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真的「不作惡」嗎?

問題描述:最好有事例證明惡或者不惡。 再問一句:有那樣的公司作為表率嗎?和同行相比Google做的怎麼樣呢?百度做了哪些惡?Google 做了哪些惡? - 谷歌 (Google)阿里巴巴做了哪些惡? - 人力資源(HR)支付寶做了哪些惡? - 阿里巴巴集團華為做了哪些惡? - 華為小米在硬體市場做了哪些惡? - 小米科技魅族做了哪些惡? - 手機Aorqu做了哪些惡?事後官方是怎麼應對處理的?結果如何? - Aorqu社區網易做了哪些惡?事後官方是怎麼應對處理的…
, , ,
夏侯:

這顯然就是一句玩笑話啊,怎麼這麼多人總把它當道德楷模呢?


魚非魚:

谷歌尊敬技術,鼓勵創新,是一家我個人非常喜愛的公司。不過,所謂『不作惡』,是不是好像有種『其他網際網路公司都在作惡』的潛台詞?

我就說說退出中國這件事。

谷歌不願意跟中國政府合作對郵件進行審查,整體退出中國,真的捍衛了中國的網路自由了嗎?谷歌從有屏蔽有審查但是還可以順利快速的訪問,變成完全需要翻牆上,難道中國人民更自由了?你退出中國市場,難道能逼迫中國政府開放網路?那你冠冕堂皇的說為了『不作惡』退出中國市場是幾個意思?

無非是作戲給美國人看而已,你中國人的福祉到底如何谷歌根本不care,只要在美國人心中谷歌能保持所謂正義形象,你一個第三世界國家愛咋地咋地。

考慮到稜鏡計劃的存在,谷歌的行為更是當了婊子又要立牌坊。甚至有可能,谷歌退出中國市場,就是為了配合美國外交政策讓中國政府顯得更難堪。


匿名用戶:

看下答案,多數控訴Google作惡的都是第三方。作為被Google坑害的第一方,老夫表個態吧。
沒錯,老夫就是Google產品的受害者。
老夫是個圖書編輯,同時也兼任圖書作者,寫計算機軟體教材的。
入行是在04年,一直干到10年左右。
寫的書么,不算暢銷,但還賣得出去,最好的一本翻印了大概十幾版(行內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Google有個產品叫做Google圖書館,未經作者同意(壓根不徵求作者意見)就把作者的書掃描到網站上,根據圖書出版的時間來決定直接顯示的百分比(給用戶直接免費看,發行越久的圖書,免費看的比例越高,最多的基本上100%免費直接看)
對於讀者而言,這個事兒當然是好事兒,Google賺了流量賺了廣告費,讀者免費看了書。對於作者而言,這就是滅頂之災了,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拍照、另存圖書的照片,作者和出版社還賣個屁的書啊。作者都餓死了,以後大家還看個屁的書?
有人說Google給每個作者600美元的版權使用費。首先,這個600刀是針對國外的,大陸沒聽說誰收到過。其次,不管書的好壞強製作者以600美元把電子版權賣給Google這不是明搶么?我看你Google的股票挺好的,是不是我也可以以公益之名一分錢強制收購你Google的股票啊?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告而取是為偷。
因為這個,作協集體和Google打官司,然後Google就造了個大新聞說中國政府黑它的服務器,宣布退出中國了。對,以「不作惡」為信條的公司,逃官司跑路了,把大陸的代理商經銷商廣告商(賣Google推廣的,用Google推廣的,人家都在Google上花了錢的)全扔掉跑路了,這和黃鶴捲款逃跑有什麼區別?這就是你們「偉大的」Google?
友善度不要了,老夫就在此立個Flag:用個搜索引擎都能用出優越感,用出忠誠信仰的,擱那10年,十有八九都是抱著紅寶書跳忠字舞的傻鳥,本質上沒有一毛錢的區別。


宗宗:

谷歌是典型的做婊子還要立牌坊的公司。
按照它在中國的立場,應該早就退出美國市場才對
和當地政府合作,又不是初哥,搞得好像自己多純潔一樣。


田華:

公司都是一個追逐利益的團體。只有「不作惡」能產生利益時,它才不作惡。
也許,Google 公司的人對利益有自己的理解。
也許,Google 公司所處的社會環境鼓勵「不作惡」。
也許,Google 公司的「不作惡」是我們這個文化中所缺的,而又是我們每個人想要的,才在這里討論它。


赤戟:

本來以為故事是這樣的:
老師甲:要聽話,來,老師給你檢查個身體……
小G:no!
老師:不聽話,滾蛋。
小G: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過了幾年,斯老師爆了點料,
發現故事原來是這樣的:
老師乙:要聽話,來,老師給你檢查個身體……
小G:oh!yamade……

當時我的結論是這樣的:
天下烏鴉一般黑……
可憐的小G……

看了上面的,我才發現故事是這樣的:
小G:jack,slow fuck……!

唉,偶像就這么破滅了……就木有一家有節操的么?


Ziv Shek:

我覺得谷歌還是挺惡心的,本想搜一搜國慶大陸的慶祝活動,搜出來前兩個全是遊行抗議的,這bias,太過了吧?


平獨鎮露仁波切:

頭一次掛人。邏輯能力低下,德性暴跌;一口一個你國卻不見造反,武德為零。建議利用一氧化碳肉身脫支,從基因層面脫離費拉屬性。


黨方:

很多人把谷歌和自由連在一起,這與蔡英文把Facebook和freedom連在一起有什麼區別?
可笑的是,有人在洗地。
我就問一句,商人,有不做惡的么?
再問一句,人,有不做惡的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