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靈魂伴侶到底是怎樣的?
, , , ,
萊克西李:

他說,我們聊天的時候,別人根本插不上嘴。


Jay mine:

遇見的時候,心就會知道的


LuLuZhou:

舉例來說不就是《我可能不會愛你》裡面的程又青和李大仁。


陳清揚: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沒有顧忌沒有偽裝,無所拘束,選擇彼此想要的生活。我們不在一起的時候,活的各有個的樂趣,過著獨立卻又開心的生活。當你離開的時候,我就活成了你的模樣。


神遊天堂:

「我一直覺得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個臉譜,你一直在等待遇見一個人,此人能讓你錐心難過或者無比快樂。她此刻可能就在離你不遠的地方,你可能因為系了一次鞋帶而失去和她遇見的機會,然後一輩子不再遇見。所謂花心的人,其實尤其專一,他從每個不同的交往著的女孩子身上找出與自己內心需要的姑娘相似的地方去拼、去比。一旦有一天遇見這樣的人,他就會拋棄一切姑娘。至於怎麼區別是不是,這個很簡單,如果你實在感覺遲鈍,就只能這樣形容,當你看到此人的時候,你只想擁抱,而不想上床。舅媽阿么之類的除外。」
以上摘自韓寒書《像少年啦飛馳》。
從國小二年級開始喜歡她,一直到初二轉喜歡另一個面容姣好的同班同學。期間不曾表露過心跡,但全班都知道。國中畢業後受死黨慫恿,精挑細選一套杯子一對手飾附帶一封信託朋友代送,再無音訊。後來高中戀愛,大學單身,輾轉成熟了些。回想起來,國中喜歡的不過是一張臉,高中雖好可惜不了了之,唯有在最純真年紀喜歡上的她,一直盤踞心底。但總是不知道如何定義說明她,後來在韓寒書里看到這一段後終於釋然。靈魂伴侶大抵也就這樣子了吧。
後來,在朋友圈裡看到了她(好像高中時候被她刪了),心情澎湃地點進去看了她近期動態,發現她好像已經不是過去那個人了。刪掉瀏覽記錄退出,心裡五味雜陳,有失望,也有安慰自己。總而言之,心裡還是有她的身影,盡管是以前的。
感覺再也不會有那麼入心的一個人了。
再也不會有因為看到一個人心跳快到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感受了。


匿名用戶: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不必說話,可以感覺到對方在想什麼。
她稍有不高興,我能立即感覺到。
我性格上的缺陷,她能完美彌補。
我們性格相似,但又不同。而不同的地方,正是我欣賞的但自己又做不到的。
從小到大,我們精神上總會有些缺失的東西。這些缺失的東西我們都能在對方的身上找回來。
我們的興趣相似,口味相似,甚至身體情況也相似。
我們在一起,身體和精神可以到達一種狀態:完全的放鬆,安全感,充實感。
所以,有時候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會打哈欠。她打哈欠的時候我也會跟著打,我打哈欠的時候她也會打(身體放鬆和精神放鬆的結果)。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話很少,只需拉著手,就能體會到那種美妙的感覺。
有時候,對方一個眼神,讓你感覺到世界上沒有比這更美妙的了。

她滿足了我對另一半的所有的幻想。
就像《海邊的卡夫卡》中的那段話:「人世間最初的時候,有三種人,男男,女女,男女。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具備了現代人的兩種材料,世界也就風平浪靜,相安無事了,直到有一天,神無情的將人劈成兩半,於是人們就為了找到另一半,尋尋覓覓,惶惶不可終日。」
她就是我要找的另一半,毫無懷疑。

但是,我們最終還是分開了。


七葉:

失意時想到她,得意時想到她,希望把眼前的美景分享給她,即使相隔千里,也猶如近在眼前。


秦久:

我絕對不能算是個徹頭徹尾的文青,但卻一直莫名的對”靈魂伴侶”這種扯淡東西有些無法抗拒的期待感,首先預期里作為靈魂伴侶,他至少不僅僅了解柳三變 了解蘇味道 知道馮夷 知道山鬼 知道尾生 能聊璇璣圖 聊釵頭鳳 談《子不語》談《聊齋志異》還得讀李碧華讀蘇曼殊看張恨水看余華 懂哲學也懂現代詩 追網路小說也補番劇 上b站也聽鬼畜 關注宋小君也喜歡漢服 玩兒得轉Aorqu 編兒得了豆瓣影評 且不嫌貼吧太屌絲 聽音樂聽民謠 看電影看韓影 有耐心花一個下午時間和我促膝看完一本書 也有激情坐在旅遊大巴車頂風吹日曬和我看各地風土人情 做菜少油少鹽 吃面加辣也加醋

我猜想,如果我的靈魂伴侶是個女子
她一定像詩經碩人篇裡頭的姜庄一樣美艷不可方物,走起路來腳下妖風陣陣,還要自帶仙氣加持,我絕對比北齊後主高緯寵馮小憐還要寵她。
她是褒姒 我就是宮湦
她是妲己 我就是帝辛
她是妹喜 我願作夏桀
就應該為這樣的姑娘酒肉林池 撕帛裂錦
烽火戲諸侯 一笑快意江湖恩仇
遇見她 我肯定變身宋小君這樣的老流氓天天”不愛蒼生,只愛風月”

如果他是個男子,那也一定風清雲秀
白袍一匹 長劍一柄 濁酒一壺 悲憫眾生 心懷天下 比梅長蘇睿智比明月公子多情 看雲捲雲舒 嘆花開花落 任世間風雲變幻他自巋然不動
他是李白 我就是杜甫
他是屈原 我就是楚懷王
他是高漸離 我願作荊軻
就應該和這樣的男子煮茶夜話 棋局對弈
千金裘換好酒 隔萬里以詩相贈
遇見他 我肯定仰天長嘯縱馬揚鞭 馳騁曠野疾呼「痛快 痛快!」
我妄想要得到一個這樣的伴侶
於凡塵俗世
燈紅酒綠之中
孑然獨立
於兵荒馬亂
紛紛擾擾之中
酣然自醒
猥瑣的志摩大叔有這么一句話 「我將於茫茫人海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事實上能看完我碎碎念的人真的不多。每次寫點兒東西都像是在做夢,夢醒了我還在熬夜,眼睛盯著手機熒幕一臉憔悴的油光 。
尷尬 及憂桑。 _(:з」∠)_


Aorqu用戶:

對視著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也不會感到不適


匿名用戶:

從前我一直以為,靈魂伴侶應該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孟光接了梁鴻案,談論的每一件事都像在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他也像所有男人一樣愛你杏子一般豐美多汁的肉體,可是最終,還是觸到了你硬硬的、微苦的靈魂。」

我也不是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人啦。我說哎楚莊王可帥了,他就會高深莫測地一笑:「楚國的山林里有一隻大鳥……」
感覺每一秒都有驚喜。可是最終並沒有和這樣的人在一起。
有一點可惜,可是這種看上去能讓自己變得更美好、更深刻的關系,實在是很累的。
比如說吧,偶爾身邊有小夥伴叫我女神(這並不是重點…),可是維持那個姿態太累,我吃零食也會被他評價一句「rare」,看動漫截個圖也會有人給我留言說你看這個呀,和你的形象不符合呀。不管是女神學霸萌妹子小清新,誰身上都會有標簽的。可是,誰會只是一個標簽呢?
就像我一直以為我要和一個理想里的男神在一起,可是最終我的男朋友是一個自以為藝文的工科男,自以為穿得好看的土鱉…(捂臉)
很要好的閨蜜和她的ex在一起的時候,她偶爾說一句某某地方的人怎麼怎麼樣,ex就會擺出一張大義凜然的臉,諄諄教誨說,你這樣是不對的呀,人不能有這種偏見,不能這么狹隘…
可是這些誰不知道呢?就是因為知道這是不好的想法,才會只對你說呀。

我對男朋友說那個xxx好討厭哦,他會立即說對對對我也討厭。走在路上我還沒有吐槽,他就會特別積極地和我說,哎你看前面那個,腿好粗哦,還穿黑絲…比你差遠了。
他會一邊做出一臉痛心疾首的表情,一邊帶我去Hello Kitty廳看小時代,在我解釋說「我不是看電影,是看青春呀」的時候拿爆米花堵住我的話,每一顆爆米花里都散發出濃濃的嘲諷……可是他並沒睡著,反而和我討論郭采潔的裙子好不好看。

我可以說想看波提切利的畫,也可以說哎呀,今天好想吃東坡肉哦。

在他面前,你只是一個有特點的普通人。那就對了呀。


熙寧:

摩登家庭里有一集,Mitch的前男友出現,這個人幾乎無所不能,還討得了家裡所有人的歡心,Cam十分妒忌。後來jay安慰他說:我們也許都很喜歡那個人,他很優秀,但是和他在一起,Mitchell卻不是那個最好的自己,直到他遇見了你,我們知道,你們才是天生一對。大概就是這樣,靈魂伴侶,能讓你成為最好的自己


匿名用戶:

在他面前,我終於可以變回孩子。


草田:

很早就認識,當時互有種déjà vu(似曾相識)的感覺。卻不斷地巧妙錯過。偶遇後開始互相了解,她獅子座上升天蠍A型血,我天蠍座上升獅子A型血。有著幾乎互為子集的歌單,完全相同的價值觀愛情觀,幾乎相同的感情經歷。她笑點很奇怪,我的笑話卻總能戳中。遇事時脫口而出的話她說了,我只用瘋狂點頭就夠了。小時候看的第一部小說都是三個火槍手,國中聽過同一盤塑造了我們音樂審美的音樂磁帶。總是等到流行歌曲過時了,我們都才去聽。我們相信玄學星座五行,同因脾胃不和而研究中醫養生。我們都很隨和,卻都有那幾個特別忌憚的點。她討厭的人就是我正要吐槽的人,我看不慣的事情就是她要批判的。從沒有說過我的潔面乳是科顏氏的,她送我的生日禮物是科顏氏的護膚霜。我情緒善變,她從哭到笑只要幾秒鐘。兩個人在一起從不覺得尷尬,曾經以為情侶之間肯定要看電影逛街吃東西,沒想到在咖啡店兩個人什麼都不幹都能坐一整天。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人真正進入我們心底,感情里我們既善良又逢場作戲,分手時毫不留情,受傷時睡一覺就好了一大半。再知心的朋友也無法理解我們在想什麼,我們平靜的外表下都隱藏著暴力和色情的巨大渴望,她有點M,我比較S,程度相當。我們有著接近的家庭環境,性格極其相似的父母,灌輸著相同的教育理念,卻都沒有進入我們心底。而在這復雜的時代中我們又選擇了相同的價值觀,婚戀觀。我們之間的對話與其說是在了解對方,不如說是在發現自己。她是女版的我,我是男版的她。在一起剛滿一周,卻有很多幾十年的夫妻都沒有的默契。以前以為愛得越深控制欲越強,越會吃醋,現在我們卻無法猜疑和吃醋。以前計較愛情里的付出,企圖掌握主動權,現在我們甘願獻出自己的一切,不計回報。我們都在想要遊戲人生縱欲享受的時候遇到了彼此。在此之前從沒想過會為一個人改變自己既定的目標,更別提一眼終生。我愛她的熱情溫柔,她愛我的霸道深情。我們常說,我們之間不應該稱為談戀愛,而是靈魂伴侶,然而肉體的契合又讓我們激動不已。很多人說愛情里要保有空間和新鮮感,我們現在卻難以理解。只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在無數次地驚訝後我們已經習以為常。命中註定,天生一對這些詞對我們而言已不再是個笑話,相反卻使我們肅然起敬。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從不擔心對方會被別人搶走。只是擔心命運的捉弄,它能讓一切匪夷所思地發生,是否也會匪夷所思地結束呢?My mirror,my soul sister, without you, i will never understand what is love, or maybe, love is too weak to explain what happened.


匿名用戶:

每每想起失去他的時候感覺痛入靈魂。


陳余撫:

I met my soulmate,but he didn’t.


Chow:

不用刻意接近,不用費心營造,有些話覺得表達不清,眼神交會雙方就已瞭然。不說話也 自然閑適,說到任何話題都能自然接上。
看似若即若離,實則親密無間。


Gigi:

那個人千萬別像我一樣,但最好要很像另一個我。


Ape Super:

一句話一個字都讓你安心的存在。


易羲和:

黛玉一見便大吃一驚,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到想在那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寶玉看罷,因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
有些初次相遇,即是久別久別久別再重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