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字內能寫出怎樣萌的故事?

問題描述:100 字內能寫出怎樣萌的故事?
, , , ,
龐掌櫃:

吃燒烤時遇到一個東北大哥

旁邊小弟遞煙倒酒一口一個王哥

左青龍右白虎老牛在當中的大紋身

接了個電話

社會王哥:老婆,嬰兒車我看了,還是買那個粉色的吧,質量帶勁。回頭家裡的漆也刷粉的吧,配咱女兒。

談吐中帶著笑意,掛了電話依然喝著酒吹著牛逼…

—————————————-600贊更新————————————————

有許多朋友說東北人應該叫媳婦,閨女。其實,負責這號的我就是東北銀,至於為啥不那麼寫,我想,王哥應該是個有情懷有夢想的漢子,想想 王哥如果交的是個台灣妹子,對起話來是不是想想都帶感QAQ。

還有問這個王哥是不是賣冒藍火加特林那個,還有掐煙的。我覺得我有必要把這個故事,在更新一下。嗯 。

—————————————-新故事,老王哥—————————————–

王哥,阿王,老王,社會王。正職擼串喝酒,兼職做點軍火買賣,最近老是有一個傻帽給王哥打電話,問他開不開超市,有沒有冒藍火的加特林。

王哥被逼無奈只好暫時放下軍火交易的買賣,聯系了兩個在KTV做服務員的老弟,到自己的檔口收保護費。

李大爺見到王哥走了過來,放下自己手上的西瓜,連忙請王哥坐下。

「生意如何啊李叔」老王問到。

「托您的福還算不錯,我孫子在你地盤的學校里讀書,您幫忙給照看著,別讓他誤了道。」

李大爺笑眯眯的遞給老王剛摘的甜瓜。「在我地盤絕對沒問題,上次你孫子作業我都叫小弟幫他寫了,小孩子多讓他出來玩玩天天削習有啥用不說了,走了。」老王把瓜分給小弟就起身要走。

李大爺忙追過去「王哥,保護費還沒收呢。給1000塊這個月的。」

老王就擺擺手「有那錢多給你孫子買點營養的補補,下個月你再補給我。」說罷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走到路中看了看小張的理髮店,田大媽的食雜店,老吳的飯店,小弟問到「王哥,今兒這保護費,咱還收嗎?」 老王瞥了瞥自己的片區說:「收!」於是走進了趙四兒開的澡堂。

哎喲四爺

哎喲這不王哥,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這不這個月保護費該交了嗎

我這個月不行啊,生意慘淡的不行,真沒錢啊,王哥

少TM裝犢子,你那點兒小貓膩SEI還不自道啊是咋的?你那4樓一屋子女的,都是噶哈的?

哎喲王哥,您看您這說笑了,我這可是正經買賣,公安局裡備過案的,前幾天陳局還來我這兒了呢。

滾TM犢子,我就問你,你這店兒想不想開了?想開哥就給你指條道,有買有賣沒問題,但是你別太狂了我告訴你。前幾天是不是去我地盤大學高中拉人了?人家女孩兒不愛干這個,你TM再讓我直到一次,我就NENG死你。聽見沒?這個月收你2萬,傻愣的。

哎喲我的王哥誒,2萬一個月是不是太多了,您老這不是要我命嗎。

你再多BB一句就5萬,還BB不?

得,王哥。我給,我給還不行嗎。您要是有空沒關係來這兒坐坐,洗澡按摩全都免。

我嫌你這兒臟。走了,記住了以後少在大學高中扯犢子。

兩個小弟佩服的五體投地,問王哥「我們現在去哪兒?」

王哥「擼串」

幾個人到了張大姐開的燒烤攤,沒等老王開口,就已經開始準備了打把的串和五提啤酒

老王拎起電話給遠方表親去了電話,談一個大項目。

喂,表親。上次咱說的兩元店,還干不幹?一年能盈利剁少?

王哥啊,現在都是網際網路經濟了,做實體店已經不行了。

你不是前年還和我吹牛逼說能掙多少多,今年就不行了?

確實不行了,現在都是網際網路企業了,B2B B2C O2O啥的。

那你說,整啥,咱就整啥唄,哥信你。要多少錢,你和哥說。

這時燒烤攤來了一個少婦帶著個小孩兒,王哥抖著腿叼著煙瞥了一眼順了袖子遮住胳膊的紋身順便把煙掐了。

你還別說王哥,我手頭確實有個新的。是一個理財的,投進去2萬塊錢。第二年收回來就變100多萬。國家支持的項目,現在還沒有放出來消息。

那我給你卡轉個2萬,你拿著弄吧弟。只要不犯法,咋的都行。

三天後,老王打電話給表親已經接不通了,老王一拍大腿:哎呀卧槽。然後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和媳婦女兒說出個差,買了張火車票就去找表親了。

老王下了車,去了表親所在的工廠發現工廠拉著橫幅前面還有個推土機很是熱鬧,他找到了表親,表親說錢都沒了,自己也被騙,打算工廠結了工資一併還給老王。老王拍了拍表親告訴他什麼事情都好說,這次來是確保表親別出了什麼意外,不然不好向他姑媽交代。表親頓時哭了起來,告訴老王這工資怕是也要不成了,他們要拆廠,拆了就什麼都沒了。老王看了看推土機前坐著一位老人。老王一個箭步摸到推土機里拔掉了推土機的線路,消失在黑夜中。

老王在回家路上碰到了一個姓侯的青年,青年目睹了老王在工廠的舉動,留給了老王一張名片,叫老王如果遇到什麼麻煩隨時聯系他。

老王買了回家的車票,坐在石階上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他打電話給姑媽說遠親沒關係,又給妻女打電話報了平安進站驗票去了。

———————————————————————————————————–

今天先寫到這里吧QAQ

過1000贊再更啊QAQ

後面更精彩QAQ

我都想好了QAQ

——————————-第一次被崔更有點小激動分割線——————————-

老王回到家裡,擁抱了妻子和女兒,詢問近況。妻子說女兒開學要用錢了,你天天擼串收保護費也不是辦法,要不去繼承家業吧。老王靦腆的笑了笑,哪兒能呢。那錢又不是咱的,咱不要。我準備去趟美國,二弟在那裡混的不錯,前幾天終於撬開了口,帶我賺筆大的。幾個月就回。妻子也不多埋怨,拉著老王入了卧室,那一夜,老王成長了不少。

老王上了飛機一路睡到紐約,出了站口見二弟就在不遠處舉牌等著。二人已是7年未見,老王伸出了手,二弟伸出了拳頭。

老王:咋的?見面就劃拳啊?

二弟:在這面養成的壞習慣

老王:弟你現在在這噶噠噶哈玩應呢?

二弟:我現在給一家公司看家呢

老王:保安啊?

二弟:管家,和保安差挺多的呢,待遇好

老王:你把人家女主人睡了?

二弟:。。。 沒有,就是管家。

老王:那你和我說這幾百萬的買賣就干這玩應?

二弟:不是,哎呀王哥。咱先到我住的地方再嘮。

嗡嗡嗡~~~(汽車轟鳴聲)

二弟:到了王哥

老王:屎大坨大廈?

二弟:。。。是stark大廈。

掃了視網膜,進了大廈內部的一個會議室

老王:這公司嘎哈的?挺氣派啊,咋一個員工都沒有呢?

二弟:我就是看個家啥的,不怎麼能看到這兒的主人。就見過一面,可能有點兒神經病,老是自己和自己說話還叫自己賈維斯,明明就叫托尼。

老王:別整那些沒用的了快說說咱這買賣。

二弟:咱自己做粉兒,完了自己賣!

老王:行不行啊,大陸倒是直到幾家做這個的,有的差點連命都賠進去了。

二弟:不怕,我有秘方,沒問題。王哥,大陸這行好乾不?

老王:我知道陝西的粉是靠營銷模式出奇制勝,玩競價推廣,咱可以參照他們的方式去做

二弟:你知道他們每年在某度上花了多少錢?鋪天蓋地的廣告讓人防不勝防,不夠垂直只打一個品牌萬一被查了一下一鍋端不適合我們

老王:那在社交場所線下推廣呢?當面交易只給有需求的客戶。

二弟:被一家深圳的公司也做爛了,只有老顧客才感興趣,而且要價太高一般新顧客雖然聽說過有這么一夥人,但是聽了價錢後就選擇別家了,我們只能做高端群體,瞄準未來市場才可以

老王:哎,原料也是問題啊。黑龍江、貴州、新疆、寧夏、雲南每個地方的水都很深,有必要做市場比對,我們是找代加工工廠還是自己建一個?

二弟:資源分配得看我們的長線利率,前期肯定把風險係數降到最低才比較穩妥,找代加工工廠,等有起色了叫老白回來拉個VC我們再做自己的廠子。

這時一位穿著黑色緊身衣,紅發的正妹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問:兩位說的是可卡因還是海洛因?

老王、二弟:紅豆薏米粉 。

此後,名叫娜塔莎的女子成了老王和二弟粉粉的代言人,也是中國粉的忠實客戶,為了感謝老王娜塔莎說可以滿足老王任何一個願望

老王:那就替千萬Aorqu網友睡了你吧 (我知道這是你們的心聲。。)劃掉

老王:我走的時候姓侯的青年和我說有個叫Tom Ding的跑到美國了,讓我幫找一下。

娜塔莎:已經找到了,要我給你送回中國去嗎?

老王:???? 我才剛說完啊!這么快就找到了?送啊!

娜塔莎:親,您要發順風還是京東還是其他快遞呢

老王:????能發回去就行,活的

娜塔莎:好的,給您標記順風生鮮到付,這是你的單號

老王把快遞單號發給了姓侯的青年,青年讓老王回家時通知他,請擼串

老王和二弟的生意半個月就已經在美國本土火的不行了,有很多投資公司要投資這家小店,也有幾家水果公司要收購這個將來的獨角獸。老王乾脆把事情全部交給二弟管理,自己做個甩手掌櫃。二弟說趁著勢頭,讓老王去英國轉轉開發一下英國市場。老王心想也是,畢竟英國都快被中國佔領了,把生意做大准沒錯,於是與二弟、娜塔莎以及娜塔莎奇怪的cosplay盆友們告別飛往英國倫敦。

—————————————今天寫到這兒,過2K再更————————————-

http://weixin.qq.com/r/kjm3r4rEEtdtrc7M92yA (二維碼自動識別)


Aorqu用戶:
我重要嗎?(。・ω・。)ノ♡
再重都要(╯3╰)


江有三點水:

因為之前的小倉鼠和蛇先生的故事被人舉報說超過100字了,所以換了個小故事,對大家說聲抱歉

非原創!!!!

西瓜和草莓談戀愛了

可是草莓覺得西瓜好花心呀,
他有南瓜,冬瓜,白瓜很多好朋友,
草莓覺得自己好可憐。
她對西瓜說:「我們不要在一起好啦,你太花心了。」
西瓜覺得自己好委屈好委屈呀。
他在草莓面前一刀把自己切成兩半
「你看嘛,你看嘛,人家一點都不花心,我心裡全都是你啦。」


大雄:

家裡的小狗一口把聖誕節準備的彩色燈泡給吃了。我取不出來,只好把它抱去寵物醫院。

「沒什麼問題呀」,大夫說,「你看這小臉兒,紅撲撲的。」


方清堯:

方康康喜歡上了同桌圓嘟嘟的姑娘,至於是不是世俗意義上的喜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圓嘟嘟的姑娘每天把5毛錢的零花錢掰成兩份,3毛錢給他買最喜歡的泡泡糖吃,方康康反饋愛慕之情的方式,除了吹個巨大的泡泡糊自己一臉外,就是露出自己白凈的肚腩給圓嘟嘟的姑娘,說,「你摸,你摸,可軟了。」這時候,姑娘就會羞得跑開,直到上課鈴響了,才慢悠悠地挪到自己座位上。

// 上面已經100字了,下面是結局~

後來,圓嘟嘟的姑娘轉到了另一所幼稚園 。
方康康換了同桌,她會給方康康吃從家裡拿的朱古力。方康康還從來沒吃過朱古力。姑娘穿著粉色的裙子,纖細的身子,就像是童話里的公主一樣。可方康康不喜歡吃朱古力。黏在牙齒上的朱古力讓方康康覺得煩躁。同桌也不喜歡方康康扯起衣服,露出白凈的肚腩。她不是羞得跑開,而是舉起手報告老師。而老師說,「方康康,你這樣做,是壞孩子。是得不到小紅花的!」
方康康想念圓嘟嘟的姑娘,他這才想到,自己可能失戀了。


架上一隻鴨:

1.

微信今天告訴我它發霉了。

我一臉懵逼:咋了?

它破口大罵,你TM多久不更新表情包了,我拿啥去懟人啊?!

2.

昨兒牙刷跟漱口水打了一架。

為啥?當然是喋喋不休的爭寵。

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於是為了卧室的和平,我把它們雙雙打入冷宮,直接就出門了~

女朋友啪的就是一巴掌:這他媽就是你滿世界用綠箭去跟妹子交朋友的理由?

3.

筆記本昨天進行了第一次罷工遊行。

文件夾里的word文檔自行拖著.txt的尾綴排成一列走過,它們高喊著:

格式自由,格式平等,反對「該文檔無法打開」條例!

還我自由!還我平等!

4.

接下來的是軟體方陣。

備受冷落的有道詞典與雅思題庫義憤填膺,搖旗吶喊,QQ微信一臉「你懂的我就是湊個數」拖拉在隊尾,一幫遊戲軟體純屬湊熱鬧步子都邁不齊。

整個熒幕里,只有迅雷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5.

壓軸的當然是視訊方陣,首先走過的是奧斯卡隊列,接著是票房冠軍隊,再然後就是人氣爆棚隊,爛片隊列斷後,它們高喊著口號,「視訊平等,點擊均衡!反對區別對待!反對顧此失彼!」

而電腦深處,一個600G的文件夾笑而不語。

(兩個方隊放在一起,似乎看懂了什麼)

6.

舅舅舅舅,我教你怎麼泡漂亮妹妹。

小外甥興沖沖地跑來。

怎麼教?

你給我100元,我給你帶過來一個小正妹。

我不屑地一笑,伸手甩出大紅鈔票:來來來,看你怎麼教。

後來六歲的小外甥便一去不復返。

嗯。

我沒學會泡妹妹。

學會了怎麼騙傻舅舅。


美妝小姐姐:

微博上看到的.。

朋友女兒不聽話,她媽媽說,再不聽話就把你扔出去,再撿一個回來。女兒沉默了一會,低聲說,你撿回來的也是不聽話的,是他媽把他扔出去的。


名再道號直行:

致敬 @酒九 的第四個故事。

「我得走了,去很遠的地方。」

「你要去哪裡呀? 」小男孩好奇地問。

「去征服每一條江河,擁抱每一個湖泊,去摘那朵會發光的浪花,即使是老去了,也要把生命播撒在海洋里。」

小男孩眼睛亮晶晶,滿是渴望和嚮往:「那真是厲害極了,你還會回來嗎?」

「一個真正的英雄是不會回頭的,所以別了,我的朋友。」

「別了,我的朋友。」小男孩滿臉不舍,但是他還是強忍住淚水,用力按下了馬桶的沖水按鈕。


區先森:

「寶寶,我們好久好久沒親熱了呢⋯」

「不行~那麼多行星看著呢,羞羞~」

「沒事的!我們那麼黑,沒光他們看不到的!」

「不要啦~啊!你幹嘛!你⋯唔⋯唔~」

另一邊。

遠在億萬里外的地球。

「引力波探測證實!人類首次直接觀測雙黑洞系統!科學家們認為黑洞的合併過程將產生強烈的引力波信號!」

⋯⋯⋯⋯⋯⋯⋯⋯⋯⋯⋯⋯⋯⋯⋯⋯⋯⋯⋯⋯⋯⋯⋯

黑洞都找到女票了,而你還是一隻單身狗:)

這樣秀恩愛的話,這個宇宙還讓不讓人活了:)


原答案編輯於2016年2月13日。

⋯⋯⋯⋯⋯⋯⋯⋯⋯⋯⋯⋯⋯⋯⋯⋯⋯⋯⋯⋯⋯⋯⋯

更新:

好多Aorquer和我說原答案的「與此同時」有明顯錯誤,我自己也認識到了這一點,特此改成「另一邊」。

謝謝大家喜歡ˊ_>ˋ么么噠。

———————————————————————

若你喜歡看故事,請點這里:如何用王家衛的手法寫 LOL 故事? – 區先森的回答


林可道:

陳明一與鬼(一)

陳明一最近幾天,總能看到紅燈旁的一隻鬼。

一次看得太入迷差點讓車給刮著,鬼救了他。陳明一決定收留他幾天。

「鬼哥,你能吃不?」陳明一咬著一塊炸年糕問他。

「能,嘗不出味……」

「就像……就像躺進沙子,看光炸在眼裡……」

「鬼哥……我喜歡一個女生,她好像不喜歡我……」陳明一咬著最後一塊炸年糕含混地說。

陳明一與鬼(二)

「鬼哥,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就是為了她,我才變成鬼……」

「哎!果然痴情公子負心女,勤快男人懶婆娘……」

「對了,鬼哥,你什麼時候下地府?」

「等她喜歡上你……」

陳明一與鬼(三)

「鬼哥,她好像有點喜歡我了……」

「嗯……」

「鬼哥,你喜歡的人呢?」

「……可能喜歡上別人了」

「卧槽,這小bi-t-c…..」陳明一想想又嘆口氣,「哎!也不能怨人姑娘,畢竟守寡見過……總不能守鬼吧!」

陳明一與鬼(四)

「鬼哥,你今天晚上走嗎?」

「嗯……」

「喝吧!喝了我給你說味道……」陳明一端著一個馬克杯說道。

「有血……」

「嘿!我就知道鬼一定能嘗出這個味道。」陳明一頗有點得意地笑道,「鬼哥,記著這個味道,下個輪回投胎過來……做我兒子。」

陳明一沒有說完的一句話是,「讓她再陪你半輩子。」


我是馬小狗:

昨天晚上開車回家,老公突然開心地對我說:「你是我的小心肝兒(* ̄3 ̄)~」我正在玩遊戲,他說了幾遍見我都沒回應,生氣了。
…………安靜…………

剛要試圖哄哄他,突然,他又開口了:「你就是我的豬肝兒!!」
我⊙0⊙…………ಠ‿ಠ 自己選的老公,再傻也要領回家


阿狸咖哆:

1.有一天碰到了小熊,寒暄的時候他擔心地問我「冬天很冷的啊,你沒有厚厚的皮毛,如何度過冬天呢?會死嗎?」
我笑了,把手上的烤紅薯遞給他一半。「沒有皮毛我有這個啊!」
烤紅薯剛從爐子里掏出來,掰開還冒著熱氣,在冬天的冷空氣里顯得格外溫暖。
小熊吃完烤紅薯舔舔爪子,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我就放心了!」

2.阿么的老花鏡,阿公的青花瓷茶缸,隔壁家妹妹的蝴蝶結,我爸的鋼筆。小區里的大喇叭播放著失物招領,他們找回了所有東西。其實我也想去試試,看能不能找回一個你。

3.小兔子說好去南極找企鵝玩,因為她聽說企鵝那裡一年四季都是冷冰冰的冬天。
她隔著老遠就看到了企鵝,晃晃耳朵,將熱氣球停在了島嶼上。
小企鵝一搖一擺地走過來,小兔子開心地說我給你帶來了禮物呢。
只見小兔子將熱氣球打開,一股暖風迎面襲來,企鵝嗅了嗅「好甜的味道,是什麼?」
「是春天哦。」

4.睡覺時候不小心做了噩夢,夢到從前的過往不管好的壞的,全部都被我忘掉了,急得眼淚快掉下來。突然一聲響,我從夢中驚醒。抬眼一看是個蒙面黑衣的小偷,他望著我皺皺眉,揮揮手說真麻煩。我眼皮一沉便又睡去。一夜好夢到天明。醒來後覺得全身上下滿滿的安全感。
昨夜的噩夢和梳妝台上的糖果一起不見了。

5.我家隔壁最近好像搬來了一位奇怪的小客人。白天從不見她出入,家裡沒有過油煙機隆隆的聲音,晚上也不亮燈。每當我懷疑是不是其實她並沒搬進來的時候,清晨出門,卻又能看到她丟在門口垃圾袋裡的魚骨頭。
剛才,我實在忍不住去敲了敲她的房門,只看門縫里露出一個小腦袋,怯怯地問我「誰呀喵?」

微博/豆瓣:@阿狸咖哆
微信號:阿狸喜歡你


葉小白:

少年突然覺得耳朵上很癢,摸了摸,摸到一隻蝸牛。

少年捏著蝸牛發呆。

蝸牛說:你你你不能弄死我。

少年說:為什麼呢?

蝸牛說:我我我爬了三百米,是來告訴你,對面那女孩射手座,八十斤,血型B,你看她行不行?

少年抬頭,對面的陽台上,女孩正望著他,笑嘻嘻。

補充一個:

判官問,想投什麼胎?

女子抬起頭,想起臨終前,男人問他,有沒有後悔跟了我。後悔,當然後悔啦,一輩子這么短,我走了以後,你該有多孤獨。

許多年後,山中老廟里。

「師弟,聽說最近你養了一隻貓?」

「噓,我跟你說,很奇怪的,這只貓說她等了我很多年,因為欠了我點東西。」

「什麼東西?」

「一床被子。」

從屋頂躍下一隻貓,把小和尚沒頭沒臉的撓了一頓,晃著尾巴走了。

師兄目瞪口呆,「師弟,她為什麼又撓你?」

「不知道啊,她剛剛罵我笨。」

——to be continue(想到新的故事會再更噠)

——分割——

我是葉小白,寫小說的壞青年,在流浪的大尾巴狼。

已出版《你的怪獸男友》。

是一本有趣的書。

講故事的公眾號:葉小白


匿名用戶:
我拿著手機,準備給年幼的女兒錄一段視訊發給她爸爸。

「媽媽數到三時你就說,爸爸怎麼還不回來呀。」我說,「1,2,3…」

「4!」女兒果斷回應道。

我:。。。


Defunct:

《貞子》

電視突然變成了雪花點,滋啦滋啦,接著,出現了一口枯井

他嚇得遙控器都掉到了地上,操起旁邊一把剪刀緊緊握在胸前

果然,貞子從電視里爬了出來,伸出蒼白冰涼的手,抓住了他的腳腕

他趕緊舉起剪刀

「你呀,每次都來得這么突然,就不能打個招呼嗎?你看看,再不修一修都嚇不到人了!」

《企鵝》

聽說企鵝很孤單,我問他們平時幹什麼

企鵝a:吃飯睡覺打豆豆

企鵝b:吃飯睡覺打豆豆

企鵝c:吃飯睡覺打豆豆

我問企鵝d,你也吃飯睡覺打豆豆嗎?

企鵝d落淚,搖頭

我:難道你就是豆豆?

企鵝d:不,我是覺。

《便便》

一隻熊和一隻兔子在路邊拉屎

熊:你掉毛嗎?

兔子想起那個說自己不掉毛,最後被熊抓起來擦屁股的笑話

兔子:掉,到處掉毛,不能用來擦屁股。

熊:哦

說完拿出一個毛刷幫兔子把毛刷乾淨了

拿起兔子擦乾凈屁股走了。

《鬼故事》

睡覺時,丈夫給妻子講鬼故事

「老婆,你知道嗎…..你看窗簾後面…是不是有一個人…」

「你看窗簾都在動了,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窗簾後面,還不趕快到老公懷里來」

「老公,好像….好像真的有一個人….」

說完,窗簾被掀開,一個張牙舞爪的影子走了出來

男人大叫一聲被嚇得跑了出去

女人:「爸,您藏了一天,至於嗎」

「誰叫這個臭小子每次都嚇我寶貝女兒」

《喵》

「《貓科動物起源》…..《頂級捕食者》….《如何養好一隻貓》…..《寵物營養搭配》….《貓為什麼喜歡吃肉》」

我看著眼前的書,和坐在我跟前的主子。

「這些….都是你…從圖書館偷偷…叼回來的…?”

「喵」

「我瞧瞧,還有…《狗狗餵食指南》」

主子突然蹦起來一巴掌拍掉我手裡的書…

我:「你這是…..想吃肉…?」

「喵!~」


鹿壹:

1.有一天,熊和兔子一起在森林裡便便,

完事後,熊問兔子:「你掉毛嗎?」

兔子說:「不掉~」

於是熊從自己身上薅下一把毛遞給兔子說說,「那你用我的毛擦屁股吧。」

2.


宋小君:

『聊齋萌』

1、書生夜讀,有人叩門。

書生挑燈開門看,門口立著一隻九尾狐。

狐狸開口說話,夜半聽公子讀書,願薦枕席。

書生呆住,可你是一隻狐狸啊。

九尾狐呆住,打量自己,以頭搶地:阿么的,忘了幻化成漂亮姑娘了。

2、燕赤霞:妖孽,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燕赤霞:降魔除妖,是吾輩分內之事,豈能收受你的賄賂。

燕赤霞:大膽孽畜,竟敢色誘老夫。

一隻貓默默地放下了嘴裡的老鼠,轉身要走。

燕赤霞攔住:別走啊,你不喜歡這個遊戲嗎?那我們玩點別的好了。

3、對不起啊先生,喝光了你的綠豆湯,也沒故事講給你聽。畢竟我是個沒有故事的人。

蒲松齡打量著正在舔碗的旅人,手舞足蹈起來,喊著,倒也,倒也。

(感謝Aorquer@醉卧千年 提醒,這么一改,妙了許多。)

4、先生,我這頭面,能換嗎?

不知道小姐想要換什麼樣的頭面?大家閨秀?鄰家碧玉?青樓歌姬?還是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

先生,我就想換成你打心裡喜歡的樣子。

那你得再丑一點才行,不然我怕我過早地溺死在你的被窩里。

『世說新語萌』

1、青白眼:

阮籍擅為青白眼,見到漂亮女孩給人家青眼,見到不好看的給人白眼。

眾人問其故。

阮籍說,對醜女細看是一種殘忍。

2、入我褲襠:

劉伶喝多了酒,在家裡赤身裸體

朋友去看他,都被這個裸體嚇壞了:劉兄,為何如此銷魂?

劉伶跳將起來,追打朋友,朋友不解其故。

劉伶叫囂著,我以天地為衣服,房屋為褲襠,你們來得正好,我正想著抓幾個虱子玩玩。

『古文觀止萌』

1、韓愈:吾年未四十,而視茫茫,發蒼蒼,齒牙動搖。

蘇東坡: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韓愈:媽賣批。

2、蘇秦:咱合夥吧。

蘇秦:秦塊頭大,咱得打群架,半路攔住他,蒙上頭,直接往死里削。

蘇秦:六個打一個還打不過嗎?打得他滿地找牙啊。

蘇秦:算了,你們丫六個等死吧。

『水滸萌』

1、李逵拿著斧頭要砍自己的頭。

李逵:哥哥,一會兒我把自己的頭砍下來,你給我掛到最高的旗桿上,最好能上天,我想看看俺娘。

2、叔叔,你若有心,吃了我這半盞殘酒。

嫂嫂,你知道我為什麼打死那隻母大蟲嗎?

因為大蟲吃人。

不是,因為母大蟲瞞著丈夫勾搭獅子。

3、牛二:漢子,你這把刀真的殺人不見血嗎?

楊志:是的。

牛二:我不信,你殺我試試。

楊志:好的。

牛二卒。

寶刀上一滴血都沒有。


無常:

阿青有十幾只小羊,每天她都趕著小羊去草原上吃草。
有一個小男孩兒坐在草原的坡上,望著阿青和她的小羊發呆。
阿青招呼他過來,他便一溜煙兒跑過來,一邊吃著手指一邊問:「姐姐,我能摸摸你的小羊嗎?」
「當然可以啊。」
自此每天阿青牧羊的時候,都會跟小男孩兒聊上幾句。
阿青看小男孩兒每次都很饞的樣子,於是就經常帶棒棒糖給小男孩兒吃,小男孩兒吃得直咂嘴。
這天夜裡,阿青在帳篷里聽到漫山遍野的狼嚎,阿爸說這是群狼爭斗的聲音,他們大概是在搶地盤兒呢。不知道為什麼,阿青突然想起了小男孩兒。
第二天,阿青早早地去牧羊,小男孩兒還是在老地方,不過他鼻青臉腫的,渾身都是傷。
「哎呀,你這是怎麼啦?」
小男孩兒揮了揮小拳頭說:「昨天夜裡我把大灰狼都趕跑了。」
「嗯,你真棒!」
阿青摸了摸他的頭,拿出了一隻棒棒糖。
這時,小男孩兒屁股後面漏出了一條灰色的大尾巴,腦袋上冒出兩只毛絨絨的尖耳朵,阿青見了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小男孩兒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蹲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小耳朵,可憐巴巴地說:「姐姐,你別趕我走好不好,我只吃棒棒糖,不吃小羊。」


Aorqu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