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 實力到底如何?為什麼打擊力度那麼大,卻拿它沒辦法?

問題描述:ISIS很強嗎?
, ,
wuweilxl:

阿拉登神:講講極端組織吧。

易行道 :只能泛泛而談,不敢講太具體。

你開啟了全員禁言

伊斯蘭世界在歷史上並不是我們想的那樣不堪。他們截斷了歐亞貿易,並從中收取高額的稅收,這也直接導致了陸地絲綢之路的衰落。即使是今天,亞歐大陸橋都很難穿越這一文明區。於是海上絲綢之路迅速崛起,並逐步取代了陸上絲綢之路。伴隨著俄羅斯勢力擴張到買賣城,歐亞貿易有再度崛起的態勢,但你們懂得,俄羅斯從來都不是什麼正經人,他們一手屠滅摧毀了買賣城。於是歐亞貿易在東正教和穆斯林的威脅下,徹底隕落。即使是今天,你們思考歐亞貿易這個問題,還是要直面文化沖突。假如說西歐、美國之所以隕落是因為高福利外加太懶惰的話,那東正教和穆斯林的隕落就是因為只對打草谷感興趣。

世界幾大文明中,印度、非洲、拉美根本沒有存在感,只有東亞、大西洋湖和中東地區具有非常的活力。而中東的問題非常的復雜,有新舊帝國主義爭奪權力的問題;有平民和權貴爭奪話語權的問題;有改革與傳統爭奪話語權的問題,從外部力量看,中東根本不可能改革。

這里僅僅從人畜無害的平民與權貴爭奪話語權開始說起。1947年,一個埃及的國小老師兼職鍾表匠,向埃及國王法魯克上書,建議走向光明。他力呈埃及社會社會腐敗,禮崩樂壞,人民的良心都大大的壞啦,要求用精神社會取代世俗社會。這個人叫哈桑-班納,他親手創建了埃及穆斯林兄弟會。他宣稱變革的時候到了,當時穆兄會的主要任務是反對英國在埃及的統治。穆兄會雖然宣稱要恢復傳統,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採用類似於現代政黨制度的組織形式和宣傳手段。他們不僅僅有隸屬於穆兄會類政黨的組織形式還有發達的宣傳網路。1937年到1939年,穆兄會支持了巴勒斯坦地區的阿拉伯人的反猶起義,從此名噪全球。西方最反感哈桑-班納的,不是他要恢復類似於基地、ISIS那樣的精神社會,而是他公開發表不承認威斯特伐利亞的言論。這就讓埃及的周奎與外部的新舊勢力迅速完成了戰線統一,那就是絕對不容許這個搗亂分子上台。

1949年,主張穆兄會溫和鬥爭的哈桑-班納遭遇暗殺。1964年,穆兄會主張更加激進的賽義德·庫布特在獄中完成了《路標》一書,完成了對基地組織、ISIS的技術指導。我在百度搜不到這個人,奇了怪了,居然找不到。你們感覺看不懂恐怖襲擊。其實你換個角度,就看明白了。極端組織他們要的是動搖和鼓噪整個伊斯蘭世界,讓這群人出來反對,他們只是宣傳隊,他們只是在表演行為藝術。我們這個社會是一個暴力傾向遺傳的社會,沒有天生的暴民,一個人的暴力傾向嚴重與否取決於它的父親和社教體系。極端組織首先要選擇自己的客戶定位,根據大多數沉默的原則,極端組織只能發展那些有著暴力傾向,被社會排斥和內心極端壓抑需要宣洩的穆斯林,於是坦克處決,汽油燒死對手,會觸及極端穆斯林的靈魂,他們能感到宣洩,能感到釋然,能感覺到大腦中的多巴胺釋放,於是認為感覺到了某組織的召喚。

我在前面講製造業是房地產的現金流,一樣的道理,你可以把新人當成ISIS的現金流。只要極端組織的人可以獲得不斷的補充,這個組織就是有生機的,所以遏制極端組織最好的辦法就是掐斷現代傳媒的正面或負面傳播。不然,你越煽風(批判),火越大。極端組織只不過在做宣傳廣告,召喚那些有著暴力傾向和極端思想的年輕穆斯林,恰巧被你看到了,你表示不理解。有些人說極端組織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我卻要說,極端組織是一群非常有現代化視野,目標非常明確,非常懂得客戶定位和營銷的一群人,資訊不對稱的恰恰是我們自己。

其他宗教和文化的成功,深深的刺激了穆斯林世界的尊嚴,深深的刺激了穆斯林世界宗教學者、知識分子的尊嚴。他們當然不會當恐怖分子,他們會鼓動社會底層有著暴力傾向和性格孤僻的人們,出來鬧事,要知道穆斯林世界的人力資源是15.7億,死幾個恐怖分子(人)對於伊斯蘭世界根本不是什麼多大的損失。真正的答案恐怖分子根本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在穆斯林世界那些狂人的心中,他們培訓學生,讓學生再去培訓學生,讓學生去培訓宣傳隊,或者說穆斯林世界的解放軍。當一個文化體系陷於動盪的時候,就會有人站出來最後統一整個穆斯林世界,這就是美國最關心的問題,這就是全世界最關心的問題,這就是伊朗、沙特、土耳其最關心的問題。伊朗、沙特、土耳其關心是因為新教或者說原教旨主義的目標就是消滅他們。

而美國不顧實際在埃及推行的阿拉伯之春運動,最後卻導致一個尷尬的結果,那就是一個極端反美,翻世界秩序的穆兄會合法上台。美國的臉被打的啪啪想,估計名字裡面有海珊的那個美國總統復興伊斯蘭教的目的差點就達到了。於是,尷尬的美國還有搞定擦腚的事情,叫誰上去呢?土耳其?伊朗?沙特?還是叫沙特出面吧,一是因為沙特超級有錢,另外是因為沙特與埃及一直在爭奪遜尼派的控制權。沙特最後出門行賄埃及軍方,用政變的非法手段推翻了合法選舉的埃及總統。關於這一點中國根本沒有抓住機會,好好宣傳,給美國長長光,現現眼。

故事講完了,美國、沙特、埃及絕對不會容許一個自由、民主、人民的埃及政府出現,道理很簡單,這就是世界秩序,這就是美國秩序,這就是政治。

人民?

人民在那?

人民最後被拉出來溜了一溜。

這就是現實與理論的差距,美國想的是推行自己的價值觀,但卻忘了這是文明的沖突。而美國最尷尬的就是發現,推翻穆巴拉克(特指周奎、既得利益者)以後,還要依靠穆巴拉克(特指周奎、既得利益者)才能維持世界秩序或美國秩序。在埃及政治失敗的美國,希望在敘利亞扳回一局,希望能建立若干小的民主、親美、可控的黎巴嫩。而在中東有切身利益的英法俄怎麼可能坐視美國重新洗牌,所以經常幫美國搗亂,這就是我在全球地緣政治裡面講到的第三場戰爭。歐巴馬天真的想發表一個演說叫阿薩德辭職,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談判桌上你就提都不要提,而歐巴馬居然想通過道德感召叫阿薩德自己奉獻出人頭,我就對歐巴馬的智商就哎了呀了。

美國目前的政治目標就是敘利亞戰爭不要終止,背後的意思就是上半場埃及踢成了1:0,下半場一定要1:1,那麼問題來了,踢不成1:1怎麼辦?美國的態度就是,裁判不吹敘利亞的戰爭停止的勺子,那美國就不算輸,這就是傳說中的戴套就不算強奸理論的翻版。

關於英國和法國打擊ISIS,背後自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國號稱能同時打贏兩場戰爭(戰略失衡),這兩場戰爭分別是指俄羅斯和中國,你先別管能不能真的打贏,假如這個時候美國開打ISIS,那就是捅馬蜂窩,作為一個中國網民,當然要熱烈擁護之!而英國、法國則是去幫助(攪局)美國,以免歐巴馬腦子一熱,擦槍走火(開打兩場戰爭),這叫戰略再平衡。

其實五常都有自己的小九九,都不願滅ISIS,俄羅斯是養寇自重,英法是攪局美國,中國略去一萬字,美國是如鯁在喉。


2015年1月預言人民幣貶值,提前半年預言國家熔斷,那都是小兒科,這才是大戰略。
(不貼,自己去找。)

點擊看大圖。

開全屏大家能看的清楚些,美國自吹自己能同時打贏兩場戰爭。

關於1:從地緣政治角度,烏克蘭對俄羅斯意味著什麼? – 歷史

關於2:如何看待土耳其擊落俄軍轟炸機? – 軍事

關於3:二戰後美國為何要鼓勵菲律賓獨立? – 歷史

關於4:如果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中國有什麼方法反制? – 軍事(被摺疊了,哈哈。)

關於5:如果現在(2015年)中國再次和美國在北韓半島打一場常規局部戰爭,勝算多大? – 軍事

戰爭的三種形式。

1、常規武器互毆,點到即止。(80%)

2、核武器互毆,點到即止。(10%)

3、核武器招呼,然後上常規武器和板磚。(4%)

法國地緣政治學家雷蒙有一句名言:上半句是和平不可能到來,下半句是戰爭也未必能發生。戰爭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財富或者資源控制權,假如戰爭會毀滅一切,那政治家就要重新考慮戰爭!中美開打必然是為了銅鑼灣的扛把子,假如打完以後俄羅斯成了老大,中國和美國成了小弟,那還打個毛。

1、地緣政治理論:歷史終結論

福山和歷史終結理論

歷史終結論的背景是蘇聯解體後,美國的強勢擴張不可控制,世界主義出現一種新的理念,那就是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意味著人類進入一個新的紀元,意味著人類社會意識形態和模式的終結。

1980年,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國期刊《國家利益》雜志發表《歷史的終結》一文,當初這篇文章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1992年,福山出版了新書《歷史的終結和最後一人》,他詳細的闡述了自己的地緣政治觀點,他主要說明的就是冷戰的結束,意味著人類歷史的終結,歷史的演進已經走到了終點,民主、自由是人類政治的而最佳選擇,最終會成為全人類的制度。

關於社會。福山認為人類社會建立一體化的工具就是市場經濟和民主自由,雖然諸國之間的矛盾依然嚴重,社會問題、底層人民的生活任然嚴峻,但解決問題的方法卻只能通過市場經濟和民主自由。長期以來,人類社會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暴力和戰爭,他把那個舊時代稱之為「武治時代」,而以後國際紛爭的解決多是通過談判解決,社會問題,甚至包括貧窮問題,都可以通過市場經濟的手段解決,所謂市場經濟的手段,說直白一點就是錢,或者說是「錢時代」。

關於政治。福山建議人類社會組建世界政府,世界銀行、聯合國及其委員會可以整合進這個新的世界政府,伴隨著東歐、俄羅斯、亞非拉民族主義的增強,大國將會消失,人類社會將面臨更多小規模、高強度的沖突,而這種形式必然導致新的地緣政治空間的出現,而管理這些地緣政治新格局就必須組成世界政府。(腦洞太大的感覺。)

關於意識形態。福山認為西方的市場經濟生產效率最高,自由民主的社會管理效率最高,這是東歐這些國家根本不能比擬的,所有非西方國家最終會在市場經濟和民主自由面前低頭,從長遠看西方民主最終會取得最終的勝利。他還提倡西方國家保留武力,更多的使用內部轉變(顏色革命),使其轉變為自由民主的國家。同時,他不承認伊斯蘭極端宗教,他認為這不過是政治激進主義。(這樣做的目的是很好的規避了文明沖突理論。)

福山一直以來都處於默默無聞的狀態,伴隨著全球化的到來,他和他的理論迅速變得炙手可熱。

2、陸權理論(心臟地帶理論)

陸權、中亞與哈爾福德

哈爾福德-麥金德(1861~1947)1904年,他發表了題為《歷史的地理樞紐》的演講,把亞非歐稱之為世界島。第一次提出心臟地帶理論,主旨就是控制了世界島的心臟地帶,就能統一亞非歐,統一亞非歐就是統一全世界的基礎。

學術上,麥金德第一次把全世界達成一個整體來看待,第一次提出全球觀點和戰略(地球村),這對後世的影響非常之大(全球化)。麥金德還提出了一種觀點,那就是陸權如何利用自己的不對稱優勢,最後戰勝海權,這就是不和海權爆發正面沖突,利用迂迴的戰術最後戰勝海權,這對當時西方以海權為特徵的海洋文明大受觸動。

他的心臟地帶理論,簡言之就是三句話,誰統治了東歐(巴爾幹地區),誰就統治了心臟地帶;誰統治了心臟地帶,誰就統治了世界島(亞歐大陸);誰統治了世界島,誰就統治了全世界。潛台詞:如果德國和俄國結盟或者德國征服俄國,那麼就奠定了征服世界的基礎。

1924年他預言,以美國為代表的的海權將會與俄羅斯為代表的陸權發生尖銳的對峙。二戰後他的預言成真。俄羅斯不要中亞了,認為中亞太難管理,當時的中亞五國向俄羅斯申請,中亞五國組成一個宗教性質的國家(突厥斯坦),被俄羅斯否決了。中亞想通過喬治亞和車臣修石油管道,向歐洲、日本、美國賣石油,於是俄羅斯開動了戰爭機器,而且還不止一次。(其中種種,值得玩味。)

3、文明沖突論

視角一:是什麼成就了今天的中國?答:狹義說應該是工業化,廣義說應該是中美建交以後西方落後、淘汰的技術轉移對中國工業發展的促進作用。

視角二:當然最最關鍵的,還是地緣政治大陸國家的不可遏制。雖然我們要面對若干島鏈的圍困,笑看天高雲淡,我們可以不按常理出牌,北上修路。

視角三:文明沖突論。

亨廷頓在文明的沖突中說:每種文明都有一個堅硬的內核,這個內核是堅不可摧的,也是無法改變的;非西方的國家可能會民主化,但絕不可能西方化;因此文明的沖突是不可避免的。

當中國崛起的時候,遠交近攻就是必然選擇,所以說研究俄羅斯的歷史很重要,從基因分子學到內分泌,再到心理學,最後是俄羅斯社會現狀分析。其次是研究美國的歷史,人、社會、國家都是有性格的,而對於事物的判斷都是基於民族性格(主流文化)作出的,了解美國歷史走向,看看羅馬史倒也是不錯的選擇。這里講日本,審視當下的中國,日本工業化和崛起過程中遇到的,今天的中國都遇到了,比如說美國的圍堵、遏制,甚至包括美國再次佔領(駐軍)菲律賓,關於這一問題,前面在美國為何在二戰後撤出菲律賓裡面講過了。

馬漢在《亞洲問題及其對國際政治的影響》 (1900年)中提到:海洋國家假如想生存,就必須把大陸國家打壓到亞歐大陸的內部,不能使其獲得行動的自由!有朝一日面對大陸聯盟的崛起,美國、英國、日本、法國、德國可能會形成聯盟。

我認為打破這一海洋文明聯盟所謂的圍堵大陸政策,只能是從地緣政治的文明論中去找答案。一方面中國應該鞏固中法之間的傳統友誼支持法國構建地中海經濟一體化,修建和補貼運營中、俄、德之間的重載鐵路通道,最後應該,至少是口頭上應該支撐英國、英聯邦作為一個政治實體的出現(他們當西方的一哥,我們統統都支持。)。當然打鐵還的自身硬,最最關鍵的還是構建中、日、韓(朝)之間的同盟,道理很簡單,文明的沖突。

假如中國連同文、同種的韓國、日本都說服不了,那還談什麼中國崛起。中韓之間的結盟必須放到中日結盟之後,否則會形成大陸與海洋的地緣政治對峙的局面,伴隨著中日之間的結盟,韓國加入這個聯盟自然是水到渠成。而中日之間的結盟與喜好無關,這涉及到兩個國家之間的生存。東南亞金融危機,美國收割日本、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的財富,美國經濟從十萬億增長到十八萬億,而日本卻陷入萬劫不復。東南亞名義上是中國的勢力範圍,可中國卻要和日本打經濟仗,同美國打政治仗,長此以往何來門羅宣言?今天的經濟發展減速,有很大一個原因就是西方的技術封鎖,西方社會有五百年的技術積累,伴隨著1979年的中美建交,中國短時間內獲得了大量的西方技術,為中國的社會生產效率集中釋放提供了三十八年的紅利,而今天中國需要一批新的技術來支撐中國社會的轉型和進步,而日本和韓國就是這把鑰匙。

日本有個田中奏摺,寫著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伴隨著日本崛起的失敗,今天中國又發展到了一個崛起的必然階段,其實日本的這個戰略構想,也可以繞至文字背後細看端倪,能不能這樣理解,欲成為多極世界的一極,必先征服東南亞,欲征服東南亞,必先結成中日韓同盟。

美國地緣政治學家(鳳凰網有視訊)說:(美國重返亞太,)中國必然會偷襲美國的珍珠港。歷史就是這樣,羅馬經歷的興衰,美國一件都逃不過;日本經歷的興衰,中國也會按部就班的走過。

4、英國的地緣政治理論

如何評價英國工黨影子外交大臣Hilary Benn 在關於出兵打擊isis的國會辯論中的臨陣倒戈? – 國際政治(只有五贊,#!)

5、法國的地緣政治理論

中法印度支那戰役

6、德國的地緣政治理論

二戰蘇聯與德國結盟

7、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理論

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理論

8、印度的地緣政治理論

中印命運的選擇

9、美國的地緣政治理論

美國玩阿富汗

地緣政治是一門學科,當然你們在Aorqu也能經常看到一些美其名曰地緣政治的正妹高贊神文。


匿名用戶:
ISIS不難打。難的是十多億和平宗教徒。


傑西:

ISIS背後有人。這個和阿富汗戰役蘇聯吃不下阿富汗,喬治亞和烏克蘭敢和俄羅斯叫板,韓國敢上薩德,元首拿不下英國一樣。

我就奇怪了,自從ISIS興起之後,全世界都挨個襲擊了,就老美不去襲擊。基地組織98年炸美國駐肯尼亞大使館,2000年炸美國軍艦,2001年發動9.11炸美國本土。現在的恐怖分子,基本上都被ISIS蠱惑走了。盡剩些老弱病殘,死貓瞎耗子給原來的老東家。

於是,ISIS興起後,老美反而從恐怖襲擊的名單中脫離出來了。歐洲最慘,首當其衝,按流川楓的話來說,因為離家近!

雖然美國境內每年都有槍擊案,包括前不久的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但都和恐怖分子無關。而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賽爆炸案至今無恐怖組織認領!

從小老師就告訴我們:如果不想門前空地野草叢生,那就種點東西。於是希拉里阿姨和華爾街加了一點芥末,把全世界熏得底朝天,她在一旁隔岸觀火,順便趁火打劫。

所以說比特幣還得繼續漲下去。


孔德之容唯道是從:

未來該如何解決?是該祭出這些圖片了,話說我黨不幹涉中東才是不道義的,有我統戰部,有我政法委,分分鐘教他們做人。不出一年,做禮拜的時候不喊「阿訇」改唱「走進新時代」,還有」朝陽民眾「開分號,保證頑固份子天天被抓去喝茶。還有建設和諧中東,實現中東夢啥的。。。


匿名用戶:
前幾天和一個伊拉克難民聊過他們對ISIS的看法。

他說ISIS一方面有某些國家支持,另外一方面是那些戰爭國家太窮,窮到為了兩百美元可以殺人,可以不顧人性,有ISIS這么一個組織可以去賺錢,很多人年輕人都去了。

更何況ISIS還有一個宗教意義上的鼓動性,現在中東地區的戰亂國家,凡事有點錢,受過教育的,都出去避難了,剩下的幾乎都是窮人和沒受過教育的人,這樣的人又多麼容易被愚弄……

ISIS擅長挑撥仇恨,據他說當初什葉派和遜尼派兩方根本沒什麼矛盾,相處的好好的,ISIS往各派偷偷的扔炸彈,然後讓他們都以為是對方做的,日積月累很快就反目成仇了。現在同樣,恐怖襲擊這一出,很快非穆斯林和穆斯林也互相敵視了吧……

ISIS這顆毒瘤,沒人知道這事怎麼解決,即使把ISIS全炸了,中東這個美國必爭的攪局之地,將來也會再攪出個別的什麼來。

說實話,這些大國,打擊也好,扶持也好,誰會真正關心那裡的百姓,都是政治考量啊……


趙梓伊:

眾說紛紜。個人認為,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經濟進步但不同步 帶來的必然結果便是人們在精神層面的不同。另一方面,立場不同,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恐怖主義也有自己的體系制度信仰理想。


碳頭:

力度大個屁……

ISIS成了各個國家相互牽制的棋子。


牢不萌:

因為伊斯蘭極端主義作為一種毒瘤思想,最好有個實體能夠把毒素都集中起來,這個毒瘤最好遠離所有的工業中心,並且還能起到攻擊其他毒瘤的目的(比如阿拉伯復興運動)。把ISIS滅了,伊斯蘭極端主義並不會消失,反而會在西方內部愈演愈烈,這不是更加糟糕嗎。


帕拉多克斯的騎士:

空投豬油炸彈


Jerry Sun:

土耳其都發話了,土庫曼人是他們親人,你也就不難理解is的資金從哪來了


匿名用戶:
人們傾向於把暴恐想像成獨狼行為,最多是個十幾二十人的小團伙;其實中東的恐怖主義比你我能想像到的紮根更深。大眾看到的只是一個自爆者綁著炸彈坐飛機,背後他有世界各地保守穆斯林的金主,各國有很多偏遠的訓練營地,有一路摸爬滾打長期從事暴恐的策劃人,有各地清真寺散播的仇恨思想,有當地穆斯林眾的默許甚至保護,有專門招募的,有策劃宣傳的,有溫和洗地的,等等。
新疆起霧為例,出面砍人的只是少數,組織者、金主、支持者、默許者、散播仇恨者。說不好聽點,給你十年,你未必能策劃成功這么大的恐怖事件,還不被提前發現。新疆紀委書記都說了:有幹部支持參與暴恐。之前流傳的疆獨老師的講課視訊,能夠長期從事教師職業還一直在散播暴力分裂言論,沒有民眾基礎早就被舉報了。當然,新聞不會這么講,因為講的太透搖擺者也成為對立面。
ISIS這個准國家更加龐大,和沙特、土耳其、阿聯酋等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有廣泛的民眾基礎,有歷經千年的思想基礎,有不斷進化的組織模式。

所以可以肯定,完全解決ISIS暫時看不到頭,未來會有各種變數。

覺得ISIS很容易清除是錯誤觀點,美國打伊拉克的時候其他國家並沒下絆子,事實證明伊斯蘭聖戰主義有其生存空間。回憶一下近代的幾種主義: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納粹、軍國主義、共產主義、資本主義,哪一個是輕輕鬆鬆就消於無形的?


Phil:

謝邀!

不是拿它沒辦法,而是要等大家立場調整一致了。

看看二戰就知道,就不說中國的抗戰了,單說歐洲戰場,也並不是一開始就大家「齊心打擊法西斯」的,首先蘇聯和納粹可以算是共同發起二戰的:他們同時出兵,瓜分了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而美國也是在珍珠港後才加入二戰戰場的。

目前IS高調出擊,我認為其實是自己在作死:他們希望能像先知預言中那樣,和「羅馬大軍」在「大比丘」決戰,迎來最後的勝利。因為之前西方國家堅決不派地面部隊進入戰場,無法形成「最後決戰」。

補充於2015年11月25日中午12點前後:

看到一條評論:

李射射
德國出兵波蘭英法對德宣戰才是二戰標志,跟蘇聯有個鳥關系。
想黑共產黨也不用黑的這么牽強,你這話在國外說出來都招人笑話。
2015-11-23 回復 贊 3 贊 舉報 刪除

很莫名其妙,這句話哪裡在黑共產黨了?難道說蘇聯沒出兵波蘭?

World War II
On 17 September 1939, after signing a cease-fire with Japan, the Soviets invaded Poland from the east.[63] The Polish army was defeated and Warsaw surrendered to the Germans on 27 September, with final pockets of resistance surrendering on 6 October. Poland’s territory was divided between Germany and the Soviet Union, with Lithuania and Slovakia also receiving small shares. After the defeat of Poland’s armed forces, the Polish resistance established an Underground State and a partisan Home Army.[64] About 100,000 Polish military personnel were evacuated to Romania and the Baltic countries; many of these soldiers later fought against the Germans in other theatres of the war.[65] Poland’s Enigma codebreakers were also evacuated to France.

@李射射Aorquer的說法,說「無知」有點過分,只能說「無賴」。因為我明明在上面寫了「算是」兩個字,然後居然就被他華麗麗的忽視了,盡管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編排別人的發言,頗有當年革命小將風范,看來文革火種依然流傳甚遠。

不過說「你這話在國外說出來都招人笑話」…想說什麼?俺們黨國在國外被人笑話的少了么?或者說您就那麼介意洋大人的笑話?呵呵。


塗鴉碼龍:

ISIS怕庫爾德女兵,它們相信如果被她們擊斃,就無法上天堂,就白死了……《侶行》節目里說的


小七:

如果有一個穩定的中東政府,那麼——美國、中國、日本等國家只能在明面上與人談油價,中國想要一帶一路從人家那過,人家想收你十個點的關稅你能咋辦?

你還能上街去抵制從中東政府進口石油?

一個混亂的中東——裡頭每個勢力都有訴求,你隨意滿足都可以換來高價值的東西;人連飯都吃不飽,人命都朝不保夕,你給點他們需要的東西,人家啥底線都可以不要了。

你猜猜看,誰願意去解決?

至於恐怖主義的危害?別搞笑了好嗎,除了中東當地,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每年死於恐怖襲擊的人數還不及車禍的1%。

你有空去搞IS,還不如花精力在嚴格要求開車系安全帶,也能減少個1%死亡人數不是


飯後酸奶:

派三個營的Aorqu軍事家和政治家就行了


大腿君:

除了倒石油還賣麵粉,IS靠八大資金來源囂張到現在……


范宏雲:

消滅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打垮阿拉伯世界,黎凡特失去根基,自死也


何足道:

需要一個馬丁路德,帶槍那種


付文濤:

ISIS就類似 火影 里的曉。而五常就像五大國
沒有影響到大國實際利益的時候,大國口頭上把他們定為國際通緝犯,喊著要消滅他們,然後假悻悻地去收集情報,進行聲討(CHN),更有甚者曾利用他們去做一些比較臟的事,進而獲得利益。(USA)
當有一天,他們脫離了大國的控制,影響到了某大國(RUS,FRA)的切實利益,然後大國怒了,決定放開手跟他們干!召開各國領導人緊急會談,把各個大國的各種錯誤都挑明了,於是決定成立聯軍,聯手對抗。但是大國首腦之中仍有團藏之流,妄圖控制聯軍以加強自身實力,所以還是無法達成共識。
最後ISIS太狂了,跑出來叫囂,公然和各大國宣戰對抗,然後大家發現,卧勒個大槽,再不管要完啊!不能不管了,然後最終逼的大家聯合,開干。
最終結果,五大國都上了,裡面再有跟ISIS有血海深仇的玩命干,ISIS最終潰敗。另一個幸(ming)福(zheng)快(an)樂(dou)的時代又有開始了。

現在處於剛剛脫離控制然後開始惹人的階段。以後就看ISIS能作多大的死了。

發表迴響