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 , , ,
匿名用戶:

同桌 他是那種一下課會跑到後面和別人摔跤,沒事會掐別人脖子的那種 ,排到和他同桌的時候真還挺害怕的,動都不敢動。我是那種表面上很膽小又不喜歡說話的那種。每次和他說話,都會湊近很認真的來聽。

其實他成績不太好的,但是每次我都還是會就近問他題。然後他就拉著周圍人到處問,可以隔很多排喊別人,每次都會再回來教我。其實他可以說句不知道就完了的。就是很暖了

有一天突然問我「聽別人說你很好說話,很好欺負,我怎麼沒覺得?」

我裝作生氣「我難道不好說話???」

他懷疑的看了看我「em那我也要讓你變的好說話,但是我是不會欺負你的!」///


不不:

有一個人看好感動,我這個Aorqu小透明。

咳咳,讓我這個青春剛好的初二國小妹講一下

-先說下我和他的關系,同班同學,而已

我喜歡他,小女生的那種。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

(一)

他拿我圖畫本看我的畫,我生氣呀又氣又著急

他跑 我追

他跑過了男廁所屬 跑過了數學辦公室

他跑過了三層 竟然直接跑到了操場了

我追 比八百還累

看到陽光下的他穿著藍白校服,陽光照在他臉上

他看我氣呼呼的屁顛屁顛跑過來

他在對我笑,笑的很開心,很開心

操場竟格外的安靜

那一刻 彷彿時間都停止了

「你是笨蛋嗎哈哈哈哈竟然真的會跟著我」

「你才是笨———蛋!! 還我本!」

那個美好的中午,他輕輕的摸著我頭,我緊緊的抱著圖畫本,太撩了!!!!

我的小心臟是不是漏跳了一拍?


(二)

大概是跑操的時候,我在偷瞄他他正好也在看我,我對他笑了下,壞笑的那種,他害羞的扭過了頭,他臉超白,一下就紅了。


(三)

他問我咱們班誰最撩,我沒聽清問題,隨便含含糊糊答了個「你呀」,結果他扭過頭,我當時不明白啊,之後。。。我沒當回事。等到a(朋友)和我說,他是不是喜歡你呀?「他問我怎麼撩人,我問他撩誰,他說撩你!」

我頓時就懵了,仔細回憶了一下,好像他問我誰最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他昨天說我扎兩個小辮好看!

我和他差不多這個樣子!


(四)

我又來更新了,我們老師喜歡抽學號點人回答問題,每次老師要叫的時候,他就在地下大聲說

「19!!老師19號特別想回答問題!!」(我的學號)

然後我就在下面罵他

「智障!!給我閉嘴!!我不會!!」

然後老師「既然19號那麼想答,就你了」

我真的是兩眼淚汪汪(。 ́︿ ̀。)

這時候他又蹦出來「我來答吧老師」一臉嫌棄的看著我

「這么簡單還有人不會,嘖」

這明明就是說給我聽的!!!!


(五)

又想起來了初一的時候大家又很幼稚嘛,國小剛畢業一年哈哈,然後我坐在靠窗一組,上課我就盯著窗戶看。窗戶貼了保護膜,有一個小縫縫,然後他就騙我

「看鹿晗走過去了!」

我傻不拉幾的真去看了

「哪有嘛你就騙我」

又過了一會兒

「看看吳亦凡在外面!!」

「我不信」

「真的」

我真的又去看了,然後我就徹底不理他了

然後他一臉委屈

「我知道了你不喜歡他倆 張七七你理我下」

(七七小名,班裡都這么叫我,但他是第一個)

我根本就不喜歡吳亦凡鹿晗,我喜歡的是你呀


一路向北:

2011年冬天,初二

上課的時候,同桌摸摸我的手,很涼,然後就拉著我的手一起放進他羽絨服的口袋裡,說幫我暖暖,後來他從家裡帶來了暖手寶,下課他去充電,上課扔給我。

早讀的時候,同桌在吃零食,問我要不要吃,我搖了搖頭,然後他就硬塞到我嘴裡讓我吃。

他不學習,上課不是玩就是睡覺,我每天上下學都會圍一個又厚又軟毛茸茸的圍巾,他就把我的圍巾當枕頭,晚上放學回家,圍巾上淡淡的煙草味很好聞,沒錯,他抽煙。

有次下課上廁所回來,被教室後面一群玩鬧的同學撞到,不由自主向後面摔,頭撞到了牆,聲音很大,但是一點兒都不疼,因為他的胳膊攬著了我的頭,把我拉起來後他還問我頭疼不疼。

他不小心把我的手指劃破,然後很認真地幫我擦血跡,不讓我插手,後來傷口結痂,很癢,我就摳了摳,他很嚴肅地讓我不要碰傷口。

軍訓玩遊戲,不知道遊戲是什麼名字,就是站在一個一人多高的檯子上,教官把你推下去,下面好幾個同學接著,我被教官推下去後,他們幾個男生接著了,為了搞惡作劇,他們集體鬆手,我被摔在墊子上了,一點兒事沒有,然後他撥開人群把我拉了起來。

英語課他抄我的數學作業,被英語老師發現,英語老師要撕我的作業,被他攔下,他讓老師撕他的,雖然當時他已經快抄完了

班裡有調皮的男生欺負我,不是真的欺負,是開玩笑,他都會護著我

上課他找我說話,然後我被老師提問,從他擔心的眼神能看出他很自責

老師讓背書的時候他會唱歌給我聽,他唱歌真的很好聽,我說換的時候他會立馬唱下一首歌

有時候聊天會聊到以後,他總是說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把你忘了,當時覺得有他這些話就足夠了。

我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當時他有女朋友,對,有女朋友,隔壁班的,別人肯定會覺得他跟渣或者我很賤,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對我,但我沒辦法拒絕,因為他從來不給我拒絕的機會,而且我也確實喜歡他。也是那個冬天,他女朋友和他分手,他沒和我說我也沒問,我是從別人那聽說的,我以為他會和我保持距離了,但是他沒有,一切和往常一樣。

我仍然喜歡他,不知道為什麼初三要分班,我慌了,結果就是沒和他分到一個班,我心裡特別難受,剛好這時有個男生追我,我就同意了,我也覺得我挺渣的,渣就渣吧,為什麼我不去和他告白呢,不敢啊,喜歡一個人的第一感覺就是自卑,覺得自己哪哪都差勁,從來不敢邁出那一步,也可能是因為不是一路人吧,我的成績基本保持在班裡前三,他並不怎麼學習,卻語重心長地勸我一定要好好學習。

初三後沒過多長時間他就不上學了,聽別人說他知道我談戀愛後反應很大,還找了那個男生說讓他對我好點,偶爾在qq上聊天也會問我學校有沒有人欺負我之類的話,至於我談戀愛那個男生,我上高中後就分了。

初三開始我的成績大幅度下滑,跌到班裡八九名,不過最後還是考上了我們那最好的高中,小地方的高中,相對好考一點兒。

高中以後和他也沒什麼聯系了,我也不好好學習了,成績差得很,16年聯考考個三本,由於各方面原因吧,我鼓足勇氣復讀了,17年正常發揮上個二本。

復讀的那年冬天,他把我qq刪了,我又加了,沒回復,我也不想再加了,可能是他女朋友刪了吧,之前高一的時候刪過一次,我加回去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他也不知道,我不加他他都不知道把我刪了,可能是他女朋友看到我和他在qq空間里互動了吧。

其實在高中的那幾年,在路上碰見過幾次,每次都是他先認得出我,然後喊我名字,我真的很欣慰。

大一的寒假我和同學去打檯球,隔壁桌是他和他的朋友,我們都互相認出了對方,但是誰也沒有跟誰打招呼,各玩各的,當時覺得挺尷尬,後來覺得不打招呼挺好,打招呼的話不知道說什麼更尷尬。

我現在還喜歡他嗎?不喜歡了,我喜歡的是那份回憶吧。但是自他以後,我再也沒有像喜歡他一樣喜歡過一個人,高中有過好感的人,但是沒有像喜歡他這樣,明明知道不可能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

至於高中有好感的,我還是不敢告白,還是自卑,高中沒談戀愛,也沒人追,我真的很平凡,大一的情人節,有個大學里的男生跟我告白,我不怎麼會拒絕,就同意了,相處一段時間後,覺得我實在沒辦法喜歡上他,就分了,想想自己是真渣啊。

自己喜歡的不敢去告白,喜歡自己的又將就不了,我估計也就這樣了吧,哈哈。

不管怎樣,2011年的那個冬天我過得真的很開心,那個冬天也不怎麼冷,反而覺得很暖,希望他以後一切都好吧。

這是我第一次在Aorqu上寫回答,不知不覺就寫了一個多小時,十二點多了,就這樣吧,別熬太晚。


快落男僧:

說到高中

突然想起來我還有心動的感覺

實在忍不住了 寫一嘴嘴

第一次 而且作文經常跑題 輕點

高二文理分科 分到了新班級

本屌由於個高被擱在了最後一排

所以能坐我前面的妹子也很高 (目前凈身高一八四 應該算高的吧 小聲逼逼)

緣分就這么開始了

—–正片

那時候 女孩總是喜歡在課間轉過身或者側過身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我說話

ok 我同意

後來聊的多了 熟了 沒得說了

這女人就開始說我丑

TM!!!

每個課空都會這樣

當然只存在於我倆前後位的時候

那時候換位說實話還是挺頻繁的

但是緣分這東西擋也擋不住不是

不過說實話我還是挺介意別人說我丑的!!!!

雖然我覺得自己長的不咋地!

那也不能別人說!!!

尤其是那時候爆痘

長過痘的同學應該理解那種長痘帶來的自卑

用我同桌的話來說

就是「你臉上就只有這一小塊是快好皮了」真的自卑

可我這暴脾氣也不會放過她啊

我就上課欺負她

用筆戳她後背這種解恨又不能被打的事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沒少干

事情乾的多了 總會升級 曖昧加深!

我戳她的時候 她會背過手放在背上

就是那種故意到想讓你抓她手的那種故意你們懂嗎

我會放過嗎寶貝

一抓就是半節課 桌子上桌子下

桌子下更隱秘 同桌漏出姨母笑

那時候身體還有點虛 手並不是特別熱的那種

所以我牽她手之前回放自己懷里暖一暖再牽 雖然不是很熱但是也比她的手要熱

所以那時候還是很想給她暖暖手的

現在就不一樣了 現在成了女朋友的暖爐 手永遠都是溫熱溫熱的

如果那時候手也是熱乎乎的應該會多一點點自信吧

一整個冬天 曖昧每天都發生

可我最終也沒有勇氣跟她在一起

就像之前說的 爆痘真的令人自卑

我真的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

那個時候的我從來不照鏡子 根本不敢看見自己的臉

大學之後臉上的痘痘莫名其妙的好了 之前一臉的痘印也沒了 真特碼是個悲傷的故事

如果當初沒長痘那該有多好

雖然現在也偶爾冒一個倆的提醒我 我還在青春期 當孩子真累 哎

對了 女孩很美 笑起來特別甜 是那種心動的甜。


妹控一個:

我也來答一個吧。

我和大多答友不一樣的是,我的初戀是國小就已經認識了。我是一個比較早熟的人,國小時候也不是懵懂無知的狀態。

先說一下我的背景吧,我實在香港讀書的,香港全日制學校和大陸的有一個很不同的地方,就是國小的中午吃飯是在學校。中學就因學校而決定。而我那間國小中午吃飯時候,是有一個叫做關顧大使的存在,就是看著我們吃飯,管理秩序。(一般來說都是同級或者高年級看低年級)

現在就來說說我當時的狀況吧,我在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遇到了那個她。她是我們班的關顧大使,但她是比我們小一級。

當時第一次見到她就有一種很驚艷的感覺,大概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其實當時的我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想每天在那短暫的午息間和她相處。偶爾挑逗一下她,摸摸她的頭。

漸漸的,我情竇初開了,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了這女生。

在當時,我上學的時候最期待的就是午間可以和她談話。

之後我要到了她的微信和QQ,我也有些忘了當時的我是怎麼開話題和保持聯系長達兩年左右(注意是每天都聊天,一聊就是半小時以上的那種。)。

六年級了,她不是我們那班的關顧大使,我就去找她是哪班,每天經過她當值的班別,只為看她。

六年級快要畢業了,我忍不住了,向她表了白。她沒有說什麼,只問了我一句,我會不會躲著她,我答不會,但我在之後僅剩的一個月左右沒去找過她。是不敢你知道嗎,我怕會給她帶來困擾,帶來尷尬,我也害怕面對她可能不喜歡我的事實。(畢竟當時她沒有表態。)

在六年級畢業禮上面,我還是見到了她,在沒有其他人在的時候,她問了我,不是答應了不躲著她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那天我們就這樣散了。

暑假到了,我升中學了,暑假期間,我還是和她聊著天,說著話。突然她來了一句,其實你知道嗎,我一直喜歡著你。

不知道你們明白這種感受嗎,心臟一下撲通撲通的跳。整個人彷彿置身於夢中。

我看著那條資訊,我不怎麼敢相信。然後她發了一些截圖給我。那是她和她閨蜜的對話。(原諒我,太久了,手機都換了幾部了,已經找不到截圖了。詳情大概如下。)

~~~~~~~~~~~~~~~~~~~~~~~
她:你知道嗎?他今天向我表白了,我好開心好激動啊。

她閨蜜:真的嗎?那你怎麼回答?

她:我也不知道啊,我要在想想。

她閨蜜:你都喜歡他一年多了,為什麼還要想?

她: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認真的。

~~~~~~~~~~~~~~~~~~~~~~~

她閨蜜:你知道嗎,他剛剛在群中不知道多麼活躍,你一進來,他就不說話了。(他指我)

她:真的嗎?他又說不躲著我 。

~~~~~~~~~~~~~~~~~~~~~~~

我只記得這么多,反正那時候的我們還是在一起了。她家長是不同意她早戀的,但她家長又知道我的存在,而且還一起聊過天。

我們在一起456天,我們在不同的中學。

現在自她離開也有千來天了。

她離開後,真應了往後餘生的歌詞,風雪是她,平淡是她,一切都是她。看什麼都是有她的影子。前一段時間我在Aorqu上看到一句句子我覺得挺適合我的,我改了一些。隨手扯一段青春,夾雜著你的影子,釀成一杯酒,一醉不醒,夢中獨酌。

好想她怎麼辦 。。。。


海隔一方:

哈哈沒有想到會被催更,有人願意看就很高興啦* (๑´∀`๑)ง*

不過他真的是個筆直筆直的直男哦,所以想吃狗糧或者小甜餅的看客們可能要失望了哦

ㄟ(▔ ,▔)ㄏ

好了下面是更新:

那天過後,和他的關系又回到了以前那般模樣,但對於喜歡這件事,我和他都很有默契地沒有再提。

高二升高三時,學校又再次分班,這一次我的運氣似乎沒那麼好,跟他分到了隔壁兩個班。高三的時間永遠都不夠,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刷題,我和他見面的次數也屈指可數。我的座位靠著窗,每次他去廁所經過我們教室,都會沖我眨眨眼,不過我多半也只是笑一下,算是打過了招呼。

再然後嘛,就到了聯考。忘了具體是什麼原因,反正聯考前夕又被父母訓了一頓,接著聯考數學發揮失常,來到了現在這所雙非學校,而他則去了外地某校當飛行員。

上了大學以後聯系就更少了,兩人都有了各自新的圈子,除了偶爾在對方的說說底下點贊評論互損之外,也沒了其他交流。

我沒有想到再次和他見面會是那麼巧合。

去年暑假,我結束實習後聯系了中科院某所的某位老師,並和老師約了時間見面。想著可以順便借這個機會旅遊,我便提前幾天定了機票,打算先玩兩天再去中科院見老師。

誰想,我和他竟然就這么在同一架飛機上相遇了。一開始他並沒有認出我,或者認出了我但不敢確定吧,畢竟那會我已經從高中的180斤瘦到大概150斤左右,但在我沖他wink了一下後,他便笑嘻嘻地湊了過來。

「卧槽是你嗎?你瘦了好多啊!」

「去哪啊?」

「哈哈哈我回學校。」

……

一句接著一句,或問句或陳述句,他似乎並不在意我的回答,只是一個勁兒地開著他的話匣子。

坐下後,發現他就坐在我的正前方,兩人都靠著窗。因為是晚上,所以我能從窗戶上直接看到他的倒影,而他則一直試圖轉過腦袋來看我,發現我也在看他後,便有些慌張地把頭轉了回去。我忍不住笑出了聲,索性拿出本書假裝在看,而餘光依舊盯著他窗戶里的面容,發現我在看書後,他便再次偷偷摸摸地轉了過來,兩人就這樣偶爾偷看,偶爾閑聊,直到飛機到達終點。

現在算來,我快要一年多沒和他見過了,也不知他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反正他答應等他當了機長要請我坐飛機的事倒是記在小本本上了,不會忘的不會忘的。

以下為原答案

————————————————————————

他是我喜歡的第一個男生。

如同大部分gay的初戀一樣,長相帥氣,性格開朗,八塊腹肌,還有一副好嗓子,硬要說他哪裡不夠完美的話,恐怕就只有臉上偶爾會爆出的一兩顆青春痘吧。

高一時便聽同學提到過他,卻沒有想到高二文理科分班時會被分到一起,還是前後桌。

「那個……過會考試的時候,語文借我抄一下吧?」

「不要。」

「拜託拜託,我語文真的好差。」他雙手合十拜託我的樣子,真的有些可愛。

我側過身子問他:「那你怎麼確定,我語文成績一定很好啊?」

「高一的時候我們語文老師經常把你的作文拿到我們班來讀,說寫得好。所以就借我抄一下嘛~」

原來,他也認識我啊……他就這么趴在桌上,用食指輕輕戳著我的胳膊,一邊嬉皮笑臉地沖我眨巴著眼睛,我能清晰地感覺到,那一瞬間自己的心跳著實漏了半拍。

「不給。」我知道那時我的臉一定很紅,於是我便立刻轉過身去假裝看書,不再接他的話。

考完試,他一臉委屈地趴在桌上,說:「你怎麼不給我抄一下啊,我感覺我要不及格了。」

「好啦,作弊可不行,不過我以後可以教你。」鬼使神差地,我竟然伸出手在他臉上掐了一把。

那一瞬間他好像也有些愣神,但下一秒,他便咧嘴笑了起來:「好啊。」

入冬後的某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著,忽然被子就被掀開,與冷風一同入侵到我床上的,還有他。

「媽的,冷死了,卧槽你這里果然暖和,我今晚就和你睡了。」也沒等我回話,他便自顧自地把我的枕頭佔了一半。當時我比較胖,宿舍床對於兩個人來說明顯有些擁擠了。 他呼出的氣息直接噴在我臉上,熱熱的,弄得我臉頰開始滾燙。

「誒,是不是有點擠啊?你手不好放的話,就這樣。」他抓住我的右手環過自己的身子,順勢就鑽進了我的懷中。

「誒你怎麼可以這么暖,肉肉的抱起來手感也好。」

媽的,他一定是故意的。我就不信他聽不到我「砰砰」的心跳聲。

隔天課間,他戳了戳我的背,我轉過頭發現他叼著一根百奇:「吃嗎?」

我下意識地伸出手,等著他遞給我一根,誰想他卻把我的手拍開,噘著嘴說:「喏。」

「滾……」

「幹嘛我們都一起睡過了,吃個餅干怎麼了?」

「那是你自己爬上來的……」

「行行行,但你說我們有沒有一起睡?」

「嗯……」

「所以你吃不吃啊?」

「……我吃好了吧?」

「喏。」

我再轉過身的時候,發現他嘴裡的並不是百奇……而是……一塊……魚豆腐……

「吃啊。」

行,自己做的妖,跪著也要搞定。

就算我再怎麼小心,我和他的嘴唇還是有了接觸,我紅著臉嚼完那半塊魚豆腐,而他則一臉痞笑地歡呼:「哦~小寶貝兒吃我東西了。」

「你叫我什麼?」

「昨天是不是我主動過來和你睡的?」

「嗯……」

「那你就是被我睡了,所以你就是小寶貝兒了。」

這邏輯……真他媽強盜啊……不過……我喜歡。

後來,腦子一熱,表了白。

再後來,和所有劇本一樣,被拒絕被嫌棄。

就這樣過了小半個月。

某天父母來送飯,剛剛經歷了月考,發揮失常,年級前三的成績掉到了百名開外,一頓飯吃的很僵,當然期間少不了父母的批評和責罵,說著:「你成績不好肯定是因為偷偷看漫畫。」當著我的面把我宿舍櫃子里的東西摔到地上,並讓我帶他們去教室,當著很多同學的面掀翻了我的桌子,只為了尋找他們所謂的、讓我不好好學習的漫畫。

搜尋無果後他們便走了,留下一句「你下次再考不好就別回來了」和滿地狼藉給我收拾。一個人跑回宿舍,一個人坐在床邊吧嗒吧嗒掉著眼淚,有那麼一瞬間想要不死了算了。

「你要不要紙啊?」不知什麼時候身邊好像多了個人,我搖著頭,自顧自地掉著眼淚。

「誒呦你別哭了好不好?」看他焦急的樣子,原來他一點也不會哄人。

我一直沒有回應,兩人就這么坐在床邊,宿舍靜悄悄的,只能聽見淚水滴落在地上的聲音。

忽然,他伸手摟住我的腦袋,我重心不穩,直接跌入他的懷中。

「哭,使勁兒哭。」

洗衣液的香味夾雜著一點點汗味灌入我的鼻腔,臉被他緊緊按在胸口,可以清楚地聽見他心臟跳動的聲音。那一瞬間,感覺自己的淚腺再也綳不住了,洶涌而出的淚水一下子就弄濕了他的T恤。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哭累了,嚎啕大哭漸漸弱化為抽泣,他拍拍我的背,扶我坐好,自己則站起身脫掉了那件濕漉漉的衣服,丟到我的洗衣盆里。

「哇你好能哭啊,小寶貝兒記得回頭幫我洗衣服啊。」他開著玩笑,走到自己的櫃前,換上一件乾淨的衣服,又走回我面前,彎下腰,伸手揉了揉我的腦袋。

我抬起頭,看見他叼著一塊魚豆腐壞壞地沖我笑著。

「誒,吃魚豆腐嗎?」


sycamore:

沒有電視劇裡面被撩的情節,大多數的時候青春都是沉浸在自己創造的喜怒哀樂里。

現在回想起來,只有一幕特別深刻。

那是一次月考後的下午,一個人去圖書館裡面看安妮寶貝的《彼岸花》,偶爾瞥見外面的天光一點點陰沉,如同那時的心情。放下書,走到門口的台階上。望著遠處,有一個人走過來,步履匆忙,頭有些低沉,雙唇微閉,緊接著如一陣風從我耳邊穿過。我回頭看他的時候,只留下那個清高瘦弱的身影。

那個男生和我一個班,成績好像還不錯,沒有交集,沒怎麼說過話。

但是那一刻他臉上看到的孤獨與冷清,卻給了小小的歡喜。

十年後,他成了我老公。

青春里最撩的大概就是遇到那個同你一樣孤獨的靈魂,無關美麗醜陋,無關貧窮富有。


匿名用戶:

高二的事情。

同班同學,她是理轉文的,平時關系不錯,會聊挺多。

其實具體是什麼時候開始我自己的感情開始發生了變化,我也不知道。

當時高二,2016年四月份,學校組織徒步五公里還是七公里的活動來「磨練學生意志」,還要在外留宿一天。

正巧前一天我因為坐在教室中央空調下面被吹出了空調病,頭很暈還想吐,可是我本身又愛玩兒,想著我可以坐在車上看我們的同學徒步又不用上課我就很興奮哈哈哈哈哈(巨賤)

結果突然發現她也遇到同樣的情況,比我嚴重多了,頭一天看她狀態一直不是特別好。

不過至此都還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一直到第二天——
早上起床,所有人去操場集合,排隊坐車出發,我到現在都記得我從宿捨出來,從主席台上面看見下面站滿所有高二學生的畫面。

下樓梯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的同學說:
「xxx她不舒服,已經給老師請假不去了。」

我到現在絞盡腦汁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我的感覺……只覺得腦子是懵的,不知道要怎麼應對想不通為什麼突如其來的失落。

茫然地走到操場上,頭也還暈著,看著請完假的她一個人慢慢走回教學樓的背影——今天明天整個高二年級就只有她一個人了……

我突然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老師,我昨天被空調吹到了,現在頭好痛還想吐,我可不可以請個假啊。」當然還要裝得很嚴重的樣子。
班導一臉無語又不相信的表情看著我,我覺得他當時肯定在想著揍我,整個修羅場大概持續了3秒鐘,我們兩個就這么默默對視著……

「好吧,你別給我打什麼主意,我不在你別惹禍。」
「好的老師。」我裝作很難受的樣子乖巧地回答道。

然後就以病患的緩慢步伐一個人穿過操場像教學樓走著,當時腦子里也想不到什麼具體的東西,只覺得到後半段路我都快興奮地裝不下去了……邯鄲學步……到最後真的感覺路都要不會走了……(希望我醜陋而扭曲又快樂的背影沒被其他人看見吧x

後面爬樓直接就是兩級兩級地沖了(捂臉

然後在進到教室前停下來,至此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我自己到底……幹了些啥……為啥要這么干……
鎮定下來走進教室,看見她坐在位置上在寫作業。

「誒?你怎麼了?」
「…我頭暈,去不了了。」
「噢⊙_⊙」

我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幾分鐘,
然後就不要臉地端著書做到她同桌的位置上。

美其名曰寫作業,結果兩個人就開始聊天,然後什麼都沒有學進去。
具體聊的內容不記得了,只記得當時她跟我說,她很困擾自己和另外一個男生的關系,那個男生告白了,她不知道要不要答應他。

17年來,年少的我人生第一次體會到翻江倒海的醋意和不爽。
?我還能說什麼?
我該怎麼回答你???
答應他嗎我操??
咦我他媽怎麼這么生氣??
我操我不會是……?????????我今天是要栽這兒了??

然後,
我窮盡了我十七年看劇看番培養出來的演技,鎮定而理性地微笑著給她分析了在這種學業緊張的情況下早戀有多麼不好以及那個男的肯定不是真心喜歡她只是想玩玩兒而已吧啦吧啦吧啦……

看她若有所思地點頭我放心了,
然而一年以後,在知道她當時其實答應了那個男生後,爆哭的我才發覺當時自己太年輕(後話了。

然後就心猿意馬地繼續學習,一直到生活老師來喊我們吃飯然後回去午睡。
結果一路瘋打拖到很晚又回去洗澡,等著下午雙雙被生活老師從宿舍趕出去學習的時候兩個人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不行我要睡覺了,好睏。」, 她說。
「我也是……」

以為這就完了嗎?鋪墊好久了,最撩的事情我還沒說呢——

當時我又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戴著隱形眼鏡的不能趴著睡,我可不可以拿椅子拼著在你腿上枕一下呀~」,我乖巧而真誠地請求著。

我覺得她當時無語得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唉,好吧。」

然後我剋制著不要讓自己的動作顯得太過快樂興奮,拿了四個椅子拼好……學校的椅子很硬而且中間會有空隙……可想而知我費了多大勁才讓自己保持一個不會摔下來的姿勢躺在她腿上……..我彷彿看見了她眼裡的殺意。

終於可以睡了,也是真的挺困的,講究如我,為了防止睡相太丑被她看見,我還特意拿校服蓋在了自己的臉上,然後很快就睡著了……(年輕人心真的大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終究還是背被椅子梗著疼……醒了……
我艱難而痛苦地拉開衣服試圖透氣……

然後,
大概就是看見了也許能改變我整個青春軌跡和人生的一幕——

醒了之後發現她沒動,估計還睡著。

怕吵醒她,我動作很輕地、很小心地,慢慢拉開蓋在我臉上的校服。

她真的還在睡。

額頭貼在手臂上,下半張臉正好和我正對著,不超過20厘米。

太近了,透著從窗戶照進來的光,我連她臉上的絨毛都能看見;

近到四月的風和她呼出的氣息,可以一同拂過我的臉……

我不敢動,索性便把雙手環抱住胸口,看著她的臉,等她醒過來。

原來小說里寫的是真的,好看的人睡著的時候睫毛真的會顫哦……

她真的……好香好香……

17歲的我,直到那時都沒有辨明自己的感情;
17歲的我,自然也想不到,那天下午,是之後夢魂縈繞、魂不守舍,悲喜參雜的無數個日夜的開始。

我只是感覺——

有點不希望她很快醒來。


我最討厭男人了:

高中的時候同桌惡作劇把我的板凳搬到了教室後面,早讀我只能站著,超尷尬的 然後他裝作一臉無辜的讓我坐他腿上,笑著說了好幾遍,當時鬼迷心竅差點就答應了,最後晃過神來跟他一人一半坐了一個板凳。心砰砰跳,果然是青春啊。


橙子姑娘:

下雨天我沒有帶傘

一個男生主動幫我撐傘,然而他怕我淋濕把傘傾斜,結果他被淋得好慘。關鍵是走在後面的同學們和老師都在偷笑、起鬨。平時玩得好的生物老師還故意問我有沒有想法。這是我和他距離最近的一次,青春的荷爾蒙還有女孩子的小心思,那一刻真的有一絲感動或者心動。後來當然就沒有後來了,聯考過後就沒有聯系了。emmm不後悔。


最酷的阿培:

高一的時候班裡很亂,班導調座位的時候我們都不按照他的排序自己隨便坐,我跟當時最好的朋友坐在一起,每天上課說話偷吃零食看小說,每天玩的不亦樂乎。沒兩天班導就強制調開座位。

換成了那個男生。

不知道是做同桌的第幾個月,彼此已經很熟悉,而且每天開玩笑之類的。只記得某天下午的生物課上,我正在課桌下邊偷偷看著班裡最流行的十宗罪,聽到班裡都是翻頁的聲音,我頭也不抬也準備翻,突然摸到一個溫暖的手指,嚇得我抬頭看了一下他,他說我還以為你不知道要翻頁了呢。

還有一次是周日晚上返校上晚自習的時候,他偏說他頭上有一根白頭發,要我給他拔掉,我說沒有,他就自己找然後拽著那根頭發讓我給他拔掉,男生的頭發短很難拔,他就一直低著頭問我掉了沒,前後桌都在說我們倆是夫妻一樣。

還有一件事,班裡當時有個女生喜歡他,我就在那跟他開玩笑,問為啥不在一起,他告訴我只是那個女生喜歡他,他對那個女生沒有感覺,然後偷偷告訴我現在只有有人跟他說喜歡他他就跟她談戀愛,並且跟我說只跟我一個人說過這種話。

當時愚蠢的我只是想了想並沒有膽子嘗試一下,說不定我主動一下我們真的有故事。


郁晴d:

強答一波

1.一天讓英語老師批評了 因為我是英語課代表 老師一直是表揚從沒批評 而且那天批評還很厲害 趴在桌上有點想哭 他下課從第四組悄悄走到了第一組 走到我的邊上 往我口袋裡塞了六顆大白兔

他當時給我的大白兔

2.他不太喜歡摘眼鏡 一次我在眼保健操的時候發作業 路過他時他悄悄伸腳絆了我一下 我回頭瞪他 看見了他乾淨的眼睛和沒有玻璃鏡片阻擋的帶著笑意的眼神

3.他不太喜歡穿短袖 夏天也一直穿著秋季校服(薄薄的外套) 體育課打籃球 男生和女生各佔半個球場 我剛好投進籃筐 往三分線外走 他穿著夏季校服(白色短袖襯衫)也往三分線外走 背著光 向我走來 對我笑 當時真的原地爆炸 後來我連續3投不中 自覺下場到場邊看他打球:)

4.之前他坐我前面 上課總喜歡把手反過來偷我桌上的東西 我正寫著數學題 手放在桌沿 他摸過來我還沒反應 後來他輕輕捏了我的手 我才突然間反應過來 拿筆敲他的頭

5.運動會我參加100米 初一年級剛好坐在100米終點的地方 我跑完100米腿有點疼 他在終點扶我去空地上走走 就是那種把手放在腰上半摟著的那種 我當時疼的要死就一直抓著他的衣服 後來我發現有好多初一的學妹看著我 但我當時覺得可能是我的魅力吸引了他們所以還一直裝作不太疼的樣子免得他們認為我很脆弱 我看到他在隱隱的笑 後來才知道那些學妹其實是他的迷妹 據我在初一的朋友說他們班的同學要衝上來取我狗命 我…..

6.他是副英語課代表 我們一起送作業的時候路過平行班(一群沒有上進心還社會的班級)他總把我護在靠牆的一邊

7.放學留下來給英語聽寫不合格的同學重新聽寫 剛好碰到他打掃衛生 他默默替我收好書包放到講台旁邊

我至今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歡我 我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歡他 怎麼說呢我不太想談戀愛或者說不太感興趣 他初二的時候在和隔壁班的女生談戀愛 他也牽過別人的手 也摟過別人的腰 也對別人笑的很開心(現在已經分手) 我不知道我在他那裡算什麼我也不想知道 但他是我的一段回憶 現在我想在初三好好學習 努力考上最好的高中 擁有一個像樣的未來我希望他也是


2018.12.4

更給我的個位數粉絲們看

今天坐他座位上和同學聊天 無意間看見了作業本 想起他在我本子上寫了xxx到此一游 來而不往非禮也 我也在他的本子上寫了xx到此一游 下課還來找我理論:D

他生日那天給他發了生日快樂外加一張自己的手的照片 他說好看的來著

嘻嘻嘻


12.6

取匿了各位

閑的無聊更一波

今天中午在教室吃飯 有同學(不是他)坐在我的座位上吃所以我和朋友們就坐在前面一排的座位上 午休睡覺的時候我同桌一直在擦桌子 我就問他桌子不是挺乾淨的么還擦什麼 同桌跟我說我桌子乾淨是因為他專門來給我擦了桌子而且只擦了我這半邊 同桌的那邊全是油 哇 當時我心裡就?!?!?!??!!?!!睡了半個小時之後起來去廁所洗臉 剛準備打開後門他從後面幫我打開了 可能因為沒睡醒我還跟他說:謝謝您嘞 大兄dei現在想起來我簡直是個沙雕。


匿名用戶:

老師在講台講著無聊的習題

我盯著他出了神

「他怎麼這么優秀呢?我若是有他一半的腦子就好了…他可真可愛啊,那個神情哈哈哈」

嘴角不禁上揚

突然他扭頭 對視…一笑 同步扭頭 同步臉紅

和死黨多次爭吵

關於他的顏值

也許真的不好看吧

也許我的眼睛自帶濾鏡吧

我知道他不知道我喜歡他


怕被認出來 慫慫地匿了

我才不要他知道呢


匿名用戶:

初三,我人生巔峰。那會我們班有5個女生喜歡我。哈哈哈哈哈

那會我記得有個女生,我們倆玩得很好,然後中午來學校,(我是走讀,中午回家吃飯),來學校後我就逗她,摸她頭發。之後我回到我座位上,我們班有人喊她,上啊上啊。然後她過來跨開腿坐在我腿上,我當時都蒙了,然後她對我說,你敢不敢,當時臉紅的一批,緊張,還慫的一批,她臉都湊上來了,我給躲了,我說這么多人,你先下來,之後她就下來了,也不了了之。誰也沒有戳破。假若我當時不那麼慫,說不定孩子都有了,哈哈哈哈哈。開個玩笑,我才大二。蠻遺憾的


匿名用戶:

我和她是在念高中時認識的,她是我見過最為才貌兼優的女孩兒,會拉提琴,會跳芭蕾,寫得一-手漂亮的書法。氣質上佳,人又漂亮,大家都喜歡看她笑,只有我沒臉沒皮,喜歡逗她哭,喜歡招她瞪我。

那個時候我做的最嫻熟的事就是在她的文具盒裡扔銅皮蟑螂,她能尖叫出一曲蕾娜塔斯科多。我還會強行和她後桌換座位,方便無聊的時候把她紮好的馬尾捋下來,再嬉皮笑臉問她發圈送我好不好。她一定覺得我討厭得不得了,所以被我扯過幾次頭發以後索性再也不扎馬尾了。

我還記得她送我的第一個發圈是粉紅色畫小兔斑點的的,喏,就是我現在手腕上這個。過去幾年了,斑點都要掉光了。

和她確定關系是在畢業前的那一個七夕,全校都在上晚課。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強行把她從教室里拽出來,帶她翹了她人生中第一節課。

我拉著她的手跑到後操場,很出人意料的是她那天晚_上好乖的跟過來。我給她看我前天夜裡畫了通宵的七隻孔明燈。和她說,聽說這個東西飛不起來的,我以前年年都放,沒有成功過。所以我做了七隻,要是有一隻飛起來了,不掉下來。你就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太緊張了,緊張得一直在咽口水,想把心臟從喉嚨眼咽下去。然後我就開始放孔明燈,現在想想,那天晚上真是諸事不宜啊。

我放的第一隻孔明燈叫」做我女朋友唄」,還沒飛起來被我哆嗦個沒完的手拿蠟燭點了個窟窿。

第二隻叫「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愛綿綿無絕期」,大概是字寫多了,略笨重,搖搖晃晃在空氣中癟掉了。

第三隻孔明燈的名字已經忘記了,也許叫「終身美麗」,亦鎩羽而歸。

最後飛起來的那隻孔明燈,上什麼都沒寫, 我的文學水準在這個時候總是很捉襟見肘,於是我畫了一隻大臉兔在燈上,畫這個玩意兒的時候想起來哥們兒和我說最喜歡她體育課時一-跳一 跳的馬尾。

他們喜歡她的馬尾,那我就偏不要她扎馬尾。

大臉兔很堅強,飛了 十分鐘也沒有掉下來。

我們的事就算這么定了。

現在想起來, 仍然很感慨,在濕氣極重的夜晚,我一腔虔誠的為她點燃了七隻孔明燈。

至於後來,她為什麼變成了我的前任女朋友了呢?

因為她上周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她現在是我的未婚妻了。

我計劃好完成學業,她修完金融,就一起去佛州留學。那裡大風,乾燥, 空氣中水氣薄。我再也不用提心弔膽的為她點燈。

寫到這里時,我親了親已經睡著在懷中的她,心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瞎他媽編故事吧。


sakura:

他問我,你有青梅竹馬嗎。

我搖搖頭,敲下沒有兩個字發給他,想想又補上了一句,「可能超過十年就算是青梅竹馬吧。」

他說,「那我們還差六年。」

—————

捷運上我蹭他的熱點,他說密碼是他的生日,偏偏我沒有記清楚。

看到他在手機上劃了幾下,低頭對我說,「密碼改了,你的生日。」

—————

他家離得遠,我在車站送他。

他拽著我的帽子把我推進小區門。

「我看著你上車再說,你幹嘛這么著急讓我回去?」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鄭重的講,「你到家就立刻給我發消息,這樣萬一你走在小區里發生什麼,我還能趕過去。」

————–

「我們這輩子都不會絕交的對吧。」

「這可不一定。」

「????」

「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也不會,永遠都不會。」

————-

他問我,「你說我要不要花這個錢?」

「不要,太貴了。」

「沒事,我買來給你看。」

————-

他不是個善於言辭的人,沒有我所討厭的油膩,他的眼睛也很好看。

我在外面沒有認得路,隨意對他吐槽了一下,過了兩分鐘他把導航路線全都發給了我。

他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少年,做事磊落坦蕩,也喜歡偶爾在人群里躲在你背後,看著你著急的樣子,等你轉身的時候欠揍一笑。

大概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這輩子剛巧遇見了。


三點水的你:

剛發生的事情今天就刷到了這個話題

昨天我早戀被我爸媽發現了

他們強烈反對我跟s談戀愛 必須分手

翻了我們的聊天記錄

要了s的手機號和住址

差點兒直接開到s爸媽家談談人生

我媽還拿著手機說要報警告s誘拐未成年少女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我有一天會說出:

s16歲,16歲是未成年。

這么有營養的話

我媽還問我是誰追的誰

我說是我主動追的s 今年七夕表的白

她就更介意了

不過我堅決不妥協 就是這么犟

跟我爸媽一直僵著

他們的底線是中學畢業之前不能談戀愛

然後我提出給我一小時思考一下

說完我就把我關進了廁所 沒開燈 全黑

忘說了 我這人很怕黑的

這期間我就跟s說了我這邊的情況

他這話一出

牽著我眼淚的最後那根線斷了。

我坐在地上 捂著嘴 哭到手抖

為什麼要捂嘴 因為我不想讓我爸媽知道我在哭

雖然我很清楚紅腫的雙眼早就出賣了我

但自尊心不允許我哭出聲 真是犟

我的理智一直都在告訴我 現實點

承諾是最虛無縹緲的東西

像在大海上的小船 隨時都有可能被淹沒

未來有太多的未知數

可盡管我不停的做著最壞的打算

我還是哭著哭著就笑了

我選擇相信

我選擇等待

我等他欠我的三年後的表白。

我小時候一直覺得二十分鐘很長

直到有一天突然發覺其實半小時很短

希望這三年能越過越快


k'slullaby:

哈哈哈突然就想起了
當時已經是陽光明媚卻有點燥熱的五月 記不得是上午還是下午 教室里只有我跟他兩個人 他還是白色短袖下身長褲(還是短褲? 我記不太清) 的打扮 整個人高高的 清冷的感覺
我們倆都在玩手機
我們倆突然聊到了剛上映的電影寂靜之地
他讓我自己找找資源去看
我保存在百度雲里 剛剛要打開的時候轉過頭對他說了一句:怎麼辦我有點怕…
他看了看我的手機 溫柔又帶有撫慰性質道:沒事,不要怕

其實他說的那句話沒有半點曖昧的意味在裡面 可是我當時多喜歡他啊
那句話我真的記了很久 還有那個摩羯座的男孩

還想起一個 另外一個男生的
對 就是這么花心 打我呀
高一還沒分文理科班的時候跟他在一個班
起初看到他在講台上說topic的時候感覺他長得很舒服 英語很好 比較有才 就開始慢慢關注他
後來發現他越看越好看 就是那種稜角分明五官俊俏的類型
好嘛 就對他有點好感了噻
但我知道我不應該做出什麼行動 畢竟我們不是一條路上的人 他學理 我肯定選文
到了那學期的最後一個月
那個英語b班抽籤換座位的晚上
曾經我無數次希望我們能分到同桌 但都希望落空 所以我算是不抱什麼期待了吧
然後我趴在桌子上聽老師抽籤念名字
前面的一對一對已經念好了
到他了 “Simon”
我的內心風平浪靜
又念到 “Poppy”
我靠! 這不是我的名字嗎??
我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 緊接著胸腔里便是有力急促的心跳聲 紅絲爬滿臉頰

好吧 就讓時間定格在這一刻吧 感謝上蒼 至少我們最後有一個月英語同桌的緣分 我很滿足了

看到這個問題 我想還是寫一寫我的故事吧 我怕不記錄下來我就忘了

最後 希望我以上提到的兩個男孩子 都能快樂幸福 畢竟你們是驚艷了我的青春的人


尤美:

青春期啊,感覺很多事情如今看來都是很美好很撩的啊。

他在操場打球時一群人在場外給他吶喊加油,球進的一瞬間都在為他鼓掌歡呼然而他的目光卻偏偏先捕捉到人群中間不起眼的你,並朝著你提著唇角微微一笑。

精確地記得你的例假日期,並提前在書桌里放好紅糖薑母茶,你疼的只能趴桌子上的那幾天,他每個課間都會給你沖泡好滾燙的一杯,在其他人打趣的目光中有點害羞的塞在你的手上。

你過生日時他省下自己好多天的零花錢,買下一條直男審美的圍巾,獻寶一樣的給你笨拙的帶上並打個他現學的圍巾結,然後搓著發紅的耳朵看著你傻呵呵的跟著笑。

還記得他那年上課時給你傳的小紙條嗎?上面寫著筆跡瀟灑的幾個字「你都猜錯了,你猜的幾個女生我一個都不喜歡,我只喜歡你」的時候,你握著紙條有一瞬間的心臟狂跳,手也在不停的抖。似乎是不可置信於是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然後滿臉通紅的低下頭竊笑。那是你第一次收到自己喜歡的男生的告白,沒什麼大場面也沒什麼轟轟烈烈鮮花蛋糕,但是你仍然覺得那是最甜的一瞬間,你小心翼翼的把紙條夾在記錄日記本里,感覺心裡像是泡了蜜一樣甜。

還有什麼呢?

現在想想

大概還有的就是他給你講題是悄悄環繞過你的胳膊。

他把你送你到樓下時小幅度的擺擺手說晚安。

他給你買冰淇淋一臉寵溺地看著你舔的正開心,當你把冰淇淋遞給他時他只是含笑著舔了舔你的手

還有最後一次見面時他沉默的擁抱和懷里的溫度。

都過去了呀

都過去了

欲買桂花同載酒

終不似

少年游

————————

更多內容關注微信號:尤美Y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