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青春里最撩的事是什麼?
, , , ,
小二郎:

初戀感覺最撩的就是高三午睡時吧,那時每天午睡我都會提前10分鐘醒來,坐到她身邊的空位置,然後輕輕叫醒她。開始她有小脾氣,會俏皮的跺跺腳。後來,叫醒她第一件事就是頭靠在我肩膀上,老天 什麼是幸福感爆棚,真的好甜啊~


艾葉ing:

夏天,溫度與濕度剛剛好。我就一個人蹲在那裡我們教室外面看外牆的布置(宣傳部的透明,認真負責的小姐姐)

這時候猛地聽見頭頂上載來一個聲音,很懵逼,「嘿,你幹嘛呢?」覺得那聲音很像他的,清爽乾淨,又不敢認……抬頭一看,嘿嘿嘿,果然是他,突然感覺自己就像瑪麗蘇的女主一樣!!!

姿勢如下

丑,但形象了……我當時整個人都要在他懷里去了,感覺賊棒棒噠

順帶提一嘴,我一直以為自己暗戀他隱藏的很好,他一直都不知道。但是四年後,emmmmmm,前幾個月,我和他聊天,他居然說他早就知道我喜歡他了,看我每次不敢跟他說話的時候,就覺得很可愛What?!?!

暗戀啊,他現在單身,好像已經談過一個了,傷挺深的……


程戀南:

那可能就是,現在的我和他叭

嘻嘻其實從高一上學期大家剛自我介紹的時候,他就已經被我鎖定了

一眼萬年這詞可真不是隨便說說的

高一的時候我就開始暗中觀察他,默默的看他打球,就算知道他有個喜歡的姑娘,我也絲毫沒有退縮,因為我的內心告訴我,錯過他你就後悔去吧。

他那個時候,對那個姑娘極其上心,而我對於他,不過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了。

但是那個姑娘對他並沒有好感,這讓我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人很好,脾氣好,長的好看唱歌歌也好聽(捂臉),我曾在窗口無數次眺望他打球的身影,直到打鈴了他去水房洗臉,我裝作去洗手的樣子,不經意的跟他打個招呼「喲,你也在啊?」

他是一個慢熱的人,他也早就知道我喜歡他,後來,他跟我說

然後我問他,那你為什麼沒有拒絕我

他說因為他無法抗拒。

我又問他,是我什麼地方吸引住你了呢?

他說是我的性格感染到他了。

qaq明明想聽他說是因為美貌來著…

後來的畫風就變成了下面的表情包

幾乎每天都要說我想你了,然而一在學校問他想不想我他就露出那種絲毫不在意的樣子說「不想」

可能是個傲嬌怪吧qaq

第二次寫這么多內容,思路可能不太清晰,各位將就看吧,我的目的是把這份屬於我自己的美好分享給大家,我希望大家也能跟我一樣,不管青春年少的你,還是已經在社會上打拚的你,都不要忘了曾經屬於自己的小回憶。

愛你們!啾咪!


許昀:

大概就是高一和他坐同桌,他是體育生,個子很高,長得特別好看,眼睛大大的睫毛超級長。剛開始不熟的時候,坐在一起一句話也不說,特別尷尬,他訓練很累有時候回來倒頭就睡。所以,第一周,兩個人說的話不超過十句。

真正開始熟起來是第二周的某一節歷史課上,他問我要不要下五子棋……然後我們就誰輸一局就真心話的愉快的開始了遊戲,最後我三他二。下課的時候,他跟我說我是第一個能下五子棋贏過他的人。

之後關系飛速升溫啊,到現在兩個人已經走的特別近了,送禮物啊,出去玩啊,去看他打籃球,基本上什麼事都干過了。

但是最難忘的大概就是某一天晚上晚自習,我趴在班門口的欄桿上學習,班裡太熱了,那天心情又很不好,就想出去靜靜。他下訓比較晚,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我在外面,進了班五分鐘後掂著一本歷史書就跑出來了,站在我邊上撒嬌讓我陪他玩。我就讓他在我本上畫畫,因為前一段剛剛過了生日,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他就開始給我本上畫巨大的生日快樂,我就在旁邊看著他畫。突然發現他眼睫毛真的超級好看,於是我躁動的小手悄咪咪的伸了上去。

他發現我要拉他眼睫毛,也沒躲開,就一直笑,特可愛,旁邊他隊友看見了說從來沒見他笑的這么開心。於是就有了以下對話……

「給我摸摸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話,讓我摸摸。」

「嘿嘿嘿嘿嘿」

「快點」

「行吧,那你別拽hhhhh」

然後他就閉上眼讓我摸,哇真的,那個手感好到爆炸!摸完之後他睜開眼看我,眼睛亮亮的,當時就覺得臉上特別熱。

這大概是我至今最美好的事了吧。


晨晨:

高二小聯考前一天的傍晚,吃完晚飯很撐,拉著室友出去散步,順便調節一下心情,沒想到剛到宿舍樓下,就碰到了喜歡已久的那個他,當時,可能出於禮貌或是其他什麼原因吧,他隨口問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去超市?」哇,老夫的少女心,當時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丟下了我那可憐兮兮的室友。

那是第一次一起逛超市也是最後一次,其實他本意就是去買幾瓶水,但是當時買了好多零食,我當時還在心裡偷偷的嘲笑他,他竟然也那麼喜歡吃零食。出了超市門口,他才說這些零食是買給我的,哇,受不了了,這種人,簡直不能太撩,But,我當時很矜持啊,一直堅持不要,畢竟當時是玩的很好的朋友,並不是男女朋友,總感覺接受了零食就是他的女朋友了,哈哈哈哈,神奇的腦迴路。。。。。

重點來了!!!

我不接受就不接受吧,他也拿我沒辦法,然後我們就回學校了,邊走邊聊,突然,他停了下來,讓我幫忙拎著那些零食,他要寄鞋帶,當時我就傻傻的接著了,真的以為他就是單純的系鞋帶,然鵝,他並沒有系鞋帶,反而得意洋洋地繼續向前走,我追上去要把零食給他,他竟然只從裡面拿了兩瓶水,零食一個不要 !?我才反應過來,原來系鞋帶就是個套路!當時撩的我真是又氣又喜。 那時,他真的就是我年少的歡喜啊,我的17歲的青春

圖文無關


易拉罐和吹風機:

其實想講兩件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我高中的時候一直喜歡我高一的同桌,一直到我大一那年結束。整整四年。

我特別喜歡寫東西,尤其是給他哈哈哈哈但是送出去的寥寥無幾。圖里這些都是自己藏著的,一直悄悄收著。不過寫的只是一部分。高一結束分班,高二高三基本都是趴在自己課桌上不停給他寫信。(滑稽~可能這就是我沒上北大清華的原因吧哈哈哈)

沒有表過白,沒有在一起。那幾年掉的眼淚可能可以淹過我人那麼高,但是現在想起來,都是回憶的美好啊~

感謝遇見,見過溫柔的你,見過堅持的自己❤

2.高一寒假的時候一群朋友約著出去臨縣玩兒,我和一個女生好朋友是坐大巴車去的。另外幾個男生是騎單車去的。當時的人都是初高中同學,唯一有一個男生是我那次出去玩兒才認識的。高一分班以後,在新的班級沒啥認識的人,但碰到了他,就和這個當時不怎麼熟的男生同桌了高二高三兩年。對他的印象就是,高大壯碩…感覺還有點凶。

不過後來耍成了特別好的朋友,無話不說,非常要好。見證了我高中後兩年對高一同桌的所有花痴和淚水。

畢業以後我留在本省讀大學,他去了外省讀軍校,因為這個原因,我給他寫信落款都是「愛黨愛國愛你的xxx」。

然後這個老哥在大二的十月份,他生日的前一天變成了我的男朋友…

有天想起一件事,和他聊起來高中時候。我們牽過一次手。

高三那一年每周六晚上,我們學校都要考試,語數外文理綜輪著來。那時候我蹭我朋友家的車回家,他去騎單車,我們都從後門走。有一晚我和我好朋友正走著,他就和他朋友從我旁邊路過。我朋友喊他,他打了個招呼就走了。結果也不知道我朋友是不是秀逗了,就喊了一句「xxx(他的名字),你不等等xxx(我的名字)啊」。然後他轉過來朝我伸了一隻手,我也不知道我當時腦子是不是短路了,就牽上去了( ‘-‘ 三 ‘-‘ )可能真的是腦子短路了,然後沒幾秒就放了。

這件事過了我也就忘了,畢竟我當時心心念念的都是另一個大哥啊!!!!

結果大學在一起以後聊起來,分外甜蜜是怎麼回事…

反轉

結果在了一起,沒見上面,沒開過視訊,還沒來得及以情侶身份牽手擁抱,我們就分手了。

告辭


騎著豹子的少女:

在青春的尾巴上遇到了男朋友

年底準備要見家長啦~

不出意外的話,以後的年年歲歲、歲歲年年都是我和他。


炎焱燚:

我高中時前面一個女生,比較騷,天天和後面我們三個男生聊的火熱火熱的,後發展到那兩個男生動手動腳,可我不敢。

那兩個男生一個租房子在外,一天晚上他們給我說喊這個女生去玩,我不敢去,他們三個去了……不久,傳說他們三個在外面同居了,我們沒有人相信,但這個消息不脛而走。我是打死不相信,但越傳越邪惡,什麼污言穢語都出來了,很多男生說的眉飛色舞……我問那兩個男生是堅決不承認,但他們與那個女生不怎麼說話了。

引起校方關注,一天夜裡幾個老頭老師突擊檢查,逮個正著,的確三人同居的,震驚世界啊,結果三個人全部被開除了。之後,班導多次對全班同學說「一開始我就看她(女生)覺得很信球」……

現在看來都是家校三觀、道德、監管不力造成的。


小二郎:

1⃣️

高三的時候

傍晚吃完飯回到教室

看見他一隻手撐在我桌子上

彎著腰

一隻手撐在後桌上

把我的位置包圍

盯著我課桌上的書本發呆(應該是書吧也沒其他東西了)

我悄悄走到他身邊

一臉無奈地看著後桌笑

他反應過來後尷尬的笑笑

駝著背走向最後一桌他的位置

2⃣️

周六晚上在學校學習完後走小巷回家

路燈暗沉的巷裡突然他駝著背緩緩地朝我走來

眼神清亮

步伐恍惚

我心跳微快「hey xx,你怎麼在這」

「去網咖玩了一會,現在回學校了」

錯身而過

我們沒有在一起

也沒有人表白

我也沒有忘記

3⃣️

冷空氣南下的傍晚

在學校後門的不那麼熱鬧的小餐館

他長臂一展和隔壁座的同學介紹說

「這是我的高中同學,這是我舍友」

眼裡都是笑意

我乖巧地微笑無聲地打招呼

眼裡也是笑意

很高興認識你,也很高興認識你的朋友

4⃣️

他來我上學的地方旅遊

我倆坐在出租車後

司機在前面介紹吃的玩的然後說

「你一定要帶你女朋友去吃煎蟹嘗一嘗薑母鴨」

他秒回「好」

我一臉不好意思無奈轉過了頭看窗外

當時覺得自己好幸福

5⃣️

我們好像

在一起了


池子:

前幾天翻國中日記本看到的,但是腦子里完全沒有這個印象

我好朋友同桌去醫院輸液了,我就說晚上自習的時候和我朋友坐。

我:「我晚上和你(我好朋友)坐。」

我同桌(男):「不可以,你要是走了就別回來。」

晚上我還是跑去和我朋友坐了

看到我同桌一直把腳放我桌子下,一臉傲嬌和示威。但是當時看到竟然挺高興他這么做的。

一次我過生日他送了我一個本子,當時我喜歡我們班另一個人,就在本子上寫很多有關他的事。那天同桌看到我很高興的在寫,一臉委屈地說:「你竟然拿我送你的本子寫你和他的故事。」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次晚自習,風很大,坐在窗邊,沒關窗戶,突然窗簾一下吹起來完全蓋住了我,我正懵逼,他順勢拉過窗簾也遮住他,看著我說:「現在全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當時可能被風吹抽抽了,我面無表情說:「SB…」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么說…


心安:

看回答看的我都老臉一紅~


匿名用戶:

上午,地理課。同桌用手肘輕輕碰了碰我,我看向他,他指了指窗外。

初雪。南方的初雪。

我當時突然感到美好,各種關於初雪的名家句段出現在我的腦海,想著想著,就咧嘴開始傻笑。同桌看了看我,笑著用食指輕輕掛了一下我的鼻子。

傻笑啥呢,跟小孩子似的。

他身後紛飛的雪襯著他好看的眉眼,他的笑眼彎得像座橋。

他食指上的溫度,還有他的那雙笑眼,隔了這么久,我再想起來仍然很清晰。

哦對了,我是男孩子。


阿柏:

青春里最撩的的時候大概就是曖昧的時候吧,小心翼翼的試探,提心弔膽的猜測。

你喜歡的那個人剛好也喜歡你。

我喜歡他好多年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喜歡他,反正就是喜歡了。

15歲,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生日禮物。(還是我喜歡的男生送的,我當時那個激動呀)在冬天的某個晚自修,我出去裝完水回來發現桌上多了一個粉紅色的禮盒,包裝的還蠻好看的。第一反應是:這誰的,放錯了吧。(原諒我的不自信)問了邊上一圈同學,發現是一個女生來我們班放的,是給我的。我很放心的打開了,一條純白的圍巾,很簡約風,(是我的菜)and,一張明信片,字跡我很熟悉,是他。「生日快樂,如果你喜歡它,就戴上它做我的model吧!」沒有落款,但是我知道是他。他的字跡我偷偷練了好多年,他寫完了要丟掉的作文,草稿紙什麼的我會偷偷拿到,然後捋平,放在我的日記本里。(我就是個痴漢,咋的了)

我欣喜,害羞,同時也擔心是惡作劇。但是,感性戰勝了理性。第二天,我還是戴上了它,走廊里,我遠遠的看見他,我沖他笑了笑,他居然回我了!他居然對我笑了!!!媽呀,要是我可以看見自己的表情,我肯定會被自己嚇到,一臉的難以置信and花痴樣,完美的搭配成嚇人,詭異的樣子。那幾天我都覺得自己在做夢啊。

我和他偶爾會坐同一班車回去。快期末了,要整理考場,要把自己的書什麼的帶回家。我一次性帶了很多書回去,背著書包,書包里裝滿了書,很重啊。車上很擠,我身高不夠,抓不到橫杠。(已經沒有環可以抓了)車里這么擠,我想著不抓應該也沒事的吧。我剛這么想著,一個急剎車,抱著一疊書的我瞬間往前傾,我要倒了,啊啊啊啊啊。他原來不是站在我旁邊的,他擠過來一把拉住我的手,少女心爆棚啊,瞬間。我知道我臉肯定紅了,但我還是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很認真的說了句謝謝。然後,他鬆開了我的手,改為虛環著我,讓我不會摔倒,但又不會和他直接接觸,真的是好紳士啊。感覺我自己就在他懷里,真的是小鹿亂撞,要衝出心房了。中途不斷有人上車,下車的人很少,車里越來越擠,我甚至無恥的想著:擠點也挺好,至少我離他很近了。(平時我們都保持一定距離的,這個是我們家規定的:不能和男生靠的太近。可能是怕我早戀吧)後來終於有一個位置了,他輕輕推我一下,然後一路護送我到達,終於能坐在位置上了。因為只有一個位置,他就站在了我身旁,我剛好可以直視他的眼睛。在他眼裡看到自己,這種感覺真的好奇妙啊。後來,我旁邊的那位阿姨下車了,他坐在我身旁,突然想到兜里有糖,給了他一顆薄荷糖。他對著我笑,啊,春天到了。一路相顧無言。

偶然事件貌似最近總是發生。我和他坐同一班車回學校,(我們都是住宿的,一周回一次家的樣子)坐車前沒下雨,坐在車上的時候雨開始下,越下越大,我倒是無所謂,因為我出門必帶雨傘。剛好我發現他沒傘 (別問我怎麼發現的,因為他下車的時候沒撐傘,他手上也沒東西,所以不存在他東西太多沒手撐傘的可能性。)我主動走過去,「沒帶傘,和我一起吧!」他靦腆一笑,「確實沒帶,謝謝啦。」他185,我158,他撐著傘,走在我身邊,傘微微向我這邊傾斜,哇塞,好萌啊。我不敢回頭看,我怕有我認識的人。我偷偷看了一眼他,他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被發現了,「別看我,看路呀!別摔著了。」好尷尬,偷看被發現。我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了?」「因為我感受到了別人的眼神聚集在我身上。」好吧,我以為,,,果然我想太多了。可是,這樣的身高走在一起很有愛啊,我就是個喜歡多想的人。走到走廊後,合上傘,發現他衣服半邊濕掉了。(他穿了淺色的衣服,很容易就看出來了)而我只濕了小半個袖子。那個時候不說感動是假的。

晚自修結束的時候,我習慣晚點走。我居然遇見他了,他也剛好一個人誒。走在二樓的走廊上,燈光昏黃,隔著十幾米有盞燈吧。我就走在他身後,我以為他沒發現,結果,走到男寢門口時,他轉過身對我說了句晚安。(我們學校的走廊一直連著從教學區到寢室樓,靠近教學樓的先是男寢1,男寢2,然後是女寢。)

what!又被發現了。好尬啊!而後的好多天,我們都會不期而遇。偶爾和他並排走,偶爾他在我身後,偶爾我在他身後。我們也會談論未來,以後想去哪個城市,去上哪個大學。我說我想去xx大學,他會說一句這個大學也挺好的,我挺喜歡的。(what!你挺喜歡 )

也許我們之間不說明白的狀態是最美好的樣子吧!我喜歡你,你剛好對我也不反感。後來的許多日子,想起這些,我總是如吃了蜜一般,心裡甜。

高中畢業後一周,他加我微信了,他的昵稱是我的小名。(我再智障也該知道他幾個意思了)他喜歡打遊戲,特別是吃雞。剛畢業的時候,我挺閑的,開始玩吃雞了。but我實在是太菜了,也不知道他是知道還是不知道我開始玩遊戲了,他居然主動邀請我一起誒。「來,我帶你,絕對吃雞。」可能是覺得自己太菜了吧,真沒臉和他一起玩遊戲,我謝絕了。後來無意之間發現,他的QQ名換了(我很久沒看他QQ了,偶然發現他的QQ名也是我的小名,我慌了。。。)

可是我實在是沒有勇氣說一句我很喜歡你,我怕我說了我們之間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如果是那樣,我寧願我們還是朋友。我怕是我自己想太多,我怕是我一廂情願,我實在不敢說,因為那時的我不夠優秀,不夠好看,不夠配上你。我一直在等著,等我把自己變得更優秀的時候再告訴他,可是,時間從來不等我呀。後來,我們之間沒有後來了

我的青春很蒼白,但是他的出現讓我開始覺得活著也挺有意思的。那段時光,怕是我這一輩子最美麗的回憶。

最後,如果你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剛好也喜歡你,勇敢一點,去告訴他吧,否則,你可能會像我一樣後悔。


雪碧:

看了大家寫的,突然回想起來我的初高中生活,那我也來分享下我的故事吧,嘻嘻,可能有點長。

高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個男生(都沒有在一起,哈哈),先來說第一個吧。背景是高二文理分科(地處中原西部一小城,學於全市最好的全封閉寄宿式高中,小班教學每班40人均為平行班),後四個班打亂選理的分到其他8個班,全年級選文的整合到後四個班,我被分到了高二某理科班。高二開學第一天,我到教室的時候已經有一些扎堆坐在一起聊天的學生了,因為這個班將近四分之三的學生都是原高一同學,掃了一眼目前也沒有我認識的人就獨自坐在了靠窗戶兩列的倒數第二排靠過道的位置,然後無所事事的隨便發著呆。同學慢慢的多起來,教室也變得越來越吵,我正神遊著,突然間教室安靜了下來,我以為班導來了抬頭看,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男生,我還沒有搞清楚這氣氛突變的狀況,那個男生就一步一步向我走來從我背後擦過坐在了我的旁邊。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就像一個呆瓜傻愣愣的看著同學們的視線在我和我旁邊男生的身上交錯疊加。「什麼情況,這人是誰啊,他認識我嗎」,這是我腦海里蹦出的第一個想法,因為當時班裡的空位還有一半,看大家的反應他一定也是原班的學生,那為啥不跟他之前的同學坐在一起,我又不認識他啊。接著班裡又開始喧嘩起來,我就看著坐在我旁邊的他從容的拉開書包拿出一捆改過的英語卷子開始看錯題。「what,這人到底是誰啊,這么誇張,開學第一天剛進教室就開始學習,而且這假期作業,我還沒寫完那,他竟然都改完了,他從哪知道的答案」 我心裡的疑問正盤旋著,突然看見了他卷子左上角的名字,「原來你就是xxx?」 他扭頭看向我淺笑 「哦 你認識我?」 我也笑「哇 還有誰不認識你嗎,天天掛在光榮榜上的名字。」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對話,緣由是我們學校每次月考完都會出光榮榜貼在一樓走廊,教學樓和實驗樓的大熒幕也會一直滾動播放前幾名的成績,而他的名字就是那裡面的固定嘉賓,沒記錯的話上學期末全市統考他考了年級第三大市前十。我的內心歡呼雀躍,竟然有幸跟年紀聞名的學霸坐到了一起,我一定要多汲取下學霸的精華。接著我也趕緊掏出我的英語卷子,他側頭「原來你叫xxx」, 「對呀 對呀 這是我的名字 嘿嘿」,這就是開始。

第一天回到宿舍,室友問我「你咋跟xxx坐在一起,你們之前認識嗎?」「不認識啊,但是我知道他這個人,學霸嘛」「我去,你們倆不認識?那他咋跟你坐同桌了?」「啊?我也不知道啊,不過他咋了」「學習好的人吧都比較怪,你不要看xxx學習好長得又不錯,他好像很討厭女生,我高一幾乎沒有見過他跟我們班女生主動說過話,有女生主動跟他說話他也是懶得搭理那種,一直都是跟男生坐的同桌,平常特立獨行的,也不咋跟我們班男生玩,我都沒見他說笑過。」「啊?真的假的」當時我想的卻是,他今天跟我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笑了啊。「我真的同情你,估計你過兩天就受不了了」嘴上回著可怕可怕,但在那天晚上,好奇的種子在我心裡生根發芽了。

高二正式開課前有三天軍訓,白天都是在操場上,晚上會到階梯教室看電影或者教育類講座,所以前三天沒過多接觸的機會。到了正式上課的第一天,由於之前聽了室友那一番話,所以我決定先採取保守的觀察法。學霸果然是學霸,最明顯的就是他有極度的自控力和專注力,每一分鐘都在高效的學習,上課永遠都是坐直認真聽老師講課做筆記,下課除了上廁所都是在教室預習下一節課的內容,課外活動我們都出去操場瘋玩放鬆一下,他去閱覽室看課外書,到了最後一節公共晚自習,我準備開始做作業的時候,他的作業竟然已經寫完了開始回顧一天所學預習第二天的內容了。我忍不住了問「你作業都啥時候寫完的啊,可怕,那麼多呢」「你發呆的時候」「額…我…不是,你回宿舍還看書嗎」「不看,睡覺時間還不夠了」你看,首先他不是那種聰明到不用學習不用努力的學神,絕大部分學習好的人肯定是需要努力的,但是他們的共性都是具有很強的自控力和專注力,學習非常的有效率。我心中默默的感嘆我等凡人和學霸之間的差距,這一天我們好像也沒怎麼說話,他上課的時候太專注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他開小差,所以我這么個話癆幾乎是憋了一天。

到了第二天,通過第一天的暗中觀察,我覺得他好像沒有很兇,於是我開始轉變成試探法。早上吃完飯回來,距離上課還有段時間,我看他在翻英語書,於是開始盤旋「你國中是哪個學校的」「二中」「哦哦,哈哈哈,我是實驗的,那你認識LLL嘛(我高一室友,也是二中的)」「認識,一個班」「哇,好巧,她是我朋友,我倆高一一個寢室」「哦」「你們國中同學在咱學校的多嗎,我們班有8個……(國中是我過的最無憂無慮又非常開心幸福的一段時間,每次跟別人聊起國中生活我就像關不住閥門的水龍頭滔滔不絕)」我們就一直聊到忘了時間直到打了上課鈴老師進來。我感到他不是很難說話的樣子,於是就放心起來。聽課聯想到有意思的東西我就會側頭提一句,他每次都會回應我,我喜歡問為什麼,不僅限於學習上的東西,他都會努力的回答我。我容易犯瞌睡,正神遊的時候他的胳膊就越過了三八線「別發呆,聽課」慢慢的,他的話匣子也逐漸打開,好像對我好奇的東西越來越多,也開始主動問我很多東西,問我的過去,問我在別的班的朋友,問我的興趣和愛好。我越來越經常看見他笑,甚至他聽課好像也不再那麼專注了,課上也會跟我扯會話。

就這樣一周過去了,周日放小假休息半天,晚上從家回來到教室上晚自習。我比他先到的教室,跟後排的同學聊著天他就來了,我扭過身準備跟他打招呼。他先是放下書包,然後把他的單桌往裡挪,拉開到跟我的單桌留下了條不到10厘米的縫。「我也要往裡拉嗎」「不用,就這樣」我摸不著頭腦,不明白他的用意,感覺他好像跟中午放假前不一樣了,有點冷漠,但也不明原因,只好訕訕的扭過去繼續跟後排的同學說話。前3節晚自習我們都沒有說任何話,我看他只是在集中於學習。我雖然好奇,但也沒有想很多。到了最後一節晚自習前的課間,我正整理東西,他突然站起來又把他的桌子挪回原位跟我的桌子並住,我獃獃的看著他心想「這人搞啥,自娛自樂嗎」。我不解,問「你咋又挪回來了」「你讓我失控了,因為要跟你說話都不能集中注意力學習,浪費了很多學習的時間,所以我想拉開桌子然後可以好好學習來著」然後頓了頓繼續說「但是我好像做不到,做不到不跟你說話」可是當時的我聽到這些話什麼多餘想法都沒有,心裡有的只是愧疚和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搞好和學霸的關系沒想到耽誤了人家學習。「哦,嘿嘿,那我們一起好好學習,以後上課我瞌睡了你要趕緊把我拍醒」「有沒有不會的題,我給你講。」(現在想想當時的這段話真的很撩了,只怪我情竇初開的晚,當時根本沒有這個心思,哈哈哈)

後來,我和學霸的關系越來越好。我在很多班都有玩的好的朋友,他熟知我的那些朋友的名字。知道我和zzz(男生,國中同學,這位是物理競賽考滿分的學神,在隔壁的隔壁班)是關系超好的朋友後就經常跟著我下課去找zzz玩(學霸跟學霸都是互相知道的,只是不熟)。我其實到現在都沒搞清楚,他怎麼這么喜歡跟著我去找zzz,有很多次一下課就催我「走走走,我們去找zzz玩吧」然後不等我拒絕,就在全班同學的注目禮下推著我往教室外走,然後我就聽著他倆交流7分鐘的學術問題。這種次數逐漸變多了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了說「你倆應該熟了吧,你自己去找他玩吧,不用非得稍帶上我」「我只是覺得你的朋友物理很好,想多交流交流,順便幫你也提升下物理水準。」我……謝謝您的好意。

清晰的記著有一次英語課上,老師讓2組學生分別上去做一個情景對話。正當我低頭躲避老師視線的時候,我和學霸的名字清晰的響徹在教室里,我扭頭看著學霸舉著的右手感覺受到了深深的背叛。我心如死灰的走向講台,隨後在講台一側下面站定,學霸面對著我站在講台上。我看著他,「hello」剛說完噗嗤我倆均笑場,同學們也笑。我深呼吸了兩口氣,再次準備開頭,結果目光交匯,噗嗤又笑場,同學們更開心了。「淡定,淡定,別笑了,淡定」我提醒著自己,強裝鎮定,咳嗽了兩聲,偏移了下視線,第三次開頭「hello….」ok,好的,第一句通過,我鬆了口氣,再次看向他,等著他接下一句,結果他噗嗤又笑了而且是停不下來的一直在笑,同學們開始起鬨了,老師也在笑,我懵在了原地。結果我倆連一句完整的對白都沒說完就回到了座位,老師不嫌事大開玩笑的說是因為我的笑容太好看所以連xxx都接連笑場了,全班沸騰。我恨恨的轉過頭「大哥,你就是為了讓咱倆上去尬笑才舉手自告奮勇的嗎」「控制不了」我……無語。


Zoe:

我是17年參加聯考的

但其實我本來應該是16年聯考 當年聯考體檢的時候查出身體有問題 被迫休學

第二年在原校原班導那裡復讀 學習 精神 身體壓力簡直要把我逼瘋

過了人生中迄今為止最黑暗的一年 我迎來了聯考 考點也是在家附近的一中 看考場那時走在那個林蔭道上我就開始想 為什麼我不聽媽媽的話要叛逆呢 這樣我就不會受這些苦了 我的朋友們已經考過了這些亂七八糟的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壓抑 當天晚上也睡不著 第一門語文選擇題錯的亂七八糟

下午來到考點的時候 都準備進去了 突然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轉頭就看見她舉著一杯奶昔 也不說話笑嘻嘻的看著我 陽光透過綠蔭灑在她臉上 風輕輕吹著 我瞬間就不緊張了 當天下午考的數學三年有史以來最高

我的考點在城中 她的大學在城郊 當時捷運也沒有開通 過來大概需要轉幾趟車 兩三個小時吧 她肯定是上午一下課就急匆匆的往這里趕 才能在我進考點之前送我一程

聯考過去了接近兩年 她朝我笑的那個畫面至今仍在我腦海中

如果風有軌跡 那麼盡頭是你


wwww:

大概就是我褲腳踩濕了,他摸了摸比我還著急,不停地喊我下課回宿捨去換

上課讓我專心聽講

害怕我沒吃飽,冷著了

那天語文課老師正在調試電腦,我望著他,他讓我看電腦那邊,扭頭過去的那一瞬間,他溫柔的捏了捏我臉 之後我趴著桌上羞澀地笑了,他在一旁「你覺得我捏你臉會讓你知道嗎?」

他是我的同桌、組長、班代,我是班裡的生活委員,一起出校買東西時,我走在前面,扭過頭看他,他說我像個小孩子

我們班導那兒開假條很好開,那天他拿著我倆的出校假條找班導簽字回來是資訊技術課(這個課我們座位隔得遠),那天我比他去計算機室去的早,一進門,我倆四目相對,看著看著都笑了,他的笑真的好寵溺啊

他把請假條遞給我,裡面夾了一條脆香米,我打開請假條那瞬間心都化了

剛剛吃香蕉時,想起那天我買了一個香蕉放在教室,想和他一起吃的,結果他說他不吃,讓我自己吃

我就自己吃吧

撕開香蕉皮後,香蕉上有個小蒂頭,我看看了,算了算了就吃了吧,結果他拿起了我倆放垃圾的袋子,牽著讓我把小蒂頭吐進去,乖乖的照做了

真的少女心爆棚啊,我撕香蕉皮的時候他還在做作業。但是班導也在教室,不知道他看到沒啊

昨晚跨年,我倆聊了幾句我有點生氣了,但一會又能見到了啊


是你的檬嶼啊:

我和青春和你有關,就已經很撩了呀。

大概是高三七八月份的時候吧,特別曬,體育課,我和朋友打賭就只穿了一件夏季校服短袖出去,做準備活動的時候就又曬又露(自己改了夏季校服,動作幅度大會露肉),我站第二排,他站第三排,他突然向我走來,(有影子可以看到),然後就把冬季校服外套給我披上。

有次年級開大會,我們會偷偷拿作業寫,有一次,因為報告廳坐不下,我們班被告知要自己帶板凳,我和我的好朋友坐在一起,他向我坐過來,然後他的智障好朋友就跟了過來,坐在了我們兩個中間???好朋友是魔鬼么!!!然後我就裝作若無其事的認真寫地理作業,實際上我的臉超級紅,假裝鎮定,咳咳咳!然後他拿過去嘲笑我寫的不對(還不是因為你在我視線里,害得我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哼!)

未完待續…


Boed:

我特別喜歡玩別人的頭發 尤其是長發 把頭發繞道手指上一直轉 高中剛分了文理 前桌是新來的女孩子 開到班裡不到三個月 頭發特別長 剛開始偷偷的玩 被她發現後也不偷偷摸摸的了 直接光明正大的玩 後來她把頭發剪短了點 手直接放桌子上夠不著 然後就把胳膊貼著她的後背玩 去了後來 開始捏她的耳朵 她可能臉紅了吧 但是也不反抗 後來 在教室里看電影 用教室里的投影儀 那時候是晚上 沒開燈 我倆在一塊坐著 其實那時候都已經對對方的小心心知肚明 就差一層窗戶紙沒捅破了 然後我主動拉了她的手 也沒有說在一起什麼的 一直拉著 剛開始本來只是我拉著她 後來 有個同學過來了 都放了手 等那個同學走了以後 我們又牽上了 十指相扣 然後在一起了 雖然只在一起四個月 但是真的很滿足


普羅旺斯小白菜:

記得是我高中的時候,學校在一個中午組織了年級大會。我們整個年級坐在一個大教室里。

那天是一個不認識英語老師來給我們講話,悶熱的中午,我沒怎麼仔細聽,但是她突然提了這樣一個問題:「你們看到xx老師,有什麼感覺嗎?」

我聽到底下有一些小聲音,「娘」「是GAY吧」……諸如此類。想必這個英語老師猜到了底下的聲音,她頓了頓接著說:「我知道你們可能會說xx老師是同性戀,是GAY,甚至覺得惡心。其實GAY這個詞,指的是所有的同性戀者,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自由的,不該受到歧視,人生而平等。而且,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GAY的種子,只是你還沒有遇到對的人。」

老師說完這段話的時候,教室都安靜了。我當時覺得我們學校真是開明,有這么好的老師,我一邊在心裡碎碎念,一邊漫無目的地環視教室,然後就看到一個女生緊緊地牽住了另一個女生的手,雖然她們在角落裡並不顯眼。

那個時候對於同,大家嘴上說著不排斥,但是很多人心裡還是接受不了,私底下也會說三道四,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們兩個能牽起手來想必是鼓起很大的勇氣,一個敢牽,一個不躲。

這個畫面印在我腦海里很多年,至今都忘不了,這是我青春時,遇到過最撩的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