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戀愛有什麼搞笑的事?

問題描述:講述高中戀愛的趣事
, , , ,
言午爾玉:

高中我們班一同學早戀,兩個人在一起吃飯都不好意思吃太多。後來,那個女生提出了分手,那個男生說要一個理由,女生說和你在一起我吃不飽。。。。。。


樞鴿pp:

高中在18線小縣城讀的,這個是隔壁學校發生的。

那是一個雨天,學姐穿著碎花連衣裙,打著透明的傘,和她男朋友一起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好死不死,碰到校長了。

全校通報,開家長會在所有家長面前說他們倆,結果那個男生的爸爸就直接走過去握住學姐的爸爸的手,親家,親家你好啊。然後其他家長,老師,目瞪狗呆,而學姐和她男朋友的家長還在問好。

貌似畢業他們就訂婚了,可以說是非常甜了


三生輕狂浮世妄:


孫天穎:

高中的初戀 那時候剛在一起沒多久
他跟我說 有一天他和一個男同學討論到早戀
那男生跟他說 高中談戀愛的都是傻逼
後來那男生有了女朋友 他也找到了我
那個男生說 我是傻逼
他說 我也是


Charles Chaplin:

高二的時候,我們班的一群男生從食堂吃完飯回來看到一對情侶在摟摟抱抱,太膩歪了,他們看不下去,就順手把礦泉水瓶(空的)用力擰,瓶蓋一飛,對著那對情侶就是一下,礦泉水瓶爆開的聲音大家都了解,那兩個人一下就驚恐地分開了
後來,這群男生把這件事在全班範圍傳開了
於是,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又找到了那對情侶,女的躺在男的懷里睡覺(沒錯,就是在食堂里,我也很不明白)半個班裡的人,把他們周圍的位置全部坐滿了,盯著他們看,並背起政治來,場面一度十分感人


科瑞·博德:

感覺一般早戀都是其中一方表白,然後另外一方選擇發好人卡或者接受,我們倆就比較奇葩,是一個死黨為了壯大階級勢力,消滅小團體內的單身男女,強力介紹的。

當時的大背景是班裡的幹部們貌合神離形成了兩個幫派分庭抗禮——以生活委員為代表的M姐走的是民眾路線,堅信同學才是革命的基礎,偶爾翻牆出去打個遊戲玩個桌游都是青春的沖動,只要不是太過分,能幫著矇混過去就幫一把;而紀律委員W妹子則堅信秩序才是班級前進的動力,經常代表月亮蹲在牆角抓一波從宿舍翻牆出去打遊戲的扭送到班導處,以此維護世界和平。

雙方各種拉幫結派籠絡人心你來我往玩的特別膠著,終於最後,班裡的幹部就剩下三個人沒有幫派了。其一是和我關系不錯的體育委員,招牌動作是微笑甩頭的黃毛小帥哥一枚,因為交戰雙方都有他喜歡的妹子加上本人又是個賤萌的貨,所以選擇了兩邊撩騷但是堅決不站隊(雙方曖昧代表都行動過,結果最後和別的班的妹子好上了不知道為毛線……);其二是人高馬大的副班代,愛好是自習課拿著兩個黑板擦給大家表演快板書,因為爹是校長的關系所以人家不屑於參加這種屁民打架級別的gang,如果不是因為某次表演的忘乎所以被教育處突擊檢查的抓了個現行,以他的編詞兒才能只要稍加指點,我覺得中國有嘻哈他能用freestyle活活佛瑞死去年那幫人,所以最後就剩下一個小班代,也就是我可以拉攏了。

雖然說應試教育缺點很多吧,但是也有優點,那就是只要你不浪不作學習不錯,老師一般是懶得管你的。尤其是我們這種所謂的「火箭班」,一板兒磚能拍死5個領導子弟,班代這種給老師跑腿為班級奉獻的倒霉差事就很難選人,別的班選舉我參觀過,那都是紅旗招展人山人海踴躍舉手的狀態,到了我們班,選班代跟選祭品的氣氛一樣的喪,然後我就因為爹不在體系內,學習還行,唯一的不良嗜好就是和基友連掌機遊戲而被端上了祭台……

總之幫派之戰就在我和基友的聯機生涯中進行到了決定性的階段,跟我私交還不錯的M姐決定對我下手了……

事發當天在我M姐的邀請下來到她家看片兒,結果到了以後驚訝的發現還有除了我倆還有五個人——兩對班上的小情侶,以及小J,小J時任物理課代表,平時也就是打個招呼的水準,我對她的印象就是笑起來甜甜的小姑娘一枚,僅此而已,畢竟比起研究男女關系,我更在意我的單圈記錄有沒有被基友給超了。

M姐應該是敏銳的察覺到了我這種中二單身狗容易被海賊王高達聖鬥士之類的偉光正的熱血世界觀搞上頭的弱點,特意安排我和小J坐在一起,7個人愉快的觀賞了一部星爺的老片《百變星君》,然後趁著我嘖嘖於星爺變的微波爐好帥的功夫,忽然劈頭蓋臉來了一句:X!小J喜歡你很久了!她覺得你這人……(年代太久忘了具體說什麼了,大意就是你的一身正氣讓J傾慕,世界和平現在就在你的手中,如果你還是僅僅沉迷於聯機遊戲,就是對世界的辜負,而且,你看,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搞基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是個爺們就答應我,和J一起,做勇敢的少年快去創造奇蹟!)

你們是不知道這種逼婚一樣的介紹對一個單身狗的震動有多大,絕對比妹子直接表白還刺激,我當時就蒙圈了,一拍大腿!J!從今兒起,我們就是革命的伴侶!用的上我的地方,隨時說!

然後J一臉被拐賣了表情,稀里糊塗就被M姐抓起了手,放在了我的手裡……

多少英雄好漢都抗拒不了的美色誘惑,如今直接糊了我這種幼年單身狗一臉,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的效果,我當時血壓就爆表了,腦部神經細胞chuachua的亂放電,然後提出了一個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想出來的慶祝方式:跑去下面的小店兒買了三瓶兒白酒,然後均分七份,擺在桌上,豪氣十足的跟M姐咆哮:去!拿7個雞蛋來!

在場的幾位雖然是年少老成見慣了爾虞我詐,估計也沒見過中二病發作這么嚇人的,M姐居然老老實實跑去拿了7個生雞蛋過來……

我麻溜的的每個杯子里打了一個生雞蛋,然後自己先端起了杯:各位,今天我算是加入了咱們這個團體了,今後同仇敵愾,請大家監督,我一定好好對J!幹了!

那天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班代的力量,強大的讓人昏厥,另外幾位也一樣——畢竟都是小兔崽子,誰特么受得了直接幹掉一杯加了生雞蛋的二鍋頭……

反正我暈乎乎的回去以後直接睡死,醒了以後又差點被我爹削背過去……

另外兩對倒霉孩子在酒精的作用下直接沒回去,手拉手倒在了客廳,被M姐他爹目擊現場之後直接捅到學校去了。

小J倒是因為我沒在現場,成功的和我維持了秘密的革命友情……長達半年之久,然後學校就特么拆小班把我倆給拆沒了。

M姐因為這次效果顯著的拉人行動,成功的搗毀了自己的小團體,從此就退隱江湖,偶爾指揮我幫助一下翹課的兄弟們,再也不和紀律委員正面肛了。

我捏……早戀了半年,盡他娘的在放學後花錢請J和她的小姐妹吃臭豆腐了,害得我換遊戲機的錢都沒有,賊痛苦。所以一到周末就去基友家蹭遊戲機,並因此成功的鞏固了我和基友的關系,大學畢業了還一起玩玩遊戲回憶青春。

至於和J,畢業之後就再沒見過,同學聚會不是我沒時間就是她沒去,估計見到了就是直接笑翻,畢竟我倆是革命的友誼,她應該挺感謝我給了她一段總有臭豆腐吃的"早戀"時光,我呢,那段時間錯過了多少台限定版主機……想想就難受……


Lily:

高中時隔壁班一對情侶在學校對面的小飯館擺酒,請了他們的好朋友去喝喜酒。聽說去的人都隨了份子錢,雖然只是簡單吃了頓飯,但是這頓飯賺了很多錢……擺酒的原因就是他們的生活費都花完了,還要很久家裡才會再給生活費。這件事已經十年了,每次想起來都覺得活久了啥都能碰上!


循環結:

估計沒人看見了吧,1800多答案了,那過10贊個我更新後面的狗血發展

————————————————

當時在輔導班,新認識一個女生

本來想和她隨便聊點啥緩解尷尬的

就苦思冥想 對於她們班我知道什麼呢

哦,對了,我知道一個八卦啊!

然後就「誒聽說你們班老師在查一個同學丟了的500塊錢翻監控的時候看見一男一女在教室里接吻啊!」

她想了一會「我好像不知道」

結果我回家才覺得不對勁

問了我朋友那個被抓住的女生的名字

就是我新認識的那位女生!

啊第一次見面啊


匿名用戶:

這是一個關於ntr的故事(霧)

高一那一會兒,正處於和初戀女友的熱戀期,她和我同班。

那會兒我很喜歡抄作業,早上經常拿別人的作業抄,班裡總有那麼幾個人是屢借不爽的,特別是有一個女孩子,成績又好,作業又全部按時完成,而且字還比較好看。後來漸漸的,要抄作業第一個想到她。(你問我為什麼不抄自己女朋友的?她是藝考生,題目基本都不會做)

只是借作業的話其實還沒什麼。那時自習課很多,一周有差不多三四節,而且基本沒有老師看著,遇到全校老師去改試卷的時候,一整天都是自習課(沒錯連上九節自習課都不放一天假的奇葩學校)。於是班裡二三十個男生,但凡自習課就拿出手機,打開mc(我的世界),開始聯機。我也很想玩,但是又沒有手機,於是每次上自習課都是用常借我作業那個女生的手機來玩的mc(你問我為什麼不借女朋友的手機?她是蘋果,大家都是安卓)。

關於為什麼我可以這么光明正大的當著女朋友的面玩其他女生的手機?其實我是徵求過女朋友意見的。

「話說我老是借她手機玩你會吃醋嗎」

「不會」

「真的?吃醋很正常吧」

「真的沒有」

其實最後我也沒發現她難不難受。

於是久而久之,就變成了一上自習課就和那個女生的同桌換位,然後借她手機來玩,她就時不時看我玩。再後來,她的手機里多了十幾首歌,都是同一個樂隊的,我喜歡的那個。然而我還是覺得我們兩只是很普通的同學關系(為什麼我會這么想?天知道我那時為什麼覺得女生是怎麼樣都不會對一個有女朋友的男生抱有感情的)。

其實當時大家的眼光好像都怪怪的,有個女生髮了一張我上自習課的時候坐那個女生旁邊玩mc的照片,照片里我和她還聽著歌,沒錯……一人戴一邊耳機那種,配文是:ntr現場。我覺得自己做的好像有點過火,雖然我對借我作業那個女生的確沒有多少其他感情在裡面,我還是準備再徵求一遍女朋友的意見。

「你真的真的真的不吃醋嗎」

「真的沒有」

恩,很好。

還有一次是那個女生說她qq收到一條匿名「別以為xxx(xxx指我)是你男朋友就了不起」。(天知道為什麼收到這種資訊我還沒覺得有什麼太大問題)

偶然在那個女生的手機里翻到一張全文字的圖片,意思大概是「男生別對女生太好也是一種善良」。我當時就拿著圖片問她我是不是很善良,我以為她會說你真的全世界最善良,然而她並沒有回答我(天知道我為什麼什麼都沒意識到)

後來有一天,那個女生拉我到後排和我說,她國中有個同學,現在在隔壁班的,想追她,差不多快要表白了。我回答說,這種事情你問我幹嘛,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拒絕多簡單,還是你怕他死纏爛打,要不要叫我哥們和你裝幾天情侶。我隨即準備拍一下我前面那位哥們,然而她有點著急,叫我別說,她不想告訴其他人。然後我開始感到困惑,女生真是奇怪,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和我有什麼關系(天知道我當時為什麼什麼都沒讀出來)。

後來就聽說她和那個男生在一起了,不過那會兒大家都已經厭倦mc很久了,也就是說我好久沒借過她的手機了。

很快就高二,分文理科了,我選了理科,她選了文科,我女朋友是藝考生插班文科。最後一次和那個女生聯系的時候是我問她,你理科不錯,怎麼沒選理科。她說,你都不肯教我理科,不然我就跟你去讀理科了。我當時就想調侃一下,「什麼叫跟我 」。後來就再也沒有得到答覆了(天知道我那時為什麼還沒有任何感覺)。

高二才不久,讀《平凡的世界》。有個橋段,村支書的女兒田潤葉被催婚的時候,找了她一直喜歡著的孫少安到樹下商量。其中夾雜著很多潤葉的心理描寫,然而少安並沒有對這個事情感到有什麼問題,甚至感到困惑。我邊讀邊覺得這個劇情好熟悉,突然間好像感覺到了什麼 。愣了好一會兒,天知道我當時覺得多尷尬 。


杉羊:

看到這個提問回憶起那段時間總是忍不住笑。

高中那時候喜歡原來一個班的女生,那時候其實還不能算談戀愛,只是單方面或者說互相喜歡但沒有表白,處於曖昧期,但雙方好感其實已經挺高了。基本就是明擺著知道我喜歡你、你喜歡我(讓我一廂情願的認為後者也是吧),平時晚自習後時常等著她下來見面聊些有的沒的。
上面這段是前提,後面是主要事件。

周日返校那個晚自習後,回宿舍路上準備去充校園卡,突然背後被戳了一下,轉過頭發現是她。頓時心情巨好,心裡樂開了花,大夜裡好像被正午陽光灑臉上一樣絢爛,又好像一隻阿汪看見主人帶著最喜歡的吃的出現在眼前一樣尾巴都快甩飛到天上了。
自己表面上還是強行裝作淡定,跟她一起慢悠悠朝充值處走,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忽然問起她,是一個人來的啊。
她回答,「不是啊,XXX我倆一起來的,ta在後面。」
頓時感覺星辰暗淡,日月無光,連走路都彷彿十分費力。
「我有點事,先走了…」話說完理都沒理人自己就灰溜溜的跑路了。
先前聽別人說XXX和她是一個國中一起來的,平時她倆經常在一起,關系特別好。當時怎麼想的呢,或許是吃醋了吧,又或許是覺得跟他倆比起來自己才像個外人。
之後一小段時間,XXX這個名字好似烙進我腦子,有時候做夢夢見,一個黑色人影上面標著XXX,旁邊她和ta一起談笑無間,親密無比,夢里都咬牙切齒。
現實里後面幾天也是不再主動甚至有些躲著她,有時候路上遠遠看見,換以前都是假裝偶爾遇見上去笑一下或者打個招呼。
就這樣過了大概小幾個星期,這段時間自己跟焉了一樣,幹什麼都毫無性質,平時傷體育課都搶著去球場打球,那段時間都坐在花台邊啥都不幹。

轉機某次月考分考場的晚自習。前後桌聊起隔壁班的妹子這一話題,一個一個說著,忽然提到XXX的名字,我本能以為是引出ta女朋友啥啥的。然而…
「2班的XXX,也是很好看啊,這次好像跟我一個考場。」
在一邊本來焉得快爛掉的我…聽到這個忽然………
「蛤??????????????」

是的,沒錯…
這個XXX其實是個妹子,是她的漂亮閨蜜…


little:

看了各位的答案一直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麼接下來我來講講印象很深的一件事~

高三某天晚飯後,和男票一起回教室的路上。

走著走著我的鞋帶開了,在我蹲下系好鞋帶又站起來的時候,男票站在一旁壞笑?

我很不解,就問他在笑什麼

他說剛剛在我們旁邊經過了兩個女生,嗯,她們的談話被他聽到了

其中一個女生說,哎你看那個女生(指的是我),我去,這么矮也能有男朋友啊

另一個女生說,哎就是,我去,真是奇葩

……………
我????

我他喵就是有男朋友,怎麼滴吧!

我一米五身高怎麼了,我萌啊我(* ฅ˘ฅ *)

取匿啦~


白墮:

我同桌!( ´・◡・`)

同桌身高163,體重沒過百,長發飄飄,笑起來可甜可甜了,反正是那種很有初戀感的女孩子啦!而且成績很好,班級前五。但是她男朋友就相對emmmm……外形普通,成績一般(現在和同桌一起沖進了前五!),就籃球打的還行吧,脾氣很爆,歪理巨多,還是個十足的鋼!鐵!直!男!

他們高一軍訓結束就在一起的,當時班上很多人都覺得就兩個字 不搭!( 。ớ ₃ờ)

然而他們倆用兩年多堅貞不渝(?)的愛情打了我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下面切入正題* (๑´∀`๑)ง*

答主現在高三,文科重點班,學習比較緊張嘛,年級部抓談戀愛抓得很緊。然後某一次同桌和男票膩歪期間就被年級部主任逮到了,當時沒有做處理,結果第二天同桌就被班導單獨叫去辦公室了(班導一直知道他倆,由於兩人成績都不退反進,而且同桌男票曾經跟班導就他們談戀愛這個事正面剛過,所以就沒有、也懶得反對他倆了(இωஇ ))

據同桌描述,當時年級部主任大發雷霆說她不能被這些幼稚的情情愛愛耽誤了學習blablabla,班導在旁邊一個勁兒的勸(嗯???)同桌則一面憋笑,一面強裝出一副要痛改前非的模樣。

末了,年級部主任突然想起,問班導:「哎?怎麼就叫了這個女生啊?那個男生呢?」

班導假裝失憶,居然甩鍋給同桌,問道:「啊?他咋沒來?」

同桌的表情是這樣的Σ(ŎдŎ|||)ノノ

這樣的Σ(°Д°;

這樣的(ΩДΩ)

內心OS:不是你說我一個人來就行了嗎????

還沒等她開口,班導立馬對年級部主任說:「那可能是忘了,那就算了吧!」接著敷衍幾下就帶著同桌離開了年級部。

於是後來有了如下對話:

同桌:「老師,你沒讓我叫他啊……」

班導:「是啊。」

同桌:「那你剛才說?……」

班導:「××那個暴脾氣,一會兒再跟年級部主任吵起來,事不就鬧大了嗎?自己班的事我們自己關起門來解決就是了嘛。」

同桌:「我……」

班導:「你回去就別跟他說這個事了啊,自己平時注意點,知道你們不影響學習,可是那個度啊還是得把握好了!」

同桌滿臉黑線(°ー°〃)

班導(再次強調)╮( •́ω•̀ )╭:「別跟他說了啊,免得他說我們背著他欺負你!那小子說話一套一套的,可別來找我了……」

同桌,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上個月高三的月考,每個班班級前三上去領獎,年級部主任頒獎,第一名(正是在下!悄悄膨脹一波,別打我!嘻嘻嘻)請假沒來,就只剩他倆一個第二(同桌)一個第三(同桌男票)上去領了獎哈哈哈哈哈哈

據說拍照留念的時候,年級部主任站他倆旁邊臉都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心希望聯考結束同桌能和她男票能夠一起去到同一個城市,去到心儀的大學,我也能繼續吃他們的狗糧嘿嘿嘿。

努力的人啊真是幸福得閃閃發光呢!

而我呢

看錶情包說話✧*。 (ˊωˋ*) ✧*。


敏兒好學:

比較搞笑又記憶猶新的有很多:

(1)2016年7月17日我們在一起了,當時是高二。其實一開始就挺搞笑的,雖然我已經充分表現出對她的愛慕,但是她並沒有什麼反應,下午一節課上,她對我說,我做的為不是沒有任何意義啊。我就天真地以為她答應我了。還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課上就跑出去到操場,開開心心地跑了十圈!(也就是我這樣不要臉,換來了這份愛情)

(2)高三,我們例行放學去教室旁邊的水房說悄悄話,中午時分,我們進去,然後鎖了門,就抱住了她,然後突然一陣敲門聲,令我們兩個膽戰心驚。我便率先發言,說在打電話,讓打擾的老阿公呆會再來。可是他比我更固執,說我等你。wf~~~~她嚇得不知所措,我就想這么耗著,然後老阿公一直敲門,非要看個究竟,我也沒辦法,只好看門,快速溜出去,她也緊隨其後,幸虧我們跑得快,不然就看見我們的臉了,然後班導就知道了,然後我們就完蛋了~~~(3)面臨聯考,我給她買了一套考試用品,然後我們在收拾東西,不料控制欲很強的丈母娘殺進教室,好在我們兩個沒做什麼,丈母娘幫我女朋友收拾東西,搬回去,問她,這是啥,然後我女朋友依舊流暢地撒謊說是誰誰送的畢業禮物。

(4)高三冬天,我們兩個繼續開心的下晚自習走在一起,我送她回宿舍,下了一天的雪,我們兩個小心翼翼地走在小道上(常人不走的路),然後我們兩個有說有笑,突然發現前面一道光射向我們的視網膜,然後我們兩個朝前看,一輛車開過來,她打趣到,這輛車和我爸爸的車還挺像的,我說是嘛,那還挺巧的,然後又近了幾分,她又說,真的好像一款車,到我們眼前,她突然對我說,完蛋了,就是我爸的車,你快跑,我反應多快,撒腿就溜,還清晰地聽到,渾厚的聲音「敏敏,這么晚怎麼在這走回去。」後來,我問她怎麼解釋的,她說她考試沒考好,找一個人談談心~~~

(5)高二的時候,周日晚上有自習,下午我提早就來了,然後看見她書桌上挺亂的,就幫他收拾,然後發現我給她熬的冰糖雪梨沒喝完,那個喜洋洋的黃色杯子已經臭了,而且還撒在了桌子上,我便心血來潮,對她的桌子來了一個大掃除,收拾的十分乾淨整齊,書是書,本是本,然後突然來了一個同學,看見我忙的滿頭大汗,笑了起來,我想應該是笑我的桌子已經快成垃圾堆了還在幫他收拾。

(6)放假期間沒有意思就給他打電話,然後嘟嘟嘟想了幾聲,沒有人接,我正打算掛,突然那個熟悉的渾厚的男聲又出現了,就問誰啊,我慌張之於,立刻改口,用奇怪的口音回答說,喂,老張,你為啥不來吃飯,快點。然後我的老丈人就直接掛了我的電話。。。。

(7)暑假,第一次約會看電影,然後想著兩個人過二人世界,沒想到她把她妹妹,還有兩個很好的女閨蜜帶來了,然後我和他們一起去影院,然後看電影,雖然不做在一起,但真的很。。。。。熱鬧。

先這么多吧,高財老師瞅我了。


山崎楊子:

這個必須來回答一波。

真人真事,是聽同學她姐說的。高中。

就那對小情侶熱戀ing 然後在班上就經常show恩愛 最經典的動作是泰坦尼克號裡面jack和rose的那個擁抱

就這種

然後高能了 班導出現在他們的身後hhhh

這樣的站位大約堅持了兩分多鐘

當他們發現班裡怎麼那麼安靜 怎麼有的人在憋笑? 猛的一回頭!


清平願:

我覺得我的高中戀愛就是很搞笑的事情了。。。
國中的時候暗戀一個妹子,表白失敗還被罵了一頓,但是一直沒放棄,堅持到了5年以後的聯考,考前又去表白了一次,你們猜猜人家咋回答的?

人家只說了三個字

當然不是你們想的那三個字

她說的是,「滾犢子」

最後聯考結束了,一直心裡懷揣著考個好大學將來能給她好生活的我以聯考不咋地的成績進入了某211(在這個人均985常青藤C9的乎里我一個211會不會被歧視),而她呢,以總分差不多等於我一科文綜的成績考入了省內某三本院校。。。聯考以後再無她的音訊
我覺得這就是個笑話
整個高中期間我媽就是我班導(別笑),這三年裡她無數次的懷疑過我和班級里的某一個女生有情況,但是又無數次的自己否認了這個想法(因為那個女生跟其他男生好上了),直到畢業以後。。。
我換了手機,原來的手機里有條重要的資訊,當時我已經和我爸出去旅遊了(美其名曰看學校),所以我媽自己開了機,肯定能看到開機動畫啊!!!那個妹子的自拍就是我的開機動畫啊!!!
我猜我媽的內心一定是想罵我的眼光的
怎麼看上了這么一個她不認識的妹子(我們學校算得上是好學生的學生都是我媽教過的學生)

算了不匿了,知道這事的人也不多,看出來了也能猜出我是誰,就這么地了吧,反正一切都過去了,現在想想只是對自己當時的愚蠢感覺好笑


zhangjiahua:

我的初戀是在初一的時候

那時候班裡抓談戀愛抓得很嚴,因為班導是政治老師……

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我們的桌子是要自己搬到樓上的,是他幫我搬的。

然後我們就又成了同桌,也許這就是緣分吧。自然而然的就認識了,聊開了,就說要一起去看電影,當時還很單純,問他幾個人去,他說好多人我就去了,結果也就我們倆,但這看這電影,莫名其妙的就牽手了,我還清晰的記得我們倆個手都是汗,但是都沒鬆開。從影廳一出來,我們兩個鬆開手,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然後就一起報了游泳社,總是在一起比賽游泳,他男子組第一,我女子組第一……嘻嘻,現在想想老天給了我們太多的機會,而我卻一次又一次的錯過,大概這就是有緣無份吧……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真的很無奈,心痛卻又無能為力的事情……

其實這時候我們還沒有在一起,看電影之後,他正式跟我表白,也沒多正式……他發QQ說我,現有喜歡的人了「誰呀」 「她叫」「張」「家」「華」他一個字一個字的發給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在緊張個什麼勁,明明都知道是我的名字……

然後就是我的初吻了,他上課一會跟我傳紙條,問他能不能親我,他問了好多遍,我才同意,之後就在晚自習放學的時候,他拉我去操場,…我但是傻傻的站在那裡,他跟我說閉上眼睛,我就很聽話的閉上眼睛,他一把把我壁咚了,然後就感覺到一個軟軟濕潤的東西貼了上來,就一瞬間,然後我們兩個就無言走到學校門口……我已經不記得我那天是怎麼跟我媽走回家的了……(我媽接我回家)

然後就是第二個吻,在教室里哦,星期六下午,還記得應該是3點多,陽光正好,我坐在窗戶邊曬太陽,他叫我,說我像皮掉了,我應了聲,就彎腰去撿,一抬頭他就親了上來,我不記得是多驚訝,又是怎麼閉上的眼睛,只記得那個吻很長,很溫柔,溫柔的我都要陷下去了。他終於放開我,然後就一起寫作業,一起去操場打羽毛球……

今天說太多了,睡了睡了。

晚安

嗯……我和他,最終還是沒能一直走下去,都過去了,哈哈哈


zjzbzbhs:

高中和班代談戀愛,可能是平時上課表現親密太猖狂被老師看出來端倪。

班導平時不太待見我,卻十分喜歡班代,叫了班代談話,結果他一口咬定沒有談戀愛,是他在暗戀我還沒被我發現,並跟老師訴說渲染他有多喜歡我不願放棄。。。然後班導無語了,叫他不要太明顯。

有天午休我姨媽痛班代換位置到我旁邊安慰我,結果班導來檢查,看到他坐我旁邊那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還有看我那種。。。眼神,說不出來,哈哈哈就是很搞笑。

我心裡承受能力比較高,我知道班導不喜歡我,我也無所謂。我的成績穩定前三,偶爾前五,後來聯考全校第一,比班代好多啦。可能老師不喜歡我那種弔兒郎當的學習態度吧(我經常到晚上十二點就不做作業睡覺,沒做完就瞎做或者抄) ,就是挺感謝當時的男朋友保護我的,畢竟這事坐實了,班導對我可不是口頭提醒就完事的。


花刺:

那時候還沒戀愛,他是體委,頑皮的很。我學二胡,偏是愛笑愛鬧的主。高一開始我倆同桌,關系挺鐵的。後來調座位了,自己也說不清原因我就開始突然躲著他,不想理他。

後來,總是偶遇~一天三次。

前段時間,我說:為啥那時候,我明明挑著同學少的時間,吃飯,打水,去商店還能碰見你?

他說:因為我是故意找你的。

十多年,我一直覺得他是笨蛋,原來我才是。


jasmine:

看到這個問題我想到了一點東西。

那時是高三第一學期期末考以後,我們學校高三學生要留校自習。

然後就有一些高一屆的學長學姐過來分享經驗。

那會我和豬還沒在一起(曖昧中……),他總是以教我做題為理由坐在我旁邊(因為有一半的同學陸陸續續走了)當時我也有點感覺到他喜歡我,但都沒說破。

我們的座位是講台正對的第二排,給我們宣講的學姐講著講著就盯著我們倆看,問:

「你們是一對的嗎?」臉上掛著那種似笑非笑的笑容…

我當時臉紅得一批耳朵發熱,畢竟母胎solo了18年…而且比較害羞,我都沒好意思看我右手邊的男同學的臉…

我還能感受得到身後眾多同學關愛我目光…啊啊啊啊啊…

然後我們倆都很有默契地搖頭說沒有沒有……

學姐又一副我懂了的樣子…

再過了一個星期,我回家放寒假了。他還要留校自習幾天。

然後…

說實話我還是很不知所措的,對於他突如其來的曖昧。好叭我承認我被他撩到了。

再然後他也回家了,開始了長達11天的寒假。

然後他回家以後過了一兩天,我們和另外兩個好朋友去澳門玩,就這樣迷迷糊糊在一起了…

尼瑪還是我主動問的,他就是那種對你各種好,各種曖昧的話,就是不主動說破,把你逼瘋了。我這種被動型處女座選手都甘拜下風。太過分了!對了他是金牛座……

很可惜是我的原因,我們沒有考在一個城市…開始了苦逼異地戀生活…希望日子能快點過,希望以後的日子每天都能見到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