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過後做手術,在手術中醒來,會發生什麼狀況?

問題描述:就是麻醉藥的量不夠,然後做的是開肚子的手術,如果患者在中途醒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這種情況醫生會怎麼處理?患者會疼到暈過去嗎?
, ,
天下雨了:

半麻,一直醒著。痛,很痛!你能清晰的感覺到刀子在你的肚皮上劃拉,那刀真鋒利,那酸爽,嘖嘖。。。你能感覺到醫生在拉腸子找闌尾(闌尾炎)。。。醫生動刀前還笑着問問,你怕么?笑話,這有什麼怕的,又死不了(發抖狀)!我只知道,一個小時後,進去前面色紅潤的我整張臉煞白,紅紅的嘴唇也很蒼白,整個過程咬牙沒哼一聲。。。


王耀斌-Dazzle:

初二的時候做膝蓋上的一個手術,要取裏面的碎骨頭(重口吧~)
當時是全麻,躺的手術台上等著麻藥起作用,自己還摸摸身體上的部位,特么好奇怪的說,丁丁都感覺不是自己的,摸到的身體就感覺是一具有溫度的屍體。不過當時麻藥勁已經上頭了,沒想這么多,就問醫生我瞌睡了,能睡不。還沒問完就睡著了。
就這么迷迷糊糊的睡,中間還做了個夢,突然我就給醒了,看見自己周圍一圈大夫,胸口那還有個大盒子扣在身上,我想起來看看醫生在幹嘛了,結果一抬頭就被醫生按回去了,呢醫生說「這孩子怎麼給醒了,在給他打一針xx」後來我就又睡過去了。
大概就是這么的感受吧


姚志新:

看到這個題目,第一次有想回答的沖動!!!先申明一下我不是從醫學的角度,單純從一個病人感受的角度來說。
――――――――――――――――――
那時候我上國小六年級(現在大二),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國慶節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天,晚上肚子疼,自己以為純粹吃壞了沒重視,一直拖到第二天,在學校上完了上午的課,越來越疼,然後去了醫院。
醫生在我肚子上按了按,驗了尿,診斷為急性闌尾炎,要馬上手術。手術要親屬簽字有木有!我爸媽當天正好出去了,所以整個下午醫院都在給我打點滴控制,直到晚上爸媽趕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被推進手術室時,醫院走廊的燈光,聖光啊,終於可以做手術了,當時都疼的娘都不認識了!
手術時我的手和腳都給綁住了,醫生往我腹部摸的時候我問了一句會很疼嗎,他說打麻醉的一點都不疼。然後自己就半夢半醒的睡過去了(不是因為麻醉,是因為折騰了這么久累了),中間隱約有自己的腸子被拉扯的感覺。
可是!醫生你說好了不疼的啊!本來以為睡了一覺就在病房了,肚子慢慢就疼起來了,我發誓那是目前為止我經歷過的最大的痛感。之後醫生告訴我因為闌尾破了,所以要對腹腔進行清洗,但是麻醉藥只打了一個小時,手術了一小時40分鐘。當時一個護士不停的給我擦汗不停的說就快好了,後來給我打點滴的時候說當時她看着都疼。
所以,手術時麻醉過了就是疼啊!


西帥:

日嘛,看得哥哥都不敢上手術台了,你們這幫醫生太會嚇唬哥哥了。


微風徐徐:

會痛的不要不要的


HectorLee:

當年一個下雨的夜晚,我騎行途中和一輛高速逆行的電動車對撞,然後我飛出去了,下巴劃傷一個很大很深的口子。需要縫很多針,勉強算一個小手術吧。

因為是頭部,所以醫生打麻藥很慎重,反正我絲毫沒有感受到麻藥的效果。然後醫生說:
「年輕小夥子,縫針這點痛不算啥,直接縫吧。」,我表示同意。

醫生是一位中年大叔,縫針的時候一直說:「小夥子,爽不爽?」。他每說一句,我「嗯!」一聲。沒怎麼感覺到疼….

只是縫完針發現自己已經滿頭大汗,衣服也已經濕透了。。。

縫完針以後,他問我緊張不,我說不緊張,他說他剛才挺緊張的…

他還順道表揚了一下我骨頭比較硬,飛出去竟然沒有一處骨折,全是些皮肉傷。。。


莫小念:

做闌尾炎手術做到一半醒過來,然後就聽到醫生說這個腸子在哪裡哪裡那個腸子找不到了什麼了……還說女孩子傷口切小一點,以後好穿比基尼……但是最後好像因為闌尾炎比較嚴重,還是切了一個好大的口子……自從這件事後,感覺自己淡定了好多……


恆愛琪:

昨天剛看過這個問題,今天就有個姑娘手術快結束時醒了。我想說的是,術中醒來不一定很痛苦。

本人實習生一枚,目前在麻醉科輪轉。今天給一24歲女生做腹腔鏡闌尾切除手術,全麻,氣管插管。

手術過程順利,全程血壓心率氧飽和什麼的都很正常,我也老老實實的盯着心電監護等。

手術做完後我立馬給姑娘扣好衣服扣子,結果發現姑娘正眨巴眨巴她的眼睛在看我…嚇得我立馬叫來了老師 「 ( ゚皿゚)老師她醒了唉!!! 」

老師也很驚訝,對我們說了句 「醒了就好呀」 然後對患者問了句是不是醒了有意識了,如果是就搖搖頭,姑娘就搖了搖頭,繼續眨巴眨巴眼…我無奈的看着她,後來管也拔了,面罩也取下來了,老師就讓我再監護一下患者,過一會再送患者回病房。

此時手術室里只有我和那姑娘,畢竟年齡差不多,她就找我聊起天來,問我是不是實習生啥的…因為想到昨天看到Aorqu上這個問題,後面我便問她:
「你什麼時候醒的啊?」
「呃 應該是手術快做完的時候,我感到肚子上被扯了扯」
「疼嗎?」
「不疼啊沒啥感覺」
說完姑娘還很開心的跟我笑着…

反正我當時看到姑娘醒了是嚇壞了,但聽她這么一說,她應該是在手術結束的最後那麼一分鐘醒的,那時線都縫完了,就在貼敷貼,她也沒有什麼明顯不適,我便放心了。


dva愛你哦:

真實經歷,醒來之後第一反應絕對是要仔細想想自己現在在哪


匿名用戶:
小時候割包皮
割到一半護士姐姐好心扶我起來看了眼血肉模糊的我弟
哇~媽媽欸~
唉 謝邀


SUVA JIA:

這個我很適合來回答。而且原因我覺得可能與麻醉師沒什麼關系,主要原因在於我的主治大夫對手術的時間判斷錯誤,手術比預計長了2個小時,手術後半程完全是清醒的。
你會感到很冷,因為手術室很冷,而且,你是光的。然後就是疼,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大夫在拉扯你的內臟,那種拉扯帶來的疼痛會讓你不自覺的跟隨那個拉扯的力,但是完全動不了。那個感覺就是你的內臟被拉出來了的痛。然後是無麻縫合,當經歷過切割的痛之後,我對縫合的感覺幾乎麻木了。我是在痛的時候並不會叫的人,因為我覺得叫只會浪費力氣。我出手術室的時候,嘴唇幾乎咬爛了。
一生難忘的經歷啊
多麼痛的經歷


徐鑫源:

親身經歷——聽見剪刀卡擦卡擦在耳邊,也許還有冰冷觸感(這個不敢確定,當時不太清醒,時間也較為久遠),但是不疼,也不害怕。


匿名用戶:
好慘痛,說說我割包皮時的經歷吧,就是保守手術,沒用激光啥的高大上的東西,後來割的很漂亮,這是後話了,說過程:割的時候中間有一小塊皮就是麻醉不了,醫生揉了半天都不行,還是有感覺,很疼,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吧,還是沒有效果,醫生估計煩了,因為是小手術,醫生說你放鬆忍一下吧,就說話的同時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是啥意思的時候就給我割過去了!!那感覺!實在找不到詞來形容了,當時真的有他把我小弟弟剪了的感覺,還好後來割的很漂亮,我也就沒說啥。對了,看看就行了,別贊,要臉


落月滿長安:

誰能解釋我經歷的幾次局部麻醉都是手術(偽!拔牙縫針之類)過後才起作用?


死者代言人:

我擦,國中做肚子上的手術,做了一半醒了!就感覺各種痛,還能感受到醫生在肚子里拉拉抽抽的觸感,縫線時線從肉中穿過的感覺,太尼瑪膈應人了….我無力的呼喊正在全身關注參觀我腹腔內部結構的麻醉醫師,醫生以一種「不要擋我看戲!」的表情塞了個氧氣面罩在我臉上,還特么帶歪了….好在手術到尾聲了,忍了忍就過去了。把抬下手術台的時候,醫生突然抱怨:不是40KG么,怎麼這么沉….我低低的沉語道:醫生~我60kg…..醫生默默看下錶格,「操,寫錯了….」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而且發生在301!!!!
既然說到301,再提一下當年在那做嘴唇手術的場景。因為手術很小,晚上10點左右進的手術室,裏面的正在縫線,我在門口等著。本以為手術室是電視上面演的,一幫白大褂在無影燈下聚精會神緊張兮兮的忙碌著,周圍都是儀器的滴滴聲….現實是一幫人在聽103.9的廣播,還討論著昨天那家飯店不錯,過兩天叫上誰去哪唱歌神馬的……巨大的落差啊~
同樣在301……


Eddie:

哦擦。

我去年做手術割瘤子!

全麻,做手術的醫生是我的國小同學的親媽!
走心放心!爆菊了我都沒吭氣放了一萬個心!

然後…手術什麼的是非常順利,就是…中間我醒了,我清清楚楚的知道醫生在我的肚子上縫針,還有說有笑(不是我同學她媽,微創,她就操作個機器完了就完了)我醒了,我腦子里還琢磨,啊,媽的豪斯醫生沒這么演的啊,我醒了我到底要不要告訴醫生我醒了,我想張嘴說話,但是嘴裏插了管兒和罩兒。剛醒迷迷糊糊沒那麼疼,然後就越來越疼啊。。。直到醫生剪線。然後不知道又幹了點啥,終於手術做完了。。醒了我身上有個白色的麻藥泵,我一直不知道那是啥東西!忍着痛啊,也沒之聲,因為要做手術,所以暴露了我有紋身,我媽怨氣的問我紋身疼不疼,我說不疼。我怕我說麻藥過了疼,她叨逼叨,我也沒吱聲疼的事就默默的躺着,因為打了麻藥,做完手術就吐了一晚上…疼啊,那陣我還咳嗽,一咳嗽能疼死,第二天,護士一大早來我屋,看了看白色的泵,說:喲,年輕人就是有本錢啊,麻藥都沒怎麼開……………………………!

麻藥都沒怎麼開……………………………!
麻藥都沒怎麼開……………………………!
麻藥都沒怎麼開……………………………!
麻藥都沒怎麼開……………………………!


Christopher Ao:

有部電影,奪命手術,就是說這個的,至今的夢魘


奎丹尼:

讀國中時闌尾炎,我在手術中醒了。肚子劇痛!!!雖然有點迷糊但真實的感覺到了人生中最痛的時刻。醫生咆哮不要動,然後感覺有人把我按著,接下來我就又昏了過去。華西醫院的醫生,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手術前討論等下買西瓜的事情,你曉不曉得你在我十幾歲世界觀形成的時候毀掉了醫生的神聖性!!!!!對了那時候還是川醫。


萌萌喵:

醫生怎麼處理我不知道……
反正當時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類似於把止血鉗和別的什麼金屬工具放在一起,以及把金屬工具放在金屬托盤里的聲音……ヾ(´・ ・`。)ノ”
同時聽到醫生和護士長商量今晚去哪兒吃飯……Ծ‸Ծ

當時做的手術是腳和腰,瞬間腦補我的腳丫子變豬蹄的場面,那酸爽……
還問了護士,什麼時候做完( ・᷄ὢ・᷅ ),護士表示很快了,讓我再睡會兒。我想睡又因為伴隨着神奇的聲音不能入睡,於是我就在迷糊中等到了手術結束⊙︿⊙

現在想想,也是英勇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