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 , , ,
匿名用戶:

一邊沉浮於紅塵,一邊休憩於二人的凈土。

明明生長於不同的環境,經歷著不同的故事,思維方式和觀點卻驚人的一致。

能一眼看到對方的精神內核。

你所珍視的彼此的優點,恰好也是對方最為看重的品質。

保持大體一致的精神追求和探索對方內心世界的慾望。

尊重並理解相左的觀點,信任對方。

明白大家是獨立的個體,懂得保持恰當的距離。

坦誠。


凡凡要回家:

沉默亦是一種聊得來


Aorqu用戶:

1.三觀完全一致。
我鄙夷的她也鄙夷,我喜歡的她也喜歡。
比如都曾喜歡過韓寒,都鄙視小時代。

2.能接梗。
看《狂怒》男主角掃死從火焰裡面跑出來的德國大兵,我說「媽的,ADC都上點燃了,輔助居然搶人頭。」她會哈哈大笑。

3.心有靈犀。
有一次去橘子洲頭找她,到了橘子洲頭之後手機完全沒信號了,聯系不到她。說來慚愧作為一個長沙人我還真沒去橘子洲頭玩過,於是就亂逛亂逛,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相信我只要憑感覺走啊走就會找到她,然後就真的找到了。

4.完全的信任我。
知道我不堪的過去,但是完全不介意,依然非常信任我。說實話換做我我做不到。

總之,除了我以後事業上非常失敗導致非常貧窮,我是找不到我們會分手的理由的。
但是我也沒有認為過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依然非常珍視這份感情,也非常感恩命運把她賜給了我。
哦,還要感謝Aorqu,讓我認識了她。


孫小猴:

三觀相似。
節奏一致。


黃曉宇:

會覺著,你們的姓名,都像互相押韻。


匿名用戶:

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


土匪圓:

我愛你
  不光因為你的樣子
  還因為
  和你在一起時
  我的樣子
  我愛你
  不光因為你為我而做的事
  還因為
  為了你
  我能做成的事
  我愛你
  因為你能喚出
  我最真的那部分
  我愛你
  因為你穿越我心靈的曠野
  如同陽光穿透水晶般容易
  我的傻氣
  我的弱點
  在你的目光里幾乎不存在
  而我心裡最美麗的地方
  卻被你的光芒照的通亮
  別人都不曾費心走那麼遠
  別人都覺得尋找太麻煩
  所以沒人發現過我的美麗
  所以沒人到過這里

因為你將我的生活化腐朽為神奇。

因為有你,
  我的生命,
  不再是平凡的旅店,
  而成為了恢弘的廟宇,
  我日復一日的工作里,
  不再充滿抱怨,
  而是美妙的旋律。
  我愛你,
  因為你比信念更能使我的生活變得無比美好,
  因為你比命運更能使我的生活變得充滿歡樂。
  而你做出這一切的一切,
  不費一絲力氣,
  一句言辭,
  一個暗示,
  你做出這一切的一切,
  只是因為你就是你,
  畢竟,
  這也許就是朋友的含義。

一直覺得羅伊·克里夫特的《愛》詮釋了靈魂伴侶的意義。我是先看到這首詩,一眼愛上,後來看老友記接觸到soul mate這個詞,立刻就想到這首詩。

原文如下:

《Love》
  by Roy Croftby Roy Croft
  
  I love you,
  Not only for what you are,
  But for what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I love you,
  Not only for what
  You have made of yourself,
  But for what
  You are making of me.
  I love you
  For the part of me
  That you bring out;
  I love you
  For putting your hand
  Into my heaped-up heart
  And passing over
  All the foolish, weak things
  That you can』t help
  Dimly seeing there,
  And for drawing out
  Into the light
  All the beautiful belongings
  That no one else had looked
  Quite far enough to find.
  I love you because you
  Are helping me to make
  Of the lumber of my life
  Not a tavern
  But a temple;
  Out of the works
  Of my every day
  Not a reproach
  But a song.
  I love you
  Because you have done
  More than any creed
  Could have done
  To make me good
  And more than any fate
  Could have done
  To make me happy.
  You have done it
  Without a touch,
  Without a word,
  Without a sign.
  You have done it
  By being yourself.
  Perhaps that is what
  Being a friend means,
  After all.


小鯨崽子:

先說說我第一次見靈魂伴侶這個詞。

是美劇《東區女巫》第一季。Freya是一個女酒保,未婚夫Dash是一名醫生,她說Dash is my soulmate.當她在訂婚宴會上看到了Dash的弟弟Killian,那種怦然心動,似曾相識。阻止自己再去想Killian的時候,她說Dash is my soulmate;後來經過曲折,她終於確定了自己愛的人是Killian。

Soulmate 與靈魂伴侶,中文和英文,如此對應美妙。看到第二季,獲知Freya和Killian這對苦情侶被詛咒的命運是每一世都會遇到對方、愛上對方,然後他們兩人或者其中一人就會死去。他們是靈魂伴侶,之前我卻想不明白,我只看到他們第一次遇見就自然地深吻,沒有看到兩人之間任何有關靈魂或者人性的觸動。今天回答這個問題,我突然明白了,那是兩個靈魂之間的不滅的聯結,每一世他們的靈魂總會相遇,互相尋找到對方,然後彼此相愛。他們的靈魂本身是契合的,所以肉體自然而然是契合的。

我再說說我前幾日舍友給我看的一篇文章,大約是越南一個僧侶的自述,講了他和一個女僧的愛情。viva暢讀

其中有些段落,讓我反覆看了幾遍。

那天夜裡有好多次,我渴望去敲她的門邀她去禪堂繼續我們的討論。但我沒有去。因為我們有約在先,我必須履行諾言。我感覺到,她大概也醒著。如果我去她房間敲門,她肯定會很高興跟我到禪堂繼續談話的。

但是我控制住了。我心中的某種強大的東西在保護著她,還有我自己。

在那天夜裡和所有那些珍貴的日日夜夜中,我從來沒有動過要握她的手或吻她的前額的念頭。她象徵著我所熱愛的一切,我的關於慈悲、關於將佛教融入社會、關於實現和平與和解的理想。我心中的這種願望是如此地強烈和神聖,以致於任何諸如握她的手或吻她的前額的舉動都將成為一種褻瀆。她象徵著我生命中所有重要的東西,如果破壞了它,我會受不了的。

她呆在房間,像一位公主,而我心中的菩提心則是衛士,守護著她。

這是極深的愛無疑了。後來由於女方師姐的反對,他們分手了。

面對最後的別離,她垂下頭,只說了一個字:「好。」我被悲傷淹沒了。我記得我們分別的那一刻。我們面對面坐著。她看起來也似乎被絕望淹沒了。

她站起來,靠近我,把我的頭擁入她的懷中,並且自然地把我拉近她。我聽任自己被擁抱著。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身體上的接觸。然後我們互致問訊就分手了。

她去河內後兩個月,我收到一封信。信中說:她完全遵循了我的建議,盡管不太容易,但事情總算有了頭緒。我寫了回信,進一步表達了我的愛與鼓勵。分開後的那段日子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是不好過的,所幸我們分處異地產生了很多良好的效果。藉助時空,我們得以成長,看事物不同了,我們的愛也變得更加成熟了:執著的成分減少了,慈悲之花綻放了。分離沒有破壞我們的愛,反而使它更堅定了。

我對她的愛情沒有減少,但是它不再局限於某個特定的人身上。我領導著數百位出家僧眾,從那時候起,我們漸漸發展成幾千人的大型僧團。然而那份愛仍在那裡,並且變得更強大。

維持我們之間的愛的最好的方式是成為真正的自己,好好地成長,建立起深沉的自尊。如果你對自己很滿意,你就是鼓勵了我們大家,包括她和我。至今她依然以某種方式存在於我的生命里。請沉浸到你自己的生命之河中去,看看那些已注入其中、滋養和支持著你的支流。

這些段落讓我有了新的感悟,以往「Soulmate」人們總是強調深愛強調陪伴,我也是這么以為。深愛的兩個人,契合著,陪伴著。像Aorqu上一個回答,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像突然有了軟肋,也突然有了鎧甲。

深愛是靈魂伴侶嗎?在這里是的。這個問題下前面大部分貼出的回答都是的。

有很多時候,卻又不是。愛讓人有軟肋,卻不一定賜人鎧甲。很多人,得不到自己最愛的人的親睞,或者種種得不到和失去把對方變成愛人的機會。他們並不是伴侶,他們沒有契約,他們有愛的人卻孤獨著。

但是卻又不能都這樣說,像這位僧人的愛情,陪伴不是客觀存在而是更多以融進生命的方式形成。那個人讓你嘗到無可比擬的愛情的滋味,啟迪你,引導你審視自己,給你塑造更好自己的動力,他的確給你軟肋,並且鼓舞你自行建造自己的鎧甲。對方並不能與你相伴,但是早已融進你生命里,成為你的一部分。這個人的確也是你的靈魂伴侶,並且你會為愛過對方而感到驕傲。


劉小明:

雙方都有淵博的學識、契合的三觀,薩特和波伏娃算是榜樣。一起說些肉麻的蠢話、碰巧遇上喝個可樂什麼的也算靈魂伴侶?那也太侮辱靈魂這個詞了。


Aorqu用戶: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
電影《心靈捕手》里有這樣一段對話

-Do you have a soul mate?
-你有「心靈伴侶」嗎?
-Define that.
-什麼意思?
-Somebody who challenges you.I’m talking about someone who opens up things for you, touches your soul.
-那些可以與你匹敵的人。我是指那些能使你敞開心扉、觸動你心靈的人。
– I got.
-有啊。
– Who?
-誰?
– I got plenty.Shakespeare, Nietzsche, Frost, O’Connor, Kant, Pope, Locke…
-有很多呢。莎士比亞、尼采、弗洛斯特、奧康納、康德、蒲柏、洛克…
-That’s great. They’re all dead.
-很好,但是他們都死了。
– Not to me they’re not.
-對我而言不是這樣。
– You don’t have a lot of dialogue with them.You can’t give back to them.That’s what I’m saying.You’ll never have that kind of relationship in a world…where you’re always afraid to take the first step,because all you see is every negative thing ten miles down the road.
-你無法與他們對話,你無法回應他們你的想法。這就是我的意思。你現在絕對不會有心靈伴侶,因為你總是看到負面的事,但實際上差得很遠。


旺福:

你未說話,她已知你所想。
你未發問,她已說出答案。


隰荷:

其實在愛情里最難得的不是那個人對你無微不至,亦不是兩個人白頭偕老,而是琴瑟和鳴。
有段話是這么說的:一見鍾情就是見色起意,日久生情就是權衡利弊,就連白頭到老都是習慣使然。
漸漸的我越來越認可這個理論,其實白頭偕老真的不難,真正難得的是你遇到這個人他能夠懂你,擁有著相同的志趣,共同的追求,精神涵養和靈魂層次高度的契合。
無需有太多的言語,他懂你。
曾經的一位EX,飛行員,會做飯,相貌出眾溫柔懂禮,對我傾心相待,身邊的朋友無一個不稱好。
唯獨有一點,我心之所向,他不懂。
我喜歡蘇東坡的詞,豪邁豁達,他不懂。
我一直在練的蘭亭序有沒有進步,他不懂。
他不能理解為什麼會花千把塊錢買一塊木頭回來燒,我愛好香道,他不懂。
我愛好歷史,最喜歡是宋朝,濃郁儒學氣質,他還是不懂。
直到有一次他在溫哥華,我們微信聊天的時候,我對他說:
山之高,月出小
月之小,何皎皎
我有所思在遠道
他回復了一句,啥東西?
那一刻我清晰的認識到,這個人不是我要找的。
如此說來,遇到一個兩情相悅琴瑟和鳴之人有多難得,可見一斑了。
我很感謝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所有人,不論結果好壞,至少我收穫了。
只是,未來的日子,不想也不會再將就了。
我一直認為愛情中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狀態大概是,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祝福自己能早日找到那個,賭書消得潑茶香的人。
也祝福看完了的你,將來能夠遇到屬於你的soul mate!


璐Luella:

1、拿著手機想著他是否有想我,電話突然響起,是他。
2、深夜互道晚安後分別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失眠無法入睡,在微博上寫下「想你到失眠」,一刷新,他的一條新動態「想你到失眠」,一字不差,顯示發送時間竟是同分同秒。
3、喜歡吃一樣的食物、一樣的電影、一樣的作家、一樣的音樂、一樣的歷史、一樣的咖啡店、一樣的酒吧、一樣的會所,竟然這么多年才讓我們遇見。
4、一次出差,有大半月沒見,突然有一天想他想的心口悶痛,難以忍受,霎時電話響起,他在那邊說「我想你,突然感覺心痛不已,我想一定是你也在想我。」
5、太多奇蹟發生,太多不可思議的「巧合」,太多相同的行跡,而我們卻一點都不覺驚訝,就像我們生來就該相愛一樣,這大概就是靈魂伴侶吧!借用張嘉佳的一句話——只要有你在,連沉默都是聊得來。


Desperado:

–What’s a soulmate?

–Well it’s like a best friend but more…it’s the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that knows your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That someone who 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 Actually they don’t make you a better person,you do that yourself, because they inspire you.

A soulmate is someone who you carry with you forever. It’s the one person who…who knew you and accepted you and…believed in you before anyone else did or when no one else would and no matter what happens, you’ll always love them, nothing can ever change that.


安歌:

明明才認識沒多久,卻契合得像認識了幾十年一樣。常常可以 同時說出相同的話,做出相同的舉動。你不用刻意去解釋你的想法你的行為,因為他可以全然理解。你所擔心的不被人理解的性格、思維,遇見他卻全都迎刃而解。
不需要所謂”越吵感情越深”,不需要通過”鬧”來證明確認彼此在心裡的位置。和他談心常常像在和內心深處的另一個自己說話。
用一句話來總結,大約是一見如故的契合吧。


閃翼夢旅人:

這篇是我發在微信公眾號上的文

原文鏈接:I See You-透過你的眼睛,我看到了自己

我們為什麼會愛上一個人?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在求問,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電影《八月迷情》中有句台詞:

「在這個世界上你最想做什麼?」

「被找到。」

被找到、被看見是我們內心所渴望的。

愛一個人也始於「看見」和「被看見」

「看見」和「被看見」有三個層面:

身、心、靈

第一個層面——「身」

在聖經中,上帝從亞當身體中取出一根肋骨造了夏娃。亞當見到了夏娃時這樣說道:「這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

「身」是人的物質性層面,是可以直接看見和了解的層面。

了解一個人通常是從外表開始,所謂「第一印象」、「一見鍾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身」產生的是激情之愛,這種愛受身體分泌的生理激素影響,並且會隨時間而消失。

「身」也包含物質條件方面,包括衣食住行、房子、車子⋯⋯物質帶來的是生存的安全感。

通常男人更看重外表,女人更看重物質條件。

但荷爾蒙和多巴胺燃盡的時候,激情就變成了「七年之癢」;

物質條件帶來的新鮮感也會變成柴米油鹽。

人們為什麼而進入戀愛或者婚姻?

常常是由於身體的慾望、或物質的需求、或缺少安全感、或是因為年齡的壓力而不得不進入婚姻。

然而一旦過了甜蜜期,「身」層面不能再產生更大刺激的時候,愛就結束了。所以現代社會為何離婚、出軌的現象頻繁發生。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

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

如果說「身」的被看見只是帶來著迷、吸引、迷戀和激情,

那麼產生深層和持久的愛則需要通過「心」的深入看見和了解。

第二個層面——「心」

「心」包含了人的思想、意志、情感等精神層面,如:

三觀:尤其是價值觀——我們看重什麼,認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情趣:包括興趣愛好等,比如有人喜歡藝文、有人喜歡運動、有人喜歡旅行。

人生方向:追求的目標。

這些都是產生愛的重要方面。不過我們還是很容易說和某人價值觀一致,或者有同樣的愛好,甚至從事一樣的事業和有一樣的人生方向。

所以這些相似之處不意味著我們內心深處就能真正「被看見」。那引發人與人之間深層共鳴的特質究竟是什麼呢?

美國心理學家Nathaniel Branden教授的指出:

我們之所以會持久的愛上一個人,是因為你的內心真正的被一個人看見。當一個人對我們內心深處的看法與我們一致,並且表現出對我們的理解和欣賞時,我們就會有一種深深的「被看見」的感覺。

他提出了「生命感」(Sense of Life)這個概念來表述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生命和我們自己的最深刻的看法,以及生命的經歷。

他說:「親密關系或者說愛情,就是一種共享的生命感。」

如果你聽見我的歌聲落淚了,就不要開窗來問我是誰

錢鍾書與楊絳既是白頭偕老的伴侶,也是比翼雙飛的知己。

楊絳說:「我沒有什麼良言貢獻給現代婚姻。只是想提醒年輕的朋友,男女結合最最重要的是雙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賞吸引、支持和一起成長。」

電影《心靈捕手》中,羅賓·威廉姆斯問馬特·達蒙:「你有志同道合的伴侶嗎?我是指一個能令你體會生命,能夠觸發你心靈深處的人。」

當我們有共有的生命感被看見、被了解、被欣賞的時候,會引發內在的共鳴,然後彼此產生連結與融合,形成一種更深層次的情感。

既然我們渴望被看見,了解彼此的生命感,

為什麼我們的心難以被看見?

心之壁——無法被看見

一部90年代在日本掀起社會現象的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描述了「心之壁」這個詞。

男主角真嗣代表了現代社會在缺乏家庭關愛下成長起來的孩子,與父母的疏離,孤獨、自卑、逃避與人的交往。

女主之一明日香則是通過強調自己來獲得別人的肯定,通過戰勝各種挑戰來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價值,並掩飾脆弱的內心。

在現代社會中每個人都像刺蝟一樣,一方面渴望靠近對方,另一方面又害怕互相傷害。

我們的心被一道道牆層層包圍,

每顆心都成了一座孤島。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內心,並且也少有機會和途徑可以讓人了解自己的內心。

羞恥感——害怕被看見

聖經·創世紀中,在偷吃善惡樹的果實之後,亞當和夏娃開始躲避上帝的面,並且用無花果樹的葉子遮擋身體——羞恥感從此出現了。

因為羞恥感,我們害怕自己被完全的看見,害怕將自己真實的一面展示給人,所以我們自卑,或者用自負來掩飾。

即便進入戀愛關系中,我們也害怕自己的外表、生活習慣、家境、過去的經歷暴露在所愛的人面前。

因為我們不確信自己在完全被看見以後,是否仍然能夠完全的被接納。

在現實生活中,情侶們度過了熱戀期,一旦卸下面具,讓真實的自己暴露在對方面前的時候,失落感和矛盾常常就產生了。

所以「心」的被看見,是人有待解決的問題。

「身」和「心」之外

「身」和「心」兩個層面,如果用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來表述的話,

「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

「心」是社會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

馬斯洛曾經認為人的最高需求是自我實現,但後來他認識到自我實現無法解決終極與超越性的需求,於是他晚年時期提出了「Z理論」——自我超越、靈性方面的需求。

除了「身」和「心」,「看見」和「被看見」還有更高的一個層面,那就是「靈」——靈性、信仰層面。

第三個層面——「靈」

「身」和「心」的被看見是每個人都渴望追求的,但「靈」這個層面,我們可能很陌生。

在唯物主義教育下長大的我們,或許難以體會「靈」的層面。

因為它超越了思想、意志、情感等「心」的層面,而指向終極的連結。

聖經·創世紀中說:「耶和華 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

上帝是靈的源頭,

靈是人與上帝連接的紐帶,

人與人之間也通過靈來獲得更深層和緊密的連結。

亞當在夏娃身上看到了自己,他們彼此欣賞並相愛,並且「二人成為一體」,在靈里也與上帝相互連結。

但人卻與上帝隔絕,內心中形成了靈性的空洞。

物質和慾望無法填補,文化和藝術也無法填滿。

來自人的愛可以填補心的空缺,卻也無法填滿靈性的空洞。

只有當我們被上帝「看見」的時候,

那絕對之愛從終極的源頭照射我們。

我們內在的黑暗被光照,

我們的一切軟弱被接納,

靈性的空洞才得以被補完,

人與上帝、人與人在靈里連結。

心之壁被打破,我們可以完全敞開,

羞恥感被去除,我們可以真實相對。

語言無法傳達的,在靈里卻能相通,

當兩顆心在靈里相遇時,深層的「看見」和「被看見」產生了。

曾經聽過一對老年教授夫婦的分享:「我們倆經歷了幾十年柴米油鹽的生活,每天談論的內容就是吃什麼喝什麼。但認識了上帝之後才發現最幸福的事情,是兩人一起跪著禱告。」

他們在上帝面前完全敞開,彼此連結,互相看見內心深處,接納彼此的軟弱,共享彼此的感動。

所以終極的「看見」,是靈里的看見。

那是溫暖的光,照亮黑暗、溫暖心靈、治癒傷痛。

「靈魂伴侶」存在嗎?

「靈魂伴侶」是人們追求的愛情的極致。但靈魂伴侶又是那樣的可遇不可求。

心理治療師托馬斯·摩爾說:「靈魂伴侶,就是一個我們感到自身與之深深聯系在一起的人,好像彼此的溝通和交流不是出於人的刻意努力,而是憑借神的導引。」

一位心理諮詢師也總結了靈魂伴侶的三個元素:鏡映、共鳴、成長。

鏡映:即「看見」與「被看見」,這個世界從未有人可以如此理解我。

共鳴:相同部分交相輝映,相異的部分也能夠互補。在共鳴中產生一種創造性的融合。

成長:相互磨合,不斷成長,彼此扶持共同攀登靈魂階梯。

所以,靈魂伴侶是否存在呢?

我認為可以從這兩個方面來看:「遇見」和「磨合」。

「遇見」與「磨合」

1.遇見:即「看見」與「被看見」。

2.磨合:通過磨合不斷成長,從而可以更深的「看見」與「被看見」。

遇見

「遇見」是遇到「對的人」。

——(Mr./Mrs. Right)

「對」不是絕對的「對」,而是相對的「對」。

「對」是一個程度,是10%,還是50%。因為完全的契合是幾乎不存在的。

但相同點需要大於相異點。有共同的「看見」與「被看見」作為基礎。

最近朋友圈裡面刷屏的中國女留學生被英國男友暴打致死的事件,就是遇到不對的人的極端例子。

並不是遇到「對的人」,生活就可以得到救贖。

很多人以為遇到了「對的人」,公主和王子就能從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以前的問題就會一掃而空。

但實際情況是,婚姻中的雙方就像冬天裡的刺蝟,一面需要靠近相互取暖,一面又不斷的刺傷對方。

所以只有「遇見」是不夠的,還需要「磨合」。

磨合

「遇見」和「磨合」是相輔相成的。

「遇見」是基礎,「磨合」是上升空間。

「遇見」決定了起點的高低,「磨合」決定了上升的高度。

起點低,就需要付出更多的磨合。

起點高,也仍然需要通過磨合解決不斷出現的問題。

「磨合」是一生之久的事情,是在人生之路,彼此扶持。

然而僅靠人的愛常常是難以堅持的。在磨合的過程中可能雙方都會有更多的損耗,以至於精力殆盡,失去了起初的愛。所以中國現在的離婚率居高不下。

《聖經》中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英國著名文學家C.S路易斯總結了人類世界的四種愛:

親愛Storge、友愛Phileo、情愛Eros、聖愛Agape。

「親愛」,是親人之間的愛,如父母和子女,夫妻之間的愛。

「友愛」,是共同的興趣將朋友們連結在一起的愛。

「情愛」,是男女之間的愛情。

「聖愛」,是上帝的愛,付出和犧牲之愛。

所以愛一個人,不僅僅是停留在「情愛」的層面,而是應該發展出這四種愛。

從戀人到親人,才能有更持久的扶持和關愛。

從戀人到朋友,才能有更一致的情趣和追求。

從遇見到磨合,才能有更深度的包容和成長。

所以「看見」與「被看見」並不是愛的終點,而是愛的起點。

在「看見」與「被看見」中,相互供給、彼此照亮。

正如詩人舒婷在《致橡樹》中所寫的: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痴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籍;
也不止像險峰,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里。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干,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有我的紅碩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彷彿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里: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

透過你的肉體,我看見了你的靈魂

透過你的眼睛,我也看見了自己


Dead Zone:

三觀契合,智力在一個層次,對同樣的東西有所共鳴,無須多言,精神在一個頻率上,從來不會因為看法不同而爭吵,因為看法都一致,認識沒多久卻覺得彼此像認識一輩子的知己,可以聊上一整天,也可以一整天什麼都不聊,無話不談,不說話也不會尷尬,而且最不需要廢話就能了解對方的意思,個性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互補的地方,自然地坦承和信任,可以毫不顧忌地做自己,相處上極其自然,前所未有的自在,比你爹媽或身邊的好友都還了解你。


羅賓賓:

瑪麗和馬克思。
沒錯就是電影里那個。


匿名用戶:

一個真有幽默的人別有會心,欣然獨笑,冷然微笑,替沉悶的人生透一口氣。
也許要在幾百年後、幾萬里外,才有另一個人和他隔著時間空間的河岸,莫逆於心,相視而笑。
——《說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