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 , , ,
lucya琳:

曾經我以為靈魂伴侶是一瞬間電光火石感覺彼此是對方soulmate,是不需要改變自己相信一定能找到一個什麼都搞得定天生和自己相合的另一半.
後來我遇到這樣一個人.有甜蜜有悲傷,因為一下子定位到soulmate會不停減分不停失望最後反而迷失自己.
現在我想所謂soulmate是在雙方具有獨立人格的條件下,相互磨合相互理解,通過兩個人想在一起的心一起努力尋找到一條雙方認可的相處之道.這中間肯定會有犧牲有付出,但在這一其間我們其實也健全了自己的人格.
要付出要擔當不自私不絕望.
像錢鍾書與楊絳.
如果兩個人一度短時間內覺得無比投緣是對方的soulmate,請慢下來一點.因為隨著時間的改變我們的愛好習慣甚至三觀都會發生改變.那時候如果兩個人沒有相同軌跡與交流.一方服從於另外一方.那簡直是在扭曲自己的靈魂.
所以soulmate是隨著時間產生,需要有包容心和積極的心態.這才是最好的證明.


幾木:

自從跟他聊過天之後 跟別人聊天都會覺得很無聊

永遠在一個頻道上


卷耳采采:

你得首先有靈魂 才能有靈魂伴侶。

很多人是沒有靈魂的,耽溺於飲食男女聲色浮華這一層。這些人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局限渺小,愛一個人最終回到了對自己慾念的滿足。

舉例:薩特與波伏娃。楊憲益與戴乃迭。

概述:二人信仰的高度一致。個人認為最高的信仰就是真善美。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更愛你堅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清曉:

哪怕一起走在路上不牽手,都感覺是被他領著走的。


桃喵喵:

突破AT力場的後果是:融合的心,會傷害自我。。。
————————————
具體例子可以參考《挪威的森林》中的木月和直子:

直子曾對渡邊這樣說:

「我們兩人是一種不能分離的關系。如果木月還在人世,我想我們一定仍在一起,相親相愛,並且一步步陷入不幸。
……
我倆就像在無人島上長大的光屁股孩子,肚子餓了吃香蕉,寂寞了就相抱而眠。」

木月和直子——兩個殘缺不全的靈魂試圖擁抱,進而融為一體。不僅如此,木月甚至將自身的不完整性傳遞給了直子,使得直子在自己死後,繼承自己的意志而抗拒成長(有關「抗拒成長」雲雲,如有需要再作補充)。

木月死後,兩人之間的某種平衡被打破,孤零零的直子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完美契合的另一半,最後只得(其實是如同天要下雨一般,並非任何人所能制止的了)在一片小樹林里用一根繩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廖櫻雁:

靈魂伴侶嗎?
我想是這樣的狀態:最好的是兩人都用力地活,一起體驗人生的種種趣味,也能包容與鼓勵對方。當對方為你打開新的世界,你就沒有因為喜歡一個人而拒絕了真箇世界。

這世上一定有靈魂伴侶,但這世上不會有一對絕對完美的靈魂伴侶,永遠都不會有。也許會有那麼一霎那的真愛,這不完美,但這就是真實。你如果看不到,你就是他媽的瞎子。

想知道靈魂伴侶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話,推薦一部電影《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黃昏日落時》《愛在午夜降臨前》三部曲,相信很多Aorquer也都看過。鄙人才疏學淺,還年輕,也尚未談過戀愛,但當我看到這部電影是,我就知道什麼事真正的靈魂伴侶。知道了我以後要找怎樣的一個人。廢話不多說,上電影!


Well, when I think of Corpileas, what I missed most about him is, the way he used to lie down next to me at night.
  Sometimes his arms would stretch along my chest and I could』t move, I even held my breath.
  But I felt safe, complete.
  And I miss the way he was whistling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And every time I do something I think of what he would say: well it』s cold today, wear a scarf.
  But lately, I』ve been forgetting little things, it』s sort of fading… And… I』m starting to forget him. And it』s like…like losing him again.
  So sometimes I made myself remember him every detail of his face, the exact color of his eyes, his lips, his teeth; the texture of his skin, his hair. But it was all gone by the time he went.
  And sometimes…not always but sometimes, I can actually see him.
  It』s as if a cloud moves away and there he is, I could almost touch him. But then, Doria, well, rushes in and he vanishes again.
  Well I did this every morning, when the sun was not too bright outside. The sun, somehow makes him vanish.
  Yes he appears, he disappears, like…sunrise, or sunset, or anything so ephemeral.
  Just like our life, hmm? We appear, and we disappear, and we are so important to some, but we are just… passing through.

  …To passing through.
————————————————————————————

找到靈魂伴侶的18個徵兆

1. 你就是知道

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告訴你這就是你的完美伴侶。就像一股精神力量,將你以前期望的條件都拋開,讓你全身心投入。

2. 可能曾擦肩而過

靈魂伴侶以前見過面。你們可能沒有產生過交集,但是你們同一時間在同一地點出現過。我和我的丈夫見面之前,我們住的地方相隔一條街,我們工作的地方也只相隔一條街。但是直到對的時間,我們才見面。

3. 靈魂在對的時間相會

每個人都要做好準備接受靈魂之間的碰撞。盡管在很多年裡,我和我的丈夫都相隔不遠,但是直到對的時間到來,我們才真正相遇。你必須為遇見靈魂伴侶做好準備。你可能需要的是經歷一段不成功的戀情,否則你便不能準備好挖掘你的「最佳人選名單」。但是當遇到靈魂伴侶的時候,時機就是一切。

4. 安靜帶來平和

兩個人安安靜靜在一起時感覺很舒服,那種感覺就像在寒冷冬夜裡擁有一床蓬鬆的軟毛毯。不論你們是在同一個房間里閱讀,還是在同一輛車內,你們都擁有屬於彼此的寧靜。

5. 能聽到他沒說出聲的想法

你和你的靈魂伴侶的關系可以到這種地步,即使他沒有說話,你卻能感覺到、聽到他的想法。

6. 感覺到彼此的痛苦

你們會為對方著想。你們彼此了解,他一進門,你就能知道他今天過得怎麼樣。你們能感受到彼此的情緒,例如悲傷、擔憂和壓力。你們還能分享彼此的快樂和喜悅。

7. 了解彼此的缺點,甚至從中發現閃光點

是的,我們的缺點還會有閃光點。每件事都有兩面。即使事情看起來不如人意的時候,人們也要發現好的一面。缺點通常會伴有閃光點。固執的人會是好的決策人。太過有組織性的人擅長及時付賬單。

8. 人生目標相同

你們的價值觀、道德觀和目標一致。可能你們達成目標的方法不同,但是你們想要取得的結果是相同的。

9. 善於交流

交流具有挑戰性。表示關心和做出決定並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靈魂伴侶之間知道如果他們同心協力,他們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10. 獨處的時間未被侵佔

不管是一周打三次網球,還是外出過閨蜜之夜,你們尊重互相獨處的需求,了解你們在一起了之後,獨處的時間是特別的。

11. 不會嫉妒

漂亮的姑娘或者帥氣的私人教練不會對你們的關系造成威脅。你們很確定對方就是那個命中註定的人。

12.尊重彼此的差異和意見

你知道你有不同的意見。很多時候靈魂伴侶是兩個極端。有時這會很有挑戰性,比如當你不情願的讓另外一個人來彌補你時。你仍然有自己的觀點,但是你們互相尊重,而不是直接反駁。你傾聽並且尊重這些差異。

13. 不尖叫,咒罵或者以離婚相威脅

當然你會生氣。人與人之間會不自覺地互相傷害。但是靈魂伴侶之間的爭吵不應該是惡意的,傷人的,或者苛刻的。

14. 低頭只為他開心

妥協低頭通常出現在不健康的、相互依賴的或者虐待性的關系中。但是靈魂伴侶會向對方低頭,只為了讓對方開心。

15. 懂得道歉

要說「對不起」或者承認你傷害了你愛的人不容易。靈魂伴侶意識到他們的行為或者言語會造成傷害。即使他們覺得從自己的角度來看並沒有過錯,但是如果他們的另一半受到了傷害,他們會為他們造成的傷害道歉。

16. 重來一次的話,仍會選擇對方

你知道他就是命中註定的人。即使有過艱難的時候,但是再有一次機會的話你還是會選擇他。你為他感到驕傲。

17. 有了彼此才完整

是的,我很抱歉這樣說,但是你的另一半填補了你的空白。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都有長處,有短處。靈魂伴侶贊美彼此。,是陰陽的完美結合。可能一個人外向,另一個人內向;一個人善於社交,另外一個人善於顧家。靈魂伴侶之間常常是兩個極端,被互相之間自己缺少的特點所吸引。

18. 相擁即可忘卻壓力、擔憂、焦慮

最終除了他的懷抱,你沒有其他歸宿。如果你整天都在被反駁,與上司爭吵,或者如果你錯過了火車,但是只要擁抱在一起,那一切都不重要了。一股暖流注入心底,內心一片寧靜。一切盡在不言中,盡在兩個命中註定永世相伴的靈魂的喜悅結合中。


凱蒂家的貓:

要想知道靈魂伴侶是怎樣,首先你要有一個靈魂,一個真正的屬於人的靈魂。
我覺得大部分回答,都是屬於「一個合得來的人是怎樣的」
靈魂伴侶、與合得來的人,有天壤之別。不是說你們啪啪啪很和諧、遇到事情笑點一樣、他幫助過困難中的你、你們的愛有多深,就可以說你們是靈魂伴侶了。

但是人類的自大和自欺,常常喜歡讓自己拿靈魂二字說事情,彷彿不用這個詞,就不是人了,對不起人類的智慧。

我至今都沒有找到靈魂伴侶,也不知道擁有靈魂伴侶是什麼滋味。雖然我學哲學、也喜歡文學、寫一些東西、不乏深度思考、也不缺乏深度思考的身邊人。
我們學哲學的人,或許很容易發展成為薩特和波伏娃、海德格爾和阿倫特式的感情?
喜歡寫東西,並且身邊朋友分分出書的人,或許很容易發展成為三毛、蕭紅她們那種把另一半當土地的感情?

並不是
而且我沒有信心能夠找到靈魂伴侶
並且也覺得沒有必要去找到
和不同的人聊不同的話題、經歷不同的事情、體驗不同的情感,不就夠了嗎?
幹嘛非要加一個靈魂這么沉重的字眼呢?

我相信我也不是我先生的靈魂伴侶,因為,當技術控的他興致勃勃的和我討論不同安卓手機的性能優劣的時候,我只喜歡默默用著自己的iphone,除非壞了我絕對不換;當他和我討論股票、國家經濟政策的時候,我只喜歡默默思索該不該廢除死刑、倫理學是啥;當樂天派的他充滿憧憬和擔憂的問我,二十年後,我們還會感情這么好嗎?我回答他,必然不會啊,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在走下坡路,感情也在被耗盡,到時候我們只是在遷就彼此而已,還不能換人。

他一臉悲傷

我看他太悲傷,轉口說:不過啊,就算我們的感情不一定多好,但是我們的生活可以很好啊。比如,你養魚、我跳廣場舞,最多是我不高興就捏你的魚,你不高興就拔我電線唄。

沒必要在瑣碎、平凡到溫暖致死的生活里,非要尋找一個形而上的回答。


Mistake:

“I think the sign of a true soulmate isn’t someone you just want to do cool stuff with. A real soulmate is the person who makes any ordinary fun. Some people make all these huge plans to do with their special someone, fuck that. Find someone who you can take grocery shopping and still have a blast with. Find someone who makes you look forward to waking up on Monday” – one of my fav quote


匿名用戶:

在我看來,靈魂伴侶就是:
1.腦電波頻率保持持久一致,不一定一樣但彼此同步收發資訊無誤(喜歡的東西可以一直不一樣但彼此能夠深刻理解對方喜歡這些人事物的原因並認同這些原因,給予肯定,很多時候會帶動自己的好感、拓展自己的領域)。
2.(一方或雙方)具有對方看中的重要品質,並隨時間推移具有放大效應(從認識開始就發現對方具有美好的品質,這些品質和自己價值觀的重要部分高度重疊,並隨時間推移發現對方身上更多的美好品質,在自己眼中,對方的這些品質是世間大多數人不具備的)。
3.對方永遠無意中給予你你願意無條件接納遵從的指引。(雙方的關系是平等寬松的,但是對方對你的影響積極並且你對此樂見其成。對方對你的勸解往往能夠讓你緩解生活中的各種壓力。對方無意於控制、掌握、指導你,但是對方對你的影響會無意中達成這一點。對你來說,對方是你生活中樂於看到的光。)


匿名用戶:

我們的相遇,證明了世界上某種最重要東西的存在。

在遇到他之前,我是不完整的。

你們知道那個剎那嗎?

就好像周圍的一切都在時光中後退,樹木退變成幼苗又變回種子,水蒸汽幻化成雲彩又復歸到海洋,蓮藕長成蓮花又縮回骨朵的模樣,翱翔的雄鷹回到枯枝小穴渴望飛上藍天,奔跑的山羊回到母羊的懷抱嗷嗷待哺,喜馬拉雅山從地面凹陷徹底淹沒在海平面底下,東非大裂谷癒合了傷疤非洲大陸再次與南美大陸相遇……世界似乎回到了混沌之初,只有神的靈運行在上面。

就好像一剎那九百生滅。唯獨彼此時間靜止,一道細微的電流悄悄通過我們的身體,我察覺到身體之中的某樣東西不見了,我無力阻止它的離去,我對我的身體喪失了控制力。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感覺了,可你卻不因此而慌張。甚至當這一刻真的來臨的時候,我覺得無比心安。

我的身體殘缺了,我的靈魂卻圓滿了。

於是我變成了Na+,他變成了Cl-。

我曾是Na,他曾是Cl,我們相遇之後,世界一切都有了味道。然後再也不願分離。


青虹:

  《致橡樹》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痴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籍;
  也不止像險峰,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里。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干,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有我的紅碩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彷彿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里: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

玄小皮醬:


Aorqu用戶:

真…….真…真的不看臉嗎?


蔡一:

和她在一起能看到我自己的心,能完全做自己。她能給你一種其他任何人都給不了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形容,安心 溫暖。無論我們吵架吵多厲害,從來就沒想過會分開。我是那種超級敏感又沒安全感的人,出事了不懂得求助喜歡一個人默默的扛著,她能看穿我所有的偽裝


Aorqu用戶:

學生時代沒車,出門只能公交。
有一次和先生搭公交,路經一處河畔公園,樹木枝繁葉茂,陽光透過樹蔭灑在草坪上,特別好看。
我轉過頭跟先生說:「你看看外面的風景,我想起一幅名畫。」
「哦我知道,你說的是那幅吧。」
「對,就是那個。」
然後相視會心一笑。


Aorqu用戶:

@小表妹 之邀。
王小波在《人為什麼活著》第一篇「孤獨的靈魂多麼寂寞啊」一文提到。
他對李銀河是這么評價的:「你有一個很美好的靈魂,真像一個令人神往的錦標,對比之下我的靈魂顯得有點黑暗。」
王小波眼中的靈魂伴侶大概就是「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稱譽,安如平如。你是自由的,我是愛你的。」
周國平在《把心安頓好》中提到:「靈魂伴侶是肉體得以分享的精神友誼」。

心有大愛的人,不會因為當下一個無論多麼熱烈的愛情而否認曾經的人間情感對於自己生命的珍貴價值。
可是,有時候他並不喜歡你,你也沒能走進他的生活。他想拒絕你,又沒有明確的方法。你們無法成為soulmate ,或許僅僅是puppy love的階段。
說到底,兩個人相遇已經很難了,何況相愛成為soulmate啊,或許你們相處一段時間後,你們發現ta無法成為理想中的ta, 戀愛的條條框框被打破,終極底線被觸及,連mate都做不了。你的生活理念被潛移默化影響。你開始擔心以後還會有人愛你嗎?你的靈魂開始走失…
或許等你步入婚姻的殿堂之前,你就會發現你的soulmate或許就是陪你走過一段曾經很美好時光的那位,也或許就是即將陪伴你走過一段時光的人。
其實,大家捫心自問一下大家戀愛的初衷是什麼?僅僅是寂寞的時候找個伴嗎。除了吃飯,聊天,你們還可以做哪些有趣的事情。還有什麼有趣的經歷可以分享?
等你仔細想想這些問題以後,你可能會發現,我們找的其實不是什麼所謂的靈魂伴侶,我們希望的是有一位一起變優秀,一起成長,能陪你走很遠的人。


一味:

少言寡語的人變得滔滔不絕,

能說會道的人學會沉默是金。


白源源:

我一直覺得有些詞語創造出來就是一些文人閑著沒事干做出來的= = ~
如果soulmate不是你老公或者老婆或者是同性好友的話。。。那就是你是時刻準備好出軌對象的新名字。


未然:

在我心裡,沒有兩個人是命中註定要在一起的,沒有靈光一閃,沒有一見鍾情,

只有兩個真正成熟,懂得與自己,與他人好好相處的個體,恰好在與彼此相處時發現了契合點,並且願意為了共享這些契合點帶來的愉悅,對生活的瑣碎、現實的無奈進行選擇性忍讓、寬容,並且相互陪伴走下去。

所以,我覺得要想找到靈魂伴侶,先要找到真正的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