多一個數量級的人口。
北美的煤鐵油巨量,使得北美能成為全球最NB的工業中心之一,而南美的溫帶地區則缺少礦產資源。

溫帶地區維度方向寬+煤鐵油巨量 vs 溫帶地區緯度方向窄+缺少礦產資源。 造就了南北美現狀的巨大差異。

1、北美在溫帶地區的人口比南美在溫帶地區的人口多5倍以上
2、北美有巨量煤鐵油,19世紀下半頁開始就成為了全球最NB的工業中心之一,也成為了全球經濟重要的一級
3、阿根廷缺少煤鐵,也缺乏人口,因此難以像北美那樣成為工業中心,也無法成為全球經濟重要的一級
4、中國、東亞有巨量人口,有巨量煤鐵,油差一點,是全球經濟重心之一,不僅是世界最大的工廠,也是世界最大的市場
5、過去二三十年,隨著全球化的深入,東亞的製造業,對阿根廷、澳大利亞,包括東歐、南歐的製造業,就是摧枯拉朽的摧毀

如果北美大陸很不幸的像阿根廷那樣缺少煤鐵,油也不多的話。

那一個可能的演化過程就是:

1、北美在19世紀下半業到20世紀上半業,像阿根廷一樣,人均出口農產品很多,人們很富裕
2、北美19世紀下半業到現在,工業能力較弱,自己能生產一些工業品,但仍然需要大量進口歐洲的工業品
3、因為缺乏工業,北美的人口增速會遠低於現狀,美國+加拿大的人口總量到現在可能也就1.5億——參考阿根廷的人口密度
4、因為缺少工業,人口也不多,北美難以積累巨量的財富,也難以成為學術、科學、服務業的中心,因此也難以孕育高端人才
5、北美在世界大戰中保持中立,歐洲得到統一,北美成為統一歐洲的附庸
6、由於北美人口不多,靠農業也能過上世界平均水準的生活(類似如今的阿根廷),因此20世紀下半業的工業全球化產業鏈也難以移動到北美(高端沒人才,低端不願意做),北美殘余的一些工業被東亞工業擊垮

至於南北美的區別,一個更好的比較對象是南北戰爭前的美國北部和南部:

1860年時:美國南北面積類似,北部2000多萬人,南部900多萬人(其中400萬是黑奴),北部大量工業,南部工業很少——因為南部缺煤鐵,下面是美國礦產地圖:

1860年,南方的製造業和礦業不到北方的1/10,到1880年,只有北方的1/20

而且美國南方的煤鐵業業也主要分布在南北交界的有煤鐵礦的地方,如里士滿。(見前面的美國礦產地圖)

如果美國北方的資源稟賦和南方一樣,製造業、礦業和南方規模一樣,那1860年,美國的製造業和礦業就要減少80%,1880年減少90%

如果美國北部也缺煤鐵,那很可能美國北部也是種植園為主,人口也要腰斬。

如果美國的東西寬度縮小4倍,如阿根廷那樣,那美國的人口就更少。

19世紀,缺少工業,人口腰斬的美國,在20世紀會是啥發展路徑?——可能並不比巴西阿根廷好多少

如果按照美國南部的發展模式,一直搞種植園而不是工業化,那可能就難以吸引大量的歐洲移民,

如果北方缺少煤鐵,也是種植園,那1860年的美國就是1800萬人口,其中800萬黑人。

如果美國的面積和阿根廷類似,只有東部一溜,缺少中部和西部。 那發展到20世紀初期,美國可能就是4000萬人,黑人白人基本一半一半。

缺少大工業,沒有大工業帶來的財富積累,也難以吸引歐洲的高端人才,而且黑人比例接近一半,總人口腰斬。

這樣一個美國進入二十世紀之後,會是啥樣的演化?

其實都不用進入二十世紀,在19世紀中葉,缺少工業,人口腰斬的美國,可能美墨戰爭都打不贏。北美大陸上可能就會是:基本都是白人的英國、白人黑人一半一半的美國、混血墨西哥,長期三足鼎立

進入到二十世紀後,美國在世界大戰中就不可能有啥作為,歐洲就很可能走向統一

這樣一個美國也難以吸引歐洲的高端人才,難以成為科學文化中心。

到時候美國可能就是一個大號的南非,黑人的比例越來越大,逐漸把白人趕回歐洲

對比澳洲和阿根廷:

澳洲和阿根廷,在二戰前,在他們都是農業出口為主的年代,阿根廷的人均GDP是澳大利亞的6-7成,阿根廷人口是澳大利亞的兩倍。
二戰後澳大利亞的礦產業發展迅速,70年代就成為了全球第二大鐵礦生產國,也是全球重要的煤炭生產國。
75年的時候,阿根廷的人均GDP只有澳大利亞的1/3了
90年代末,大宗商品慘淡的時候,阿根廷的人均GDP達到澳大利亞的1/2
21世紀中國對煤鐵的需求激增,澳大利亞的煤鐵產量和出口劇增。到2014年,澳大利亞人均GDP已經是阿根廷的4倍(前兩年煤鐵最紅火的時候達到5倍多,澳洲人均GDP六萬多刀)

南美國家和東北:

南美國家一直面臨著自由化和進口替代兩條路的選擇。如前面所說,自由化南美必慘。閉關鎖國進口替代也走不長。

這就類似東北的處境,一旦搞自由化市場經濟,東北必然就是產業,資金人口的流失

出於地球文明末端的南美,人口少,地理上互相直之間交流不便,難以建立起自己獨立自主的工業和服務業體系,也難以承接全球的工業,服務業產業鏈。

必然的結果就是人才資本產業的流失,以及對此不滿的人群一次又一次徒勞的政變,抵抗,失敗。

如果東北是獨立的國家,估計也會在兩條路之間搖擺,一派要求自由開放,然後導致資本人才流失,被京滬深吸血,導致財政崩潰。然後反對派上台,禁止資本自由兌換,樹立高貿易壁壘,提高社會福利。最後發現還是沒卵用。然後自由派又上台,如此循環。


喵叔:

去過阿根廷幾次,用我的親身感受說一下吧。

阿根廷,其實南美洲大部分國家都類似,他們經濟結構比較單一,主要依賴資源出口,一旦國際貿易價格波動,整個國家經濟狀況都會大受影響。

阿根廷自然資源很好,農牧業發達,潘帕斯草原上出產高品質的牛肉,阿根廷的經濟收入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農產品出口。當外國(主要是歐洲和美國)減少進口量、或者壓低進口價格時,阿根廷的經濟就遭受重創,再加上大陸政治動盪,於是經濟立刻下滑。

總體來說,阿根廷的經濟太依賴對外貿易。國外進口少了,或者故意壓低價格,就會直接傷到國家經濟的基礎。

另外,國民的個性也有影響,有人總結,「在阿根廷,最勤勞的是牛——牛努力吃草」 。 阿根廷人個性像「沒落的貴族」,雖然這種說法有點偏僻和半玩笑,但是確實會讓人有這種感覺。相對鄰國來說,巴西現在努力發展工業,汽車製造業已經有很大規模,而智利人在礦業方便很下功夫。

而阿根廷人呢,我們知道「智利葡萄酒」,其實阿根廷產的葡萄酒量又大,質量又好,但是他們出口和宣傳的都不多。再說烤肉,中國人都聽說過「巴西烤肉」,其實在南美,最著名的是「高橋烤肉」,高橋牧人最聚集的地區也是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但是人家阿根廷人把負責「喝紅酒、吃牛排、跳跳舞」,才不屑什麼對外推銷呢~~~~


安城往事:

關於阿根廷自身作死,上面幾個高票答案已經說了很多。我補充幾個外部環境的:
1914年巴拿馬運河的開通對阿根廷的打擊也很大。在運河開通前,美國東西海岸以及歐洲與美國西海岸的航運貿易都要經過阿根廷、智利控制的麥哲倫海峽,帶來的經濟效益可想而知。而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本身就是一個大的港口城市。
巴拿馬運河開通後阿根廷從美洲航線的中心點一下子變成了「世界的盡頭」
雖然不知道是否有直接聯系,但是阿根廷1914年以後似乎真的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