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過後做手術,在手術中醒來,會發生什麼狀況?

問題描述:就是麻醉藥的量不夠,然後做的是開肚子的手術,如果患者在中途醒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這種情況醫生會怎麼處理?患者會疼到暈過去嗎?
, ,
匿名用戶:
高三那年做了肛周膿腫手術,手術不大,算是半麻吧,麻醉劑從我背部注入,下半身漸漸沒知覺了,其實還是能感受到一點手術刀切肉的感覺,當時感覺挺好玩的,蠻爽的…..下來後真是太天真,傷口竟然不縫合!!!說是讓自己長出來!!!我足足痛了大半年,肛門附近的神經可是最豐富的!好了有點偏題,再偏回來,上面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後來回復的過程中,還做了個小手術,算是小處理吧,肛周膿腫這種病是因為肌肉被細菌腐蝕變成膿液,所以要插管將裡面殘余液體引流出來,做的小手術就是液體流乾淨了,將管取出來。重點來了!!!要知道,我的病情比較嚴重,開了4個洞,也就是有4根管,在肛門附近,可以說輕輕動一下都會讓人痛不欲生,一點都不誇張,所以為了安全,要打麻藥,然後…..高潮來了,麻藥是一小針管一次,一開始打了一次,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醫生在取管時輕輕動一下我就痛的哆嗦,然後就又打了一管…..就這樣連打了4次….那針頭可是直接沖著肛門附近紮下去的啊!!!那種痛,深入骨髓,可你還不敢動,因為醫生在取管,萬一手滑….呵呵嗒…整個取管期間,我像一頭正被宰殺的豬,還不是放血殺,而是拿刀亂捅,血流滿地,慘叫連連,屋外的人就這么靜靜的聽完哭嚎了3,40分鐘(具體時間不記得了,因為做完下來我整個人幾乎要崩潰了,走路都是一步一顫,身體不自覺發抖)哦,對了,就算是打了4次麻藥,跟沒打併沒有什麼區別。 手機打的有點亂,雖然我現在幾乎忘了當初的那種痛的感覺,但是只要想起來當時面對痛苦的絕望渾身就是一哆嗦,在整個手術到恢復過程中,我身上被扎了接近40針(加上輸液,手都腫了),那段日子,是我到現在最堅韌不拔的時候了,永生難忘。over


景歆:

補充 以上各路大神對術中知曉講的很清楚了。只是從臨床反應來看,術後隨訪全身麻醉病人沒遇到過術中知曉的,以往一師姐出現過腹腔鏡膽囊切除的全麻病人給了丙泊酚給了阿曲庫銨但泵注的注射器里忘了加瑞芬,但術後訪視病人也沒有出現術中知曉。本人已工作三年多,每天處理病人一至兩台,這種數據完全可以解決題主的憂慮。局麻的不要來添亂,麻醉醫生才不會負責那個。椎管內麻醉(就是俗稱的半麻,代表:剖宮產麻醉)以及區域神經阻滯(臂叢腰叢等)病人本身就是清醒的,碰到有些焦慮病人麻醉醫生或許會再靜脈給些安定鎮痛葯物緩解,處理方法很多,美托咪定曲馬多杜冷丁氯胺酮氟芬合劑等等,所以不要擔心術中疼痛什麼的。 還有,更正一下,靜脈麻醉不存在敏感不敏感什麼的,想想人流靜脈麻醉,丙泊酚一推,讓病人默念從沒遇到過給我數到十的。過敏是有的,但基本都是對麻醉藥品添加劑過敏,例如對丙泊酚里的油脂過敏,對芬太尼里的枸櫞酸過敏等。
合格的麻醉醫生就是在保證你術中安全的情況下,你有一百個痛的理由,我們就有一百零一個處理方法。so,安心西路。


章魚飯:

曾經在給小兔子做實驗的時候,就發生過麻醉藥葯效過了的事情,看著小兔子強烈的抽搐,可能算是應激反應,還好固定著,但估計人也差不多這樣


Aorqu用戶:
看了那些技術大牛的回答,我覺得並沒有從根本上回答題主問題,首先,我不是醫學從業人員,只是一名曾經的病患,站在病人的角度回答該問題,我想我已具備了足夠資質的發言權,加上手術和2次手術均有麻醉後醒來親身感受手術過程的經歷,呵呵…誰能再更有話語權呢?
————————————————-

割完回答,09年8月13號打球骨折,第二天下午安排手術,當然,術前有麻醉師做全麻,在我脖子上摸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小疙瘩(是淋巴結麽?哈哈哈大概是神經上的什麼東西吧),算好計量,okay,一針下去,媽的沒死!?咳咳 沒…沒暈…暈……襖襖…五分鐘後見效,123456789…60,病人進入昏迷狀態,開始實施手速,剪刀錘子鑽頭老虎鉗都上!(意淫出來的,不必當真)反正就是過了大概很久,我確實中途醒了,這是我跟旁邊守護護士的對話:「TMD,渴屎我了,給我拿瓶水來!我shang子快乾了,求…膩…球你……」不知道到底是手術過程中確有不能喝水的硬性要求還是單純害怕麻醉途中神經系統無法支配泌尿系統導致噓噓在手術台上會很尷尬,水,求阿公告阿么也沒喝上一滴,安靜下來,痛定思痛,思痛,媽的,是真的痛,如果我能感受到醫生拿著鑿子電鋸給我胳膊上打孔穿鋼釘打鋼板能不能算麻醉不成功或者不徹底?我聽到了電鑽的嗡嗡聲,術刀剪刀之類的東西的金屬碰撞聲,以及皮膚被一點點劃開的撕裂聲,這么說吧,這次手術是在我的監督下完成的,即使沒口水去說話,耳聞的能力還是有的,迷迷糊糊沒有什麼時間概念,但我想,從動骨開始到最後縫針,應該至少經歷了整個手術的四分之三吧?切膚之痛不算痛,刮骨療傷也只是刮,我卻是釘,是鑽,是鑿,並且這一切都留在了大腦皮層的記憶部分…

而這,只是開始。

康復的差不離時就要進行二次手術了,時間是七個月後,這次麻醉更不靠譜,看著他打針,看著他把我抬上刀俎,看著他把一切準備就緒,直到這會兒醫生才注意到我!根!本!沒!閉!眼!呵呵噠,醫生急一腦門兒汗,趕緊沖出去叫麻醉師,叫了半天也沒叫進來,說是給我打完針就到了下班時間,先閃了,並且醫院只有一名麻醉師…QAQ

那一刻,我想起我那已經沒什麼希望的大學夢,想起一個全身麻醉要大概一千塊錢,想起因為我自己闖禍而心力交瘁的父母,想起許久未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心儀姑娘,想起看過的純爺們電影,硬漢,斯坦森系列,史泰龍系列,吳京系列…好吧,我也是爺們啊,鼓起勇氣對醫生說:「我也就單純睜著眼,身上沒感覺的,可以手術了。」醫生遲疑一下最終還是開了刀,如果說上次手術是監督的話,這次手術就是全程指點了,告訴他們鋼板位置,螺釘數量,鋼絲數量,喔還有,我害怕看見自己皮開肉綻的胳膊,麻煩你們把我脖子上那塊遮我視線的布再往左拉一點,其他的部分不多贅述,你們能猜到我還說了什麼嗎?給點提示:啊~!!!嗯~!!!

術後,老爸說整個醫院大院都回蕩著我的聲音,凄厲慘烈,聽得他一下坐到了地上,心都碎了…

後來不止一次的想,為什麼我會麻醉途中醒來經受那樣的痛苦,醫師水準有限?葯劑不足?還是自身體質問題導致麻醉半效甚至無效?和諧社會,我選擇是我的原因,窗外陽光燦爛,又是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孟不凡:

哎哎哎,我操?…
誒!我擦?
我操!


黑色拂曉:

路過吐個槽。
六年級,上臂骨折,打鋼釘,全麻。
醫生拿電鑽在我的胳膊肘搗鼓的時候我醒了,沒痛覺,但是可以聽到電鑽的聲音,而且感受到了震動。估計麻醉師發現了,醒了不到10秒(體感時間)就昏了。要是再久點估計就有痛覺了。
第二次醒是醫生拿著錘子敲鋼釘的時候,全身都感到了震動。鐺鐺的打鐵聲不絕於耳,這酸爽。
第三次醒,麻藥已經過了,但是剛開始縫針。二十多針啊尼瑪。看看我手腕上去年買的表,不說話。


阿飫:

有一部電影,叫《奪命手術》,大概就是講男主角有先天性心臟疾病,他經由他信任的朋友(心臟科醫生)為他進行換心手術,不料卻在手術麻醉後還保持著大腦清醒,身體無法動彈的情況,然後發現他的女朋友合夥他的醫生朋友想要害死他,最後他的媽媽獻出了她的心臟拯救了她兒子….(中間還有挺多故事不講明了)。電影中在手術室的鏡頭給了主角特寫,放大了在清醒狀態下被開刀的主角的心理狀態,醫生用刀割開一層層的皮肉,直到露出心臟,畫面並不是很疼,但是搭配主角的慘叫聲…..看得我心一抽一抽的…,感覺我的答案跟題主的問題不是很符合…..就算我是來推薦個電影吧,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Aorqu用戶你瞅啥
瞅你咋地


董不董:

如果病人醒來,很有可能,病人有吸毒史


安非他命:

今天麻醉科的主任講了這么一個事情。
曾經一次手術過程中,參觀手術的見習同學不小心把麻醉的氣泵的電源碰掉了,但是在場所有的醫護都沒有人注意到。當時用的麻醉劑包括鎮痛葯、催眠葯和肌松葯,肌松葯是中長效的,而鎮痛葯和催眠葯是短效的。所以當鎮痛葯和催眠葯葯效過了之後,肌松葯的葯效還在,病人已經恢復了知覺,但是動也動不了,因此沒有人發現。
後來這個病人去投訴:疼得要命但是動都動不了,想哭都沒有眼淚(因為用了阿托品),相當於是活生生被宰了一把。


張恭謹:

說一個硬膜外麻醉的手術吧 就是平時說的半麻, 一個學生19歲,輸尿管結石,電子軟鏡鈥激光戳進去 打碎 取出, 他一直醒著 要求熒幕轉過去 看一下自己輸尿管裡面什麼樣子,然後說:怎麼好像在打電子遊戲一樣啊 醫生 ,


Frieda:

手術做到一半醒過來是怎樣的感覺?

1. 這是一種臨床現象,被稱為麻醉覺醒
麻醉覺醒,也被稱成為術中意識, 」是指病人在手術時全身麻醉的過程中產生了意識,在手術結束,他們清醒之後,能夠回憶起自己躺在手術台上發生的事情。
病人可能會在手術結束後立即回憶起來(自己的肉體被切割的經歷),也可能是在幾天、或幾周之後。

2. 據稱,每一千個接受麻醉的病人中,就有一到兩個人會在手術台上醒過來。
雖然這個概率很小,但是基於每年接受手術的人群基數龐大,所以,體會過這種噩夢經歷的人也是非常多的。
理想情況下,麻醉師會在病人術後詢問是否出現了術中回憶的情況。但是這種機會常常被錯過,因為手術結束後病人立即被送回了病房。 就算他們幾天後回憶起來,也不會主動去找醫生說,因為他們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存在很多漏報的情況。

3. 全身麻醉失敗的時候會發生術中回憶
麻醉師應該做的事情是,讓病人完全沒有知覺地度過手術,也不應該產生任何的記憶。如果有不明原因的麻醉質量下降,病人就會開始清醒。
術前病人注射的麻醉藥物是一種類似雞尾酒一樣的混合葯物,它的主要成分是神經系統的麻醉劑,這種葯物可以抑制中樞神經系統——也就是提高痛閾,並使病人喪失意識。當麻醉失效時,病人或許是有意識的,但是肌肉的麻痹使得他們並不能表達自己的想法。

4. 全身麻醉、鎮靜和局部浸潤麻醉,到底有啥區別?
主要的區別就在於,鎮靜和局部麻醉並不會讓病人失去意識。
這是說病人被注射了鎮靜劑(比如用於躁狂的精神病人),或者某部位的局部浸潤麻醉(用於拔除智齒,甲溝炎排膿等小手術);現在也有了比較復雜的麻醉方式,比如剖腹產採用的麻醉方式就可以使產婦保持清醒,同時不會感覺到任何痛苦。當然,你可能會在醫生手術時一不小心就睡著了(病人發現原來打了麻藥之後一點都不痛啊,緊張很久之後的放鬆最容易讓人睡著),但這種睡著跟麻藥導致的意識喪失是不一樣的。

5. 正常情況下,病人多在手術結束或將要結束時清醒
麻醉師非常了解這種可能性,在手術的任何時候,他們會謹慎地控制病人血液中麻醉藥物的濃度,無論手術要持續多久。意識清醒往往發生在手術快要結束時,這時麻藥在控制下安全地降到了較低的濃度,整個過程都是安全可控的。

6. 病人經常報告,在被麻醉時他們可以聽見聲音
病人會報告說,他們在手術中聽見了聲音,有時是醫生的談話,有時是可怕手術工具產生的聲音。其實麻醉藥對大腦產生抑製作用時,聽覺系統是最後一個被關閉的,所以這種報告很有意義。
那麼病人如果想要睜開眼睛去看外科醫生如何操作呢?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首先,麻醉藥劑會人進入一種類似昏迷的狀態,所以病人會自然地閉上眼睛。即使你恢復意識,麻醉藥劑仍然限制著肌肉的運動,所以病人不可能會睜開眼睛。

7. 也有比較罕見的情況,病人在麻醉中仍有觸覺,甚至痛感
這真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情況,光是感知醫生的手術器械在自己的身體里如果操作,就已經會覺得很恐怖了,更別說如果還能感到疼痛。想想看,你覺得痛得要死了,但卻不能動,甚至不能告訴醫生你的感覺。
不過這種情況正在變得越來越罕見,麻醉學的發展,使得這種情況幾乎已經絕跡。

8. 麻醉覺醒可能會導致嚴重的精神創傷
種恐怖的體驗對病人心理影響極大,它可能導致嚴重的精神焦慮、恐懼、孤獨、恐慌症,或是創傷後應激綜合症。雖然發生的幾率非常小,但它引起的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如果在手術結束後,醫生髮現病人曾產生過術中意識,那麼最好是盡快地安排心理治療。

9. 造成這種情況最常見的是設備故障
全身麻醉大部分是通過靜脈注射,或者通過呼吸面罩來吸入麻醉氣體。如果在這兩種設備故障,麻醉師又沒有及時發現的話,那麼病人體內的葯物並不足以使他在手術全程都處於麻醉的狀態。
麻醉設備就像一架飛機,麻醉師會做「飛行前」的檢查確保它是正常運轉的。但有時設備在開始運行後出現了故障,同樣,用於監測生命體征的機器有時也會故障,使麻醉師不能夠判斷病人的情況,導致病人清醒。
但是隨著醫療器械的不斷升級,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並不比飛機失事更高。

10. 但是也有可能…是麻醉師或醫生的錯
任何人類都會犯錯,特別是那些並沒有多少經驗的新手外科醫生。
絕大多數醫師和麻醉醫師都是訓練有素的,他們能敏銳地發現手術過程中病人意識的跡象,包括任何肌肉運動和重要器官的變化,如心率、血壓、流淚、組織器官充血或腦電活動。
然而,有時病人在葯物的作用下,身體的反應被抑制了,監測系統難以有效地警告醫生麻醉已經失效。所以醫生和麻醉師必須密切關注病人的任何跡象。

11. 如何控制手術的風險,這可真是個技術活
麻醉的風險大小,取決於不同類型手術和病人體質。據美國麻醉醫師協會,高風險手術包括心臟手術、腦部手術,和失血過多需要緊急手術的病人。
對心臟病、肥胖、對麻醉藥過於敏感的病人進行手術都屬於高風險手術,可能需要低劑量的麻醉劑,這導致這些病人更容易發生麻醉覺醒。
舉個例子,麻醉劑可以抑制心臟的神經傳導和運動,所以對一個健康人來說可以承受的劑量,在這些心臟病病人身上有可能是致命的。
一個優秀的外科醫生必須知道如何權衡,高劑量麻醉有可能會威脅病人的生命安全,然而能確保安全的低劑量麻醉又增加了病人在在手術中醒來的風險。」

12.醫生有義務在術前先告知病人關於手術的風險
如果醫生多花一點時間,有耐心地解釋一下,為什麼病人在術中有可能會聽見聲音,甚至是看見模糊的影像?並告知其他的手術風險,那麼即使真的發生了這種情況,病人會覺得沒那麼難以接受,心理治療也會更容易。

13. 任何醫療行為,都需要醫生和患者的共同努力
外科醫生和麻醉師會盡一切努力,幫助病人度過安全、無痛苦地度過整個手術期間。
現在的大型醫院,在術前通常的做法是「病人參與」和「共同決策」,醫生必須確保病人理解術前風險告知書上的一切文字。
也有些病人不想談這個,因為這會給他們帶來更多的焦慮,他們只是選擇相信醫生。當然,如果他們回心轉意,醫生也會很樂意地回答任何關於手術過程的問題。

注意事項
抗擊病魔,需要患者和醫生的共同努力。
摘自百度經驗:
http://jingyan.baidu.com/article/624e745956329034e8ba5a2c.html


黃叔:

我身邊的人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兩起。

一是國小的班導,子宮肌瘤手術。在我探望的時候她和母親聊到手術中途她醒了「一下」,當時聽到醫生和護士談及的是她的「癥狀並不嚴重,很好處理」,但是沒有痛覺,也沒有再補麻藥,就又昏過去了。

第二起是大學室友,他這個比較悲劇,是麻藥一開始就沒打足。當時他年紀也不大,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也沒有立即向醫生說明,之後的結果是,「當手術刀伸下去的那一剎那我的叫聲估計整棟樓都能聽見!」自然是醫療事故,但處理的辦法除了再打麻藥等著它生效也沒有其他的了……幸而以我的了解他算是大心臟比較看得開那種人,也沒有什麼陰影,這個經歷也是他主動講給我的,並沒有太多的不適。
但我覺得給他在門外等候的母親多少留下了陰影,因為當時他母親「快嚇死了」。

P.S. 就我了解到的就醫經歷來講,等級不同的醫院水準差距非常大。


十三FUN:

這個問題我應該很有發言權,初三踢球闌尾炎發作,到醫院動手術,麻醉師阿姨是我媽閨蜜,並且她閨女跟我同班同學關系也不錯,這是前提
要做全麻在脊椎里打麻藥這個過程已經把我疼的要死要死了,然後被「綁」在手術台上,我不知道這樣形容對不對,但我真感覺像以十字耶穌的形態被綁在手術台上,然後手指頭上還夾著奇怪的東西
接下來在我記憶中慘絕人寰的一幕開始了
不知打了麻藥後過了多長時間大夫用類似針的東西扎我肚皮問我有感覺嗎?我說有,然後他們開始聊天,過了會又扎我下問我有感覺嗎?我說有⋯⋯直到第四次我依然回答有感覺後,大夫問我疼感明顯嗎?我腦殘為了早日結束這個過程就說不明顯,然後大夫就說開始吧
我活生生的感覺我小腹皮膚被切開,有點疼我能忍,然後是脂肪⋯⋯肌肉⋯⋯被切開,我頭皮瞬間扎了,我能忍!!!我下意識說疼疼疼疼疼⋯⋯麻醉師阿姨說少忍下就好,我就不好再說什麼了,但下一秒開始翻動我腸子的時候,讓我活生生體會了吧活體解剖是什麼樣的,我在手術台上開始暴走,大喊放開我疼死我了我不做了⋯⋯但我說了,我是以耶穌十字架的形態被綁在手術台上,我再掙扎然並卵,阿姨還是勸我忍下忍下就好
在我牙齒快被咬碎的時候我開啟了斯巴達模式
「xx(阿姨的名字)我艹你大爺放開我!!!」
「曰你們全家!!!他媽疼死我了!!艹你阿么的放開我!!!」
「尼瑪幣的聽見沒有!!!放開我!!!」
⋯⋯
請諸位自行腦補你能想出來的最極限的臟話並且用最極限分貝喊出來
據說我在三樓動手術,二樓的病人都被我的喊聲驚嚇的跑出來看以為殺人了
最後麻醉師阿姨在我屁股上打了不知幾針好像安定什麼的我終於安靜了
拒父母反應我暴走了至少十分鐘然後沒聲音了,等動完手術推我出來的時候我卻鼾聲四起
第二天阿姨對我媽說,你家孩子把我們的祖宗八輩艹了個遍,我家的狗都沒放過⋯⋯
然後主刀大夫對我媽重複了上面的話
然後護士對我媽重複了上面的話
⋯⋯
等我清醒後我再也無臉見他們,然後那場手術我狂罵十分鐘的故事成了那醫院的傳奇
直到現在我都無法理解,既然那個安定什麼的針麻醉效果那麼立竿見影那為什麼一開始給我大費周章做那沒什麼亂用的全麻?


Zakk:

那次我醒過來就歪頭去看正在被動刀的左手,才剛看見點紅色,有人一把把我的臉撥到右邊,給了一句淡定的「睡吧」。然後我就又睡過去了。


來者之呼:

僅想到一點,如果你是醫生請回去看書,如果不是,請勿因為此情況產生手術恐懼,所以也不要去了解。
其他看看電影就可以了,純另外角度考慮


譚威:

見過手術中半醒的病人,喊一聲麻醉師病人醒了,麻醉師立馬加大計量放倒。。


Aorqu用戶:

大學宿舍的哥們特愛打籃球,

在一次激烈的拼搶中把手腕弄骨折了,

手術台上,可能麻藥量不太夠,

這哥們提前醒了,

迷迷糊糊就聽到兩個大夫在對話:

年輕大夫:這手腕以後能恢復正常功能嗎?

老大夫:嗨,差不多給他接上就得了

我同學:。。。。。。


Aorqu用戶:
右腿腓骨骨折,高三那年。
半麻,感覺到疼,腿也因為疼在抽搐,醫生讓我放鬆,嘗試幾次好了點。
骨科手術比較有喜感,清楚地聽見各種類似電鑽,錘子敲打,螺絲刀擰螺絲之類的聲音。。。每擰一下都疼啊,忍著吧。面前有一塊布擋著,醫生說怕看到了嚇死你(原話)。

最疼的時候還是做完手術後麻醉失效時,骨科病房每天都能聽到吭吭唧唧喊疼喊一晚上的。。。你要是能不打麻藥(術後)在手術完第一晚不喊疼,第二天肯定有人說你純爺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