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 , , ,
是鹵蛋啊:

應該是初戀為我擦汗的事情吧。國中時候,有約過爬山,當時已經在一起了,家鄉的山不太高,但是也不太好爬,上去過程中需要找個平台休息。天氣還是蠻熱的,出了很多汗,休息時候,我們一上一下站在台階上休息,我面對着她,盯着她看。她不知啥時候掏出了一張面巾紙,輕輕的給我擦汗,額頭脖子,我也是愣了一下,也只知沖她笑。

那些年,我們的青春里沒有撩這個字,最多的就是懵懵懂懂,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青春里最撩的事了。

現在初戀還在我身邊,真好。


陽不是c塔加貝塔:

最撩的事啊?

不記得了。都快7年沒見過你了。

也不知道你究竟過得如何。

身邊朋友有說你過得好的,留學的很開心。

也有說他會欺負你的。

我知道我們這輩子再也不會相見。

可青春中最撩的不就是

也許我有意無意的傷害過你

可這輩子無論你是什麼樣

我永遠都深愛着你


匿名用戶:

高中

1.他喜歡打籃球 吃飯的時候讓我去籃球場找他

去找他 也不敢靠近 怕他們起鬨

遠遠的一眼就找到了他

想着該做啥動作讓他注意

沒想到一下子就看到我了

他兄弟告訴我 我說他打球咋左看看右看看心不在焉

是在找你啊。

2.他喜歡喝飲料,一出門渴了就是買飲料奶茶,一天就得四五瓶,每次他買飲料向我招招手意思是他要喝飲料了,我就搖搖頭說NO,換成礦泉水,然後就可憐巴巴的看着我。

3.他的身上很香,當時高中坐他後面,老是聞到。有點潔癖,每天都要洗澡,出門必備濕巾,跟他相比,感覺自己活的很粗糙啊。不喜歡別人踩他鞋,不小心踩到,分分鐘用眼神殺了我,闊怕闊怕。

4.被人提問 問他的愛好是什麼 拍了拍我頭。

5.高三那時不能公開的談,但經常一塊兒,別人大概也知道我們的關系,被別人拍了張照片,別人發給了他,說這是你同學吧,他回 這是我女朋友。

6.最喜歡小雞啄米似的親他,最喜歡親他的鬍子。

7.高三好像被老師發現了我們在一起,把我們調的很遠,他直接把桌子搬到教室外面,說後兩個月要在教室外面度過。

8.中午要回家睡,每次到教室都是掐著點,最喜歡中午睡醒,往窗外看,正好能看見他鳳鳳火火趕來的樣子,還順便捎我愛喝的酸奶。

9.他數學很好,最喜歡問他題,其實就是打着問題的幌子跟他說說話,給我講了一大堆這題咋做,根本沒心聽,只是想跟他待在一起。

10.那次考試他沒考好,看他趴在欄桿上,以為他心情不好,想盡辦法逗他開心,晚上下自習,一塊走在路上,還是害怕他不開心,他說了句 牽牽我手就好了 當時毫不猶豫立馬牽了他手(後來想想當時怎麼可以那麼果斷就牽他手 不矜持啊 然而就是想讓他心情好點)然後就告訴我 我沒有不開心啊 就是想占你便宜

11.那時的我們想的很簡單 以為能考上一所大學 我問他 要是沒考上一所大學怎麼辦 他說 肯定會的 我會把志願都填到你那兒的

12.高三吃飯我都是跑着去的 他也跟我一塊兒跑 朋友說 看我倆的背影好像 龍貓和那個小女孩

13.朋友說 我說到他的時候 眼中有光

14.希望聯考快點到來 總覺得日子過得太慢 一天天數着日子過去 這樣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黎歌:

高中文理分科,我選了文科,然後我們班包括我就只有三個男的。所以後來班導就把我們拆開,都跟女同學同桌。

我的同桌是一個挺可愛的人兒,只記得一件事:那一天她問我什麼是心動的感覺,我說大概就是心臟撲通撲通的感覺吧,然後她就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然後慢慢靠近我,對着我的耳朵輕輕吹了一口氣,然後輕聲說:我喜歡你~

哇!!!!渾身一顫,瞬間心動有沒有!


困困:

冬天的時候 坐在教室中間的第二排

每天下午一二節課的時候陽光就會從教室門里穿過來 很刺眼

男孩子坐在門口第一排的位置

每天下午上物理課的時候都把身子側過來坐

哼我知道他就是假裝看不清黑板!!!

然後餘光就一直朝我們這一小片看

雖然不是很清楚他在看誰但是感覺就是在看我啊((유∀유|||))

不然為什麼我一看你你就把眼神錯開啊(°ー°〃)

然後有一天實在被陽光照的睜不開眼睛了

拿了本練習冊抵在頭上聽課

餘光看見男孩子向這邊看了一眼 愣了一秒 然後起身把門關上了

啊當時真的覺得這個男孩子好暖啊

但是這邊好多女孩子呢 萬一不是為了我關的呢(〟-_・)ン

還有還有

自己挺喜歡唐詩宋詞的 我知道他喜歡納蘭性德

有時候也一起聊聊詩詞歌賦什麼的

有一天他突然寫小紙條問我

「如何薄倖錦衣郎」的下一句是什麼?「」

我當時沒反應過來把杜牧和納蘭弄混了

「???不是贏得青樓薄倖名嗎?」

「……」

後來有一天上課開小差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

「啊啊啊我想起來了我說的是杜牧的十年一覺揚州夢 贏得青樓薄倖名 上次把這兩個記混了∑(°口°๑)❢❢」

然後

「沒想小生當日隨口一問 竟勞姑娘記掛良久

….. 」

後面還有的我記不清了

當時

啊怎麼會如此美好的男孩子啊啊啊畢竟大多數都是連納蘭性德和納蘭容若都以為是兩個人都分不清的大豬蹄子啊!

看完小紙條以後立馬抬頭看他

發現他一直在回頭沖我笑

還有兩個小虎牙。

還有還有

他聲音特別好聽 很有磁性的那種 cv里的那種感覺

能溺進去的那種

有一次他參加學校的演講比賽 在班裡排練 講完以後全班女生都路轉粉了超好聽੭ ᐕ)੭*⁾⁾

有一次我們倆坐在一排 中間隔着一個過道

早自習老師沒來

看着語文課本發呆的時候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特別蘇特別低沉有磁性特別寵的聲音

喂喂我知道是你啊別念了喂!

會蘇死人的你知道嗎!!!

不要用那麼寵的聲音念荊軻刺秦好嗎!!!

你還笑 分明就是故意的!!!

受不了拿課本打了他一下

「你別念了啊喂!」

還笑還笑 就知道笑(順便笑的也超級寵///)

同桌聽見了問我怎麼了

「他剛才!!用那種特別寵的聲音念荊軻刺秦!!」

同桌:(°ー°〃)

我:「你再念一遍 給她聽!「(゚ペ)」

雖然又念了一遍聲音還是很好聽但是完全沒有剛才寵溺的那種味道了別以為我聽不出來!!!啊啊啊混蛋!

「不一樣啊啊啊 剛才他明明不是這樣念的 他騙人!」

同桌:( ´゚ω゚)???

他:( ◜◡‾)

我:(>д<)

還有好多

emmm我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也可能是我心理活動太豐富???

不知道哇(笑)


匿名用戶:

晚自習前比較早到教室,裏面沒有幾個人。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瞄到他在寫數學題,於是攤開自己的數學作業開始寫。

正值傍晚,窗外落霞一片,到處都粉粉的。班裡少許人在討論問題。

寫着寫着,

臉就紅了。

分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閣割線

去他的最撩,去他的狗屁青春,end。


匿名用戶:

她的字特別漂亮,除開有女生的娟秀,還有一股子英氣,起筆轉折收筆,隱藏着很多鋒芒。

其實高中前兩年,我對她並沒有太多的感覺,我隱約喜歡的是隔壁班的一個女孩子,但是進入高三中段,越來越覺得她身上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話不多不嬌氣,聰明而刻苦,漸漸地我們有意無意的靠近著。

大約是在聯考前2個月,那時候因為我經常晚上打手電看書,跟舍管鬧了矛盾,一氣之下搬離了學校,眼看着聯考即將來臨,分離幾乎是註定的,那陣子感覺班上的男生和女生荷爾蒙分泌驟然增多,旁邊不是重點班的班級里頻繁出現情侶,終於在某一天的晚自習,我決定向她表白,我遞了一張紙條給她:晚自習後操場見,我有話對你說。

因為我不用住校,自習結束我就上了操場,她先去打了熱水上了趟宿舍樓下來了,我的心砰砰跳,操場上有三三兩兩的人在散步,我們也是其中一對,並不顯眼。我鼓起勇氣問她:對我是什麼感覺,她說不知道,我說我喜歡上你了,我想如果你不討厭我的話要不要試着交往,她楞了一下,問你們覺得我哪裡好,怎麼XXX和XXX都跟我表白了,我瞬間心涼了大半截,XXX和XXX可是大敵,這兩人各方麵條件可不比我差,居然眼光都特么一樣!!! 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上你,就是會很想跟你待在一起,覺得你跟其他的女生不一樣,她說:我已經答應XXX了,所以你晚了一些~ 我心裏瞬間冰冷到極點,但我並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我跟她說,我可以等,我會等到聯考結束,等你重新做決定,這中間隨時可以來找我。

這樣第三天的清晨,我到班上,班裡已經來了很多人,我做到座位打開抽屜,裏面有一張折好的紙~特么的那是她的草稿本的紙,我太清楚不過了!我盯着她的後腦看,她沒有絲毫的異樣,在跟同桌說笑着,我悄悄用手臂擋着兩邊打開紙條,上面有幾行字:我已經跟XXX說了,決定選擇跟你交往!我特么心裏像得了天大的便宜異樣,被幸福擊中的巨大沖擊,我沒過我會出局,但是勝出來得如此之快我始料未及,從此我們彼此看對方的眼神再也不一樣了。

後來的我們,晚自習後夜色里在操場散步的時候會偷偷牽着手,早上會為彼此帶早餐,我會給她擠進十層人海去打熱水,會跟她講最難解的題最快捷的解題思路,我盼望我我們能考進同一所大學~

聯考結束了,那天晚上我們幾個玩得好的同學出去通宵上網,她查了答案,我沒有,凌晨,送她們回宿舍,我約她去操場轉轉,跟其他同學分散,我們到了操場,我記得那天下過陣雨,跑道濕了,但是操場旁邊的樹下是乾的,我們牽着走了一圈,操場一個人都沒有,我問她,我可不可以親你,她沒說話,只是停下了腳步,夜色里,昏暗的路燈下我向她俯身而去,柔軟,從未感受過的柔軟,嘴唇反饋的觸感充滿了新鮮的體驗,我們擁抱在一起,生澀地貼近彼此,她執著得閉着眼,我漸漸閉上了眼睛,沉浸在初吻中,鼻尖傳來她的發香,身體感受着她的曲線,慢慢索取著彼此的溫度,一秒都未曾離開……也許3分鐘,也許10分鐘,操場的另一邊亮起了一道手電筒的光,是保安巡視校園,我們有些慌張的放開彼此,她猛烈地喘息著,看着越來越近的燈光,我們牽着手飛奔向一片漆黑的教學樓里~

那是十八歲的男生和十七歲女生的初吻,在那個6月的初夏夜,留下了青春最撩的記憶

後記:她落榜了,我發揮失常但考上了一所北方的綜合性大學,她在一個雨天給我打電話,選擇了分手,然後毅然選擇了復讀;我帶着夢想和留戀踏上了北上的火車…一晃,過去十年了~她已嫁作人婦,成了一個孩子的母親,我沒有出席她的婚禮。那個背負不起愛情的年紀里,我忘卻了一切,卻永遠銘記着當時兩個人最單純的心意


匿名用戶:

匿名一下,Aorqu有同學。

恩..答案很長。

我是個很外向的人,但我覺得我本質上是不善交際的,說我自命清高或者自負也好,真的沒有辦法,很多時候我也想成為那種小太陽。

得從初一講起,國小人緣很好,到了初一變得可有可無,然後初二因為成績好進了我們學校的重新分配尖子班,剛開始特別害怕又很期待,一方面終於可以改變現狀,另一方面我怕現狀不如我意。

到了新班級,壓力很大,從來沒有因為成績哭過的我第一次因為數學考得不好哭了。

剛開始,沒什麼人了解我,我的外向是對身邊的人,在那個大環境下我很依賴以前,所以沒交到新朋友。雖然有以前的朋友,可有時候還是感覺很難受。

y是我們班班草吧,我們班因為學習好,感覺男同學都長得很平凡emmm我真的不是在黑他們,但剛開始我都沒注意到y,後來我想了想可能是因為他不是最好看的那種,但足夠好看,國小有五六個女生追過

有一次他群發問我要作業,當時喊我xx姐姐,我就覺得好有趣,長得一米七幾大高個,說些話真可愛,從那時起我就有點注意到他了吧。

他很開朗,真的很開朗,就是那種從來不care任何事情去交際的人,我覺得他就是這個班級的核心,和誰都玩得好,所以有時候我也會被他cue,加上我倆都特喜歡看看動漫,我對他的好感就飆升很快,恩,其實最重要的還是顏值高啊哈哈哈哈哈。

然後12.7日,我意識到我喜歡上他了,話說我覺得我挺理性的,不深入接觸恐怕不會喜歡上,喜歡上他可能是因為他就是我所嚮往的那種人吧。

但是我和他當時真的一點都不熟,話都沒說過幾次,我是放不開面子的。

然後某天我發現,誒,好像有一周他的位置要到我後面來誒,然後我數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終於,最後四周,他都坐我後面。

這四個星期基本上天天晚自習都講話吧,加上我同桌沒來上學他身邊的人沉浸學習所以就我倆天天講話就熟悉一點了。

但回想起來,只能算是說得上話的朋友吧,寒假也沒聊過幾次,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

開學了他又坐我後面,沒換位置。

然後就有了很多梗啊,他見到我也會和我打招呼。

然後有一次下午吶,我在那兒唱歌,人潮流動,迎面走來的他接了上去,不是我帶濾鏡,當時那種感覺真的無法形容。

晚上我因為什麼事找他聊天,他安利給我一個遊戲,說,哥哥帶你。然後十點四十左右,他說,話說很晚了,晚安。我沒回他了,眾所周知,大家對喜歡的人都喜歡裝高冷。然後他又說,喂你怎麼不和我說晚安。我當時懷疑不是本人呢……emmmm

因為這學期,在班上人緣不知道為什麼好了很多,和每個人都慢慢接觸了,所以感覺自己過得也更快樂了。

他每次看見我都要嚇我一下,輕輕地打一下,然後說嘿垃圾xxx或者是什麼什麼,和他的日常就是互懟。

後來換位子了嘛,他不坐我身後了,但是很奇怪,我們的關系並沒有變淡,反而更好了,我和他經常在群里互懟,每次我是真的懟不贏他….然後我就說拉黑,他就說別啊xxx我錯了別別別爸爸。

有一次晚自習,他們組坐我們組右邊,當時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是六個人一個組,三個人一排,他是第一排的最右面,我是我們組第二排最右面,我旁邊是他們組的第二排的最左面,然後有天早上我一來,他就坐在我旁邊第二排最左面那個位置了,離我就一個過道,我詫異死了。

上課的時候我們倆就互相偷拍。晚自習做作業的時候,我說我有道題不懂,他下課給我講題,我說你把輔助線給我說就行了,他說不得行,要讓我理解。然後同學走過來了,因為當時我們膝蓋離的很近吧也就3到5厘米,同學就打趣我們兩個,他看了一眼啥也沒說,繼續給我講題。

後來過了很久,又坐到他前面了,他天天上課就搞我頭發,還一邊搞一邊說是雜毛。

有一次他加我小號,截圖我的資料說我那個號咋還唱歌呢,我看見他給我的備注是小小x,我當時的心裏就像炸開了煙花。

我來啦繼續寫吧,大晚上剛做完ppt。

事情太多了,我就說我最喜歡的幾件事吧。

打遊戲的時候,我說我不會,他說,隨便選,我帶你。

你想嘛,一般男生都是裝樣子說帶你,你一坑或者說他沒打好就要開始噴你,對普通朋友而言的話。恰巧,我打遊戲就是真的垃圾,我坑了他一把,他沒有怪我,教我怎麼打,說應該按什麼a幾下之類的,而且他每次打遊戲都喜歡帶上我,盡管他知道我很坑。

有一次吧我發了條說說,八月快樂,想聽早安。晚上和他qq聊天的時候,他又懟我,我就說拉黑。他說,拉黑了怎麼和你說早安。我晚上手機被收了,早上拿手機一看,他給我三個qq號都發了早安,我就回了個早安,他說,你怎麼這么晚回我。

物理有個小實驗,我缺器材,我問他在哪裡買,他說他資助我導線,其實我都不指望他給我了,因為我說好之後他就沒回我了,我以為他打遊戲去了,然後過了幾分鐘,他問我,你在哪裡,我說,xx中學(我們的學校,他知道我家離學校很近)附近,他說你快來xx中學(我們的學校),我已經到了。我當時的心就是真的停止了。我來找他,看見他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我說你這么晚來這兒幹嘛,他說,我是專門來找你的,你看我對你好好。我和他走了一段路程去買水喝,他說,你最近怎麼沒玩xx遊戲了。我說,沒啊,我玩啊。他就說,那我每次上線都沒看見你。

還有很多,以後慢慢更新

我來了。

新學期換位置了,他不是我後桌了,但是呢我們要換位置,這兩個星期他坐我旁邊,隔一個過道那種,大概就你和同桌中間二三十厘米的樣子。

特別一點的話就是,他就只愛沒事打我一個人,他同桌他也不那麼整,其他同學也沒看見他整過。

而且我前幾個星期接水經常碰見他,我發誓不是我故意的惡魔媽媽,但這兩個星期我就看不見他了。

這兩個星期我真是恨死我的暴躁了。

他和我前桌給我取外號,笑了十幾分鐘,就很難聽那種,我就真的生氣了,我說,不要再說了,lz不喜歡。

他就轉過頭去沒說話了。

當時在上晚自習,大家都在安靜做作業,我心裏真的很復雜,他又不跟我道歉又不說什麼,我做作業都心不在焉的,其實我感覺他也是。

晚自習的時候,他表情很認真的那種跟我說,對不起,xxx我錯了,其實我們也是真的開個玩笑,我們不可能真的這么喊你吧。

我前桌就轉過來又喊了一次我的外號,他就說,你真的很煩。指的是我同桌

然後我沒理他,他就說,要不你就喊我xxxx(我以前給他取的外號)

我還是沒搭理就那種冷笑了一下因為當時真的思緒很煩不敢大聲生氣又不想原諒他

他就一直找話題我就沒怎麼搭理

下課了我氣消了

開始和他講話 他開始和我講他們寢室的事情

他說他們戰隊在想名字 我很隨意地問叫什麼

他先說了兩個名字 都帶了我名字中的字

我tm當時是真的懵了啊啊啊啊啊

最重要的是 他說 那兩個名字都是他取的


匿名用戶:

高中時…

他:「我喜歡你!」

我:「我不喜歡你。」

他:「為什麼呀?」

我:「因為我喜歡兵哥哥呀!他們都好man吶!你太瘦了,我不喜歡你這樣的。」(因為當時超級喜歡軍旅劇)

––––––分割線–––––––––––––

一年後。

他去當兵了,

聽朋友說的,他的好哥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想變得強大,去保護他的女人。


LePetitPrince:

喜歡也沒用,沒用也喜歡。
愛而不得卻不知悔改。


開眼視訊:

初戀一定要趁早!《石膏》(原名:GIPS)講述了一個甜蜜而夢幻的故事, 12 歲的小鮮肉 Pelle 在和父母外出度假前卻意外摔斷手臂的故事,當他帶着石膏夾打算灰喪度日時,卻在假日偶遇一段浪漫情愫。

甜蜜而夢幻的夏日,勇敢的人永遠都不會是局外人。

視訊來源:From New AMS Film Company

歡迎關注 @開眼視訊 與你分享更多精彩短片~


一隻蛋:

高二的時候喜歡上一個男生,默默的,誰也沒說。

然後有一次有個女生誤會我對她男朋友有意思(期間的原因有點亂就不說了)

然後就跟我撕逼什麼的,我跟她說我有喜歡的人了,我對你所謂的男朋友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說「你喜歡的人倒了八輩子霉才會喜歡你」

她說什麼我都不在意,就是這句話讓我記了很久,很傷心。

後來有一次跟我喜歡的那個男生一起走去學校晚修的路上,我偶然間跟他說到這個事,他頓了一下,風輕雲淡地說「難怪最近感覺自己有點倒霉。」

一開始沒聽懂,反應過來的時候,心裏甜到爆炸。


浮梁買茶客:

高二文理分班,為了準備迎新晚會,和她成為了舞伴。

確認關系的第二天,晚自習結束後,和室友在雜物間討論宵夜吃啥,抬頭正好看見她從窗外走過,也正好轉頭看到了我。

款款一笑,暗含秋波那一眼,至今難忘。


如初:

初三的時候 我和同學繞遠路去等車 和他走到一半就分道揚鑣了 因為我要做公交 他走回去 我剛從巷子口拐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 時間突然凝固住了 我還是能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旁邊有一輛白色的車 還有一家大型超市 那條道上沒人 一個男生從我面前跑來 羞澀地說了聲「再見」 我還沒反應過來 他就跑走了 等我回過神 看到對面的一個男生好朋友一直在跺腳 好像在怒其不爭 我有點兒怔住了。此後在學校看見他 總是在張望我 我都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名字(不是一個年級 他初一我初三 突然好罪惡) 掃包干區的時候他和朋友坐在長椅上看着我掃地 有一次掃到他那了 不小心有糖紙飄到他腳下 我伸手去撿 和我同行的妹子笑出了聲 他的兩個朋友也在笑 他不好意思 就馬上逃了 我真的想說 嘿 笨蛋 下一次掃包干區要一個月後了 你都不問一下我的名字嗎 我也喜歡你啊 其實我早就關注着你了


大胡茬子:

上高一的時候,班裡有一個從東北轉來的插班生,是哪種帥氣型的奶油小生。成了我們學校的男神迷倒了全學校的女生。

背景介紹完畢

有一次學校踢足球(這小帥哥足球踢的不錯),全年級有三分之一的女生都去看他比賽,正當比賽如火如荼的時候,這個小帥哥一個失誤,一腳把鞋踢飛了。對!踢飛了,踢的還挺高挺遠。於是乎,全學校都在傳一個笑話–新來的帥哥把鞋踢飛了!


無愛不歡:

初戀。

國小課間的時候把我叫出去,身體背靠着,雙手搭在欄桿上,笑着問我:「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

我都快暈了。(暗戀蠻久了。)

強壓着興奮,說自己考慮一下。

畢竟也要矜持一下不是?

結果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讓我閨蜜告訴他,我願意和他在一起。

我記得我們國小的時候很流行跳那個交誼舞,男女生一起的。那時候同學們很可愛,都很「避嫌」,不願意彼此牽手。

但是他就不一樣,他每次把我的手握緊緊的。(是的我倆搭檔)

讓閨蜜好告訴他心意那天,我和他一起跳,我當時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不敢看他。

後來一邊跳,我聽見他問我:還沒考慮好嗎?那件事?

我內心????

閨蜜你怎麼回事

我馬上抬頭,特別着急的解釋:啊??我讓xxx (閨蜜名字)告訴你了啊!我願意啊!!她沒說嗎????

然後。

他慢慢的笑了,在我耳邊輕輕說:

她告訴我了,我只是想親口聽你說一遍。

那個舞跳得,畢生難忘。

ps國小真的懂得什麼叫喜歡了,彼此都知道。


見我如青山:

青春從指間流逝,但在我們心中像酒一樣越來越醇,歷久彌新

自己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有的時候一時興起,起意要寫一些東西,但寫着寫着卻總寫不完,有時候不忍去回憶,有時候懶得不想繼續。

謹以此記,寫一篇完整的回憶。

讀Aorqu回答有感。

她是我高中最大的遺憾,初時不覺,而後漸漸浮現,深刻。

去高中第一天分在了一個班,開始並沒有什麼印象,對陌生的人向來不願去交際,只得等慢慢熟絡起來,所以也就只跟幾個宿舍的還有以前就認識的話多一點。

慢慢的,對班裡大半人都慢慢熟悉,但是對她仍然沒說過一句話(千呼萬喚始出來hh)正因為這樣,對第一次說話印象尤為深刻,高一課間應該是沒人會坐在自己位子上的,那時我正在跟舍友在後面聊的不亦樂乎,手裡不自己覺得拿起來一塊綠色的青蛙 形狀的手錶,突然後面一聲「誰讓你動的」,十分尷尬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她眉頭緊蹙倒是宛如眼前的樣子,正好馬上就上課了,我就回座位了,我想這便是初次相識的場景了,沒有任何的像其他答案般的一見傾心,相反是有點不太友好的,但有些事或許是已經註定,誰也不會想到後來會發生那麼多。

暫停,會有人看嗎。。。。

更新。。。。特別感謝給我那個贊的哈哈

夜不能寐,睡不太著,更新一下,突然覺得往往情感爆發是一瞬間的事,就像我想寫這回憶的事,兩天之後,心裏那份洶涌慢慢的平復。

她是英語課代表,恰好我的英語在男生裡邊還不算差,但是我這人真是從來不會好好寫作業的,高中都是幾遍幾遍的抄單詞,比較乏味,那時比較年輕的覺得應付還不如不寫,於是乎,往往寫三遍我只寫一遍,而剩下的往往就去求她了,沒都是皺着眉頭,嗔怒著,一把拿過我的作業本,說著「拿過來!」,到後來學期末翻作業的時候,很明顯的兩種字體,那時不懂,現在想起來挺甜的,青春的味道 滿滿的回憶。

她是脾氣很急的女生,恰巧是短頭發,往往一句不對就一皺眉頭,生氣的不行,但是只要和她說一句好話,馬上又眉開眼笑了,想在想來也是很可愛了。

接着,沒記得有什麼特別驚天動地的大事,平淡的時間流逝,平淡的人來人往,慢慢的一天一天過去,少不了的雞毛蒜皮,像坐在一葉扁舟里,順着平靜的流水緩緩而下,偶爾跳出一個漣漪。

睡覺。

續更,最近比較失眠。

也沒有神農特別的事,但是每天都會交流,說話,可能慢慢的這個過程里關系就慢慢發生了變化吧,不知覺間兩個人關系近了。

還記得,有一晚上學校斷電,(那是唯一的一次斷電吧,總以為以後還會有,可以再體驗一次,可是卻成了唯一一次)一班的人都坐在教室里,剛開始還有班導在前面的,後來不知道去哪了,氣氛也就活躍起來,黑暗裡,感覺大家都特別活躍,有在那縱情唱歌的,有一起吹牛的,我在那就跟前後周圍的一起鬧著,一會有人告訴我說她哭了,很納悶怎麼哭了,就過去安慰一下,她哭的稀里嘩啦的,黑著摸了一下她的臉,全是濕的,想問問她為什麼,也只是一直哭不說,我就一直拍着她的背,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幾個女生說我越問,她哭的越厲害,我就走開了,後來才知道 是因為我在跟邊上的女生鬧,吃醋了,現在想來當時我看到她哭心裏也是揪揪的,那時候,情感就是那麼單純,應該是沒有摻雜任何別的東西吧。

再後來,還記得那是最後一節晚自習,她給了我一張黃色的小紙條(現在還保存著哈哈,感覺都不敢看,看的時候會有心悸的感覺,對以前的東西感覺不敢回憶),(那時候小紙條再班裡滿天飛)非得讓我回寢室之後看,還有一定不要給別人看,我雖然特別好奇,但是也是忍住了,回到宿舍收拾完就馬上打開,窗戶紙就這么從一端捅開了,心裏的想法挺多的,有喜有悲,喜是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悲是貌似不能同意啊,沒來及多想舍友就湊過來問,我當然是不告訴,哈哈那時候這種事還是很神秘的,而且她也囑咐了不要別人看,但是顯然,低估了舍友的手段!,,幾個人按住我便被搶去了。。。。。

最終我也沒同意,我很喜歡她啊,但是因為一些事家庭的原因我沒有踏出這一步,也可以說是沒敢。現在想來也是幼稚,滿是後悔。

因為沒同意這個事加上班裡都知道了,所以關系突然冰點,她一下不搭理我了,兩個人也不說話了,心裏是感覺很失望的,我不想這樣但是她總是刻意不跟我交流產生交集,這段時間感覺是很難過的,但是我又特別善於隱藏自己,心裏一百個不願意也不會表現出來的。

時間匆匆,就這樣過了大約一個月,兩個人又慢慢的回到了之前相處時,只是不在說兩個人的關系。

不覺間,高一就在這種嘻嘻鬧鬧中過去了。

分別不可避免,她去學了美術,而我去了普理。

其實一直我們都有交流,小紙條寫了無數。剛分完班第一天晚上我記得,她來找我,哈哈看到她真的心情莫名的好起來啊,跟她說話她總是嗔怒的,沒說幾句,就給了我個紙條,匆匆走了(我在樓上他在我樓下),開始自習我迫不及待拿出來,一打開,上面滿是我名字的縮寫,一整張紙都是的,慢慢的全是感動,我們約定好了以後每天晚上都寫一張紙,哈哈偷偷的感覺,所以經常我也跑到樓下去給她送,那時候滿是羞澀,碰到別的班的人感覺很不好意思,便也匆匆送了馬上就跑回來。

高中,每天都有課間操,從教學樓出來去操場,很巧的是每次都能碰上,不是在樓梯上,就是在樓下,有時候看不見就覺得內心有點失落。每次碰到了都是她在我屁股後面,不是絆我一下就是踢我屁股,而我便抓她的頭和脖子。

壞的不想回憶啊,睡覺


月光落在樹梢上:

我始終都記得那時候的他。

那時候我們高一,新的環境陌生到可怕。我一直都很慶幸,我的老朋友依然和我在一個班。坐在我後邊的他的孤獨是顯而易見的。他耷拉着腦袋無精打采地望向窗外,手指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敲著。一切都是波瀾不驚的平靜。

高一的我,不善交際。而那時的他,一直沉默寡言,我們這樣無聲的做了很久的前後桌。

「喂,你吃飯了嗎?」我們第一次有了交集,是他主動的。就像很久以後我們的生活都是他在努力的維持並且繼續下去。

我現在都還記得那天。

他從後排到我旁邊坐下。第五排,靠窗的位置,兩三點的光景,陽光很暖花也很香。我們都專心地吃着飯並無很多接觸。

那之後的我們一直維持着普通前後桌的關系,偶爾交談幾句,按時上下課,就是我們部的生活的全部。

偶然的是期中考試後,面對參差不齊的成績,班導對我們的位置進行了調整。

也就是因為這次變動,他忽然的從我的後桌變成了我的同桌。

後來所有的故事,都是從這裏開始。

我至今都還能會想起那個月色如水的夜,微涼的風輕輕地吹起他細碎的發,露出他光潔飽滿的額頭。月光透過樹葉灑在我們身上,恬噪的蟬喋喋不休地嘶叫着,凄涼的叫聲撕裂了整個夏季。月色下的他白凈的像是從童話里走出來的雪王子。

薄薄的唇角,寡淡的笑容,靜默的寂寞容顏好看到無以描繪。

十六歲的他在任何地方都自帶閃光燈,他一直都是我們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可是那時候的我每一各方面都不出眾,可惡的自尊心和自卑感將我一天天埋沒在人山人海里。

認識他的人都認為他很高冷。

高一那時候我們班上有個小姑娘喜歡他,全班幾乎都知道這件事。

有一天那個姑娘來找他,他正在和我打鬧。我看見那個姑娘在他身後羞羞的站着又不敢開口叫他。於是我使勁向他眨眼睛,示意有人找他。

他以為我眼睛不舒服,停下來問我,「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說完他來看我的眼睛,我打掉他的手,指了指他身後。他看向身後的人,神情里有幾分詫異。所以我一直懷疑他的語文不好是不是也直接影響了他的理解能力。

「這個,給你。」小姑娘滿臉通紅的塞給他一封信,滿臉通紅的跑開。

他看了一眼信封,粉紅色。然後轉身將信封交給我,「你喜歡的粉紅色。」

我拿着信封不知所措,班裡的人幾十雙眼睛都看着我,我將手上的信封交還到他的手上,「你還是看一看吧,你這樣···」我的話還沒說完他就將信封塞進課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然後冷冷地轉過身去寫作業。

這場鬧劇不歡而散。班上的人一直都和他沒有什麼交集。

他在大家的印象中一直都不怎麼好。

曾經有人評價他:高傲,不可一世。

在了解他之前,我也這樣認為。因為他很優秀,話很少,所以和他結伴的人很少。他常常一個人在校園里行走,身影中有幾分孤獨。

可是大家都很奇怪,我這樣一個不優秀不漂亮缺點很多話也很多的人,就怎麼和他很合得來。我也覺得不可思議。關於他的一切,我好像都很有耐心的去了解去做好他需要我做的事。

而他,似乎關於我的事也會上心。

有天上晚自習,我偷偷摸摸地打瞌睡被守晚自習的老師點名,我支撐腦袋睡覺的手滑落下課桌。我的臉也這樣被我的不小心撞在桌角上。我只覺得我的臉有烈火正在熊熊燃燒,我不敢叫喊我不敢哭泣,我知道大家都在看我的笑話,我只得把蓄滿眼眶的淚水吞下。

所有的人都轉過頭來看我的笑話,只有他關心我疼不疼。

我滿眼噙淚的對他搖了搖頭。

他第一次對我發火,「你難受就要說出來,別把什麼事都憋在心裏。」

當時我被他吼她莫名其妙,後來我才明白,別人都會誇你懂事溫和有禮貌,而只有真正在乎你的人才會在乎你是不是受了委屈。

校醫室里,校醫對着我紅腫的臉唉聲嘆氣。再看看一旁的他,忍不住搖頭,「你這個小夥子怎麼回事?怎麼能夠打女生呢?就算你們感情不和你也不能這樣啊。」

我看着他動了動嘴唇想要解釋些什麼,最終什麼也沒有說。

回教室的路上,我不停的伸手摸摸我紅腫的臉頰,他也學着剛才校醫說他的語氣對我說,「女孩子怎麼能這么在意外表呢?重要的是心靈美啊。」

「你說我會不會毀容啊?」

「你就放心吧,反正你會不會讓也就那樣了。我呢,心靈比較善良,要是沒人要你的話,我就養你啊」他的聲音如夏日般熱烈的呼喚,融化了我整個冬日的冰涼,如暴風襲來讓我不能呼吸。

「你懂什麼啦。」

連我都搞不清楚為什麼,那些不安通通消失的無影無蹤,既是關於他,我什麼都不確定。

那天夜裡,月光突然很明亮。我們的影子一前一後,空中彌漫着冬夜的芬芳。

特別,特別甜。

我生長在西南腹地的這座城市,冬天總是灰濛蒙的天和偶爾飄來的一片片晶瑩剔透的雪花。教室里沒有暖氣,盡管我穿的很多,臃腫的身軀也抵擋不住濕冷的寒氣,手放在課桌上寫筆記,被一路從西西伯利亞吹來的寒風凍得紅彤彤的,像是兩個紅紅的蘿卜。

每天上課凍得手腳冰涼,於是天天和坐在我身邊的他哭訴。

沒過幾天正好是聖誕節自習的時候,他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睛往邊上看,說「你看,課桌旁邊有東西。」

我低頭一看,課桌邊上的箱子里有一雙粉色的手套。當時的特別納悶,「這是誰的呀?」

他談談的看了我一眼,「誰撿到就是誰的。」

然後我到處問是誰的手套,他後來知道了把我訓了一頓。

那時候,我只覺得他特別有趣,是值得我依偎的人。

我不愛喝水,他每天幫我把杯子裝滿涼開水,和我比賽誰先喝完;我喜歡聽周杰倫的歌,他總是第一時間下好新專輯向我炫耀,然後兩個人一人一隻耳機坐在一起聽;我心情不好跑到操場上大哭,下著大雨他也追過來,一邊抹著臉上的雨水一邊講他的糗事逗我;我們在外面亂逛到很晚,明明我們一個朝南一個朝北一點也不順路也偏偏要送我回家。

他喜歡玩遊戲,我每周放假都會屁顛屁顛地跑到報刊亭買大眾網絡報,然後返校那天放在他桌子上;他痴迷打籃球,我放棄空調沙發立馬奔到體育館去給他加油。

好像關於十二月,關於冬天,我總是有說不完的心事。

我很難忘那個大雪彌漫的十二月。

是夜裡。晚自習。

幾顆殘星伴着一輪缺月,一縷刺骨的寒風襲來,帶走了幾片黃葉,卻留下了滿屋子的離愁。

那是十二月的深冬夜裡,我們並肩坐在教室里。我還記得那天我們穿着深藍的校服,白色的耳機線繞過衣袖,左邊是他,右邊是我,細細的白線連接我們的情感。

四個月。

他的影子和粉筆灰交織在一起,黑白分明,在我的記憶里轉圈,模糊了雙眼,耳邊縈繞着周杰倫的歌聲。我想,那時候的我們就是最好的我們。

「你知道這首歌嗎?」沙啞的聲音傳來,我抬頭望瞭望你,他看着我,然後看我轉過頭來,他就幽幽地看向窗外。

窗外月光的手,從窗子外伸進來,輕輕地撫摸著少年寬厚的背,塗抹上燦爛卻不刺眼的色澤,均勻的,一層又一層。

「不能說的秘密」

聽見我的聲音,他終於轉過頭來繼續剛才的話題,「我還記得國中有個女生非要纏着我給他唱,你猜我唱沒有?」他盯着我,我卻像躲避這個夏天的每一縷陽光般躲着你炙熱的目光,只是訕訕搖頭,便不再理會。

他忽然拉着我的手,滿臉期待卻又不知所措。

他就坐在那裡,離我咫尺的距離,我甚至清楚地聽見他均勻的呼吸。月夜裡柔軟的月光照在他身上,他整個人都是銀色,連時光也變得無比溫柔。即使我連抬頭看他一眼都不敢,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節奏和氣息,這讓每一個平淡無奇的月夜都充滿誘惑。

可那之後我們便再也無言,直到宿舍熄燈的那一刻。

「快看手機,我給你發的資訊。」未等我說一句話,他便匆匆掛掉電話。

那是一個鏈接,分享的是一首歌。

他說,那個時候沒有給她唱,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

就好像他對我說「你就是讓我臉紅的可愛女人。」也說不上為什麼。

朋友常問我對於他是一種怎樣的感情。

其實,那不是愛情也不是友情,他們問我為什麼記得你,我也說不清楚。所有的一切都像流水賬,細細碎碎的,撈不起來。我不記得我們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也不記得是誰偷吃了誰的大白兔。但我記得你。我記得那個年月,不管我朝那個方向看,餘光里滿滿的都是你。

那一年的我們以為相擁過彼此就會一直走過三年,可是當時間從我們身邊悄悄地溜走,我才意識到我們就要分別了。

文理分科志願書上,清晰的勾選了文科。

我喜歡他,可是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所以我留下來,前途和他都不一定能夠回報我。我也知道沒有回報的事就沒有意義,不應該做,可是我捨不得,只能飲鴆止渴。

各安天命。

是我們最好的歸宿。

拿成績的那天,他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氣壓低的嚇人。

我從講桌上拿到成績單後慢吞吞的回到座位的時候,一路上他都在看着我。我餘光躲避不及,只好抬起頭也看着他。

然後他就偏過頭去了。

我剛坐下沒來得及說一句話,他就拿起書包走了出去,那樣一個孤寂落寞的背影。

其實好像他留給我的一直都只是一個背影,他卻是我窮極所有也追逐不到的太陽。

後來開學,我總是在學校的每個角落裡看見他的身影。有時候人生好像就是這樣,那些我們躲避不及的人和事總是在我們最狼狽的時候迎面而來。

後來的我們,聯系寥寥。像是一對陌生人,在遇見的每個瞬間總是匆匆撇過頭。

有時候上課的間隙,我會忽然走神兒。夏天我們搬到了五樓的教室,陽光透過窗紗照進室內,每個人的臉上都像偶像劇一樣打了柔光。我坐在窗邊,雖然偶爾會很曬,但可貴的是一直都有風經過。窗簾常常被風揚起,拂過我的臉,落下的時候會溫柔地將窗邊的人籠罩在其中,遮擋住視線。

像一個與世隔絕的短命小堡壘。

我會忽然在生活的間隙里想起他,想起我們那些簡單快樂的歲月。

他帶我穿過荊棘,看遍一路的繁花似錦,在快要到岸的渡口與我再見。

現在的我才明白,不是每一場相遇都有結局,但每一場相遇都有意義,有些人只適合讓你成長,有些故事只適合收藏。

後來不曾聯系的時光里,忽然有一天對話框里跳動着從前那個活躍在我瑣碎生活里的頭像。過往歲月里的一幕幕清晰的出現在我的眼裡。

他說,有沒有也想找一個深愛的人,彼此陪伴着走過漫漫的大學時光。

我說,愛不了,從前高中的時候有一個很愛的人,這么久了一直都放不下。

他說,其實,當年的那個人,多麼的想找你當面說的啊。

可是為什麼沒有呢。

我想,如果我們換一個時間認識,就會有不同的結局。

他說,人生的出場順序真的很重要。

暖暖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那時候我們歡笑打鬧的聲音從遠方飄來。

窗外的風徐徐地吹來,心裏卻是空落落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