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歲的你,曾處於什麼樣的狀態?現在呢?

問題描述:23 歲的你,曾處於什麼樣的狀態?現在呢?
, , ,
霍克明:

23歲的時候畢業。大三的時候簽了一家大型國企,每月工資1400元,繳了保險,社保,住房公積金亂七八糟的,還剩960塊錢。這家單位叫丹東黃海,現在北京跑的N多公車,都是我們造的,我相信,這裡邊肯定有我檢驗出廠的車。

可是工資太低了。我們去報到的時候8月初。等到了9月的東北已經很冷了。第一個月交了房租(押一付三),就沒剩下什麼錢,打了電話給父母,東扯西拉了半天,然後才問我媽,能不能給我二百塊錢買條秋褲。我媽在電話那頭都哭了。給了我700塊錢。

國慶的時候,女朋友從北京來看我,因為沒錢,就和女朋友每天窩在家裡看電視,吃方便麵,唯一去過一次超市就買了20塊錢的東西。後來女朋友走了之後,給我發簡訊,說在我的錢夾里放了500塊錢,讓我多吃點飯。

後來我就想,這樣的日子真是我要的嗎?為了一份安逸的工作,讓自己的父母,女友擔心。後來我接了一個私活,每個月2000塊錢。白天上班,晚上干私活。當時我還沒有電腦,只能在網咖做,從晚上11點到凌晨3點。

當時每天只能睡5個小時。下班了睡3小時到11點,第二天凌晨,從5點到7點。時間有2個月吧。唯一的後遺症就是頭暈,困。每次我回家都要穿過一條鐵路,我每次在等火車通過的時候,都會困得要睡著。我也一直擔心會昏倒在鐵軌上,被火車弄死。

某一天晚上,這家公司的CEO恰好也線上,我倆就在IM上聊了半個小時,過了一會,我在回家的路上,他的電話就來了,當時我正走在一段伸手不見五指的衚衕里,嚇了我一大跳。然後張帆和我說,你來北京吧。
我就想,既然這樣的日子,不能讓我養活自己。還不如放棄,重新選擇職業的生涯。於是06年12月,在沒問待遇,沒問工作內容,對於網際網路一竅不通的情況下,我迅速的來了北京。

目前,28歲,結婚,生女,一切均滿意。

感謝當年窘迫的23歲。


Aorqu用戶:

23歲?1999年。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就是大學剛畢業的時候。
沒錢,女朋友去了澳大利亞,走的時候極為突然,沒有任何承諾。
沒錢,沒工作,為了省錢,就偷住在大學的學生宿舍裡面,遇到查房得逃出去,半夜才回來。
一咬牙在朋友的幫助下租了一間房子,位於北京蘇州橋。
一點點積蓄都去買IP卡,給澳大利亞打電話,卡片越來越厚,口袋越來越薄。
經常身無分文,有一次,就剩下十塊錢,心如黑石,路過一書攤,看見有一本《劍橋明代史》,標價十元,一跺腳,買了。
拳頭厚的一本書,硬是用一個通宵看完,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不敢漏掉一個。
因為我知道,一旦讀完,我就會陷入什麼都沒有的境地,不讀完,生活還有盼頭……
終於在中午的時候,讀完了。
正在百無聊賴的時候,電話響了,找我干一個活。
於是開始進入中國西部山區,接下來連續大半年的時間都在高原上行走,拍攝紀錄片。
面對浩瀚的高原雪山,精神一震,安然度過我的23歲。
感謝那一年所有的人和事物。


匿名用戶:

21歲大本畢業的時候,為了和男朋友的愛情能開花結果,跟著他來到了北京,舉目無親,在牡丹園的一個軍隊大院租了一間不足10平米的房,房東是一個革命老紅軍阿么兼退休國小教員,在她的各種監視下和男朋友約會,面對各種不適應和各種苦經常痛哭流涕。
第一份工作用Powerbuilder ,基本是當時大陸最早用的那批人,單位里只有一套書,為了能快速熟悉這套語言,我自費花了300多塊跑到曉通網路公司買了1、2、3冊,然後下班回家苦讀,記讀書筆記,把函數都背下來,就這樣迅速就成了一把編程好手,做了項目的主力,工資也逐漸上來了。拿到3000多塊,在當時已經相當不錯了。
23歲,在北京漂的第二年,為了快速拿到北京戶口,毅然決定考研,23歲考上研究所。
24歲,回到北京在導師的遊戲公司做實習,寫遊戲控製程序,用C++
25歲,研究所畢業,落戶北京,結婚,在一家公司做軟體,用C、C++、ISAPI
然後十年,跟著這個公司一起成長,從程序員到高級程序員,從項目經理到軟體技術部門經理,從部門經理到某業務中心總經理,期間生了娃,買了房,有了車,有了各種遊歷。

我的成長經歷告訴我:
做事要努力,困難面前不屈不撓;
選擇不要猶豫,下了決心就付出行動;
放下過去的成績,才能擔當新的重任;
工作很重要,家庭更重要;
樂觀、積極、向上的心態是幸福的源泉。


Ethan Chiu:

本來也想打很多字的,可還是直接上圖吧。

23歲大學部畢業。掛四門課差點畢不了業,考研失敗,沒去找工作,答辯後等回家
回家後在家半年準備考研。這圖是研一的時候


現在研究所剛畢業一個月,在上海做晶元研發

8月4日後記:

本人頭一個在Aorqu上得到這么多支持的答案,謝謝大家的厚愛哦~~~

推薦大家看一下哈佛大學的公開課《幸福》,這門課真的非常好,裡面的知識足以改變人的命運


柏邦妮:

23歲,2005年。

夏天的時候失戀了,媽媽打了一個電話問我過得怎麼樣?
沒有綳住,一下子哭了,說想回家。於是就回了家。

每天在父母面前儼然正常,心裡痛苦欲死,洗澡的時候,安靜的想著自殺。
這是我人生中目前為止,唯一一次認真的想到了「死」。
我們家住在四樓,如果跳樓的話,會砸到一樓人家小院鋪的石棉瓦屋頂,
估計我死了以後爸媽還得賠人家的錢吧。
居然想到了這些,恐怕還是不想死,我苦笑著對自己說。

剃了一個光頭。
之前留著烏黑筆直的長髮來著,剃的時候師傅沒勸,一剪子下去就沒了一半。
剃成光頭,看自己的臉很陌生,頓時明白為何尼姑要剃頭,因為性徵沒了。
作為女性的柔美一點兒都沒了,看起來非常中性,非常冷淡。

三四個月里,每天摸著自己的光頭,發茬子一點點長出來,扎手。
我跟自己說:「慢慢來啊,對自己耐心一點兒啊,你看,連頭發都得慢慢長,何況是你的心呢。」

還是不死心,跑去遙遠的南方去找那個人。
他已經做了決定,非常冷靜,話都說完了的那天,他推開賓館的門,等了一會兒,關上了門。
從此離開我的生活,我的生命。
我永遠都記得我背對著他,等著他,開了門,又合上的那幾分鐘,感覺特別漫長。
那冰冷的,畢生難忘的「卡塔」一聲。

我在遙遠陌生的南方城市的賓館里,獨自睡不著。
一個人在街頭溜達,坐在路邊哭。一個陌生男子,過來問我怎麼了?
我說失戀了。那個陌生人,好心的陌生人,坐下來,在我身旁坐下,陪我聊了半個晚上。
感謝你,陌生人。我永遠記得你的那點溫暖和善意。

很多年,都無法獨自在賓館房間入眠,會千方百計拉朋友來陪睡。

在賓館邊上,有一個老舊職工圖書館,我找到了兩本書,
一本是《伯格曼》,
一本是《黑澤明》。伯格曼說:「與其等待內心的風暴,不如一手促成它。」
伯格曼說:「愛情是橫越眼前黑暗的明亮時刻,是一場黑暗和一場黑暗之間的迷人間歇。」
伯格曼還說:「盡管愛情如此不完美,但仍舊是所有不完美中最完美的。」

23歲的我知道,明亮的迷人的間歇已經結束了,我必須獨自走入黑暗,
盡管不完美,但我仍舊沒有失去它——我沒有失去,我心中的愛。
我沒有失去,愛一個人的能力。

這不是最糟的,對嗎?

今年我32歲了,每一段愛情我都是全身心投入,盡我最大努力,千瘡百孔依然如此。
我不知道是愛對還是愛錯,也不糾結是不是真愛,

但是我知道,我真的在愛。

這就夠了。


聞佳:

23歲的時候大學畢業一年。整個媒體行業雲蒸霞蔚,印刷機滾動著印版面,好像在印鈔票。

開始研究吃。當時已經有大眾點評網。有一次拿到一筆不錯的稿費,腦子一熱,就上了點評把上海的日本餐館按價格從高到低拉了出來,跳上一部出租就到了城市西面的一家鐵板燒,一個人吃掉了一個980塊的套餐。

那次情狀很古怪。回字形的吧台,四個師傅各據一面,每面吧台四個座位。一屋子中年男人,霧氣騰騰地燒著香煙,身邊坐著年輕女子,或者自家太太。這間屋子裡所有人都好奇地打量過我一兩眼。只有我是一個人,本著一種「咦我吃我的關你屁事」的野生勁兒,鎮定地坐在那裡據案大嚼。

擱現在我大概能吃出來肉是怎麼回事,那會兒可也並沒覺得一千塊的飯有啥好。如果說有什麼收穫的話,就是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所謂的貴餐館是怎麼回事了。

後來的歲月里我漸漸見識了很多次「祛魅」的過程。這是好事,因為想像始終不能作為行動的依據。但比起事物的「祛魅」來,人的「祛魅」更讓人印象深刻。所謂「一個一個偶像都不外如此」,真正一個一個地經歷起來,對人從偶像式的崇拜到靜悄悄地理解,才知道滋味的復雜。這背後,是一點一點,對世界、自己和他人的漸進式的領會。

另,23歲的時候常有「腦子一熱」,能真切感覺到頭上那瞬間的一「熱」。現在,現在很少啦。偶也會有,只是後來的一「熱」,通常都是傷筋動骨,很久以後才緩得回來了。


個人經驗不足為訓,請勿轉載至站外,感謝。


胖達君滾啊滾:

我大概明年八月大學部畢業,因為想獲得不受家人干涉的生活,於是提前選擇了經濟獨立,出來找了一份新媒體的工作。在這期間 ,我做成了一件還算了不起的事情。

我促成了一個反抄襲的獎項,並且給它取名叫「金復印機獎」,獎杯由Ctrl+C的兩顆鍵盤組成。這個獎的策劃、文案、包括表情包的設計、於歪唐八這些綽號,都是我的點子。

其實這個獎能做出來,純屬幸運及巧合。

早在我找到工作的很久之前,我就開始反抄襲了。起先是因為得知了唐七和大風的事情。

參與反抄襲以後我才徹底弄清楚原作者在大陸維權到底有多難。打版權官司人工舉證成本高昂,絕大多數小作者都耗不起打官司需要的時間與精力成本。

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只要抄襲者存在洗稿,就基本無法定罪,官司幾乎必輸無疑。當年庄羽勝郭敬明一案,並不是法網恢恢正義必勝,而是庄羽走了幾乎中六合彩的好運——郭遇到了豬隊友律師。

發掘郭敬明的長江藝文出版社副社長黎波後來接受《Vista看天下》採訪說,是郭請的律師不給力:「我在華藝到現在打過五次著作權的案子,沒有一次敗的,我明明知道是剽竊的都打勝了。智慧產權的官司特別是侵權的,很難打贏,你告剽竊,除非他直接抄你的,你根本就沒有辦法。「 也就是說,如果郭敬明早點遇到黎波,庄羽連個抄襲官司都打不贏。 律師都不願意接智慧產權的案子,因為極難打贏,原作者覺得自己被抄襲剽竊了要自己舉證……把原作打散了抄襲的就很難舉證。智慧產權保護總體是不合理的。

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加上民眾對抄襲態度極度寬容:「好看就行,抄不抄關我什麼事」;反而對原作者有各種奇怪的道德潔癖「:你們寫東西的反抄襲,不就是想要錢嗎」,往往會給原作者造成嚴重的二次傷害。

民眾的態度扭曲、維權的困難,給了抄襲者態度的極度囂張及無恥的底氣。唐七曾經把抄襲之作寄給大風刮過挑釁,並揚言「來告我啊」,慣抄綠亦歌甚至直接將原作者告上法庭索要208萬「名譽損失費」……它們的粉絲緊隨其後,稱原作是「白蓮花」,「不敢告又整天叫冤,不就是想紅么?」

而有一天偶然和老闆聊天,得知他接了一個推廣,準備幫一個做原創產品的平台(也就是我們的甲方)做廣告。他起初的設想是在微博寫一篇反抄襲的軟文,然後買幾個大V轉發。只是甲方的文案功底不夠,文章一看便是為了交差和蹭熱度而寫,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推。

當老闆提到不知道該怎麼給甲方推廣的時候,我意識到這是個絕好的機會。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說服了老闆和甲方,把他們原本做軟廣的想法,改成了做一個年度抄襲人物的評獎,由網友來投票提名,讓所有人都能參與其中。而甲方只以贊助商的身份出現。

我在金復印機獎的文案中寫了這樣一段話:

從未有人敢對任何餐廳說「你家東西好吃,你要免費生產食物給我,我吃是看得起你」,但卻有無數讀者、觀眾與民眾對原創者道「你寫的東西好看、做的產品優秀,請你一直寫下去,並允許別人從中抄襲牟利,倘若你想要錢和公道,做不到不食人間煙火,那你就是沽名釣譽、道德敗壞。」

這個獎是我的心血。三篇文案都出於我筆下,起碼反覆刪改了五十多次。表情包的設計、整個流程的規劃也都是我想出來的。我和整個團隊努力打磨了一周,才做成了最後呈現給所有人的樣子。

我其實壓力很大,把老闆原本的計劃改成了一個公益性的東西,我可以只關注公益,可是甲方不行,我等於背上了所有的風險和期待。但我並不後悔。環境如此,總有人要率先走出第一步,動身去改變它,無論代價是什麼。

完成這個獎項的過程中,我剛好度過了我的23歲生日。

這是我22歲的一年裡,完成的最好的作品。

甲方在有償請求一些大V幫忙轉發這條微博時【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甲方霸霸,我希望做公益做反抄襲,但甲方也不可能在毫無宣傳度的前提下貢獻流量和贊助金,他們自然希望更多人通過這個活動知道他們的存在】,所有人【對,是所有人】都一口回絕了。有的人本身就是操作號【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不授權抄襲號】,不敢打自己的臉,剩下的大V給出的原因一律是「得罪她幹嘛」甚至「我和你們微博里提到的某人是朋友 」。

你看,要想做成一點有意義的事,是真的很難。不是不可能,只是真的很難。

沒有任何大V的支持,那麼希望可以得到大家在微博上的聲援與參與。

這樣,或許明年,以及明年的明年,我可以一直得到甲方的支持,將這件有意義的事做下去。直到教會抄襲者們廉恥之心,直到讓這種無恥之徒無處可遁。

網址在此處: Sina Visitor System

如果打不開,也可以直接去我的微博找,我有轉發。

謝謝你們。

「有一份熱,發一份光,不必等待炬火」。

====================================
平時在Aorqu的評論多,與大家互動不過來,歡迎到我的微博來找我玩~
微博艾迪@胖達君滾啊滾啊滾

http://weibo.com/u/5803025940​weibo.com


大雄:

23歲,大四,從某國際著名IT公司實習結束回學校,保研,開始碩士生活,帶前女友回家,然後分手。後來?後來一直讀啊讀啊,然後又去那兒實習,直到畢業,找工作,跳槽,就到現在了。
有個比喻很恰當,人生就像猴子爬樹,上面都是後屁股,下面都是猴腦袋。在社會的金字塔里,最上面和最下面的人太少了,大多數人都是在金字塔的某一層。不能總是往上看別人的屁股,那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給自己找一個目標,自己的目標,去實現他,你才能幸福。找不到自己的目標,單純把物質和虛榮當成自己的追求,你將反反覆復地迷茫和失落,那種追求不會一直給你向上的動力,而往往在你最高峰和最低谷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
23歲的人,就應該有23歲人的位置,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23歲的人憑什麼要有46歲人的事業和愛情?別說自己處在低谷,你只是剛開始。剛升起的朝陽不是最有活力的嗎?什麼都沒有的人不是潛力最大嗎?當你玩一個遊戲,玩到自己成了大boss,還有什麼意義?作為一個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你沒有任何牽掛,只需要大步向前就行了。追求自己的目標吧!哈哈哈!
剛畢業的我,這也是我對自己說的話,加油吧,朋友!
至於愛情,命運會給你安排的,自己慎重選擇就好了,不用著急,呵呵。


匿名用戶:

23歲那年…就是去年……
在22歲的時候我畢業,同時第二年準備考研,結果因為壓力太大,期望太高,又失利了,但是我依然滿懷信心和憧憬
在我23歲那年四月,當我深愛的女孩(在這之前我追了她四年)說她要去北京時,我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帶了2000塊錢沖到北京,那會的北京還有點冷…但是我只是想打好前站,在她來的時候能提供一點幫助,在前兩周里,每天面試兩家公司以上,面對拒絕我依然滿懷鬥志,在第三周我病倒了,在那一周里…我躺在合租的房子里,起不了床…吃不下東西,在那期間里,除了我的父母和哥哥,其他人(包括她)沒有發過一條簡訊,打過一個電話…在第四周的第一天,她告訴我:我們根本不可能…然後我離開了,我想我得考慮生活在自己的世界…放棄了幾家公司的offer…來到了上海
在上海的第一個月…最潦倒的時候身上只有四枚硬幣,還有一個是假的,捷運都坐不了…失去了精神寄託…每天就是迷糊發呆……
然後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工作的一年時間里,拚命加班…讓自己忙的累死累活…不斷的學習,不斷的提高,尋找自己的興趣,雖然在愛情這一條上…依然沒有收穫…但是我每天過的很開心
有時候你並不需要知道自己未來什麼樣子,甚至不需要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但是只要你懷有信心和鬥志,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在路上發現自己的未來……


Aorqu用戶:

23歲那年我正經歷著人生最低谷,多年的愛人愛上別人,毫無前途的工作讓我坐立不安無心繼續,換了一份忙碌的公關工作來自虐身心,一周6天12小時,一半多的時間奔跑於各大城市出差,像個男人一樣在後台跑來跑去搬運重物熬夜看場,做了別人的地下情人,泡夜店,學抽煙,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酒根本睡不著覺,有時候望著天花板望到月亮西下太陽東升。對於未來,渺茫到就如北京的霧霾,只有骯臟陰暗和惡心的感覺。生命的意義?who care

今年我27歲,三個月後即將步入結婚殿堂,公婆老公都對我很好,轉行到了移動互聯業,不用東奔西跑,用的更多的是智慧而非體力,空閑時間我會合理安排做我想做的事情,畫畫學習彈琴,雖然我依然討厭太陽光,喜歡待在有陰影的角落裡,依然有我的人生困惑,但未來在我眼裡卻也逐漸清晰,

我感謝曾經的最低谷給我的閱歷與感悟,它造就了我堅定的意志力,沒有什麼懼怕的事情,沒有什麼能再次打倒我。

人生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在不斷的挑戰你的痛苦底線,一定不要輸,既然人生歸途都是一樣的,路上越坎坷越精彩,你就越不枉此生。


Aorqu用戶:

我23歲生日那天,剛好是我的大學畢業晚會,那時我的第一段戀情剛結束。
我想要律所的工作經驗、我得過司考、我想出國讀研,所以,當時我給自己的計劃是,不找工作、不考公務員、不考研,先過法務考試,然後在律所實習一段時間邊實習攢經驗邊申請學校,次年出國讀研。

  • 就在畢業的那個月,輔導員認為的我這個規劃已久的計劃不切實際沒有退路,劈頭蓋臉的教育了一通,他建議我先找個工作。但那時候都六月了,離法務考試只剩仨月,我還找個毛工作?!我在法學院六樓的樓梯上大哭一場之後決定(也沒別的辦法了)破斧沉舟。
  • 於是我畢業回家後,過了三個月沒考研沒考公務員沒BF畢業了還沒工作沒收入沒臉見人的日子。
  • 考畢,準備材料,申請學校,又過了兩個月沒工作沒收入沒臉見人的日子。
  • 司考成績出,過。
  • 偶然的機會,以前的老師告訴我北美某校有教授來面試,去了,還算順利。
  • 寄出申請材料,去北京散心,二等座沒票,買了一等座,鄰座遇上了我在律師生涯中的第一位老師,後來因此搞定實習。
  • 實習,第一次從事律師行業,第一個案子是為農民工討工傷補償。
  • 拿到offers。後來決定就是去北美的那所學校。

24歲生日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收拾行裝去美國了。

我可能再也沒有23歲的時候的那個2勁兒了,以前沒想過我自以為的完美小計劃一步走不好,我就會很難看,幸運的是,我那年真的很幸運。我可能再也不會像23歲那年一樣做那種沒退路只能一條道走到黑的事兒了。但我真的很感謝那一年。


邵晨塵:

23歲,研究所一年級準備升二年級。
在上海讀研,覺得這個城市精明而浮躁,還沒真正踏入社會就覺得被什麼洪流卷著往前推,卻不知道自己將要去向哪裡,在研究所會被看似友好甚至熱情的同學在背後坑了一把又一把,開始懷疑這個城市是不是真的不太適合我生存。
炎熱的7月,開始準備法務考試,傳說第二年要改革,於是壓力很大,8月,我媽打電話給我,說要離婚,讓我幫忙寫個起訴書,說日子真的沒法過了,讓我別往心裡去好好復習。內心鬱結不堪卻只能拚命壓抑,沒人的時候在寢室哭一哭。
臨近考試的日子,失眠,半夜披散著頭發在宿舍走廊里蹲著,數自己的腳趾,一遍來一遍去,同時準備來年競選研會主席。
考完法務,個人覺得極其糟爛,不得已放棄競選,在寢室呆了一個月,每日除了哭,就是發呆,爸爸不知道到哪去了,斷了經濟來源,隨時準備退學。學校組織獻血,沖著獻血獎金去報了名,名額有限沒入選,為了不能進行自己最害怕的獻血而難受。想想覺得自己很悲催。

那時候覺得人生完全是沒有任何希望的,大概真是流了很多的眼淚,學業、家庭沒有一件事是順利的。每天覺得天都是黑色的。

後來,事情慢慢都好起來,於是回頭看過去,那些日子,也沒有那麼苦痛,甚至也許成就了另外一種生活方式。孰好孰壞,也許誰也不知道吧。


齊少華:

從一個師姐的校內鏈接上看到的這個帖子,本來是周末早起呆在宿舍無聊用手機看的,後來越看越受不了,就來到實驗室打開電腦找到這個帖子,不知不覺看完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中間好幾次不知不覺眼紅流淚了,連嘴裡的口香糖都忘了嚼了,想想自己已經24了,我的23呢?……
一直的倔強憤青,06年不服氣的進了一個小二批大學部師范學校,中間四年各種不安分,逃課曠課不在話下,亂花錢,跟爸爸吵架幾乎鬧翻,進校時我的成績幾乎第一,而每學期考試排名一直倒數,被當掉好幾門,到最後都不屑了,再有就是跟老師撒謊出車禍,請了個一學期的長假去BD市學廚師,中間談了一次戀愛,當時感覺很傻很卑微的戀愛,現在想想很操蛋,什麼滋味都有,09年下準備考研,我就是不信自己差,我固執的認為我想學習我就能比你們都學得好,因此我報了34所得中農,考研期間的狀態讓同學們驚訝不已,幾乎瘋狂的不要命,可是老天不會因為你一段時間的努力就照顧你,考研沒考上,10年6月份畢業滾蛋,但是仍然不甘心不服輸,但又不想找家裡要錢了,就在沒畢業之前的四月份去了一個離家很近的小城市——山東DZ找了個小私企做了半年的質檢,中間回學校答辯領畢業證請了一周多的假,連最後的學士服照片都沒有,散夥飯只吃了兩次,最後一次酒桌上小白趁著酒勁跟我大聲說:XXX,明年考不上中農你別見我!
考研失敗弄得我沒臉見人,那份工作月薪1300,每天也是混日子,我也學會了偷懶應付,白天上班去找個沒人的地方睡覺,一回到宿舍就開始看書準備考研的資料,因此當我攢夠3千快,以為自己可以撐到考研結束了,就在十月一辭職,自己找了個小房子準備二戰,每天5點騎車去DZ學院圖書館佔座看書,中間的苦就不多說,吃飯算計買衣服算計,期間很少和別人聯系,最大的敵人就是孤獨,還好自己有個聯網的電腦,每天可以知道些外界的消息,自己考研期間還吞吞吐吐的找我家要了三百塊,兄弟來給我送了五百塊錢,看到我住的地方那麼糟糕,回頭就給我娘說了,我娘很心疼,但這也是後來才告訴我的……弟弟結婚的日子就是我考研的前一天,村裡的一個發小在早上九點來DZ接我,匆匆忙忙的參加完婚禮,下午兩點就回去準備明天的考試了,當我考完最後一門走出考場看了看天,眼淚瞬間就出來了,這半年總得有個結果吧?!
考研之後還有兩周就是春節了,但是考研未果還是感覺沒臉見江東父老,我找了份飯館配菜的臨時工(呵呵,我學的廚師技術還是用上了),在大年三十晚上十點騎機車四十公里回家吃年夜飯(可惡的是那天機車車大燈不亮還有半路沒油了),到家已是12點多,初一拜完年就回去了繼續工作,一直到正月十五,又換了一份更苦力工作,那種累真是一般人受不了的……因此整個實驗室的人都認為我身體很壯,什麼重活都不在話下,而在我看來,這點活算什麼,小菜都不是……
三個月之後我考上了,我很激動,更激動的是我遇到了一個好導師,我認為他是好的他是對的,但是我也知道他也是人而不是神,我跟別人說過,我尊重我的導師,但我不崇拜我的導師,我要對自己現在所擁有的知足,但不滿足現狀,不管別人怎麼抱怨,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所有的來之不易,我要珍惜,不能再強求什麼,再苦再累的我都經歷了,別的還害怕什麼?!現在一年多過去了……我還不知道能不能繼續追尋PHD,但我會一直的努力奮斗……我相信自己是干大事的人!
看到開頭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會回復這個帖子的,一下子打了這么多字,這是很久都沒有的感覺了……


秦璐:

去年23。

20歲專科畢業,在濟南科技市場找了個銷售的工作,一年內從導購到銷售再到店長,果斷跟隨經理去青島開拓業務,未果,低谷期選擇回家。

22歲生日前考取了CompTIA A+認證,22歲進入售後行業。三個月後做了站端主管。再三個月做了我們這個業務團隊的部門總控,然後過了23歲生日。感覺23歲就一整年都在忙,因為增加了新的業務塊,上海、北京的培訓、學習、拉關系。24歲生日後,老闆把我加進M序列(之前是T序列),然後現在24歲半了,唯一的感覺是時間過的很快,時間就在自己每天設定的計劃驅使下,一點點消逝了,對時間的回憶,就是一份份郵件、一本本筆記,還有每月的電話清單。

在這家公司的三年,學著招聘、排班、考勤、現場、客訴、政策、流程、培訓、活動籌劃、經管理劃等,一個人做N多個角色,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依然覺得自己經驗不足,努力學習中。

我近期太累,超負荷,沒有自己思考的時間,所以可預見的是十月份離職,離職前將自己的工作剝離成幾塊,提幾個主管來做,之前嘗試把我每天的表格匯總交給一個「小表妹」來做,三天累的去輸液,人和人真的有很大的差異。

作為不成功的反面教材,給你的三個建議:

1.父母要記得多打電話,有條件就跟父母一起住,結婚了另算。親情是世間什麼東西都無法比擬的,過去了,就沒了…

2.選一個對象,這個對象不一定長的漂亮或者帥氣,不一定能給你多少「性福」,不一定能給你多牛逼的家族背景。能對你好,能在你關鍵的時候給你支持或者指點迷津,能有共同的話題,就夠了。在你困難的時候,愛情是卑微而高尚的,當你有話不能跟父母說的時候,可以和他/她傾訴,釋放你的壓力,給你前進的動力。

3.選自己熱愛的行業,做好自己的方向和目標,然後日夜兼程的趕路,浮躁的社會,只要你肯學習,願意努力,你堅持三個月,就可以做到熟手,你堅持半年就是精英,你堅持一年就是老員工,你堅持三年就是前輩,堅持的時間再長了,我也不知道會怎樣,也許是成功,也許是失敗,但是人給自己的定義是不一樣的。

成功人士說自己事業剛起步的時候,都會說的很難或者怎麼樣,其實,成功的人很多都是時代的需要或者有其他的背景。不要幻想自己成為比爾蓋茨,也不要認為自己能做巴菲特,中國也只有一個馬化騰,只有一個馬雲。社會更需要的是一顆顆的螺絲釘,一個個踏實做事的人。


有愛的暴叔:

23歲,8年前,我輟學的第二年。
前一年我大二,在學習問題突然想通了一些問題,覺得學教交不了我想要的,不想淪為封建教育體制下的思維殭屍,果斷輟學,但如有心理學等感興趣的大課我還是堅持去聽的。
受比爾蓋茲的案例蠱惑,一心想自己干,但家裡沒錢,只能從同學朋友那裡七忽八悠以10分利的借據籌了點錢大概3-4萬左右,開了一家飾品店和一家飯店,就開在大學旁邊做學生生意,都做的不算好但還能點賺小錢,第二年把錢還清。
可是突然悲催的意識到光憑我個人力量沒有理想的平台做不了大事,只會陷入市井小民的苟延殘喘中。
那年年底又果斷放棄小生意去找工作,從800塊的工資做起,每天要在40度以上的貨運倉庫里轉上5個小時以上。


Greg LI:

閉著眼睛想了半天,23歲還真有趣。某天在同學婚禮上見到畢業分手後女友的新男朋友,第二天離開第一份工作上市國企。北漂一年(中國私營企業第三位),工資翻倍,決定南下廣州,老闆(某政協委員)找我淡話,沒共同語言直接以兩倍工資留我未遂。到了廣州,收到國企同學紙信,我走後組人部部長來特訓班公布成績,兩科第一名都是我,得知我不辭而別,留下一句話,很牛掰的一句:"把這人給我找回來。"時隔一年,問我還回不回去,再不回就回不去了。我沒回,在廣州一呆十年之後,北京改革開放,回到北京。
其實這個問題我早見鳥且沒當回事兒,那天想了半天發現23歲還真有些特別,沒想到竟然還是漏了更重要的東西–理想。我是少有的清晰地知道自己一直沒什麼理想!但有件事情卻一直模模糊糊地存在,就是23北飄那年的一天,幾個ABB公司的人來演示可編程式控制制器,他們從一輛切諾基上下來!帶著筆電!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筆電。後來,我有了工作用的筆電,買的第一輛車就是切諾基。呵呵如果那年他們從一架直升機上下來,帶著AK47。。對了!我小時候真有理想,長大以後,當一名間諜。
感謝這個問題,讓我注意到有那麼多事情發生在23歲那一年。我是說,有些事情,既使沒有被打上任何標簽,TA就在那裡,看著你,影響著你。


夏靖龍(刻奇):

掐指一算,貌似我還處於23歲的階段。22-23歲這一年:

  • 開啟研究僧生涯
  • 對,還是僧人模式
  • 從經濟學背景殺入軟體技術領域,很吃力,但有愛,便無所畏懼
  • 跑帝都生活學習了一個季度,順便還做了幾個項目
  • 第一次完全獨立設計開發網際網路產品,還在WebQQ中上架了
  • 第一次開發手機應用,還是和國小同學組隊,很多事情確實要個緣分
  • 即將出版第一本封面有自己名字的書籍,竟然還是大學教材
  • 第一次真真正正為找工作的事情感到苦逼難耐

回想剛22歲那會,大學部畢業各種離愁別緒各種迷茫,還專門為自己寫了篇博文,現在看來,各種感慨:

這註定是一篇不怎麼樣的博文,這一刻我就是這么想的。就象20幾歲我,老覺得日子糟糕透了。

昨天走夜路回家的時候,我和鄰居兼老同學不停地扯著殺人遊戲的爾虞我詐如何如何成功,更坦白地講,是我不停地聒噪著說著,好像沒人說話的尷尬比世界末日還要可怕。

這位同學和我一樣是考研了的,也上了,然後也沒心沒肺地玩了將近半年。前段時間,在新浪微博里,看到一位北大畢業百度工作然後現在出來創業的前輩調侃過考研這碼事,與其說調侃,不如說是諷刺,大意說的是,他作為企業僱主,在招聘時,會寧願選擇一個重點大學大學部畢業生,也不要一個重點大學考研進了次重點大學的研究所。理由是,都大學生了,還只會搞應試學習那套。

說是這么說,做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我自己也是這樣。大二那年,在學校,酒足飯飽和海南一哥們邊走邊扯,就是所謂的「聊聊人生,談談理想」,不過我很清楚,大部分人都是沒理想的。這個曾經有個調查,「美國著名的商業大學哈佛大學,在1979年對應屆畢業生做了一個調查報告。在調查中,他們詢問在應屆畢業生中有多少人有明確的人生目標,結果只有3%的人」。

在知道了這個調查之後的若干日子,我都很驕傲,一不小心就比哈佛商學院97%的學生都有前途了。就是在那段時候的那個夜裡,我和海南哥們言之鑿鑿地闡述了考研是何等何等無用,還有考研的人百分之90都是逃避現實的就業壓力。言下之意就是,老子堅決不考研,老子要抓緊幹事業賺錢,老子以後還要創業當CEO。

後來,我後來考了研,海南的哥們畢業回了海南干他的事業,當然這兩者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聯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言而無信,還是從某種程度上悖逆了「最初的夢想」,感覺上了也就上了,還趕不上當年自己暑假留校招生賺錢買PSP的喜悅。現在一想,挺簡單的經濟賬,這TM上了還得繼續掏錢上學,屬於支出,外加搭上未來兩年的機會成本(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是指為了得到某種東西而所要放棄另一些東西的最大價值。)。

並不是後悔什麼,我也不是那麼賤的一個人,只是20幾歲的時候,我們都會開始苦逼地思考起人生,為不確定未來而蛋疼。

可未來這東西就是么回事,你越是自我感覺良好,知曉它會怎麼樣的時候,它就越會沖上來給你兩幾耳光,鄭重地告訴你,「老子不是未來,是現實」。就好像,我原本打算打開部落格嚴肅地寫篇《T型人才是如何煉成的》,作為看《真希望我20幾歲就知道的事》的書評,但下筆一瞬間的時候,發覺氣場變了。

20幾歲的時候,可能不適合想太多問題。因為,想多了可能就做少了,想多了可能就畏懼多了。


Yuki:

去年,23歲的我做了目前人生中最酷的一個行動——辭掉家鄉派出所的工作,隻身來到廣州,開始新的工作和生活。(雖然來了之後覺得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哈哈哈)下面詳細說下自己的心路歷程,願意看我的故事就搬個小板凳吧。

為什麼要辭職:其實自己就是那種人,不甘平庸卻又總是得過且過,但還好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對自己的要求,一直相信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生,雖然像是雞湯,但我確實堅信著,「如果你沒有得到,那也是你從未真正全力以赴過。」

辭職前:在我大學沒畢業還在三亞實習的時候,就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回到家鄉開始了在派出所的工作。這份穩定的工作可能在很多人看來挺好的,當然了我也在這期間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有了接觸案件,搜查,審訊嫌疑人,押送看守所這些「特別」的經歷,講真開始的時候會覺得新奇,但我也很清楚知道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以及生活。我不想一畢業就在家鄉一直待著,我想要去別的地方,去見識更多,我把這樣的想法跟父母說了,他們盡管不放心我一個女孩子去外面闖,但拗不過我的倔強,選擇尊重並支持我。(特別感謝我爸,直到現在也總是問我錢夠不夠用,壓力是不是很大,覺得太辛苦就回來吧···)

找工作:醞釀了近一年,16年新年過後,我馬上開始了輾轉在家鄉,深圳以及廣州三座城市的找工作之路。現在看來真的是無知無畏,因為自己沒有一技之長,沒有相關經驗,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但我知道是要先走出去,不逼自己一把永遠不知道會有什麼可能性。花了一個月時間,也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一個晚上在一家小旅館里,我終於沒忍住掉了眼淚,然後擦乾眼淚繼續準備第二天的面試,我知道這不算什麼,更困難的還在後面。最後,我沒有再掙扎,確定了一份在廣州跟專業有關的工作,想著先在這個城市穩定下來。於是匆忙中在入職前兩天時間里找到了房子,正式開始在廣州的生活。

找目標:雖然有了一份工作但對於未來還是沒有明確的方向,所以開始那段時間特別焦慮,想著畢業近一年已經23歲了還在迷茫,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因為不指望愛情,深知工作才最可靠,我迫切希望找到職業方向,每天都在思考,掙扎,那段時間每天都過得挺壓抑的,朋友都說我想太多太著急了,於是我學會了跟自己和解,人吶一旦釋懷,就會慢慢找到出口。我的23歲就這樣過去了,在24歲到來之時我仍然沒有找到自己的工作方向,但我已經不會那樣著急了,這也是成長吧。

時間一下子來到兩個月前,其實就是送走了我23歲的半年後,我終於確定了自己要做的是網際網路運營~為了彌補缺乏經驗這個硬傷,我用了一個星期時間考慮最後決定花了近一個月工資報名了一個課程,準備學有所成之時轉行~於是我開始了邊工作邊學習的過程,到現在學習已經有兩個月了,其實進度並不快,但每天工作學習加上做作業,過得很充實。現在還有4個月就要迎來我的25歲了,計劃25歲前換工作成功,當給自己的一份最好的禮物。

不是雞湯:如果說我有什麼信仰的話,那就是相信希望。雖然好像幸運之神從沒有眷顧我,但我確信的是,自己可以通過努力改變點什麼。我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希望。嗯,這碗雞湯是我熬的。即使你不想幹了它,也共勉吧~

—————————大家好我是分隔線—————————

最後默默安利一個我的公眾號:木支木,像我的一個孩子哈哈哈,會分享文章音樂電影。歡迎你來做客~也可以加裡面我的個人微信,希望能與你靈魂碰撞~

http://weixin.qq.com/r/mDp2brjEG_VkrfwN92_K (二維碼自動識別)


起點中文網:

2017年,23歲,上班第二年,第一家公司倒閉留到最後。

六月,入職一家新公司,比以往要好,雙休、節假日休,但是從12點左右下班變成了2點左右下班,通宵也顯得隨意了起來。那時才知道,工作的壓力真的會讓人產生生理反應,心理上更是不斷地質疑自己究竟有多差!

午飯後,與同事一路嬉笑,待跨進公司的一剎那,整個人如墜冰窖,壓抑至極。有人說為什麼不辭職,換一份不高壓的工作?因為不敢辭職,辭職了就沒錢了。

找一份工作,從面試到入職,從入職到拿薪資,怎麼也要兩個月了吧?兩個月沒工資,拿什麼支付那個距離公司單程2小時的房子?

後來,媽心疼的厲害,說:「你爸說今年能挺好,放心吧,家裡給你拿點錢,你租個好點的房子。」我說好。

中秋節假期最後一天,上海大暴雨,外出看房的我終於交了定金。第二天工作時,接到老媽電話:「今年又賠了。」我問了下又欠了多少,她沒說。然後我打電話,把那一千塊定金要回來。

到手六千的工資,去了房租衣食住用行大概沒什麼錢了,然而卻不得不拿出幾百塊來給家裡買菜,再擠出點妹妹的補課費。難以想像,在某個省會城市的市中心裡,有家人會揭不開鍋。

想想大學每個月至少六千塊的生活費,現在換成我每個月賺六千塊分家裡一點,倒真是一家人的緣分。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誰讓我管我媽叫大姐,對我爸喊老哥呢,打我出生時,我們一家人就是過命的交情。

後來實在要壓抑到崩潰的地步,心想:「他媽的,活人還能餓死?」於是下定決心辭職,活人還能讓尿憋死?

十一假期回來後,通宵了幾個晚上工作的我請了半天假去面試。下午回到公司,領導告訴我公司倒閉了,且今天下午幾百人都要收拾乾淨走人。

然後領導和我講了悄悄話,公司錢不多了,想留下我繼續做下一個項目,我說好吧。我是那種越困難越不願意離開的人,盡管人家也許並不是很需要我,但只留了十幾個人貌似讓我找到了些認可。

隨後一個月左右的調研很輕松,我也從焦躁的狀態中脫離出來。兩個老闆每天帶著我翹班,出去吃喝打麻將,萬幸有他們,那一個月打麻將我一次沒輸過,度過了錢最緊的日子。

這一年啊,事兒多得很,丟過新手機,生了場大病,都不敢和家裡說。搞笑的是開了很貴的葯還吃錯了,眼看著不夠吃一個療程,都想給自己兩巴掌。

到了年底,聽說公司要徹底倒閉了,租的新房子二房東是個騙子。然後,某天的凌晨,我被從租住的小房間里趕了出來,那天我剛進一家新公司第二天。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路邊,不敢住賓館,因為沒錢。而且就算租新的房子,大概也只能去奉賢或青浦,沒捷運的那種地方。

萬幸一位朋友收留了我,隨後又一位朋友租的整套,還空著一間。徐家匯的房子,只收我1000多的房租,還告訴我不急,等兩個月再給好了。

就這么,我跌跌撞撞地走到24歲,來到閱文工作,搬開徐家匯的高層,我媽說家裡也再繼續賺錢了,都挺好的。

我用了兩年的時間,終於認同了身份的轉變。而23歲這一年,打我最痛,這世上的壓力,連生死貌似碰到些。你講不清為什麼會有否極泰來或者塞翁失馬,但遇到的太多,心終歸是平衡了。

畢業頭兩年的時光,總歸是難熬的。但你若是憑著本事闖盪過來,你才會理解什麼是「成長」。真的,別張口閉口談自己長大了,不緊湊的經歷這些不同卻相似的故事,你三十了還是不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