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伴侣到底是怎样的?

问题描述:灵魂伴侣到底是怎样的?
, , , ,
不知名某人:

他犯贱的时候你能接住梗,他深沉的时候你能跟得上,他幼稚的时候你也是小女孩,他认真的时候你能看着他,他矫情的时候你就陪他一起咯~
大概灵魂伴侣的定义就是,你们彼此都觉得,想不到什么理由能够分开了吧。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心理咨询师卢悦:

灵魂伴侣有三个元素:

1)镜映:我感觉到这个世界从未有人可以如此理解我:理解到别人无法理解我的程度;理解到我自己都无法理解到我的程度。

2)共鸣:我感觉到一种互动的融合,我们可以在在某个部分产生一种创造性的融合,比如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因为我们的默契,我们创造了1+1>2的东西。

3)成长:因为你的存在,我开始挑战我所不能挑战的,我开始整合我不能整合的。比如我是一个主动的人,我充满了不安全感,但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开始挑战我自己,我开始尝试着冒险,尝试着伸出触角。我们可以在最脆弱的部分连接和相遇。


Aorqu用户:

那天晚上,我有种预感她会出现在那个公园的石凳上。于是我买了两瓶可乐,骑车穿过大半个城市,一个人坐在石凳上笑自己太神经。

饮料才喝了一半,远远有一个人捂著嘴惊讶地走过来。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她快哭了。我指了下那瓶可乐说:“诺,给你。”

真事。


匿名用户:

很久很久以前的puppy love,真的非常久以前,比如,九年。分开以后都没有联系,共同的朋友那么多,都没有联系。一直到去年再见面(再见面的戏剧疯狂情况写在另一个匿名答案里了)发现他和我一模一样,想法,对于事情的看法。有些是我想不到的,但是我知道都是在一条方向上,不是一个大方向,而是一个明确的指向。两个人的想法一模一样,真的很可怕,不是说平时几分真几分假,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想法,而是真实的想法。所以啊,算是曾经的伴侣,现在的另一个灵魂。

所以说,总算是找到了那个灵魂,完全不需要奢求是不是伴侣,那个灵魂你找到了,你见过,你在一起过,知道他现在的样子,他给你莫名其妙地做了一顿饭,你和他看了一场球赛,都是意外的人生的奢侈。他让人生有了那么一点意义,我如果只是一个缸中脑,我也很感激操控者的一翻良苦好意,大概以后你需要什么奇妙的数据,缸中脑都会觉得也算不枉这次实验。每一次见面自己都是在震荡,脑子一片空白,和在所有人面前都不一样,怎么坏怎么来,是自己唯一一个愿意不停折腾的人(比如寒冬腊月让他跳进河里,并且他跳了),天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有多危险。也在一直准备着永远没法准备好的告别。好在,我身体里有那么多个我,分出来一个灵魂和我讲话也是乐事,现在他在很远的地方,我们似乎奇妙地一直离得很远。

也许这样说感觉人生是不是很苍白,其实自己过得丰富得很,去了很多地方,一些有名的城市,一些寂静得要命的小镇。莫名其妙见过很多想见的,有魅力的人,似乎我的偶像我都见过了,并且好好地,一对一的聊天过了。嗯,我知道我一直说得乱七八糟,放一个我很喜欢的段落表达一下吧。不是完全一样,但是最后一段就是那样。

来自刘瑜《孤独得像一颗星球》

”爱有很多种的吧。一种是,你想和他牵着手,在街上、在超市里,走。你们做爱、做饭。你们看电视、给对方夹菜。你们在一起,像头驴子,转啊转,把时间磨成粉末,然后用粉末揉面,做包子、饺子、面条,吃下去,饱了,心满意足。还有一种,就是像我对你这样,远远地,用一点微弱的想像,张望。给这暗下去的岁月,涂一抹口红。这么些年来,我都不知道,我是在用想像维持对你的爱情,还是在用你维持想像的能力。
  我想清楚了。想清楚这么些年来,为什么会对你念念不忘。也许就是因为我对一些遥远的东西,有一种偏执的倾心。你看,你离我很远,你总是离我很远。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你所热爱的那些东西,离世界那么遥远。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休西底斯。这种遥远,这种偏执的遥远,这种与逃避无关而与深入有关的遥远,让我眷恋。你看这世界,杀声震天的,都打成什么样。挣钱的瞧不起读书的,读书的瞧不起挣钱的。爱国愤青瞧不起民主愤青,民主愤青瞧不起爱国愤青。看周星驰长大的瞧不起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长大的,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长大的瞧不起看周星驰长大的。发财的瞧不起下岗的,下岗的诅咒发财的。这历史的死胡同,一路都是被揪掉的头发,踩落的球鞋,和打掉的牙齿。大陆国外,都一样。太近了,太近了,他们靠在一起,挤成一团,脸红脖子粗,挤得都变了形。相比之下,你在我心里,就像一个奇蹟。你思考,但是转过身去。打动我的,就是这样一个偏执的背影——在这摩肩接踵的世界里,挤累了时,我想知道,这个背影面对的是怎样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否有更多的安宁。
  也许,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不可归类的人。唯一不需要任何形式的“集体主义”的人。唯一不被流行的情绪传染得感冒了的人。他们恐惧孤独,所以需要一个圈子。但你就在你自己的角落里,远远地,雕刻你自己的时光。而我,就这样远远地眷恋你。我可怜吗?我还觉得我可喜可贺呢。
  我是说,从你那里,我学习到了一点信心。对孤独的信心。这一点,真的要感谢你。当然,你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稀罕。但是,在我这里,这很重要。每次,我被挤得失去重心,挤得想骂娘,挤得想脱下高跟鞋去敲“他们”的脸。突然之间,就会闪现出你的背影。远远地,像一声口哨,微渺,却明亮。于是我也想挤出人群。也开始接受,孤独对于人生,是多么灿烂的事。“

12/21/2015:

一年多过去了,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他的朋友受伤了,他要去看他,路上买了吃的,一起打车,他先下车,我接着走。他下车以后,我在后排座转过身,看着玻璃外面慢慢变远的一个小影。我觉得再也不会有谁会让我在分别时紧紧盯着那扇玻璃了。我又到了新的地方,离他不远不近,我以为我会过去看他,先找到那栋楼,再打电话问他你在吗,我在你楼外面。可是我没有,我也似乎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

有天半夜接到他的电话,我拿着充电器走到街上接电话,他说要有爱,要做有利于生命发展的事情,对于如何打败时间,打败衰老,还有婚姻的态度。他要去他喜欢的地方,去山里当一个艺术家。我说你本来就是艺术家,只是去哪和做什么的问题。每个人都可以说我想当个什么,可是不能是艺术家。艺术家是天生的,我从来没有一刻觉得他不是。可能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感受,可是我有。有的人生来就不是为养家糊口而活着的,无论和他在哪,你都能感觉到你不只是存在着,而是活生生的,心在跳动,时间是有意义的,一切在发光,并没有白白出生过。而平时,过于行尸走肉,无论如何给他说,说或者不说,他都知道。

我让他拍一幅他家的照片给我,他说不拍了,我给你形容一下吧,你再也不会听到更美的语言,比他形容一样事物更动人。他说他的柜子,每一层都有什么,在阿拉斯加捡的木头,油画,茶,雕塑,小玩意。我只能奢侈地听着,听这一遍。我们说一些我和同学一辈子也不会聊到的话题,我回到lobby充电,然后,在某一刻,电话断了,我坐在沙发上,我以为他手机没电了,我们正常地说著什么,断了以后再也没有打来,我也没有打回去。这个结局太适合我们了,我慢慢挪回房。在这之前,一周内我梦见他了三次,我如何解释每一次,我不知道。朋友说他是打开某个能量池(or whatever)的钥匙,而我永远错过了那个时机。

我大概不会有一个时刻能够评价这一切,仅仅记录,确实有这样一个人。


沧原:

soulmate? 想起一句话, “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预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是爱上他了。”


匿名用户:

虽然还没有找到男朋友但觉得已经找到灵魂伴侣女朋友的人怒答!
(答主性别女)(第一句的槽点就是多)

先下定义:灵魂伴侣就是 在TA面前你可以做自己,并且爱这个自己 的人。

大部分时间里,你们之间都不需要解释。而需要解释的时候,双方又都很耐心,因为相信对方肯定能懂。
在漫长的相处中,TA 还是能给你带来新鲜感。这点真的超级重要啊,不然熬过了磨合期就没后续了多浪费。
TA 身上有一些美好品质,是你没有的。比如执著、坚定、耐心、温柔。一个中二又鲁莽的我如何满血复活?就只要苦着脸跟 TA 抱怨两句,就能得到温柔的回应和鼓励啦。
TA 让你觉得,一起变成无聊的大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不会预设自己的将来一定要变成怎样厉害又成功的人物,但确信只要跟 TA 一起,就一定会变成更好的自己。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你们能吃到一起去!讲真,吃饭的时候能够一起默契地品尝,让画面陷入宁静的沉默,也不会因为被看到吃相而尴尬,这真的是最棒的进食体验了QAQ。


韦大漪: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无名硬币:

更新:这两天看《消失的爱人》(Gone Girl),惊喜看到类似的话,现摘录如下:
“在当今的年代,做一个人极其不易,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东拼字凑地糅合起一些人格特质,仿佛从没完没了的自动售货机里挑选出种种个性。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在演戏,那世上就再无灵魂伴侣一说,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的灵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实在忍不住截这个微博。
———————————————
收了挺多赞呢~感谢男神~

Aorqu上也有他哦@wemarketing


孙昊天:

“我的双脚从未落回地面。”
认真地谈过几段恋爱,也单身了一段时间,快到了想要结婚的年纪(没错我就是这么早就想结婚),所以逐渐开始对这个问题进行学术性的思考。
曾经觉得一个好的伴侣是“配得上你的人”。
要美,高学历,工作能力强,待人接物有礼有貌,兄弟朋友亲戚朋友都喜欢。你们或者都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或者都有着令人艳羡的工作,总之要拿的出手,谁也不吃亏,谁也赢不了谁。
后来也谈过这样的女朋友,两个人都有着刚强好胜的性格,总想要在感情上压倒对方,反复地争吵、分手再复合。坚持了一年半,最终觉得太累了,无奈分手。
后来才逐渐觉得好的伴侣应该是一个“和你互补的人”。
你缺乏爱和关心,她可以给你带来温暖。她安安稳稳没什么创造力,你却时时刻刻给她带来惊喜。大家有优势的地方不一样了,互相学习互相敬佩互相欣赏的机会才会更多。

在乔布斯传里这么写道“根据乔布斯的恋爱史,做红娘的应该可以大概勾勒出适合乔布斯的女人了。聪明,而不自负,足够刚强能承受跟他在一起的压力,又足够超脱能免于争端,受过良好教育,独立,有愿意为他和家庭而做出改变,能适应现实,却又带着点超凡脱俗,足够世故知道怎么管理他,又有足够的安全感不用总是管着他。”
对于乔布斯而言,一个能够为家庭付出,善于控制自己和他的情绪,可以协调他和其他人产生的矛盾的女性,无意是他人生拼板上最match的一块。

至于灵魂伴侣,我觉得好的伴侣只是灵魂伴侣的基础。灵魂伴侣唯可遇而不可求。她懂你的每一个表情,你懂她的所有心思。三观基本重合,好恶没有差别。彼此欣赏,尊重,疯狂。心灵上的对话永远多于身体上的对话。对于谈了几年的男女朋友而言,soulmate都是一个无法判断的事情,恐怕只有过了10年、20年,无数的我们之中才会有几个人幸运到拥有灵魂伴侣吧。

“20年前我们相知不多,我们跟着感觉走,你让我着迷得飞上了天。当我们在阿瓦尼举行婚礼时提案在下雪。很多年过去了,有了孩子们,有美好的时候,有艰难的时候,但从没有过糟糕的时候。我们的爱和尊敬经历了时间的考验而且与日俱增。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现在我们回到20年前开始的地方——老了,也更有智慧了——我们的脸上和心上都有了皱纹。我们现在了解了很多生活的欢乐、痛苦、秘密和奇蹟,我们依然在一起,我的双脚从未落回地面。”

我的双脚从未落回地面。


瘾小明:

所谓的灵魂伴侣,是有共同点的。虽然其他答案里写得各式各样,有的说你遇见你就知道了(完全跟没说一样),有的列举了很多点比如他跟你用一个牌子的卫生巾啊之类的(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这些东西只是一个个实例,并没有真正总结出灵魂伴侣的特点。我们都知道,人是一种不靠谱的动物,尤其是面对爱情时,你一生中可能遇见好多个“灵魂伴侣”,每一次你都会觉得:我靠这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啊以前遇到的都不算。——直到你遇到下一个。

而真正的灵魂伴侣,必须具有这样的特点:

决定你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深浅,有两个重要因素,相同点和相异点。

就拿小李子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小金人为母版(恭喜小李子)。

1.相同点是基座,相异点是真正闪光的部分。

2.相同点面积大于相异点。

相同点

相同点指的是三观这种人生哲学层面的东西,它不是每天的鸡毛蒜皮,不是你和你另一半都喜欢蹲在马桶拉屎就行了。三观不符是不会产生感情的,即使有也是不稳定的状态。比如你支持希拉里,他支持川普;你天天抗日,他天天参拜靖国神社。。。你俩是不会走到一起的。只有三观一致,才是在一起的根基。

很多时候我们列举的一系列共同点,比如两个人喜欢一样的音乐,一样的电影,一样牌子的服装,喜欢同一个人(比如梁边妖),甚至拥有同样的怪癖(比如刚才说的蹲在马桶上拉屎),都是三观一致的外在表现。只有当一个个小的证据证明三观一致之后,我们才有了被接纳的感觉,这才是安全感的基石。

相异点

相异点也不是随随便便相异一下就可以的。你喜欢吃辣的他不喜欢吃辣的,就你们两人还必须点个鸳鸯锅,这种相异是不会幸福的。。。(其实这尼玛折射的就是三观不同啊!)又或者你喜欢从这头剥香蕉,他喜欢从那头剥,这种屁事根本无所谓。真正能够构建成灵魂伴侣的相异点,一定是对于相同三观的不同演绎。只有这样,才会让两个人相互吸引。

什么叫相同三观的不同演绎?就好比你俩都喜欢打同一个游戏,你喜欢当dps,他喜欢当治疗,喜欢相同的游戏代表同样的三观,喜欢不同的职业才能互相帮助。放到生活里,一个活泼热情的人很容易被一个安静沉稳的人所吸引,因为活泼的人的心是不够安定的,他们看到安定的人就会觉得有深度有魅力;同样,一个安静沉稳的人会觉得活泼热情的人浑身充满生命力和感染力,而这正是他们渴望得到的。或者,一个天马行空不接地气的人会被一个稳扎稳打的人吸引,因为天马行空的人落实到具体细节上面都会当机;一个稳扎稳打的人也会欣赏天马行空的人的浪漫气质。

总结就是,相同点让两人觉得自己被接纳,相异点让两人互相吸引。

同时,两个人不能只有相同点没有相异点。试想一个异性版本的你,你会想和他在一起吗?肯定不会,那该多么无聊。如果真有一个异性版本的你,你可能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相异点是必须存在的,这才是吸引的来源,但是相异点又必须小于相同点,因为三观一致才是大前提。只有三观一致了,你才会觉得自己的存在是被接受的。

但是,了解了上面的特点并不代表你就能辨别出灵魂伴侣。很多人找不到灵魂伴侣,或者有的人见一个爱一个,每遇见一个都觉得是自己的真命。因为这些人还没有形成自己稳定的三观,也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今天喜欢吴秀波,明天喜欢宋仲基,你妈都受不了你,更别说找到灵魂伴侣了。

所以真正的秘决在于,只有自己拥有了一个稳定的三观和成熟的人格之后,才能找到灵魂伴侣。


匿名用户:

前几年,我在某论坛上粪土当年万户侯,有个网友跟我多说了几句,聊著聊著进入私聊模式,再聊一聊就加了QQ。
接下来的快一年时间里,我们俩天天都在QQ上文字聊天,也不知为啥,就是停不下来。
两人一起经历了那一年各自的黑暗与光芒。
我是一个对世界充满戒备的人,他知道的我的秘密,几乎是我自己知道的99%。而我的其他家人朋友,没有一个人可以达到这个数字的一半。
后来有一天,他跟他女友分手。我知道他很难过,拨通了早就存在手机里一直忍着不用的他的手机号码。那是我们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
接下来,他消沉,又振作,跳槽,升职……生活忙忙碌碌的。我也一样。
于是聊天的频率就没那么高了。

而奇怪的是,只要我的生命里有了一个大的变化,他就会跟我联系。而且据他说,只要他有了什么新的人生进展,打开QQ就能看到我的问候、
我们开始变成彼此迷宫里的存档点。
有一天,我问候过去,他说他女友跟他复合了。欣喜之余,我想也是时候了,最后的1%的秘密也告诉了他:我是男同。
他吓了一跳,然后等了很久,跟我说:“我还是把你删了吧。”
此后半年,再无联系。

半年后,我失恋了,对方劈腿被我捉奸在床。气结,却死活哭不出来。
第二天晚上,忽然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说前一天晚上忽然想我想到睡不着觉,决定打电话来问问情况。
我当时赴死的心都有,却无从倾诉。正好他来了,当然要跟他说说。他听完,思忖良久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把视讯打开,我看看你。”
加回QQ,开视讯。他那边没有打开摄像头。看了一会儿我,他温温地安慰道:“你挺好看的,没事。下次再找个更好的。”
我赶忙关了视讯窗口,憋了一整天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然后我俩又回到了之前的节奏,偶尔聊天,一聊就碰到重大事件,屡试不爽。

上个月,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奇怪的感觉从胃部漫上来,直达我的心口。我当然知道他们这对在一起快十年能结上婚不容易,但是只要他不说,我就自顾自地把他的生活幻想成跟我一样,是个女性的禁地。
我不愿接受他结婚的事实。
他问:“你不开心了是吧?”
我只好说:“不不不,当然是恭喜。早就该结了。”
他还是坚持己见:“你不开心。”
还好是文字聊天。我说我要去接电话,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前几天,他忽然来了电话:“你在哪儿?”
我回答:“我在上班。”
他说:“我到了W市M酒店,你有时间过来么?”
我当然就跟领导告个假,颠儿颠儿地奔过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真TM好看。
我像是旅人见到车站的欢喜。近乡情怯,言不达意。
//算了,不描述那么清楚。删掉十几个字。
那晚我留宿他的床上,离他近一分,他便退一分。最后在他滚掉地上之前,我叹了口气,翻身背对着他,给他留下3/4张床的空间。

第二天早起,我穿好衣服,上班。
走时我们拥抱。
他为我打开门,然后很自然地来了句:“我结婚那天,你就不用过去了。”
我一怔,连忙尽量掩饰住尴尬打哈哈:“那好吧,人不到礼到。”
他说好。

到了单位,我给他简讯:“到单位了。”
他回复:“这些年,多谢了。”

我打开电脑,不出所料地,QQ里已经找不到他了。
我没敢给自己更严酷的事实,赶忙把他的微信删除。
今天下午,我请假去营业厅,申请了新的手机号,把旧的号码拆机。
到此为止,就这样吧。

他应该不知道,我的手机里只有他的号码的来电铃声与众不同,是他最爱的歌,可惜,这首歌怕是不会再响起来了。
他应该不知道,我办了QQ会员,从VIP1到VIP7,唯一用到的功能就是永久保存跟他的聊天记录。
他应该不知道,我现在的枕边人,就是因为说着他家乡的方言,才让我把持不住。
但他应该知道,我爱他爱到没有一点邪念。

而现在,我在删除联系人里把跟他近10M的聊天记录导出来,开始慢慢回溯,或许当我一路逆流到最初相遇的地方时,我会找到答案。

所谓灵魂伴侣,是只有他退出,你才能安心地过世俗生活。
只是他退出时,你的一部分灵魂,已经永远地跟他走了。

//怎么像是腾讯的软文啊?
//谢谢大家的祝福,恕我不便逐个回复感激了。

2014.10.27.更新下。
见面时,我从他的名片盒里顺走一张他的名片。
昨天,我男友看到了那张名片。男友很惊讶地失声:“咦,XXX?”
他当然知道这么个人的存在,而据他所知,我俩没有见过面。
我当时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装傻卖萌的解释准备他问的时候搪塞过去。
男友只是沉默看了一阵子,并没有再说一句话。
萧瑟秋风今又是,直须怜取眼前人。

2015.11.1.再更新会不会很祥林嫂?

我们依然没有恢复联系。当年的论坛早已不见,我们也没有共同的朋友,想知道彼此的近况变得十分困难。

昨天是我生日,我在QQ上查找他的QQ号码,点开资料页。

他的资料里,除了所在地依然是他的地址外,故乡年龄血型等所有的资料都改成了我的资讯,个人说明改成了“生日快乐”的德语(Geburtstag!)。

今天再看,已经全部恢复如常。

就像今年他生日我寄去他一直想要我死活不给的刘小枫签名的《设计共和》他改了一天的“风飒飒兮木萧萧!”一样。

现在他的交际圈要么不知道要么已经忘了他的中二病他的癔症他的心魔,他顶天立地他不动如山。

而那颗为了避嫌只得自我抹去的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想起彼此的淡蓝火种,依然可以偶尔回头眺望下,夫复何求。

—-我知道我错了啊,但这是他婚前的事,婚后我俩连一句话的交流也没有—-

不知道谁把我这个答案发到制杖家族群上(原来是豆瓣八卦组,哈哈哈,不丢人,能被她们喜欢才是劫数),制杖者啊,你们骂不赢我的,话都说不明白的你们,可以来肉体毁灭我,但是用言语攻击?你们实力未够。我也不是第一次被骂了,但头一次看着六七台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复读机一起说话,还是有种看到苍蝇堆的闹心。

多说一句,我不希望看到这种制杖群里的人骚扰之前的回复者。他们或安慰或斥责,我都接受,你们有事找我,不要祸及他人。


单迟迟:

三观完全一致。

各种共同语言,各种同步到creepy的程度。

举几个例子:
1、第一次约会是一个圣诞节,俩人都穿了黑色大衣,道别的时候发现居然是同一个牌子。(APC大陆还是很少的)

2、交往后不久有次他问我借电脑,发现我们俩用同样的开机密码,那是一个极其不常用的拉丁文单词,他当场就给吓愣了。

3、喜欢同样的电影和电视剧,经常聊著聊著就一起背台词了。(且看剧泪点相同)

4、发现自己硬盘里囤积的各类资料,80%在他的硬盘里也找得到。(资料库大小以T为单位)

5、喜欢同一个画家,同一个作曲家,同一个艺术家,甚至同一个男模。

6、每年同一时间段同几个部位同一种类的过敏。(真不是传染,都是从小都有且被家人嫌弃的TAT)

7、某天早上起来同时对我们养的那盆花说:亲爱的你今天真漂亮!(我说的英文他说的法文)

8、我看过的书他基本都看过,他看过的书我也基本都看过,经常两人笑的稀里哗啦旁边的人get不到梗。

9、刚认识的时候他半炫耀的说,你看我厉害吧,这么老的板砖Nokia都能摔出个破口来,估计也是独一份儿了,还是板砖Nokia好啊用了这么多年了…我缓缓掏出了我的手机(同一型号,同样位置一个破口——妈妈这个真的吓死我啦!!!)

10、概率极小却命中注定的相遇,我们都无比庆幸且心怀感激。(他在欧洲工作,我在深圳打拼,同一时间辞职来到某城市,为同一老板的不同项目工作,他项目上某位同事有急事请假,我被借调过去帮忙)

最后总结:
soulmate,就是遇到他之后才发现,在那之前自己所有过的幸福其实都不是真正的幸福。

=====================================================================
10.17补充

谢谢大家的祝福!

上面只是实际发生的一小部分而已,一开始还会觉得no way!!seriously?!现在已经变成了:请不要又读我的脑电波好么。。

说见鬼了的那位同学,你实在是太可爱,很多时候我就是这个感觉哈哈。

有性别差,有年龄差,有地域差(他是法国土著),所以真的没有血缘关系。其实我有和他讨论过这些问题,讨论的结果是我们这种情况其实性别、血缘都没有太大意义了。

完全没有考虑过新鲜感这个问题,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呼吸那样自然,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嗯,应该是多了一个人帮你呼吸的那种感觉,身体和心灵都是从未有过的轻盈,风大一点就可以飘起来了。

然后?然后我们就结婚啦~

写这个答案并不是晒幸福,只想把我自身经历的说给大家听。请做真实的自己,坚持自己的选择。保持耐心,认真生活。我在遇见他之前的很多年,他在遇到我之前的很多年,在周围人眼里都是特立独行且古怪的人。各种遭遇不可计数,许多人许多事想要使我们屈服,但我们最终坚持了下来。在相遇前所遭遇的一切事物,无论好坏,都造就了相遇时的我们,并让我们在那样的时间里遇见了对方。

世界太大,我们太微小。我和他只是众多幸运儿中的一对。你们的soulmate或许和我描述的全然不同,但当你遇见的时候,你就一定知道。

祝大家幸福。


卡大人:

我昨天才知道我的一个朋友和她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分手了。

起因是我那位朋友去年春天准备考研去复旦读创意写作,而他男票已经找好了本市的工作,并以分手为要挟,希望她放弃考研陪他留在本地。朋友两难,既舍不得谈了四年的感情,更想去复旦读研。

今年六月我看见她晒在朋友圈里的研究所录取通知书,很为她感到高兴。

昨天聚会,我们终于又见面,她和去年此时的丧劲儿完全不同,整个人满面春风的样子。好奇她如何做到短短一年内浪女回春的。她告诉我,去年三月决定考研,四月五月和男朋友撕扯争执,六月分手,七月静下心来,复习背书写文稿,过上了清苦踏实的日子,作息规律,精神自由。她还说,要是知道分手之后日子这么妙,早分了。

我怪她没早点来找我倾诉,否则一早劝她分手。我见过她前男友,在我看来,那个男生只有一个优点:略帅而已,但令人瞩目的缺点却有一大堆,拈花惹草,控制欲强,疑神疑鬼···本身姑娘自己决定考研就是花了大力气下了大决心的,结果作为男友,那个最该站边上摇旗呐喊锤鼓加油的角色,却想尽办法拖后腿,甚至以分手作要挟,只是出于担忧女友学历会比他高,工资比他拿得多。根本就是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目光短浅的自私男人,无论如何不值得多为他浪费哪怕多一秒钟时间的

姑娘们总是很容易陷入《牡丹亭》中那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使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的痴情绝恋中去。但她们不知道的是,《牡丹亭》中那份真情并非始于对爱情的追寻,而是对自由的向往。

对我来说,爱情有两个关键词:共鸣和自由

没有共鸣的爱情流于表面,来得快去的也快;而缺乏自由的爱情,像戴着镣铐跳舞,虽然快乐却无法尽兴。

古斯塔夫·克林姆 的《吻 》

其实寻找爱情的过程,就像发现自我一样,也是充满著乐趣的。肉欲之外,彼此灵魂上的契合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我想聊聊柏拉图式的灵魂之爱。

灵魂之爱分为三步,每进一步都是对“自我”这个字更深入的理解:

第一步:探索自我,人格独立

随着年岁渐长,我们逐渐不再傻乎乎地期待从天而降的爱情,不再像十六岁的怀春少女一样对爱情充满好奇,这个时代让我们精神独立的格外早。但十六岁的杜丽娘没有我们这样幸运,她长居深闺,甚至不知道自己家有个后花园。

《牡丹亭》里的情之所起,是在春香的呼唤里,杜丽娘在梳妆打扮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所爱。当她意识到自己就像这深闺中的姹紫嫣红一样无人欣赏时,难免会产生落寞之情。这才有了对男主的一往情深。表面看来令她生生死死的似乎是爱情,但细细想来,驱动她的分明是这位叛逆深闺少女那一颗向往自由的心啊。

正是这股强烈想要摆脱父亲规则的欲望,给了她冲破枷锁的勇气,这才有了为爱情以命相抵的魄力。

她哭她笑,她为爱肝肠寸断,不是因为遇到了谁,而是在追求爱的过程中遇到了自己,她本就应该是个自由不受拘束的少女。

我的朋友因为追逐梦想和男友分开,杜丽娘发现了自己作为美丽少女需要有人欣赏所以惊梦寻梦。无论选择相守或离开,都是爱情中双方在发现真正的自我后,自然而然的行为。一旦遇到真正与你相契合的人,你们是无论如何也难以被分开的。

所以,面对失恋,不必太难过,我们只是在为更高层次的爱做着准备。

第二步:互相吸引,心意相通

两个发现了自我,并且人格相似的人相遇,就有可能会擦出爱情的火花,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像王小波和李银河的爱情,让人羡慕,即使现实生活糟糕令人失望,但爱情的力量依然给人心灵的抚慰。

王小波十分喜欢李银河,在他写给李银河的书信集《爱你就像爱生命》中的每一篇书信开头,都会这样问候:“你好哇,李银河。” 信的内容如今看来很肉麻,每篇都有爱你,想你这些重复的字眼。但这些信件一封封读来,就会发现那是两个精神世界极其丰富的人的对话,作为读者的我也不由得庆幸:他们能找到对方真是一种幸福。

李银河承认,她对王小波的喜爱是从《绿毛水怪》开始的,自己爱上的也许不是他写诗的才能,而更多的是他身上的诗意。她们还同读一本书,肉麻指数简直高能:

“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本小说我如今已记忆模糊,只记得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卡加郡主和涅朵奇卡接吻,把嘴唇都吻肿了,这是一个关于两个情窦初开的小孩热烈纯洁的恋情的故事。我看到小波对这本书的反应之后,心中暗想:这是一个和我心灵相通的人,我和这个人之间早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我的这个直觉没有错,后来我们俩认识之后,心灵果然十分投契。这就是我把《绿水毛怪》视为我们的媒人的原因。”

未见面而晓得对方与我心意相通,也许听来很不接地气,但这就是“因为爱情”啊。两个人格独立,经济独立的个体,出于互相之间的吸引和爱慕,决定结合,成立家庭,也吵架,也拌嘴,但双方都知道没有比对方更适合自己的人了。

这就是人世间最好的爱情。

第三步:势均力敌,灵魂伴侣

有一种爱情绵长醇厚,一不小心就活成了神仙眷侣应该有的样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需要猜心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这份爱中,没有人奋力追赶,更没有人曲意逢迎。你我都为彼此最自然的状态沉迷不已。心灵和身体都拥有绝对的自由,却总是被吸引到一起。

钱钟书曾用一句话概括他与杨绛的爱情:

“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同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两人在清华初遇,在苏州结婚,在牛津求学。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他俩就是活生生的反例。1966年二人被打成“牛鬼蛇神”,被剃了阴阳头,又被下放支干校,安排杨绛种菜,这年她已年近六十了。钱钟书担任干校通信员,每天他去邮电所取信的时候就会特意走菜园的东边,与她“菜园相会”。

看这份滋润心田的小温暖呀。

钱钟书的小说《围城》写于建国前,可真正在学术史上留下重要贡献的皇皇巨著《管锥编》却是在文革时期写就的,杨绛的喜剧《称心如意》完成时间早于《围城》,但真正在西方译著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堂吉诃德》,却也是在文革时期完成翻译的。

在困境中不离不弃,风雨同行,谁都没有沉溺于往事风光,空叹今不如昔;谁也都没有丢掉正直和善良,恪守著作为人的道德底线。

他们的精神永远保持着同步的速度在成长。

杨绛在《我们仨》中说“我得留在人间,打扫现场”,这种独立而自由的姿态,不受时间岁月的约束。真正的爱情是死亡都无法分开的。

曲高和寡,有你懂我;势均力敌,相伴终生。这样的爱情,是灵魂伴侣的最佳注脚。

灵魂伴侣式的爱情,可遇不可求。

所以说,真正的爱情永远不是互相消耗,爱的太费力太辛苦,并不是你的爱人出了错,也许本就是你们人格中相悖的一面在作祟。

有人说不小心爱上渣男了,难道不是渣男的错?实际上我真觉得不是,渣男滥情,而你专一,你们本就拥有两种相反的观念,难免激烈碰撞。滥情和专一本身都没有对错之分,只不过我们乐意赋予他们道德审判,以此自我安慰。

当专一的人遇到痴情种子,滥情的人找到花花公子,爱情必然会紧紧跟随,大家相安无事。

夏加尔的《生日》

读我文章的你们,如果正在爱情中困惑,我有一点小经验要与你分享。

爱人之前,先尝试了解自己,弄明白你的热爱与憎恨,和你对爱情的期许。再去探索对方,尝试找寻你们的相同与不同之处。爱情真正的样子,只会在你了解自己之后慢慢浮现。

那种动辄生生死死,哭天抹泪的爱情看起来很美,却无福消受,惟愿得一知己,共同体验生命中每一个平凡而又神奇的时刻。

这就是我所期许的灵魂之爱。

分割线——————————————————————————————

我有一个写字写爱的公众号

http://weixin.qq.com/r/zDncxCbETHszrWKn92ze (二维码自动识别)


王睿睿: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2016年来更新一下:

今年五一,和他在同里。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傍晚,游人开始散去,我们坐在沿河的一个咖啡馆休息,坐的是咖啡馆外面走廊的座位。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忽然开始下很大的雨,雨丝很密,河对岸的房子透出昏黄的灯光,雨丝沿着屋檐哗啦啦落到河里。整条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我们一起听雨滴落的安静声音。

他看kindle,我看手机里的kindle app。他喝一瓶啤酒,我喝一杯热的洛神红茶。偶尔我们放下阅读的东西,看一看对方。

后来我忽然想到Aorqu上自己写过的这个答案,打开来给他看,他很认真的读了一遍,点点头,说:真的是好诗。

2017年秋末再来更新一下:
所谓soulmate也可能只是一瞬间你觉得得到了充足的理解和完全的不孤单,但并不能奢求那瞬间会持续永恒。就像我们始终不疑真心,但可惜真心总是瞬息万变。
所以,让我们记住瞬间,也让我们好好再见。


Aorqu用户:

咱各自都得先有灵魂,您说是不是?


冲鸭:

跟我走吧 忐忑给你 情书给你 不眠的夜给你 四月的清晨给你 雪糕的第一口给你 海底捞最后一颗鱼丸给你 手给你 怀抱给你 车票给你 跋涉给你 等待给你 钥匙给你 家给你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 全都给你

心跳给你 冲动给你 怯懦的表白给你 酸奶的奶盖给你 西瓜新的第一口给你 最后一根烟给你 呢喃的呓语给你 沙哑的歌声给你 仰望给你 徘徊给你 思念给你 守候给你 梦想给你 心里的全部角落 全都给你 带我走吧

那就走吧 失落给我 心动给我 仲夏夜的星空给我 四月清晨的吻给我 西瓜给我 麦当劳的最后一根薯条给我 手给我 思念给我 怀抱给我 旅途给我 等待给我 一腔爱意和一生遥望都给我

你在哪里,我想把我的一切一切,都给你

~~~~~~~~~~~~~~~~~~~

突然多了很多赞,受宠若惊。
我不知道这三句话的出处,不好意思,侵删
还是很开心大家和我一样喜欢这些温暖的话

比心❤️


刘鑫:

马克思和恩格斯。


璇玑:

张伯驹和潘素。
长文预警 !!!!!!!!!!!
这样的题当然要用讲故事来答嘛~
以下内容摘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真正的名媛绝不会大喇喇的以名媛自居,不会全身布满LOGO的名牌,更不会在微博认证上来一句“京城名媛”招致一片嘲讽。真名媛成竹在胸,见识过人生的瑰丽,却难得一颗平常心,进退滋润,荣辱自知,背后还带着一段不可复制的传奇,就好像潘素。
她的经历当真如同一部章回小说,起承转合,气象万千。
她曾经是苏州名门千金,前清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原名潘白琴,也叫潘慧素。幼年时期,大家闺秀的母亲沈桂香聘请名师教她音乐和绘画,所以,她弹得一手好琵琶,绘画功底也扎实。

十三岁时母亲病逝,她被继母王氏卖到上海的妓院。
如此冰火两重天的机遇,她却拾掇起无端的愁绪,铺展出别样洞天。
苹果日报社长董桥在那篇《永远的潘慧素》中描写三十年代的她:婷婷然玉立在一瓶寒梅旁边,长长的黑旗袍和长长的耳坠子衬出温柔的民国风韵,流苏帐暖,春光婉转,几乎听得到她细声说著带点吴音的北京话。
如此旖旎的资质,放在古代是薛涛一流,摆在民国更是当红花魁。她在十里洋场的上海别号“潘妃”,但她不像别的交际花,接的多是官场客人,他的客人居然是上海白相的二等流氓为主,这些人天天到她家酣畅淋漓的“摆谱儿”,吃“花酒”,她照样应接不暇的自顾自出“堂差”。

民国的“黑社会”们大多文著纹身,潘妃便在手臂上也刺了一朵香艳的花。
所以,每逢想到潘素,首先想到的就是一个手臂刺花的妍丽奇女子游刃草丛的场景,想着那俗世的欢腾和肆意的热闹。还有她置身其中却不沾染半分俗气的玲珑,虽然身世堪伤却和“红颜薄命”扯不上半分关系,甚至还带着违和的喜感,不禁抿嘴偷乐。

如果不是遇上张伯驹,潘素活色生香的名妓生涯未必结束的那么早。这位著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其他三位是溥仪的族兄溥侗、袁世凯的次子袁克文、少帅张学良),其父张镇芳是袁世凯的表弟、北洋军阀元老、中国盐业银行创办人。张伯驹的奇异,似乎章回体才能尽兴:
伯驹出身豪门,玉树临风,面若旦角,眉如柳叶,天然一段风情,全续注在一双丹凤眼中。竟也是,贾宝玉的骨子,纳兰容若的脾性,不顾双亲反对,退出军界,厌倦功名。从此,读书、唱戏、写字、古玩、耽美在名仕圈,名副其实一个京城大公子。

这么一对奇男异女,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张伯驹对潘素一见钟情,当场挥笔写了副对联: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
片语解风韵,寥寥两行字把潘素的神态容貌与特长描摹的淋漓尽致,博得佳人倾心。两人的热恋激怒了已于潘素有婚约的国民党中将臧卓,臧卓把潘素软禁在西藏路与汉口路交口的一品香酒店。哪里料到,情痴张伯驹居然托朋友买通臧卓的卫兵,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孤身涉险,劫走潘素。
那是1935年,潘素20岁,张伯驹37岁。

从此,两人一生沉浮,形影相随。

婚后,张伯驹发现了潘素的绘画天分,不仅大加赞赏,更是着力栽培。在他的引荐下,她二十一岁便正式拜名师朱德甫学习花鸟画,接着又请汪孟舒、陶心如、祁景西、张孟嘉等各教所长,同时还让她跟夏仁虎学习古文,这位夏仁虎,便是著名作家林海音的公公。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潘素精进迅速。张伯驹带她游历名山大川,从自然的雄浑奇绝中寻找艺术灵感,此外,张家丰富的名家真迹,更是她学习的范本。中国现存最早的水墨画,隋代展子虔的《春游图》,李白唯一的真迹《上阳台帖》,陆机的《平复帖》,杜牧的《张好好诗》,范仲淹的《道服赞》,蔡襄的自书诗册,黄庭坚的草书卷等等,这些听起来神话般的名字,随便哪一幅,都是价值连城的国宝。
潘素自述:“几十年来,食无冬夏,处无南北,总是手不离笔,案不空纸,不知疲倦,终日沉浸在写生创作之中。”张大千夸她的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扬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新中国成立后,她的画曾被作为礼物送给来访的日本天皇、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老布希等。
她已然是现代首屈一指的青绿山水画家。

再看张伯驹,出身富贵却没有一丝俗气,才华横溢却不带半分狂态。
刘海粟赞他是“当代文化高原上的一座峻峰”,说他的可贵在于“所交前辈多遗老,而自身无酸腐暮气;友人姝多阔公子,而不沾染纨绔脂粉气;来往不乏名优伶,而无浮薄梨园习气,四周多古书古画,他仍是个现代人”。

这么两个人,似乎是天意一对。
他成全了她锦心绣口,不染尘埃的慧根,她成全了他超逸脱俗、宠辱不惊的器宇。于是,张伯驹与潘素,成了难得的幸福夫妻。 原来,幸福的婚姻,不过是彼此的成全。
张伯驹视金如土收藏文物的“败家”举动,潘素不仅赞赏,还变卖珠宝首饰鼎力相助,宁愿独自应对柴米油盐的琐碎,也要成全他的名士风流。
1946年,隋代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流于市面,张伯驹卖掉了弓弦胡同李莲英的老宅,购得了这件宝贝。一家人挟著《游春图》,美滋滋、乐呵呵的从弓弦胡同搬到了城外的承泽园。
1952年,《游春图》和唐寅的画一并捐给了北京故宫。
1956年,两人又把用全副家当甚至生命换来的、珍藏多年的瑰宝捐给了故宫博物院,包括《平复帖》《张好好诗》《道服赞》等八件,至今,他们仍是故宫的镇院之宝。

如果章家请张伯驹夫妇吃饭,随意洒脱的张伯驹总是不说话,只顾吃,周到礼貌的潘素却不停的夸菜好,夫妻俩就像分工好了一样。章诒和的父亲章伯钧去世后,他的母亲搬了家,第一个前来看望的便是张伯驹与潘素。他们不知道章诒和母亲的新住址,到处打听,最后和一个古董商谎称要与章家核对账目才从农工党机关那里得到了章家的地址。
而此时的章伯钧,早已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现行反革命”。

潘素的画配上张伯驹的字是收藏界的珠联璧合,两人经常合作作画,或者她写花草,他题诗词,只见青山绿水,意象无穷,几行小字题识远看犹如一群暮色中的归雁,无论春风得意或是贫困困厄,均相携而来。
1975年,两人在一起四十多年后,快八十岁的张伯驹小别潘素,到西安女儿家短居,分别短暂却深情款款,写了首《鹊桥仙》送给潘素:

不求蛛巧,长安鸠拙,何羡神仙同度。百年夫妇百年恩,纵沧海,石填难数。白头共咏,黛眉重画,柳暗花明有路。两情一命永相怜,从未解,秦朝楚暮。求赞!! 求把男神女神顶上去啊么么哒~~~~~


Aorqu用户: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